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诡异嘶叫
    这次声响的出现,让凡川几人绷紧了神经,同时南雅锦和樱白两人竟抽出真气作备战状态。

    凡川细听着这声响,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是人用双手合拍发出的声音,可是只有声音,却不见人,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率先察觉到异样的齐亢,先是闪身来到凡川身边,接着在凡川耳边附声道:“有妖气。”

    “妖气?”凡川惊呼道。

    “小点声!”齐亢小声厉喝道。

    凡川顿时沉默冷静了下来,专心致志的观察着四面八方。

    此时的凌水城异常的安静,且不说占地面积极大的凌水城空无一人,再加上这诡异的声响,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凡川没想到的是,齐亢在此,妖邪怎么敢前来挑衅?可就在凡川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上空中传来一声极其难听的嘶叫,凡川熟悉这声嘶叫,和之前在祈神城外听到的嘶叫声如出一辙。

    南雅锦和樱白两人吓得脸色苍白,紧紧的躲在了凡川的身后。

    凡川也不敢怠慢了,顺势抽出真气,道道紫芒如潮涌般,环绕着凡川周身。

    嘶叫声渐行渐远,像是妖邪已经离开,可又像是声音的回荡,即使那声响已经模模糊糊,可是在凡川的心里却还如刚刚发出时一般,让人极其恶心。

    “师哥,那妖走了?”凡川小心翼翼的出声道。

    “没有。”齐亢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随即视线再次回到上空中。

    凡川本来想要放下的心,再次悬了起来,格外谨慎的盯着上空。

    “咿呀!”

    就在众人神经绷紧的时候,嘶叫声再次降临,而且这次声响极其响亮,似能穿透人心一般,使人极其恐慌。

    “呜呜……咿呀……”

    伴随嘶叫声而来的,还有一个女人极其难听的哭嚎声,这哭泣声就像是地狱而来的痛苦诠释,让听者可谓是身心煎熬难忍。

    这时随着声音的源源不断,齐亢首先发觉到了异常,只听齐亢再次小声的出声道:“你们捂住耳朵,这声音里有妖力,能紊乱你们的心绪。”

    听到齐亢的建议,凡川几人立即捂住了耳朵,声音变得很小很小,凡川这才感觉到了一丝顺畅,好像刚刚从悲伤和痛苦中挣脱出来的一样。

    只是有一点让凡川很疑惑,既然齐亢身为仙人,为何却在此无动于衷,反倒像是在装模作样的等待着妖邪的到来?难道齐亢的能力也敌不过妖邪吗?可是这不对呀,就在凡川疑惑的同时,接着齐亢再次出声,解了凡川的疑惑。

    “这妖邪好像是想先让我们心神俱疲,然后现身摧毁我们,不过你们不用怕,我隐藏了仙气,现在看来,我无异于一个凡人,这样他们就会放松警惕,等他们全都现身之后,你们看着就好。”

    “可是师哥你……”

    “嘘!”

    几人再次陷入安静,此时上空的嘶叫和哭泣声越发的多了起来,源源不断,凡川三人不比齐亢这么轻松自如,但仅靠着捂住耳朵,还是会时不时的心神大乱。

    而藏在凡川身后的南雅锦和樱白更是被这声响折磨的不轻,此时两人的脸色极其苍白,而且双眼中恍恍惚惚,似有一副想要晕阙的样子。

    凡川见状,不顾自己,撤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两位女人,以防止她们身体倒下,可偏偏那该死的声音这次完全无阻的涌进凡川的耳朵,被这声音猛然的冲击,凡川差点扑身倒下,可还好齐亢在凡川身前拉了凡川一把。

    “我要疯了!”

    凡川实在忍不住了,突然仰天大吼了一声,同时一身青筋暴露,似有太多火气发泄不出去。

    听到凡川的大喊,一旁的齐亢立即出声让凡川安静,可是凡川实在是顾不了这么多了,怀里的两个女人早已经晕阙了过去,而自己被这声音折磨的甚至连气都喘不上来了。

    齐亢见状,只好将计就计,有模有样的学着凡川的样子,表情也显得很是痛苦。

    接着没用一会儿,上空中传来的嘶叫声和哭泣声,突然戛然而止。

    随即的一幕,让凡川看呆了。

    只见本来无一物的上空中,突然竟刮过了一阵强风,强风的力量很大,以至于上空都有些扭曲,随着空间扭曲的程度越来越大,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像是变戏法一般,竟突兀的出现在了上空。

    接着两男一女开始缓慢的降落,直指三人快要降落到凡川身前的时候,凡川这才注意到,三人的长相。

    两个男人长的很白净,五官更是俊俏,身着也是一袭白色长袍,而且束在脑后的长发,竟然也是白色的,总体给人的感觉很飘渺,很遥远。

    而那个女人的身着打扮和造型,则与两个男人有些格格不入,女人的样子极其美丽,只是这种美丽却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一双迷离的双眼上勾勒着黑色眉线,嘴唇更是异常红艳,平添了几分妩媚和妖邪。女人瘦弱却凹凸有致的身材上,裹着一袭黑色的塑身长裙,裙摆的袖口开的很大,能隐隐约约的看得见女人诱白的皮肤。而在女人纤弱的右手间,一把纸质的雨伞为女人遮风挡雨。

    凡川此时的情绪明显还是很慌乱,似还没从刚刚的魔音中缓过来,直至看到眼前出现的俊男美女之后,凡川的情绪竟然有了一丝好转,而且潜意识里不知道怎么回事,竟想要膜拜眼前的三位俊男美女。

    凡川用力的摇了摇脑袋,以使自己保持清醒,可是不管凡川如何撇弃那种潜意识想法,这种膜拜感还是挥之不去。

    隐隐约约间,凡川感觉到自己像是中邪了一般,想都不用想,眼前的三位俊男美女,一定是隐宗口中所说的妖。

    正在此时凡川一筹莫展的时候,一旁的仙人齐亢突然闪身挡在了凡川的身前,同时小声对着凡川出声道:“别看他们的眼睛,更别想象他们的样子,要做到心无杂念。”

    听着齐亢的话,凡川先是缓慢的将怀中两个晕阙的女人放在了一旁的遮板上,接着闭上了眼睛,心神宁静,道道紫芒再现,时不时的在凡川周身泛起。

    可是尽管凡川如何冷静和镇定,但接着又一道声音,霸道的传进了凡川的耳朵里。

    “西江月,新人换旧人,辞别在即,娘子变泪人……”

    “冬寒梅,无风无月夜,独倚江楼,盼望官人归……”

    好像是一首歌谣,声音婉转且悠扬,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深邃里带着些许神秘。

    凡川想要睁开眼睛寻觅这声音的来源,可是意念却又在警示自己,不可去看,不可去想象。可是好奇心却一直在催促,凡川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境界,但奇怪的是,这种两难境界却让凡川很难以主动去操控。

    “东门关,城墙高入天,赴战将军,一去不复还……”

    “春梨香,美梦似玉甜,老泪纵横,白了娘子脸……”

    歌谣再次响起,凡川终于忍不住了,睁开眼睛寻觅了过去,可这不睁眼还好,睁眼之后的景象,不仅让凡川极其惊恐不安,而且让凡川很是百思不得其解。

    只见刚刚的凌水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个漫天飘着大雪的小小村落,而凌水城外的流水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密林,而这小小村落里竟空无一人,只有在村落的出口处,站着那长相俊俏的两男一女,而在两男一女的对面所站立的正是仙人齐亢。

    此时那长相美丽,身材妖娆的女人,正弯身坐在一处杂草堆上,手里不知何时捧着一把古琴,正搔首弄姿的弹奏着,刚刚那歌谣正是从女人的口中所出。

    不过这些倒还不算是让凡川惊恐,最让凡川惊恐的是,那弹奏古琴的女人的身影,竟在不时的幻化挪移,一会儿闪现在远处,一会儿闪现在两个俊俏男人的身旁,一会儿又闪现在小小村落里,每次挪移之后幻化的时间非常短,甚至又几次,女人的身影竟然幻化出现在了凡川眼前,相聚只有一米距离,凡川甚至能轻易的感受到,女人身上给人的邪魅。

    这时身在凡川前方的仙人齐亢好像注意到了凡川的异样,于是转过身来,看了看凡川睁大的双眼,试探的出声道:“凡川?凡川?”

    早已入神的凡川虽然也看到了齐亢转身,也听到了齐亢喊自己,可是凡川最惊恐的是,自己竟然说不出话了,尽管再努力的张口,可声音就是发布出来。

    凡川着急了,此时凡川看到村落里的雪花下的越发大了起来,凡川感到了史无前例的寒冷以及孤单,不知道为什么,凡川心思间竟突然有了一种想要轻生的念头。

    这种念头一出,凡川也害怕了,可是不管凡川如何努力克制,这种念头越发的迅速成长起来,凡川想要大声呼叫,但声音发不出来,于是凡川试着想要站起身,走近齐亢的身边,求助齐亢。

    可是,凡川这才发觉,自己的身体也动不了了。

    凡川彻底害怕了,之前想要做到的心无杂念,却在此刻功亏一篑,此刻凡川的心里乱七八糟,全是各种低沉颓废的想法和心念。

    “凡川!”

    这时齐亢的厉喝,好像从凡川耳朵的根部炸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