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宛灵线索
    凡川被惊住了,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原来没了元真灵神,实乃是踏入大道之期。 凡川虽知晓大道期乃是修真的最高境界,可是凡川不解的是自己的这大道期来的也太假了吧,听别人说想要从渡真期修到大道期,那可是艰辛万千,有的甚至荒废一生也难以达到,最终只好尸解成散仙,就像宛灵的哥哥淮臣那般,即使散仙再修真仙,到了仙界也只是位列最底层仙人。

    可像凡川这般,在迷迷糊糊自己完全不知晓的情况下,竟然突破渡真期,达到了大道期,试想,修真界估计没有第二个人了。

    在伴随着惊讶和惊喜的状况下,凡川这才不安的接受了现实,但是接受终归接受,在凡川的心里,还有许多许多的疑点没有解开,那么现下正是时机。

    稳定了下情绪,凡川先是对着凡群真人躬身施礼一番,接着随声问道:“承蒙真人赐教,在下只记得之前是见到了贵千金,然后就完全不记得了,再醒来我……”

    “噢,是这样,凡川少侠……”

    凡群真人再次打断凡川的话,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凡群真人老是打断凡川的话,接着,凡群真人把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凡川,只是在中间省略了兽元力的部分。

    听完凡群真人的话,凡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只是让凡川纳闷的是,当时自己已是凡人之躯,如何会有这般奇遇,还可突破修为,思绪一番无解,凡川只好把答案留在了仙人齐亢身上,想必是齐亢出手,才有得自己这般造化吧。

    “对了,真人,之前……之前是在下喝醉了,惹怒了贵千金,还望真人……”

    “切勿多言,老夫知道是误会,老夫已让小女受罚,倒是凡川少侠还望不要见怪。”

    凡群真人温和的笑道,同时一脸慈祥的看着凡川。

    听到凡群真人如此之言,凡川不好再多言,当下再次对着凡群真人躬身施礼,同时出言道:“在下再次多谢真人的相救之恩,真人的大恩在下难以回报。”

    凡川与凡群两人一直在互相客气,倒是让身在一旁的疯老看不下去了。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不要再相互推辞了行不行?都让我这个疯老头子看不下去了,哼!”

    众人听到疯老的话,哄堂大笑。

    待一切相安无事,凡川根本没心思来想凡群以及神源门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友好,眼下最关键的事情是要先查出宛灵的下落,凡川深知自己在遥远的北原星球上,还有一帮好友,一团疑惑在等着自己,还有自己最初修真的那个初衷,就是复活镜爷爷,那个养了自己,却没来得及等着自己报恩的镜爷爷,想到此处,凡川不禁潸然泪下。

    众人看到凡川突然沉默不语,甚至眼角溢出了泪水,还以为是哪里得罪了凡川,或者哪里冲撞了凡川,于是众人齐声道:“凡川少侠,你这是……”

    “噢,不好意思,在下失礼了,只是忽然想起来了一些往事,让各位前辈见笑了……”凡川哽咽道。

    见凡川如此难过,凡群似有暗涌窜动,只见凡群撑着受伤的身体,缓步走到凡川的身前,信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同时慈祥的出声道:“凡川少侠,老夫深知你的顾虑,这样吧,你随老夫来,老夫告诉你一切你想知道的事情。”

    话音落下,凡群自顾自的转身走出了静室。

    凡川也没有多想,向着疯老和枢老,以及宫汘拜别之后,快步跟了上去。

    一段路,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一路上凡川和凡群两人静默无言,各自有着各自的心事。

    直到凡川听到了清脆的流水声,这才发觉到凡群真人停下了脚步。

    两人来到了一处山涧,抬头是川流不息的瀑布,低头是清澈见底的溪水,各式各样的鹅卵石都浸泡在这溪水中,似在享受着溪水的安抚,无声无息,安然悠远。

    凡群真人找了一处长满苔藓的磐石缓身坐下,伸手示意着凡川也坐下。

    凡川也没多想,立即抽身坐在了凡群真人身旁的一处磐石上。

    “多少年了,老夫犹记得那年在此与吾兄促膝长谈,只是时光荏苒,过去了终究是过去了,可惜那些往事,却还一直萦绕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凡群真人自言自语着,似回忆起了一段往事,话音里很是伤感。

    听此,凡川不好插嘴,只好静静的听着凡群真人说话,只是在不经意间,凡川看见了凡群真人略显皱纹的脸上,竟然流过了滚烫的泪水。

    气氛在这一刻静谧了,待凡群真人抬手擦拭了下眼角之后,只听凡群真人尴尬的苦笑了几声,接着出声道:“不好意思啊,凡川少侠,刚刚老夫只是有些念旧了,让你见笑了。”

    “不会不会。”凡川附声道。

    “凡川少侠,你知道兽人的传说吗?”凡群真人突然转眼盯着凡川出声问道。

    被凡群真人这么突然一盯,凡川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是立即回应道:“知道,而且我……”

    “而且你什么?”凡群真人追问道。

    说起了兽人,凡川想起来了北原星球,想起了孤真派,自己能来到这东固星球的祈神大陆,何尝不是被那兽人所赐。

    凡川抬头看着眼前的凡群真人,深知眼前的这个人刚刚救了自己,想必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坏意,而且兽人传说也正是凡川深藏在心底的疑惑,之前在孤真派就听孤景然说起过,现如今到了东固星球,竟然也再次被提起,凡川的疑惑越来越大。

    “实不相瞒,真人,在下能来到这东固星球的祈神大陆,全然都是拜那兽人所赐。”

    “什么!你……你见过兽人?”凡群惊呼道。

    “何尝是见过,我们还交手了……”

    接着,凡川把在北原星球孤真派所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凡群。

    听完了凡川的复述,凡群以着一副极度不可思议的样子紧盯着凡川,接着仓促的出声道:“什么?他们已经找到你了?不可能啊,不可能啊,不会这么快啊!”

    听到凡群真人的话,凡川有些疑惑,于是出声相问道:“真人,你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什么不可能?我记得当时那些兽人就是说要来找我,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我跟他们有什么牵连,我的修真初衷只是为了复活我的镜爷爷,我……”

    “镜爷爷?”凡群真人疑惑道。

    “恩,就是养了我十八年,却为了不想拖累我,而去世了的镜爷爷……”

    说到此处,凡川差点又忍不住掉眼泪,可是碍于当下的情况,凡川只好先收拾了一下情绪。

    “原来如此,想必就是这样了……”凡群自顾自的说道。

    凡群的话让凡川听的云里雾里的,根本不知道凡群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可是此时的凡川根本没那心情去关心这些了,眼下最主要的就是宛灵,以及回到北原星球,要知道,这边还有个齐亢仙人一直在恐吓着自己,要不是因为泫滇战甲的缘故,估计齐亢仙人早杀了自己了。

    “真人,咱们先不谈兽人这件事情了,眼下在下最想知道的是灵儿的线索……”

    “正是如此,这位叫宛灵的姑娘正与这兽人传说有关联。”

    “什么!”这次换凡川惊呼了。

    “待老夫与你慢慢道来……”

    说话间,凡群站起了身子,抬头望着不远处川流不息的瀑布,接着温声道:“所谓兽人,乃是一种种族,不同于任何体态,是独处的存在,他们生活在南异星球,离我们这儿很远很远,他们有兽王,而且兽王可以修炼成神兽,和魔以及妖一样,他们不受仙界的管制,可以直接跳跃修炼成神,神,那是亘古的传说,老夫也不得所知,但是长年以来,仙界与兽族以及魔和妖的争执很大,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不是一言两语说得清的。”

    说到此处,凡群微微低下了头,接着出声道:“前些年,老夫曾派弟子前往北原星球寻找答案,却在无意间得知了兽人的消息,顺着线索调差,我们得知了一位女性修真者被兽人所控制,当时老夫并没有在意,自从在清雨阁遇见了少侠你之后,这件事,老夫才开始想起,老夫想,那位女子,应该就是少侠你所说的宛灵姑娘了。”

    听完凡群真人的话,凡川久久没能回过神来,一直在喃喃自语道:“这不可能啊,不可能啊,夜月门乃是隐藏于修真界的,他……他们不可能找得到啊,这不可能啊,还有,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他们要带走灵儿?难道……难道是因为我?”

    看着凡川一脸自责难过的样子,凡群真人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接着出声道:“少侠,也许这就是宿命吧,你……该学会面对,而不是颓废自责,还有你所说的夜月门的隐藏,其实那只是仙界用来的障眼法,你还小,不懂的……”

    “什么?障眼法?这跟仙界有什么联系?”

    “老夫原来也不得知,但是在清雨阁见到你身上所穿的战甲之后,老夫自然通晓了,你这件战甲乃是仙器,既然是仙器,那么夜月门就不会是普通的修真门派,老夫想,那应该是禁仙的地方,而且从齐亢仙尊跟着你来看,老夫更确定自己的想法……”凡群真人缓声说道。

    听到凡群真人的话,凡川很是惊讶,原来这一切的一切是这样的,凡川很是佩服凡群真人的推断,确实,凡川的泫滇战甲确实是仙魄绝殃所赠,但是凡川之前根本没有想到绝殃之前会是修炼得道的仙人,还有仙人齐亢,这一切好像是命中注定的。

    “真人,在下求求你了,你能帮在下找到灵儿吗?”凡川似有哭诉道。

    也许是因为今天知道的太多了,凡川的心灵很难承受这些答案,回想起一路上的风风雨雨,凡川感觉到自己太幸运了,甚至说,凡川隐隐的感觉到了在自己的背后有很不寻常的存在。

    “帮你?少侠请恕老夫直言,这件事,老夫帮不了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