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敬语仪式
    只见这时的棋老同样将火把拿起来,却并没有用摩火石来点燃火把,反而是汇聚真气,将真气涌入火把上,接着只见本来被青芒笼罩的火把,竟在一瞬间燃烧了起来,开始的火焰呈青色,再随着时间变化成火红色,棋老见状,随即将火把扔进了火盆,火盆里同样绽放出熊熊烈火。

    棋老的点燃方式换来了一阵阵经久不衰的掌声,竟连其他门派也有修真者给予掌声。

    见状,凡川在心里暗暗的咒骂道:“好你个老家伙,点个神火也用花样,难道不会用摩火石点燃吗?非得弄的这么花里胡哨,你这叫我该怎么点燃?也学你吗?次奥!”

    可是就在凡川的生气还未全消的时候,隐宗的点燃方式,更是让凡川的气愤推到了一个高峰。

    只见这时隐宗的杀不尽竟然没有低身拿起火把,反而是抽出真气使自己的身体凌空,高度刚好与火盆并齐,接着真气汇聚,暗黑色的光芒快速的涌进火盆,这时的火盆被黑色笼罩,可是接着的一幕很是奇特,随着杀不尽真气的汇聚,只听空气中传来“唰”的一声声响,随即只见一道有着不可思议高度的熊熊烈火,顺势穿透了黑芒,以着高傲的姿态冲上了空中,火焰的势头很高,随着烈火的大盛,那些黑芒也逐渐消散,这时杀不尽才安然无恙的重新站回凸出的礼台上。

    接着比清雨阁还要响亮的掌声随即而至。

    凡川不禁在心里再次咒骂道:“我xx你个oo,点个神火有必要这样吗?现在就开始明争暗斗,不嫌累吗?次奥!”

    掌声渐消,这时在场的所有修真者的视线都汇聚在了凡川的身上,有的身处在天神塔背后的修真门派,因为有天神塔的阻挡看不到凡川,可如今却跑到了凡川这面,全神贯注的盯着凡川。

    或许是因为神源门是东固星球的第一大修真门派,自然神源门的大司空很是受人关注,而且今年的大司空是凡川,对于其他门派来说,凡川的面貌很是陌生,于是都想一睹神源门大司空的风采。

    被这么一搞,凡川有些紧张了起来,本来凡川都已想好拿起地上的火把来点燃神火,可如今被清雨阁和隐宗这么一搞,凡川要还是学着七杀教那样用着传统方法点燃神火的话,不免会被别人看不起,同时,也给神源门丢了面子。

    两难间,凡川不知该用什么方式点燃神火了,反正传统的点燃方法那绝对是用不了的了,可是用真气来点燃这种方法也被隐宗给抢先占了去,若学着杀不尽那样点燃,那和传统点燃能有什么异样,同样是会被别人瞧不起。

    思索间,已到了该凡川点燃神火的时间了,这时凡群真人的声音传来过来。

    “下面由本门派的大司空开始点燃神火!”

    接着神源门观礼处,以及清雨阁观礼处,一阵阵掌声传来,似在鼓励凡川,可此时的鼓励掌声对于凡川而言,那比煎熬还要煎熬。

    急切中,突然凡川灵光一闪,有办法了。

    只见凡川突然抽出真气,左手上扬,大现的紫芒环绕着凡川的左手不停的跳动,再接着只见晶涟羽戒一阵闪动,楚远紫剑犹如神器一般,带着凌厉的气势,破空而出。

    “好强大的剑气!”

    “是啊!这剑绝非凡品呀!”

    “好剑!好剑!”

    楚远紫剑的出现,换来了场下一阵阵的唏嘘和议论。

    没做停留,接着凡川手握着楚远紫剑,将身子飞越过了头顶上的火盆,而凌驾于高空中。

    由于凡川站立的高度,此时凡川看脚下的火盆很小很小,甚至都已看不清楚,这对于凡川来讲,确实是个剑走偏锋的挑战。

    见到凡川高高飞起,这时候整个场地里的修真者都上扬的脑袋,视线也都汇聚在了凡川的身上。

    见时机已到,凡川顺势扬起楚远紫剑,手中的紫芒不时的涌进楚远紫剑的剑体内,此时的楚远紫剑看起来很是凌厉,剑体全然被紫芒包裹,即使离得再远,也能清晰的看到空中有一道紫芒耀眼。

    “楚远,破!”

    随着凡川的一声厉喝,接着只见楚远紫剑的剑刃直指脚下的火盆,再接着奇特的现象发生了,只见楚远紫剑的剑刃竟涌出了一道强大的紫芒,紫芒犹如彩虹一般,直指的快速飞向火盆,只是一瞬间,神源门的神火就被紫芒点燃,而神火的火焰竟然和楚远紫剑所涌出的紫芒一样,大小不差的向上涌去,在和空中的紫芒汇聚之后,竟开始快速的吞噬紫芒,直指的向着凡川此时空中的位置飞去。

    不管从多远的方向来看,这种奇特的景观都会让人叹为观止,一道紫芒从天而降,而一道火焰却从地面而上升,极快的速度,根本来不及让人眨眼,这一切就已完成。很是壮观。

    直到飞升的火焰将要燃到凡川的脚下时,凡川这才收起了楚远紫剑,意念瞬移,身体再次出现的时候,已到了天神塔二层的礼台处。

    这一切的发生太快,时间虽短,但震撼却久留人心。

    随着时间的流逝,上升的火焰也开始缓慢的降落下来,直到火焰全然回到火盆之后,这时候就会场内的掌声如五雷轰顶,格外刺耳。

    同时不免多数的修真者都在大叫着“好!”“精彩!”之类的赞赏话语。

    而这时候的神源门观礼台处,每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欣赏和满足的表情,特别是凡群真人以及疯老,两人更是大笑不已,似是很满意。

    而离神源门观礼处不远的清雨阁观礼处,南雅锦脸上也显现出欣赏和喜欢的表情。

    “大家安静下,各门派弟子归位!”

    这时候凡群真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才制止了久久不停的掌声。

    待众修真弟子都已回到各自的门派观礼处后,凡群真人再次出声了。

    “下面,由各门派的大司空讲敬语,还是按照点神火的顺序来!由七杀教开始!”

    凡群真人话音落下,凡川不免在心里再次气骂道:“真人啊真人,你能不能不要再挖坑让我跳了,真是的……”

    虽然心里生气,但事已至此,凡川也不好表现出什么,只好静静的听着接下来的敬语。

    这时候只见七杀教的那个妩媚男人,先是捏了一手兰花指,随即清了清嗓子,真气加入到声音内,用着一度娇嗔的话音出声道:“首先,我代表七杀教谢过真人,我七杀教虽比不过神源门名门贵派,但我七杀教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我教如今已分四种修炼方法,每种修炼方法都可使我教弟子位列仙班呢!嘿嘿,此次我教参与祭祀天神之日,乃是我教对天神的敬仰和拥护,只愿天神可以常年赐佑我教,我等在次恭敬了!”

    妩媚男人的话音落下,迎来了七杀教观礼台处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

    “下面,由九令门前来讲敬语!”凡群真人再次出声道。

    接着九令门的大司空也学着七杀教敬语的版本,稍加改动,换来九令门观礼台处同样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

    凡川无心去细听,只在想着自己一会儿的台词,于是同样在听到五次掌声结束后,凡川这才回过神来,因为现下到了清雨阁讲敬语。

    只见棋老干咳了两声,随即真气加入声音,出声道:“首先老朽代表清雨阁谢过真人,同时代表清雨阁前来敬仰天神,恭请天神赐佑,不过在此,老朽有一句不该讲的话,想要说与天神听,我清雨阁虽算不上庞大,但是在这东固星球,我清雨阁还是有不可撼动的位置,倒不是老朽在此吹嘘,只是我清雨阁一直潜心修炼,不曾招惹过其他门派修真之道,老朽深知修真乃是同界,一路上修炼的艰辛只有我们自知,只是老朽想说,为何某个修真门派却撇去了修真之道,利益熏心,做些苟且之事,意图侵占清雨阁,这让老朽不得而知,但愿天神赐佑,可保我清雨阁常年风调雨顺,遏制那些黑心强渡!”

    棋老讲完敬语之后,眼神不时的盯着一旁的杀不尽,而此时的杀不尽虽然不动声色,但是隐约间,好像有真气散出。

    虽然棋老的敬语也换来了一阵阵的掌声,但是却让凡川很诧异,因为凡川知道棋老所讲的某个修真门派,所指就是隐宗,因为上次隐宗的侵袭,凡川亲身经历,只是让凡川不解的是,在此**神圣的场合,怎么说起了这个?难道所谓的敬语也不是指只夸赞天神和自己的门派?难道还能说些场外话?

    果然,在棋老的发言结束以后,再看此时隐宗的观礼台处,一个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修真弟子,全都站起了身,一副副生气的表情,紧紧的盯着棋老。

    而这时候的凡群真人明显也发觉到了异样,毕竟当时的侵袭,凡群真人也亲临过现场,不过要按照此时的状况延续下去,说出什么乱子,那是相当轻松的就会发生。

    毕竟祭祀天神日是神源门一手来操办的,所以凡群真人不会让乱子从这里发生,于是只见凡群真人站起了身,对着棋老出声说道:“清雨阁的敬语不免有些复杂,但终归还是恭敬了天神,那么下面到隐宗前来讲敬语,讲!敬!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