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宫汘辞别
    “还望大哥成全!”水婪语气坚决对宫汘出声接再次低下了笨重头颅脸庞挨水面。

    整个场面鸦雀无声谁也不知该如何解开这种僵局这时候宫汘看起来些气急败坏和平时温润儒雅样子格格不入不过尽管宫汘如何劝水婪立场一直都很坚定就要留清雨阁这片渡水里。

    在这争执过程中南雅锦理解到了水婪一番苦心曾几次欲出声劝解宫汘但碍于凡群真人在场使得南雅锦不得不默默揪心南雅锦不想让水婪离开可这种却不能拿到台面上来。

    一番争执之后宫汘似乎也些疲累了但最终还试图挽留了一下:“真要留在这里?再也不修炼吗?”

    水婪这次抬起头很坚定对宫汘点了点头并随即趁众人不备突然转身潜入到了水中即刻水面上翻起了几尺高巨浪水浪甚至都殃及到了岸边沾湿了在场好多人衣服。

    等到水浪稍微安抚了之后水面上早已没了水婪踪影。

    “要去它揪出来!”

    情绪很不稳定宫汘正要准备变身潜入渡水中之时却被凡群突然出手给拦住了。

    被拦住宫汘些委屈看凡群尽量压低声线出声:“门主这……”

    凡群看宫汘样子不住摇了摇头接温声:“这些年只顾修为境界却忘了修炼本质乃实属愚钝命里时终须命里无时莫强求。老夫知们俩个同一时间降生但如果为了好那就要尊重想法。”到这里凡群缓慢视线转移到了渡水面上悠然接出声:“宫汘可理解?”

    静异常安静自凡群音落下宫汘就一直低头不也不作任何回应像在暗自想什么。

    时间在这一刻停顿了一会儿直到众人本都打算离开这渡水时候突然宫汘了只见宫汘先对凡群真人躬身施礼接语气很坚定出声:“多谢门主教诲宫汘懂了。”

    “懂了就好这次跟回神源门再闭关好好修炼一番。”凡群完也不等宫汘所反应自顾带身边那个年轻人以及神源门十多位弟子径直走向了清雨阁主殿。

    由于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夜晚即将降临了看到凡群等人离开南雅锦立即转身对棋老交待了几句接只见棋老跟上了凡群等人大概在招呼凡群等人休息与棋老一同前去招呼还今寒和画忆以及几位修为境界不凡清雨阁修真弟子。

    凡群等人走后这时渡水边只剩下了凡川和齐亢南雅锦以及些木讷宫汘。

    见状凡川再也不能沉默金了于大步走近了宫汘身边凡川行动齐亢和南雅锦也跟走近了宫汘身边。

    看发呆宫汘凡川先伸手轻轻拍了拍宫汘肩膀接出声:“宫汘兄……噢不宫汘大哥依小弟来看就别难过了毕竟水婪前辈能自己选择这样它生活很安逸这又何尝不一件好事呢?对不对?”

    凡川音刚刚落下南雅锦也凑上前来同样小心翼翼出声安慰:“啊宫汘前辈虽然这时候不适宜些什么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