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和好如初
    “醉?”凡川有些不解,但随即接着出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觉得这酒比较好喝,只顾着贪杯,不知道醉了……”

    凡川说完,还不时的拍着自己的脑袋,似在试探自己到底醉不醉。

    樱白看到这里,“噗嗤”一声又笑了,这一笑声如银铃般,瞬间将凡川拉回到了第一次认识樱白的时候。

    “看来你酒量不错,本姑娘亲手酿制的酒都喝不醉你!”樱白轻笑着,再次举杯示意凡川。

    而这时候的凡川并没有及时碰杯,而在感受着当下的气氛。

    此时的樱白已经不再是那个严肃着脸的冰美人了,而且刚刚樱白自称本姑娘,看来她对凡川的恶意好像消弭了不少。

    “你不喝了吗?想什么呢?”樱白看着发呆的凡川催促道。

    “噢噢,喝!喝!”凡川惊醒过来,什么也没想,顺势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两人就在这样的怪异气氛下,竟然各自又喝了八杯酒。凡川此时感觉已经有些晕头转向了,而再看樱白,除了小脸有些微红,但精神状态却和正常人无异。

    “樱白姑娘,不喝了,我不能再喝了,真的喝不下了!”凡川双手不停的摆动着,话音里也有些飘忽。

    见到凡川的样子,樱白摇了摇头,一副可怜的样子出声说道:“哎,你一个大男人连我一个女人都喝不过?你这是……”

    “你不生气了吧?”

    就在樱白畅所欲言的时候,凡川突然出声打断了樱白的话。

    被凡川这么一问,这时候的樱白突然安静了下来,手里的酒杯也重新放回在了桌子上。

    一瞬间,气氛又安静了下来,月光轻轻的照在两人身上,两人却一动不动,画面有些诡异。

    待气氛将要压到冰点的时候,樱白开口了。

    “这样说吧,我这辈子最厌烦的事情,就是别人欺骗我,哪怕是善意的谎言也不行,你倒好,不但欺骗我,还让我在师尊,以及门主面前丢人现眼,你说我该生气吗?若不是你是门主所请之客,我恨不得杀了你!哼!”

    樱白说完话,起手端起酒杯又是一饮而尽,接着转头看向了一旁,不再理会凡川。

    此时的月光刚好照在樱白的侧脸上,加上一袭长裙,美不胜收。微风轻轻拂过,凡川闻到了空气中有着一股清淡的花香,但这花香里也夹杂着一股浓郁的酒味,这味道正是微风从樱白身上所带来的香味,凡川有些沉醉。

    但碍于眼下的状态,凡川不敢全心的去享受这一美景。

    “樱白姑娘,实在是很抱歉,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若时光能倒流,在下真的不愿意发生如今这样的状况。”凡川很认真的在道歉。

    听到凡川的话,樱白转回来视线,对着凡川点了点头,接着像是自言自语的轻声道:“你……相信有神的存在吗?”

    “神?这个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有仙。”凡川被樱白的话题带入的一阵阵错愕。

    “相传神是至高无上的存在,神拥有着时光倒流,起死回生的能力……”樱白微微叹息道。

    听完樱白的话,凡川有了一阵的沉思,接着出声问道:“樱白姑娘,你是说只有神才可以起死回生吗?”

    “恩,相传是这样的。”樱白点头道。

    这次换凡川沉默了,同时只见凡川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低沉,似有心事。

    樱白察觉到了凡川的异样,于是开口问道:“你怎么了?有心事吗?”

    “恩。”凡川点了点头,接着竟情不自禁的将镜爷爷以及自己的遭遇与樱白说了一遍,只是在凡川复述的时候,忽略了自己修真的过程,只是说明了自己修真的初衷,那就是复活镜爷爷,不过从开始走到今天,凡川深深的感觉到,想要复活一位已经离世的人,根本没有那么容易,即使仙人,也是徒劳。

    听完了凡川的复述,这时候的樱白情绪明显有些激动,只见樱白突然站起身,走近凡川的身前,竟主动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意在安慰凡川,接着缓慢的出声道:“听你说完这么多,我深有感触,实不相瞒,我和你的经历很相同,从小就没了爹爹和娘亲,所以现在的我有时候会很胆小,有时候会很要强,甚至有时候会很自卑,我想你会懂吧?”

    “恩。”凡川点了点头。

    没想到樱白竟然也有这么一段伤心的往事,由此凡川对樱白的看法再次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看来这个表面要强的女人,内里也有一颗脆弱的心,时而天真无邪,时而侠义肝胆,时而脆弱渺小,时而成熟稳重。

    这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最起码凡川现在很敬佩樱白。

    “好了,不说这么多了,你……早些回去吧!”

    这时候樱白出声说道,接着转身靠在了酒阁的椅栏处,像是在静静的思考着什么。

    凡川见状,也从容的站起了身,收拾了一下复杂的心情,对着樱白躬身施礼,接着出声道:“今日能与樱白姑娘如此畅谈,令在下很是难忘,多谢樱白姑娘。”

    话音落下,凡川随即抽出一丝真气,紫芒掠过,一只锦囊出现在了凡川的手中。

    这锦囊凡川记得是叫段魁锦囊,是在夜月门的时候,征黎长老相赠于凡川的,里面存储了夜月门的诸多功法,现在对于樱白的修为境界来说,刚好能起到辅助的作用,同时还能修炼一些夜月门独特的真气功法。

    凡川走近樱白身边,将段魁锦囊放在了樱白的手边,接着出声道:“这个是我以前门派的修炼功法,你拿去领悟下,对你会有帮助的。”

    说完,凡川没再停留,转身瞬移消失了。

    “喂,我不要……”

    樱白的话还没说出口,此时早已没了凡川的身影。

    看着手里的锦囊,樱白会心的笑了笑,接着将锦囊放在了胸口处。

    第二天了。

    今天的神源门格外的热闹,从大清早就开始熙熙攘攘,人群络绎不绝,神源门的各个通道都挤满了人,诸多神源门的修真弟子都蜂拥似的向着祈神城跑去,飞去,天空上不时的掠过各式各样的飞剑,以及不停啼叫的迅炎鸟,地面上则有许多修为一般的修真弟子结伴而行,而那些稍有名气的修真者则有各自的古冰狼来代步,只是这古冰狼极少,许久才能见到一只。

    今天是祈神城的祭祀天神日第一天开始,而这祭祀天神日的举办主家正是神源门,届时所有的神源门弟子都会前往祈神城参加,而这祈神城内更是热闹非凡,不但有各门各派的修真者,而且还开通着诸多供修真者娱乐交易的场所,例如比武场,炼丹场,交易场,甚至还有男女找共修的场所,无所不有。

    凡川在静室内还没睡醒,就被外面的嘈杂声给吵醒了。

    晃了晃还有些晕的脑袋,凡川起身找了些冰水洗把脸,粗略的将自己打扮了一番,因为就在前几天,凡群真人就告诉过凡川,让凡川在祭祀天神日开始当天,去找一下凡群真人商讨一些事情,凡川自认身为客,自然没敢忘主家的交待。

    事不宜迟,凡川起身来到了神源门的主殿处,此时的主殿处人烟却很稀少,好像那些修真弟子都绕过了这里一样,安静的有些异常。

    凡川踏步走近了主殿,见到凡群真人以及疯老,枢老,还有一干人等,正在围坐商讨事情,凡川没敢打扰,只是在门外静候。

    可是凡群真人好像事先就发觉到了凡川到来一样,从殿内传出声来:“凡川少侠,进来吧,大家都等你呢。”

    “呃,是,真人。”凡川有些尴尬的走进了主殿。

    “小凡川,昨晚喝的怎么样啊你?年轻人怎么还没有我这老头子起床早呢?”疯老率先给凡川来了一阵狂轰滥炸。

    被疯老这么一说,凡川更是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而此时的凡群真人见凡川有些窘迫,于是忙着打圆场,出声道:“好了好了,今天是祭祀天神日,是个大日子,其他事情大家都先放一放,咱们来商讨一下相关事宜。”

    “是,门主请讲。”殿内一干修真弟子齐声回应道。

    见殿内已无其他声音,凡群真人干咳了两声,接着出声道:“凡川少侠乃是我神源门贵客,刚好天意安排凡川少侠在祭祀天神日时降临我派,那自然是天意,所以老夫想要凡川少侠来担任神源门大司空一职,大家意见如何?”

    “这个好!我老头子第一个赞成!”疯老踊跃的发言。

    “恩,老朽也赞成!”枢老也跟着附声道。

    两位神源门大长老都赞成了,其他一干修真弟子也只好齐声的大喊道:“我等赞成门主的建议!”

    接着整个大殿里的人个个面露喜色,都在小声议论着凡川如何如何,可却把凡川这个关键的人物给忽略了。

    这也把凡川搞得晕头转向了,凡川一脸不解,什么大司空,干什么用的?

    “敢问真人,这大司空是什么?”凡川躬身施礼道。

    “噢,这大司空乃是每个门派委任出来的代表,以用在祭祀天神日时点神火,讲敬语,大家一致决定让凡川少侠你来担任此职!”凡群真人耐心的解释道。

    这一解释在凡群真人口中说出很轻松,可听在凡川的耳里却如五雷轰顶。

    “真人不可呀,在下即不是贵派弟子,况且在下也没那个能力代表贵派呀,这个万万不可,真人您还是另谋高就吧!”

    凡川有些慌张了,第一次遇到此等要事,这也出乎了凡川的想象,能代表一修真门派出来发言的人,那即使不是门主,也肯定是有名望的长老,凡川自认自己哪里都不适合担任此职。

    见凡川如此慌张,凡群真人大声笑道:“哈哈,凡川少侠不要推辞了,这是大家一致的决定!”

    “不可,真人,在下何德何能,万万不可!真人若再苦苦相逼,那在下只好不参加这祭祀天神日了!”

    凡川的这一席话,惊动了殿内所有的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