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美人佳酿
    一张红木圆桌,一席山珍海味,一壶陈年花酿。

    刚刚落座,凡川就发觉到疯老一直在笑嘻嘻的盯着自己,这让凡川感觉有些不自在。

    “疯老前辈,你这是……”

    “嘿嘿,小凡川,你不介意陪我这个老头子喝酒吧?”

    “前辈怎么这样说,能和前辈一起喝酒,那是在下的荣幸。”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

    疯老说着笑着,率先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凡川也学着疯老的样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入口花香四溢,舌尖微甜,却又不失酒的烈性,让人陶醉其中。

    “前辈,好酒啊,比起上次宫汘老哥喝的那个什么百年老酒都要美味!”凡川情不自禁的赞叹道。

    “哈哈,算你小子识货!”疯老很是骄傲的大笑道。

    接着,两人又碰了几次酒杯,而桌上的宴席却丝毫未动。

    此时疯老的脸上已经略泛红晕,说话也开始有些吞吞吐吐。

    “小凡川,你……你实话告诉我,你今天是不是欺负我徒弟了?”疯老断断续续的出声道。

    “恩?”凡川没想到疯老会突然提起这茬,看来樱白已经将自己骗她的事情告诉了疯老。

    “是这样的,疯老前辈,确实是在下不好,骗了樱白姑娘,可是,在下不是成心的,没曾想樱白姑娘会这么生气,都怪我……”凡川有些愧疚和自责。

    “哈哈哈哈,小凡川,我这个老头子只是问问你,又不是在质问你,你干嘛这么紧张!”疯老放声大笑道。

    被疯老这么一说,凡川倒显得尴尬了起来,只是心中对樱白的愧疚,终究还是难以释怀罢了。

    两人又喝了一杯。

    这时疯老明显有些醉醺醺了,本来稳坐的身体已经开始有些摇摇晃晃了,只是满脸的笑容却让疯老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只有疯癫的老者。

    “这酒好喝吗?”疯老突然又出声问道。

    “那是当然,可堪称人间少有的佳酿!”凡川拍了拍红木圆桌大声说道。

    “哈哈,小凡川,你知道这酒是谁酿的吗?”

    “莫不是前辈您?”

    “哈哈,我这老头子哪有这么个本事,实话告诉你吧,这酒乃是我徒弟酿的!”疯老一副自豪的样子。

    “前辈的徒弟?”凡川疑惑道。

    “恩,就是小白,就是被你这小子欺负的小白!”

    “啊?是樱白姑娘所酿的呀!”

    凡川很是惊讶,没想到那个一身男性锦衣,仗剑天涯,同时又天真无邪的樱白,竟然还会酿酒,而且还酿的这么美味,这让凡川潜意识里对樱白的看法来了个大转变。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凡川对樱白的看法彻底转变了。

    “哈哈,你小子能喝到此佳酿算你有口福,平时枢老那家伙来要,我都不给的!”疯老依旧大笑道。

    “呃,是是是,在下多谢前辈的心意!”凡川恭敬的出声道。

    此时只见疯老突然站起了身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身体摇摇晃晃,接着对着凡川模糊不清的出声道:“不行了,不行了,老头子我喝大了,我……我得先去休息了,这样,小凡川,你先别走,我……我还有事情告诉你!”

    话音落下,只见疯老转身向着楼阁下方出声喊道:“小白,过来!”

    “是,师尊。”

    遥远的夜空中,传来了一声飘渺的回音,声音就似那夜空中的星一样,清澈明亮。

    接着没等凡川反应过来,只见在不远处的夜空中,一道倩影掠过,速度很快的向着酒阁处移动而来。

    “小白,上楼阁上来,扶为师前去休息。”疯老对着楼阁下面出声说道。

    “是,师尊。”楼阁下传来了樱白的声音。

    接着只听到“哒哒”的踩楼梯脚步声,没用一会儿,樱白出现在了凡川的视线内。

    当看到樱白出现的第一眼,凡川本来稳坐在凳子上的身体,猛然间站立了起来。

    因为此刻樱白的样子和装束,给凡川带来了极度的视觉冲击。

    一袭连体绿色长裙,裙摆无风自动,一根木色别致发簪,梳理着黑色长发。剔透的脸蛋,弯弯的俏眉,透红的小嘴,就连之前那双持剑的手,此时竟也芊芊玉指,让人遐想万千。

    眼前的樱白跟之前凡川遇见的樱白,完全是两个人。

    之前的樱白侠义情长却又不失天真可爱,此时的樱白成熟典雅却又不失美丽大方,特别是依此时明月高照,微微凉风的环境下,此时的樱白就像是九天仙女下凡。

    凡川看傻眼了,久久不能缓过来这份冲击力。

    “小白,你先扶为师回房休息,然后你待为师陪小凡川聊聊天,别看小凡川小,他的修为境界可要比为师还要高呢!”

    听到疯老的话,凡川这时才猛然惊醒过来。

    “呃,疯老前辈太抬举在下了,您前去休息便是。”凡川低着头出声道。

    这一刻,凡川竟不敢直视樱白了。

    “师尊,我们走!”

    樱白说话了,但话音刚落,只见樱白就扶着疯老走下了楼阁。

    凡川刚想说什么,但想起之前欺骗了樱白,这让凡川有些语塞,只好看着他们师徒二人渐行渐远。

    凡川想起刚刚疯老说让樱白来陪自己说话,但想想樱白的性格,凡川感觉樱白不会前来,那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不过樱白原不原谅自己这件事却让凡川很是费心,因为明天就是祭祀天神日,那么也就是说凡川离开东固星球的时间要到了,凡川不想让樱白以为自己是个骗子。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因为樱白是疯老的徒弟?是神源门的弟子?凡川苦笑着摇了摇头。

    此时的月亮刚好升到正当空,整个酒阁被月光照的犹如白天,只是与白天相比,多了一份朦胧,但也就是因为这份朦胧,才会让人流连忘返。

    凡川自顾自的端起酒杯,将鼻子靠近酒杯嗅味道,伴随月光,闻着酒香,这一刻是多么的安谧。

    时间不早了,凡川一饮而尽杯中酒,站起身来,准备离开酒阁。

    可就在此时,一阵熟悉的“哒哒”踩楼梯脚步声逐渐传来,这让凡川定住了准备瞬移的身体。

    也许是因为酒喝的多了,又或许是坐立高处不胜寒,此时凡川英俊的脸上竟浮现出一层层红晕。

    果然,脚步声停止,一袭绿裙的樱白,站在了凡川的面前。

    “噢,樱白姑娘,你……你还真的回来了,其实没必要的,疯老前辈喝多了,他说的都是胡话,在下不用你陪,我也该回去了。”凡川歉意的低下头出声道。

    “你不用多想,我只是按照师尊所说的去做。”樱白冷冷的出声道,话音里再也没了之前的天真无邪,俏皮可爱,反倒让人感觉很冰冷。

    拿冰山美人来比喻,实不为过。

    “呃……”凡川一时语塞,但气氛早已将至零点,为了打开心结,凡川只好接着出声道:“樱白姑娘,对于之前欺骗你的事情,在下很是后悔不安,现下真诚的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

    “我并不在意,所以你不用后悔不安。”

    又是一阵冷言冷语,此时凡川的内心很是备受煎熬。

    “樱白姑娘,我……我要做什么,你才能原谅我呢?”虽然频频受阻,但凡川还是坚持想要化解此事。

    “恩,好,那你现在立刻马上离开神源门,永远也不要让我再看见你,我就原谅你。”樱白说着话,身体一动不动,表情依旧是没有表情的表情。

    听到樱白的话,凡川是浑身无力,这算哪门子原谅呀,还不是一直在生气,不过话说回来,凡川真的没想到樱白会因此事如此生气动怒,这不就是一件小事嘛,从根本又没伤人利己,何至于此。

    不过后来凡川才了解到,樱白此生最痛恨的事情就是别人欺骗她,因为从小她的亲生父母就因为欺骗,这才致使樱白成了孤儿。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樱白姑娘,我知道你还在生气,我的嘴笨,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解释,姑娘你说让我离开神源门,这个是自然,等过了祭祀天神日,在下自然会离开,但是我……”凡川一时语塞,但随即还是接着出声道:“但是我不想因此事让樱白姑娘对我怀恨在心,归根结底,我不想心里一直处于自责和愧疚的状态,哪怕你要割掉我身上的一块肉来帮我还此愿,我都愿意。”

    凡川这段话很是真诚,连凡川自己都被说的感动了。

    而此时的樱白在听完凡川的话后,明显也有了些异样,表情不再是之前的毫无表情,而且原来一动不动的身体,此时竟率先走近了红木圆桌,缓慢的坐在了桌前的凳子上。

    “你也坐。”樱白看了一眼凡川,示意其落座。

    凡川见事情稍有好转,喜上心头,立即抽身坐下,刚好与樱白对立而望。

    接着只见樱白自顾自的斟满了一杯酒,同时又为凡川添满了酒杯,再接着举杯示意一下凡川,随即一饮而尽。

    凡川见状,同样也学着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

    两人都放下了酒杯,空气在此刻有些异样。

    “这酒好喝吗?”樱白盯着凡川出声问道。

    “噢,噢……好喝好喝,好……喝!”樱白这话锋转的太快,又打了凡川一个措手不及。

    看到凡川的反应,樱白“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接着又迅速恢复正常,接着出声道:“既然好喝,你为什么不醉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