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感恩戴德
    随着流水的波动,一群修真者从天而降。

    凡川和齐亢被惊动了,随即转身看去,只见杀不尽带着一群隐宗的修真弟子,准确无误的降临在了凌水城的城门处。

    凡川和齐亢两人见状,依旧是不动声色,只是在等待着隐宗的人到来。

    隐宗的宗主杀不尽,在降落之后,好像第一眼就察觉到了凌水城的不对劲,但在看到凡川和齐亢之后,接着迅速的飞奔而来。

    此时的杀不尽看着有些憔悴,似乎在之前的祭祀天神日切磋之中还没完全的缓过来。

    看到隐宗的人全来了,这时齐亢淡淡的出声道:“师弟,接下来的事情要交给你了。”

    “你刚刚喊我什么?”凡川惊呼道。

    “师弟呀!”齐亢依旧淡淡的出声道。

    “师哥,哈哈!”

    凡川发自内心的开心,因为自始至终齐亢这是第一次称呼自己为师弟,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之前齐亢总是对凡川处于一种防备状态,可回想到,好像就是从凡川拿出寻隐枪之后,齐亢对自己的态度来了个天翻地覆的变化,不过这让凡川很是欣慰。

    看到凡川高兴的样子,齐亢在旁笑着摇了摇头。

    这时隐宗的修真者,以及杀不尽,已经尽数来到了凡川和齐亢的身前。

    在确认了凡川和齐亢的身份后,杀不尽好像很慌张,以至于双腿都在不时的打着寒颤,接着只听杀不尽出声道:“仙……仙尊,司……司空大人,你们……”

    “我们已经来了不久了,一直在等你们。”

    凡川看到杀不尽慌张的样子,没等杀不尽说完,凡川抢先的解释道。

    可在听到凡川的解释后,杀不尽显得更是慌张了起来,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凡川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刚烈的男人,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与当时第一次在祭祀天神会场见面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那时的杀不尽犹如暗夜里的杀戮者,是那么的高冷和自大,而此时的杀不尽像是经过了摧残的磐石一般,不再坚固,且容易破碎。

    不过杀不尽虽然慌张不已,但是跟在他身旁的一位老者却是神情淡然自若,只见老者先是对着凡川和齐亢躬身施礼,接着出声道:“我等不知仙尊和司空大人这么快就来临,老朽代隐宗给二位赔不是了。”

    齐亢不说话,但凡川不得不说。

    于是凡川随即回声道:“前辈无需此礼,在下也只是托了仙尊的福,才能这么快到达凌水城。”

    听到凡川的话,隐宗的老者和杀不尽两人点了点头。

    接着只听杀不尽出声道:“我等怠慢了仙尊和司空大人……”

    “哎,别称我为什么司空大人了,我现在跟神源门没关系,你是前辈,叫我凡川即可。”

    凡川打断了杀不尽的话,因为凡川感觉这种交谊好像太磨磨唧唧了。

    “在下不敢……”杀不尽没了以往的宗主风范。

    “呃,宗主,您是前辈,别这样好吧?你这样,我不太习惯……”凡川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一味的回礼。

    这时身在杀不尽一旁的老者在看到了昏迷的南雅锦和樱白之后,再看到现场的凌乱,好像发觉到了异常,于是插话道:“司空……噢不,凡川少侠,你们这是……”说着话,老者指了指南雅锦和樱白。

    见状,凡川释然的解释道:“噢,是这样,我等刚刚与妖族一战,不过可不是我,是我师哥,恩,是仙尊与妖族一战,她俩没能承受压力,晕了过去。”

    “什么!”

    “啊,妖族!”

    “不会吧?”

    凡川话音落下,引来了隐宗弟子一阵的唏嘘和惊恐声。

    见状。凡川只好将之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复述给了在场的众多隐宗弟子,以及杀不尽和隐宗那位老者,同时凡川还提到了凌水城居民对自己的疏远。

    “啊!仙尊出手了……“

    “那妖竟然消失了?”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凡川复述完毕,再次引来隐宗弟子一片的唏嘘声。

    同时惊讶不已的还有杀不尽和隐宗那位老者。

    “你们已经见到那些妖了?”杀不尽再次确认道。

    “是的,我师哥出手杀了两只男妖。”凡川出声解释道。

    “可是那妖的能力……”

    “已经斩杀了,在我师哥面前,那些妖还能谈能力吗?”凡川打断了杀不尽的话。

    “那是那是,仙尊出手,那些妖必然畏惧。”杀不尽恭维的说着话,同时对着齐亢又是一阵的叩拜。

    叩拜结束,杀不尽身旁的隐宗老者站出了身来,以着一副疑惑的样子问道:“可是,凡川少侠,那些妖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凌水城呢?你们是不是……”

    “我们什么都没做,那些凌水城的凡人见到我们就仓皇逃跑了,然后我们就在此等着你们归来,结果等来了妖。”凡川抢先解释道。

    “仙尊莫怪,凡川少侠莫怪,可能是由于这段时间以来,凌水城里的居民太敏感了,以至于错怪了仙尊和少侠,还望仙尊和少侠别见怪。”隐宗老者解释道。

    “恩,这个没什么。”凡川点了点头。

    此时就在凡川话音落下之际,凡川身边的南雅锦和樱白相互苏醒了过来。

    先是樱白,用手抬着沉重的脑袋,自言自语的抱怨道:“哎呀,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头这么晕呢……”

    接着是南雅锦自言自语的抱怨道:“是啊,我也是头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凡川见状,细心的为两个女人解释了一番,细节描述的很透彻,其中包括了自己如何保护两人,害的两个女人一阵的脸红和羞涩。

    “啊?我们真的遇到妖了?怎么这么奇怪……”樱白惊讶道。

    樱白的惊讶也换来了南雅锦的附和。

    “好了,先别说这个了。”凡川示意两个女人住口。

    接着凡川带着两个女人走近到杀不尽的身前,接着手指着樱白出声道:“宗主,这位乃是神源门疯老之徒,樱白姑娘。”接着,凡川又手指着南雅锦,出声道:“这位想必不用我多介绍了吧,你们之间也已经谈好条件,南阁主此次前来,想必你大可放心,除妖一事,我们定会尽心竭力。”

    凡川的一席话,感动了在场所有隐宗的修真弟子。

    率先回应的还是杀不尽,只见杀不尽刚毅的脸上竟然划过几滴滚烫的泪水,接着只听杀不尽出声道:“我等代表隐宗修真门派,感谢仙尊和凡川少侠,以及清雨阁和神源门的帮助,大恩不言谢,若以后有需要,隐宗愿效犬马之劳。”

    “不至于,不至于,宗主你言重了。”凡川立即出声道。

    就在此时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凌水城里有动静了。

    之前那些紧闭的竹楼,竟在此刻全部打开,之前那些凡人居民,再次探出身来,熙熙攘攘的气氛再次呈现。

    凡川有些不解,只是愣愣的看着那些向自己这边所奔跑而来的凌水城居民。

    隐宗的修真弟子看到这状况,也有些不解,但还是呆呆的站在原地等候。

    没用一会儿,一眼望不到头的人群,就簇拥了过来。

    而在人群的最前面有个年轻男人让凡川看着很是眼熟,细想之下,正是之前那位污蔑凡川几人是妖的年轻男人。

    看到年轻男人,率先不满的还是樱白,只见樱白一个闪身,来到了众人面前,伸手指着年轻男人,怒道:“就是你,说我们是妖!”

    那年轻男人被樱白这么一指,顿时吓散了架,顿时抽身跪在了樱白的身前,大声道:“是小的不知,冲犯了仙姑的真面,还望仙姑不要生气,小的该死!”

    “仙姑?”樱白“噗呲”笑出了声来,接着也没有为难年轻男人,只是点了点头,转身走回了凡川身后。

    杀不尽虽然也已知道之前凌水城居民的误解,但是此时也说不上什么话。

    正在此时,凌水城居民的人群中,走出来了一位老者。

    老者手里拄着一根拐杖,颤颤巍巍的走在了人前。

    众人不解,但接着老者出声了,只是老者想要诉说的对象是杀不尽。

    “尊者,这几位是我们的恩人,你有所不知,刚刚我们误解了他们,以为他们是妖邪所化,于是大家都闭门不出,没有迎接。但是接着我们都看见了,是这位尊者……”老者说着话,手指着仙人齐亢,接着出声道:“是这位尊者打败了那些前来的妖邪,保护了我们,而且在我们房屋经受不了压力快要崩塌的时候,是这位尊者……”说着话,老者又指向了凡川,接着出声道:“是这位尊者使劲全力保护了我们的房屋……”

    齐亢没有动静,凡川只是笑笑的对着凌水城居民点头示意。

    接着没等杀不尽说什么,那些凌水城的居民竟突然全体对着齐亢和凡川下跪了。

    同时众人和声大喊道:“多谢尊者相救于我们,我们将永世感恩戴德……”

    凡川被这气势一下给吓得倒退几步,引得南雅锦和樱白一阵笑声。

    随即凌水城的众人起身之后,凡川却不知如何自处了,感觉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却得到了这么大的礼遇,让凡川心里有些愧疚难当。

    这时,杀不尽的一句话,摆脱了凡川的不自在。

    “仙尊,凡川少侠,我们前去隐宗寒舍再续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