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月下赴宴
    “小白,你在干嘛?从殿里就听到你的洪亮声音!”

    说话的老者正是疯老,而在疯老的身旁还有枢老,而那中年男人正是凡群。、

    “徒儿拜见师尊,打扰到了师尊,还望师尊原谅,只是……”樱白躬身对着疯老施礼道。

    “只是什么?”

    樱白有些为难,但接着还是转身指向了凡川,同时出声道:“这个人来我们神源门意图不轨!”

    疯老三人同时看向了凡川,结果三人脸上都露出了错愕,特别是疯老,更甚是悲喜交加。

    “放肆!小白,小凡川乃是我神源门的贵客,岂容你这般瞎说!”疯老严肃的痛骂着樱白,同时又突然嬉皮笑脸的向着凡川迎去。

    “小凡川,你别介意,我这傻徒儿性格桀骜不羁,多有得罪了,哈哈,还望小凡川别记挂在心上!”疯老紧盯着凡川出声道。

    “不会不会,疯老前辈抬举了,我和樱白姑娘是朋友,她刚刚是在跟我开玩笑。”凡川打趣道。

    “噢?是这样啊,那就好,那就好!”

    这时凡群走过来,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同时慈爱的笑道:“凡川少侠,前些日听弟子们说少侠你前去地宝界了?怎么样?淘到什么像样的宝物没有?”

    “呃,这个,这个没有,可能是在下的宝物别人看不上眼。”凡川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应道。

    “哈哈!凡川少侠又说笑了,少侠连仙器都有,那些人还看不上?想必是少侠觉得地宝界的物品太差了吧!”凡群像是早已看透凡川的心思。

    “没有没有,地宝界的宝物的确不错,的确不错……”

    这时疯老又凑上来,笑嘻嘻的对着凡川出声道:“小凡川,今日你可是哪都别去了,上次答应我这个老头子,要陪我喝酒的,记得吧!”

    “呃,自然记得,自然记得!”凡川附声道。

    凡群和疯老,以及枢老三人与凡川的聊天很是融洽,像极了好友,没有一丝陌生的瑕疵,这让此时还呆立在一旁的樱白彻底傻眼了。

    只见樱白的身体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处,一双杏眼死死的盯着凡川,眼神里有生气,有愧疚,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清风拂过,樱白的长发随风飘动,一双紧紧攥着的小拳头不时的在颤抖着。

    待凡川与凡群三人的聊天结束后,凡川答应了疯老晚上一起喝酒,接着凡川辞别了凡群三人,转身向着樱白走了过来。

    “樱白姑娘?樱白姑娘?”

    凡川在樱白眼前挥动着手,樱白却像是什么都看不见的一样,纹丝不动。

    “樱白姑娘,是在下不好,欺骗了你,还望姑娘你……”

    可就在此时凡川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只见樱白突然抬起了早已攥紧的拳头,拳头像是落雨般稀里哗啦的打在了凡川的身上。

    同时听着樱白粉红的小嘴里不时的自言自语道:“好你个张小三,死凡川,亏本姑娘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这样耍我,你好意思吗你,啊?喜欢耍我是吧?那好,从今天起,本姑娘再也不认识你,再也不想见到你,哼!”

    一阵暴打,一阵痛骂,樱白根本没有给凡川解释的机会,转身跑开了。

    “樱白姑娘……”凡川想要喊住樱白,但是此时已没了樱白的身影。

    凡川心里很愧疚,深知这样做实在不妥,而且凡川根本没想到樱白会这么生气,这么大的反应,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得去处理。

    凡川心想着,找个时间,约一下樱白,还是得当面求得她原谅,不然凡川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换位思考下,凡川苦涩的摇了摇头。

    这时正待凡川还在苦思冥想的时候,一位神源门的修真弟子来到了凡川的身边。

    “请问,你是凡川少侠吗?”

    “恩,我是,怎么了?”

    一位年轻的神源门修真弟子,对着凡川躬身施礼。

    “恩,是这样的,凡若大小姐听闻你回来了,特让弟子前来请少侠前去明镜室一趟。”

    凡川一听到凡若,顿时头皮发麻,眼下刚刚得罪了樱白,现如今凡若又来讨教,凡川有些有心无力。

    见凡川没有回答,此时那位神源门修真弟子再次出声道:“凡川少侠,弟子的话已经传达到,就先行告辞了……”说完话,那弟子转身离开了。

    凡川拍了拍有些头痛的脑袋,没作停留,还是径直的向着明镜室走去了。

    刚刚靠近明镜室,凡川就听到了凡若大吵大闹的声音传来。

    “我不要再待在这里了,我要出去,本大小姐要出去!你们快去把凡川给我喊来!”

    接着只见几位修真者哭丧着脸从明镜室里被赶了出来。

    凡川径直走进了明镜室,看到凡若还在吵闹,于是严厉的出声道:“大小姐,你闹够了没有?”

    听到凡川的声音,这时的凡若突然镇定了,只见凡若飞快的跑到凡川的身前,激动不已。接着嬉皮笑脸的出声道:“嘿嘿,你小子终于回来了!没有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吧?”

    “恩,没有。”

    “那好,那你现在就带本大小姐出去吧!”

    “祭祀天神日已经开始了吗?”凡川不解道。

    “明天就开始了呀!”凡若认真道。

    “呃,那好吧,那我明天再来带你出去!”凡川说着话,欲转身离去。

    “站住!”

    凡若突然严肃了起来,接着只见凡若双手靠在背后,环绕着凡川周身走着,同时一副命令的样子出声道:“你可别忘了,你非礼过本大小姐,若是本大小姐将此事告诉于我爹爹,你还能活着走出神源门吗?”

    凡川听到凡若的话,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凡川知道,即使凡若告诉凡群真人自己非礼于她,想必凡群真人也不会信,即使相信,凡川做下解释,也不会生出什么祸端,但是看在凡若是凡群真人的女儿面子上,况且她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凡川当初才会答应于她带她出去这明镜室。

    但此时看她如此态度,凡川不免有些生厌。

    “大小姐,在下既然答应过你要带你去参加祭祀天神日,那么在下定然不会食言,今日在下有要事在身,不能陪大小姐了,明日自然会来带你出去。”凡川说着话,突然话锋一转,接着很是严肃的出声道:“还有,你要是再这般胡闹的话,我绝对不会带你出去,而且我也不怕你在凡群真人面前告状,就此别过,告辞!”

    话音落下,凡川自顾自的走出了明镜室。

    此时留在明镜室的凡若却傻眼了,很是委屈的蹲下身来,微微啜泣道:“不带就不带嘛,干嘛这么凶,哼,本大小姐再也不要理你了,呜呜……”

    走出了明镜室,虽然凡川也听到了凡若的哭泣声,但是凡川并没有理会,其实凡川心底知道,自己受恩于凡群真人,那么自然还是很在意凡若,就是因为在意,凡川才想让凡若长大,凡川深切的知道,以凡若这种脾气,不出神源门还好,若是外出游历,想必会遇到百般阻碍和险境,凡川这是在帮她成长。

    凡川这样想着,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

    走出了明镜室,此时的天空已经逐渐的暗淡下来,夜晚就要降临了。

    想起之前答应疯老一起喝酒,于是凡川一路打听到疯老的住所,最终来到了神源门的最西北角处。

    此处很是僻静,各种树木环绕,而且树梢上还能清晰可见缕缕青烟,一座算不上富丽堂皇的宅院,正坐落于这树木环绕之中。

    凡川走近了宅院的主门处,抬头看到了主门上的牌示,牌示上写着四个大字:疯疯癫癫。

    凡川笑了笑,伸手敲门。

    没一会儿,只见一位年轻的修真弟子给打开了门,那弟子见到凡川,先是躬身施礼,接着出声道:“是凡川少侠吧?师尊已经等候多时,请进。”

    “恩,好的,多谢。”

    凡川跟着身前疯老的弟子,足足绕过了多处院落,最终来到了一处名曰酒阁的楼阁处,疯老的弟子这才离去,把凡川自己丢在了酒阁楼阁下。

    凡川也不心急,独自欣赏着酒阁的景色,此时月亮已经悄悄爬上枝头,酒阁的地理位置很奇特,像是刚好受到月亮的恩惠一般,不用灯火,已是很明亮。凡川被这景色迷住了。

    就在凡川沉浸于月色下的时候,酒阁的上层突然传来了疯老独特的嗓音。

    “呀,嘿嘿,小凡川已经到了呀,快快,上来,我这老头子以为你还没来呢,差点睡着了!”

    听到疯老的声音,凡川寻声望去,只见疯老此时正在酒阁的最顶层探出头来,月光刚好照在疯老的头顶,却又看不到疯老的身体,这一幕知情者还好,若不知情,非得被吓一跳不可。

    “哈哈,疯老前辈,在这么高的楼阁上喝酒,不怕喝醉了摔下来吗?”凡川打趣道。

    无形中,凡川感觉自己和疯老的性格很合得来,就像以往在夜月门的时候,和凌关真人给自己的感觉一样,很随和。这也是为何凡川能答应疯老前来赴宴。

    “哈哈,你这个臭小子,还敢打趣我这个老头子,快,快上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如何喝到你认输!”疯老好像很开心,双手不停的对着凡川招呼着让凡川上楼阁。

    “在下虽知酒量不如前辈您,可是前辈您想轻易的喝倒我,那还是需要一番努力的!”凡川在这一刻也很是放松,就像在和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交谈一样。

    隐约间,凡川对这种感觉很依赖,同时感觉又是那么的熟悉。

    接着只见凡川纵身一跳,身轻如燕,从容的降落在了楼阁的最顶层……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