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椋极大陆
    “我没事,别多说了,即刻启程吧?”齐亢明显不想多说,只是一直在说着要去隐宗。

    见状,凡川也不好多问,估计着齐亢可能是因为见到绝殃的仙器,心生思念罢了。

    “好耶好耶!仙尊答应肯陪我们一起去隐宗了。”此时樱白高兴道。

    而南雅锦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满足的笑容早已尽显了她的心情。

    该出发了,凡川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好像此行是一趟未知的冒险,凡川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妖,但是从之前祈神城外的那只辰妖来看,妖的能力绝对不小,从而,凡川又想起来了此时还身在天湛城等待着自己的迎湘,男君,女眉三只妖灵。

    等事情忙完了,一定要带着他们前去北原星球。凡川心里这么想着,是要给迎湘他们三只妖灵一个答案罢了。

    看来眼前的疑惑只能到了隐宗才能解开了,事不宜迟,凡川和仙人齐亢讨论起来了如何去隐宗。

    “师哥,之前我带着她们两人从祈神城来神源门,仅仅这么段距离,就让我费了好大力气,我听说隐宗是在东固星球的另一个大陆椋极大陆上,那岂不是很远?我瞬移带着她们俩根本不行呀!”

    凡川说的是事实,即使想要瞬移,那前提也要对隐宗有印象,可是凡川对隐宗根本什么印象都没有。

    听到凡川的烦恼,仙人齐亢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对,他笑了,接着只听齐亢出声道:“这样吧,我来使用仙术挪移,带你们前去。”

    “仙术挪移?那是什么?”凡川不解道。

    “这个你已经试过了,我不想解释了,你们三人只需屏住呼吸,使用真气护住身体即可。”

    难得齐亢能说这么多话,凡川对齐亢的看法,也开始在无形间有了那么一丝的转变。

    凡川三人只好听从于仙人齐亢的安排,开始抽出真气护体,顿时空气中充斥过了三道真气。

    而就在真气还未汇聚的时候,突然一道强劲的金芒占据了整个场面,压力顿时开始递增,南雅锦和樱白两人开始有些招架不住,凡川见状,不顾齐亢的金芒扰乱,再次抽出自身真气环绕在南雅锦和樱白两人周身,为防两人安全。

    两人对着凡川相视一笑,足以倾城。

    接着周围的金芒越来越多,金芒开始向着空中上升,最终停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极大的漩涡圈,破空之势,无可匹敌。

    再接着凡川三人的身体竟开始缓慢的向上浮动,直至靠近空中的漩涡圈,凡川三人的意识也开始模糊了起来。

    “保护好自己,我开始运行阵法了。”

    凡川耳边最后一句话,就是齐亢的这句话,接着凡川脑袋突然一片空白,凡川晕了过去。

    神源门的微风再次拂过刚刚凡川几人站立的位置,此时再看不到凡川几人的身影了,只有在空中一丝丝未散尽的金芒,还有地面上坑坑洼洼的痕迹。

    “川弟,愿你一切都好。”

    此时在神源门主门后方的不远处,宫汘仰天大喊道。

    可是宫汘却没有注意到,在神源门的后山顶上,一位身着青色道袍的修道者,正手持着拂尘,微笑的看着这一切,而在凡川几人消失之后,这位道长随即也化作一道青烟消失了。

    若凡川能见得这道长,想必一定能喊出他的名字,那就是徐玑道长。

    东固星球和北原星球,在这个空间里,是两个最大的修真星球,只是北原星球上的修真门派比较平衡,大多数都是旗鼓相当,而这东固星球的修真势力却是如金字塔一般,只有顶峰的神源门,其次往下修真门派也多,只是有些门派根本叫不上来名字。

    但是有一点不得不说,这两个修真星球的占地面积却是天差地别,北原星球人很多,但是占地却很小,而东固星球人很少,但占地却很大。

    在东固星球上,你若使用飞剑游历上一圈,却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这只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

    而祈神大陆在东固星球上是最大的大陆,还有一个大陆正是隐宗所在的椋极大陆,只是椋极大陆的占地远远没有祈神大陆大,由此可见,神源门在东固星球上可谓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不过尽管隐宗比不上神源门,可隐宗毕竟跟神源门不在同一个大陆上,相比较之下,隐宗在椋极大陆上,那也就如同神源门在祈神大陆上的位置,都是属于站在顶峰的门派。

    而隐宗的宗主杀不尽,在椋极大陆上,也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其实杀不尽此人很少在公众场合现身,而今年的祭祀天神日现身也绝非他人本意,隐约中实则是被妖所压迫,这么多年来,早已放下了该有的身段和高傲。

    而谈起隐宗,也不得不说的是隐宗门派地址所在的凌水城,凌水城顾名思义,在城池的四面八方没有山峰,尽是水流,是一条地下暗流在改道之后,浮上地面,形成了持久的循环流道,也正是因这水流,才有了凌水城,而且凌水城内的居民每当要出外办事,无不都使用木舟或者竹扁代步,当然,这只是说的凡人,那若是修真者,想必直接就飞过了这水流。

    而这凌水城还有个富有特点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建筑和风俗人情很另类,建筑是采取竹楼造体,以防止地面湿气太重,而正是因为四周环水的缘故,凌水城常年恒温,不冷不热,空气异常的养人。

    而说起这里的风俗人情更是在这东固星球上的一大亮点,这里的人特别的好客,泛指凡人,他们心底都是很善良的人,因为能力有限,凡人们很少与外界接触,而他们所拥护的正是隐宗修真门派,而隐宗的修真弟子对待凌水城的凡人们,确实是起到庇护的作用,而且时不时的隐宗还会派修真弟子前来凌水城造福凡人。

    微风再次拂过,凡川突然醒了过来。

    睁开眼,入眼的一切很是陌生,凉风,流水,还有不远处隐隐约约浮现出的一座城池。

    凡川先是冷静下来,放眼看了看周身,此时正只身躺在一块布满苔藓的石板上,而接着凡川还注意到了南雅锦和樱白两人,此时正躺在离自己几米之外的地面上,只是两人还没有苏醒。

    凡川扶着沉重的脑袋,想要回忆起刚刚发生了什么,可是尽管怎么想,凡川只记得起在神源门里,齐亢使用仙术挪移,再然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想起齐亢,凡川立即放眼寻去,只见齐亢此时正安静的站在一道溪流边上,似在欣赏着溪水的景色。

    “师哥……”凡川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

    齐亢转过来身来,遂快步走来,蹲身在凡川身前。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齐亢问道。

    一改往日的冰冷,此刻的齐亢竟有些关心人的意思。

    “呃,咱们现在是在哪里呀?我怎么感觉头好痛……”凡川疑惑道。

    “恩,因为我使用的是仙术,你们只是修真者,若要经历仙术,必然会带来反噬,头痛很正常,休息休息便好。”齐亢耐心的解释道,接着视线转向不远处那座隐隐约约的城池,接着出声道:“前面就是凌水城了,隐宗就在那里。”

    “我们已经到了?”凡川很是惊讶不已。

    “恩。”齐亢点了点头。

    伴随着凡川的惊讶,齐亢又接着出声道:“我估计隐宗那些人还没有从祈神城赶回来,我们是不是来的太早了?”

    听到齐亢的话,凡川再次惊呼不已,于是出声道:“什么?他们还没赶回来?呃……不过,师哥,你是怎么知道他们去了祈神城?”

    “我去看过你切磋。”齐亢淡淡道。

    “啊?那你怎么不早说,还害得我再次返回神源门找你!”凡川抱怨道。

    齐亢没再说话,只是随意的笑了笑,接着起身走向了躺在一旁的南雅锦和樱白。

    见齐亢的动作,凡川的视线也紧跟在了南雅锦和樱白的身上。

    只见齐亢蹲身在了两位女人身旁,只是轻轻的点了一点金芒,接着两个女人竟接连醒了过来。

    “啊……头好痛啊,我这是在哪呢?不会去冥界了吧?我死了吗?”率先是樱白自言自语的抱怨道。

    接着南雅锦也是一头雾水的自言自语道:“这是哪里呀?怎么这么陌生……”

    见到两个女人天真可爱的样子,凡川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接着站起了身,快步的走向了南雅锦和樱白的身边。

    “两个笨女人,告诉你们吧,我们已经不在修真界了,其实现在看到的是我们的灵魂,我们已经归位了!”凡川故意逗着两个女人。

    “啊!真的吗?我真的死了吗?我不要啊!不要啊!我还没有那个什么呢!”又是樱白率先大喊大叫道。

    “你没有哪个什么呢?”凡川一副奸诈的样子看着樱白,同时脸上不时的浮现笑意。

    这丝笑意刚好被南雅锦给捕捉到,接着只见南雅锦竟伸手拍了拍樱白的肩膀,以示安慰,接着出声道:“樱白妹妹,你别听他胡说,他在逗我们呢!”

    被南雅锦这么一说,樱白突然一愣,好像反应过来了。

    接着只见樱白突然暴跳如雷,猛然站起身来,追着凡川就要伸手作打,同时口中还不停的大喊道:“好你个臭凡川,你竟敢耍本姑娘,本姑娘今天给你没完!你别跑,你给我站住!”

    两人就这样嬉戏打闹了一会儿,最后被仙人齐亢出声制止住了。

    这时回归安静的樱白,想起刚刚南雅锦的好意提醒,再想起之前的争吵,樱白有些愧疚,接着只见樱白主动走到南雅锦的身前,不好意思的出声道:“雅姐姐,之前不好意思,都是我太任性了,希望你别介意啊……”

    “怎么会呢,你想多了,没事的!”南雅锦同样瞬间温柔了起来。

    “那我们以后做姐妹吧?”樱白突然开心道。

    “好啊,我比你稍大点,我来做姐姐,你做妹妹!”南雅锦同样开心道。

    “好啊好啊!”

    “姐姐!”

    “妹妹!”

    两个女人竟在一瞬间从互不搭理变成了好姐妹,这让凡川很是不解,怎么这女人心变化的这么快。

    果然应了那句老话,女人心,海底针。

    见到两个女人聊的如火如荼,凡川也不好打扰,想着眼下所需,凡川走向了身在溪边的齐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