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揽月醉酒
    跟着宫汘,凡川来到了神源门的一处小山峰上的楼阁中。

    此处环山游水,风景自然美不胜收,朵朵薄云身中穿过,让人感觉很是惬意,此时能来一杯温酒,想必很有一番风味。

    “来,凡川兄弟,这是老哥我珍藏的十里香,一般人我真舍不得给喝,但你来了,你喝多少,老哥我都奉陪到底!哈哈!”宫汘爽朗的笑声传遍了各个山峰。

    满是心事的凡川,哪有心思在这儿喝酒,不过面对宫汘的劝让,凡川又不好意思拒绝,于是端起杯一饮而尽。

    这一杯酒,不单单只是为了回应宫汘,还有就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凡川想不通,但又想知道清楚,无奈世事无常,一杯酒也是为了浇愁。

    “哎,我说凡川兄弟,你别这么大口喝,你这样喝容易醉的,你可别小看我这十里香,这可是烈酒!”宫汘出声劝道。

    任谁也能看得出来,此时的凡川很是压抑,但是宫汘并没有出声劝慰,并不是因为宫汘不在意凡川,只是对于宫汘来说,有些事,他不知道要比知道要好,所以,此刻在他眼中,只是拿着一坛酒,来招待一个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的朋友。

    酒过三巡,凡川苍白的脸色上开始泛起了红晕,双眼也有些迷离了起来。由于凡川现在依是凡人之体,所以相对烈酒而言,就可以使凡人身体发热,凡川还解开了南雅锦送给他的紫色锦衣腰带,以为取凉。

    “宫汘老哥,你老实的告诉我,这儿真的有灵儿的消息吗?”凡川双眼汇聚的盯着宫汘出声问道。

    “灵儿?什么灵儿?我不知道啊!”宫汘也有些晕眩的出声道。

    “你不知道?难道真人他在骗我?”凡川有些微怒。

    听到凡川的话,宫汘低头沉思了一番,接着出声说道:“这样,凡川兄弟,我是不知情,因为我本身就是一只神源门的守护灵兽,所以机密的事情,我都不晓得的。”

    “哦,是这样,那好吧,我就等一天……”凡川慢悠悠的说道。

    随即不等宫汘有所表态,只见凡川一下趴在了桌子上,嘴里还在不时的念念有词,双眼也微微的闭上了。

    “哎呀,我说凡川兄弟,你就这样的酒量,还喝的那么凶,唉,真服了你了。”

    看到凡川喝多,宫汘抱怨归抱怨,但随即还是扶起了凡川,准备带着凡川去静室休息。

    可刚扶起来凡川,就只听见凡川嘴里念念有词道:“不要扶我,不要碰我,我要在这等着灵儿,我要等着灵儿……我要带着她回北原,回夜月门……”

    “唉,喝不了酒还喝这么多,下次不找你喝了!”

    宫汘没理会凡川的酒后胡话,还是自顾自的扛着凡川的肩膀,准备送他回静室。

    可就在宫汘刚想转身的时候,只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厉喝。

    “哼,是谁敢在我的揽月楼玩耍!别走!”

    一声清脆的女人声音传来。

    听到声音,宫汘像是被魔障了一样,特别慌张,于是赶紧加快步伐逃走,不过碍于还扛着凡川,步伐始zhong跟不上心里的节奏,最终被堵在了楼阁的出口处。

    只见一位身着绣花长裙,头顶彩色束带的年轻少女站在了宫汘的身前,同时年轻少女的身边还跟着两位侍从丫鬟,不过从丫鬟的打扮来看,也是非富即贵。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这位年轻少女的长相,说是出淤泥而不染是有些过于抬举,但是说是市井大小姐又全然不像,相貌很漂亮,而且似有仙气环绕,魅力动人,但是再看此时这位年轻少女嚣张跋扈的样子和倔强的表情,又感觉刚才那些描述全然不存在。

    相对之下,她就像是一个矛盾体的存在。

    看到眼前的年轻少女,宫汘显得很是慌张,于是先赶紧放下凡川,接着对着年轻少女施以大礼,接着恭敬的出声道:“宫汘拜见凡若大小姐,不知凡若大小姐来临,有失远迎,今日宫汘为了款待一位久别的好兄弟,不得不暂shi选用凡若大小姐的揽月楼作址,还望大小姐莫怪。”

    “嘻嘻!”被宫汘称作凡若大小姐的年轻少女先是如银铃般的笑了几声,接着出声道:“原来是小蛟龙呀,那你刚才跑什么啊,还有,这位是?”

    “噢,我刚刚是怕打扰大小姐的雅兴,所以这才想要先离开。”说话间,宫汘不等凡若有所反应,接着手指着半倚在阁柱上的凡川,随即出声说道:“这位是我的好兄弟,名叫凡川,我今日借用大小姐的揽月楼,就是为了招待我这位好兄弟。”

    “好兄弟?敢和我们神源门的小蛟龙称兄道弟,想必不是凡类,他什么情况?”凡若凌气逼人的追问道。

    听到凡若的追问,宫汘有些不好意思的出声说道:“他是门主特地请来的,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但看样子,门主对他很在意。”

    “我爹爹对他在意?”凡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出声说道。

    原来眼前这个被宫汘称为凡若大小姐的人,竟然是神源门门主凡群真人的女儿。

    “恩,是的,门主对他很在意。”宫汘如实的回答道。

    听到宫汘的回答,凡若低下头思索了一番,接着自言自语道:“他叫凡川?和我一个姓?那会是什么关xi呢?”

    宫汘没作答,因为宫汘也不知道要怎么作答。

    气氛就在凡若那句话之后,有了短暂的异样,见宫汘不回答,凡若撩起了跟脚的裙子,低下身仔仔细细的瞧了瞧凡川,不知道是因为凡川的外貌比较出众,还是因为凡川此时因醉酒而红扑扑的脸蛋比较可爱,只见凡若脸上竟然闪现出了类似花痴样的笑容。

    “大小姐!大小姐!”

    此时凡若身后传来了两位随身丫鬟的话音,打破了凡若的发呆。

    被惊醒的凡若,先是紧闭了一下双眼,接着拍打拍打一下身上的长裙,随即转身对着两位丫鬟,翻起了白眼,有些微怒的出声说道:“干什么!干什么!喊什么喊!”

    被吵了两位丫鬟,深深的低着头,不敢再出声。

    此时站在一旁的宫汘见状,虽也不好意思出声打扰,但看着还在醉醺醺的凡川,宫汘只好对着凡若出声道:“那个,大小姐,要是没事了的话,我……我就先带着凡川回去休息了。”

    “休息?去哪里休息?”凡若追问道。

    “这个……是门主安排好的。”宫汘如实答道。

    听到宫汘的话,只见凡若若有所思的样子,手指顶着漂亮的下巴,嘴角微微的上扬着,停了一下,接着慢条斯理的出声道:“这样吧,小蛟龙,你先回去吧,让本大小姐送他回去。”

    听到凡若的话,宫汘吓得跪下了,恭敬的回应道:“大……大小姐,这……这可万万不可呀!这样门主会责怪在下的。”

    “责怪你?怎么会呢?我会在我爹爹面前帮你说好话的。放心吧。”

    “这个……大小姐,真的不行!”

    “还不行!好你个小蛟龙,你到底要怎样!”

    场面看似要吵起来了,两个丫鬟也不知道怎么阻拦,而宫汘和凡若两人还都一心要各自执意,场面马上就要控制不住了。就在此时,只见刚刚还半倚在阁柱上的凡川,突然身体动了动,迷离的双眼也缓慢的睁开。

    “你们在……在吵什么啊?难道不把本……本宗主放在眼里吗?”摇摇晃晃站起了身子的凡川,单手指着宫汘和凡若,口齿不清的出声说道。

    被凡川这么一说,只见宫汘和凡若两人愣了,傻乎乎的盯着凡川,身体一动不动,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你们两个到底在吵什么?在我们夜月门里,有冲突有矛盾去找长老解决,别……别自己在这里争吵,记……记住了没?”凡川的酒醉胡话还在继续着。

    见事况不妙,首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宫汘,只见宫汘一个马步上前,不等凡川再开口,伸手一下捂住了凡川的嘴巴,而另一只手还在凡川背后不停的敲打着,而嘴也靠在了凡川的耳边,不停的嘀咕着。

    这一切都被凡若看在了眼里,而此时的凡若也才刚刚反应过来刚才凡川的话里意思,不过凡川话里提到的什么宗主和夜月门凡若倒是不清楚,但是凡若清楚一点,就是敢情眼前这个叫凡川的,根本没把自己当外人啊,还在这里借着酒劲叫嚣。

    “小蛟龙,你放开他,让他把话说完!”凡若同样手指着宫汘,怒声说道。

    “大……大小姐,他……他喝醉了,你别和他一般见识啊!”宫汘这下是真的急了。

    “放开他!”凡若生qi了。

    宫汘见状,只好放开了凡川,结果谁曾想只见刚刚脱离了宫汘的凡川,反倒伸手抱住了宫汘,同时口齿不清的出声说道:“宫汘老哥?真的是你!你怎么来夜月门了?为弟好想你啊!”

    “凡川老弟,你别说了!”宫汘故作怒状的出声说道,同时对着凡川不停的眨着眼睛。

    随着宫汘眼光的示意,凡川这才发现了站在另一旁的凡若。

    接下来出人意liao的场景出现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