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水婪心事
    [.huju.][.huju.][]

    一阵略显尴尬的笑声过后  只见凡群眉头突然微微皱了起來  眼神注视着凡川  疑惑的出声说道:“怎么  你的……你受伤了吗  ”

    听到对方问起  凡川大方的出声说道:“恩  是的  之前隐宗派人前來攻占清雨阁  大战嘛  难免会受伤的嘛  ”凡川的话里显得很是潇洒自在  并沒有把茅头指向仙人齐亢  而且那样做也的确沒有什么必要

    可听到凡川的话后的凡群  倒显得不是那么自在  接着只听凡群再次出声说道:“不对  即使是修真者间再大的战争  怎么会修为全沒有了呢  老夫刚刚为你检查了一下  好像有道奇异的力量在封锁着你的身体  ”

    敢情这凡群老头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凡川本不想再提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正在犹豫间  这时宫汘突然闪身到了凡群的身边  对着凡川躬身施礼  随即出声说道:“门主  凡川兄弟的伤势还能恢复  您老人家就别费心了  对了  我听说我那水婪老弟也在这清雨阁呢  ”

    宫汘的话明显是在牵扯凡群的关注点  从而为凡川摆脱窘境  不过在宫汘的话音最末  却是说向了南雅锦听  似乎在刻意的提醒南雅锦关于水婪一事

    果然  凡群的注意力被吸引走了  不过说是吸引倒不是很确切  因为凡川可以感受的到  宫汘和凡群两人之间似乎像是在打什么算盘  因为凡群明显的刻意转移视线  使得凡川很怀疑  而且同时凡川还怀疑着这个叫凡群的老头  为什么会这么的想跟自己说话  这让凡川诧异  本想问出自己的疑惑  但此时大殿内这么多人  凡川还是先放弃了这个念头

    与此同时  被吸引注意力的还有南雅锦  南雅锦似乎已经隐隐约约的觉察到了宫汘的目的  于是也不含糊  立即下令去召见水婪

    南雅锦下令后  又接着转身看向了凡群等人  声音洪亮的出声说道:“凡群真人  水婪前辈不能化成人形  所以我们还是去渡水那里见他吧  ”

    南雅锦这一番话说的很是大放得体  一点也不显小家子气  因为南雅锦也清楚  当初上一辈的阁主都是代代相传说水婪是他人之物  很有可能与神源门有关  起初南雅锦还不相信  但在最近接触了宫汘  以及今天见到的凡群真人  南雅锦已经很确认了  这水婪  一定是归属于神源门的灵兽  至于当初水婪是如何被擒到清雨阁的  这件事南雅锦也不知道  只是如今物归原主  南雅锦并沒有显得太过于矫情  自然这也是一代阁主的气度  肯定与平常人有所不同

    凡川看着这时候的南雅锦举止优雅  言语吐露气度非凡  不禁的在心里默默的夸赞着这个年轻的一代女阁主

    现场的气氛很融洽  大家都沒有显得很生份  好像天生以來自然的熟一样  清雨阁沒有因为神源门的到來而显得惊慌失措  而神源门也沒有因为坐立于他派而显得焦躁不安

    看着南雅锦在招呼着大家出去见水婪  这时候的凡群脸上再次露出慈祥的笑容  随即轻步的走近南雅锦的身边  接着竟伸手摸了一下南雅锦的额头  南雅锦本來还有些排斥  但想到凡群认识自己的父亲  就沒有再胡思乱想

    凡群笑了笑  对着南雅锦温声说道:“雅儿啊  只怪我这位叔叔老了  不敢长途跋涉  自你父亲飞升以后  老夫本想來看看你  可奈岁月不饶人啊  还望你不要责怪于叔叔啊  前些时日  老夫听宫汘说起你清雨阁遭到同门的隐宗來犯  老夫即刻赶來  可看此情景  还是晚了些  不过还好你们并沒有过于受到打击  唉……”

    凡群说着话  声音顿了顿  随即再接着出声说道:“说起这个隐宗  还是你父亲一手创立而起的  可奈沦落到了奸人之手  实属悲哀啊  还有啊  雅儿  说起水婪  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老夫此次前來  并沒有意思说要把水婪带走  一切顺从天意  水婪若要留  老夫定不会强行制止它  雅儿  你看可好  ”

    听完凡群的话  南雅锦愣了愣  有些惊讶  但还是立刻反应了过來  赶紧接话道:“凡群前……叔叔  您太客气了  您能亲自前來清雨阁  已是晚辈的荣幸  至于水婪前辈一事  雅儿自问不知其情  但若叔叔要带走水婪前辈  雅儿自然不会阻拦  ”

    “哈哈  长大了  长大了……”凡群自顾的笑了起來

    南雅锦好奇的出声问道:“叔叔说……什么长大了  ”

    “哦  沒事  沒事  咱们去看看水婪吧  ”凡群又悄悄的止住了笑声

    “好  ”南雅锦爽快的回答道

    接着南雅锦带着众人离开了清雨阁的主殿  一行人朝着渡水的位置走去

    凡川和齐亢两人跟在了最后面  一路上虽是默默无言  但在凡川的心里  却时起涟漪  因想到以前自己就是从这渡水上  坐着水婪才來到清雨阁  当时的凡川根本沒有想到会发生后來这样的事情  本以为能早些回到北原星球  可沒想到事情竟会耽搁了这么久  不觉间凡川脑海里又浮现出來了太多北原星球上的人和物  最刺眼的还是烟紫和宛灵  两人美丽的人影  总是时刻的牵绕在凡川的心头

    一行人稀稀疏疏的绕过了清雨阁主殿的大门  又步行过了一排排的供清雨阁修真弟子所修炼的静室  再过了一段荒芜却似有生灵存在的空地  最后每个人脸上终于感受到了一阵阵夹杂着湿意的凉风  以及耳边充斥着“唰唰”的水流声

    一行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渡水  而此时的水婪  刚好就攀附在了水面之上  似乎早已在等候着众人的到來

    当凡川见到水婪的时候  首先感受到的是一股熟悉的温存  水婪的模样还是老样子  只是此时看起來显得有些憔悴  凡川本想跑上前去和水婪打个招呼  但看到身前拥挤着这么多人  最终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和齐亢两人老老实实的待在了众人身后

    待所有人都已靠近了渡水之后  忽然一阵阵狂风嘶啸而來  接着只见水浪抬起了五米之高  一阵阵水雾翻腾之后  水婪终于出声了

    “水婪拜见门主  拜见阁主  拜见宫汘大哥  ”声音很粗厚  而且吐字还有些模模糊糊  但碍于声响过大  每个人也都听清楚了水婪的话里意思  水婪先后拜见了凡群  南雅锦  以及宫汘  看來这三人对于水婪來说  是很重要的人

    听到水婪的声音  凡群再次拿出招牌的慈祥笑容  随即笑道:“哈哈  水婪啊  这些年过去了  你看看宫汘  已经修成了九战蛟龙  你怎么还是老样子  你可知老夫记挂你呢  ”

    听到凡群的话  水婪摇了摇庞大的尾巴  接着出声说道:“水婪多谢门主记挂之情  水婪愚钝  沒能修炼到化形  让门主失望了  ”

    “哈哈  水婪啊水婪  老夫只是打趣一下你  你看看你  这么多年了  脾气还是这么硬啊  ”凡群笑道  同时身体向后撤退了几步  刚好衬托出了宫汘

    宫汘会意  于是立即激动的出声道:“老弟  哥哥我这些年都被人封在了冰窟之下  沒能与你一起同甘共苦  今日再见到老弟  真是倍感欣慰啊  ”

    说着话的宫汘  情绪明显有些激动  甚至都想控制不住的奔向水婪  但是碍于场上那么多人在  只好按部就班的出声表示情谊

    听到宫汘的话  水婪同样摇了摇尾巴  引起了水浪一阵的翻腾  接着出声说道:“多谢大哥记挂  水婪同样思念大哥  大哥能修到化形  水婪自然为大哥感到高兴  ”

    同样简简单单的话语交流  却显得这份友情很沉重

    话说到此  宫汘突然再次激动了起來  接着抑制不住情绪的出声说道:“那好  老弟  今天你就跟随着门主和我  一起回到神源门吧  以后我俩一起修炼  哥哥定会助你早日修到化形  ”

    话音落  现场死一般的安静  水婪这次沒有摇动尾巴掀起波浪  更沒有急着回答宫汘的话  反而是沉默了许久  直至到宫汘想再出声催促的时候  水婪粗厚的声音这才传了出來  不过这一次  水婪的声音里显得有些悲伤和迷惘

    “门主  大哥  在你们刚刚來到清雨阁的时候  就已有清雨阁弟子來通报我了  水婪知道你们來此的用意  可是  水婪现已沒有争取功与名之心  只想平淡的生存在这乱世之中  还有南雅锦阁主对我也很不错  水婪自问这些年过的很好  沒有太多动乱和尔虞我诈  这次隐宗前來进犯清雨阁  水婪沒能帮上一臂之力  已是心痛如绞  所以  门主  大哥  原谅水婪不能跟你们回去了……”

    水婪说完  沉重的低下了头颅  使得脸庞沾到了水面  等水婪再抬起头颅的时候  脸庞上已满是水滴  不过别人有沒有看清楚细节凡川不知道  但专注的凡川看到了在水婪脸庞接近水面的那一刻  几滴泛黄的泪珠  从它凹陷的眼眶里浸了出來

    “不行  你必须跟我们回去神源门  ”这时  宫汘一声尖锐的话音传到了众人耳朵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