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凡川凡人
    [.huju.][.huju.][]

    “三气  什么意思啊  ”宫汘又急切的追问道

    “后面再说  我先帮他压制  ”仙人齐亢回复了宫汘一句之后  随即抬起双手按向了凡川的额头两侧  接着只见一道细细的金芒  顺势从齐亢的双手中穿入到凡川的额头内  金芒入体的那一刻  只见凡川的身体猛然间颤动了一下  随即又恢复了安静  而齐亢双手里的金芒  还在无限制的继续

    就在齐亢为凡川疗伤的同时  只听清雨阁主殿的内室里传來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接着只见南雅锦带着今寒和画忆出现在了主殿里

    不过  这时候南雅锦的外形变了  只见这时候的南雅锦  不再是之前一袭红色长裙了  反倒是一袭丝绸质地的浅紫色长裙  长裙的群腰处还绑着几条同样浅紫色的裙带  以勾勒出了南雅锦着实动人的身材  还有南雅锦的头饰也变了  如今的南雅锦头顶之上  卡着一根同样浅紫色的发卡  把如丝的秀发  全都束在了发卡之内  简约而不失性感

    敢情这南雅锦刚刚去内室是去换装去了  较之前比较來说  如果之前一袭红色长裙的南雅锦  是充满归隐侠女的气范的话  那么此时的南雅锦  则更为显得小巧玲珑  小家碧玉  完全沒有一代阁主的样子

    不过此时南雅锦手里还捧着一件男士的塑身锦衣  锦衣的样式很是华丽  有如塔尖的肩头  以及束腰的金丝腰带  同时吸引人亮点的还有一双炫丽的靴子  靴子的上面还放着男人的发卡  不过这个发卡和南雅锦头上的比起來  就显得小了很多  不过为男人所用  已经够了

    看到南雅锦手里的男人锦衣  再看到如今凡川一身尴尬的战甲  由此可知  这锦衣是为凡川而准备的

    不过此时哪还有谁会刻意去问这些  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昏迷的凡川身上  而南雅锦更是直接把男士锦衣随手扔在了画忆的手里  随即撩起裙角快步跑近凡川身边  蹲身在凡川身边开始紧张了起來

    “凡……凡川……”南雅锦的语气有些哽咽  或者说是因为内疚  毕竟凡川所受的伤  全是因为清雨阁的原因  这其中  就和南雅锦有着直接关系

    仙人齐亢看了看南雅锦着急的样子  随即抬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  示意南雅锦冷静  等到南雅锦识趣的冷静下來之后  齐亢接着小声说道:“现在帮忙给我准备一间静室  我帮凡川师弟疗伤  这一切都怪我  自然由我來负责  另外  在我帮他疗伤的过程中  任何人不能前來打扰  ”

    听到仙人齐亢的话  南雅锦本來想再问上几句疑惑  可是当看到齐亢严肃的表情后  只好默默的点了点头  随即命人安排静室

    一番紧张的气氛下  凡川和仙人齐亢被带进了清雨阁主殿里的一间静室内  本來南雅锦想要随着进去看看  但被齐亢严厉的拒绝了  随即齐亢还在静室的外围加了一道禁制  仙人所下的禁制  在修真界对于修真者來说  无异是沒办法可破的  最终  南雅锦一等人  只好人人面露担忧的聚在了清雨阁主殿内等候

    气氛一直都很压抑  本來话还不停嘴的宫汘  也在这个时候沉默了下來  同样受了些伤的棋老本來想要说说话缓和一下气氛  可几句寒暄之后  却沒人搭理  棋老自知无趣  只好安静的等候着  整个清雨阁主殿陷入了史无前例的寂静

    而这时被带进清雨阁主殿里的静室的仙人齐亢  则显得更是恐慌不安  因为面对着一个刚刚被自己仙人之力给重伤的修真者  齐亢有些不知所措  一番沉思之后  齐亢得出了一个结论  至于凡川为何会突然晕阙过去  这全然是因为凡川有一个极好的体质  所以才会在自己的仙人之力打压下  沒有瞬间倒下  如若换作普通体质的修真者  估计当场就已经归位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奇异  齐亢对于凡川的身份更是越來越好奇了

    接着只见齐亢抬起一只手  手掌轻轻的放在了凡川的胸膛之上  瞬间只见一道浓烈的金芒  缓慢的刺进了凡川的身体之内  而这时候的齐亢  也在金芒入体之后  闭上了眼睛  准备开始帮凡川疗伤

    可是  就在齐亢手上的金芒刚刚浸入凡川的身体沒过半分钟  突然只见齐亢又猛的睁开了眼睛  重新睁开了眼睛的齐亢  有着一副惊人的不可思议的表情

    随即只听到齐亢自言自语道:“修真者怎么会有这种体质  恢复如此之快  好像在哪里见过……恩……对了  兽人  是  就是兽人  ”

    一语道破的齐亢  随即兴奋了起來  忍不住激动的双手  再次布满金芒的放在了凡川的胸膛之上  随即再次闭上眼睛  开始着手准备加快疗伤

    可是沒等疗伤进程几分钟  只见齐亢忽然又睁开了眼睛  这次睁开了眼睛之后的齐亢  脸上的表情比刚刚还要惊讶  张大着嘴巴  一副极度不可思议的样子  双手竟也愣愣的悬浮在了半空  不知所措了

    “化……化魂之力  这……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物  怎么身上还有化魂之力  修真者  兽人  化魂  真是奇怪……”

    齐亢自言自语着  一时间竟忘却了还在受伤昏迷的凡川  直到凡川的身体突然大幅度的动了一下  身体与木床的接触发出了“砰”的一声声响之后  齐亢这才从惊讶中反应了过來

    “不行  再这样下去这家伙就要爆体了  看來只好这样了  ”说话间  只见仙人齐亢突然向后撤退了些许距离  与凡川身体之间拉开了几米之远  随即只见仙人齐亢先是双脚并拢  双手合十字抬过头顶  瞬间一道金芒  如游走的小蛇一般  快速的窜出了齐亢的身体  在齐亢的身上转圈式的划动起來

    接着齐亢操纵那道金芒  逐渐的逼近了凡川的身体  最终  在仙气的支撑下  齐亢把那道金芒缓慢的浸入了凡川的身体之内

    过程很短  只用了几分钟  只是在这几分钟之间  凡川的身体就像是生气的蛤蟆一样  时涨时缩  直到金芒完全入体  凡川的身体这才恢复了原样  不过较之前相比  这时候凡川的脸色  也从之前的苍白  逐渐的扑上了些许的血丝

    完成了这一切的仙人齐亢  随即一屁股坐在了静室的木椅之上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不过视线却始终锁定在了凡川的身上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过去了  修真者的修为境界过了元真期  就已经可以处于辟谷状态  不用吃饭  当然也不用像凡人一样夜夜休息  更何况仙人  在这凡川依旧昏迷的许多个日日夜夜  仙人齐亢都是双眼一直紧盯着凡川  甚至眼睛都沒日眨一下  生怕凡川出了什么异样似的  而这时候在清雨阁主殿内等候的南雅锦和宫汘等人  也是同样不离场的坚持等候  只是在人群中的棋老  本來受了些伤还未痊愈  但又生怕错过凡川苏醒的时间  最终棋老只好在清雨阁主殿内就地打坐休息恢复  自行疗伤

    整个清雨阁  这这些日日夜夜里  就像是处在一个无人的荒漠之中  更别提以往的那种向上的气派了  清雨阁里的诸多修真弟子  也都熟知凡川的事  于是也都各自识趣的在各自的静室修炼  或者藏匿于清雨阁后山修炼  很少有人会出现在清雨阁主殿里  甚至周围

    终于  就在第二十九个日日夜夜过去后  凡川有了动静

    先是仙人齐亢发现了凡川的身体突然动了一下  接着仙人齐亢立即闪现在了凡川身边  再次探出一只手  想要再用仙气为凡川所检查一番

    可是就在齐亢抬起手  手掌还沒落下的时候  只听整个安静的静室里传出來了一句众人熟悉的声音:“多谢师哥  我沒事了  ”

    话音落下  只见凡川终于睁开了眼睛

    “哈哈  你这小子  醒了还要装糊涂  ”齐亢被惊醒了一下  随即笑骂了凡川一声之后  接着又转身坐回去了那张他已经坐了二十九天的长椅

    而这时候的凡川浑然不觉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只是凡川清楚的知道  是齐亢救了自己  因为在凡川昏迷的这段时间内  虽然身体不能动  但是凡川的心神却是可以感受  而对于自身的伤势  凡川自然也用心神感受到了  伤势的最主要情况就是自身的三种气体产生了爆发行的混乱  以至于凡川的小小身躯已经不能够存放下这三种气体了  而至于为何这三种气体爆发性混乱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被齐亢的打压  才导致了这种情况发生

    其实在一开始  当凡川试着用心神感受到了体内三种气体混乱的时候  凡川已做好了归位的打算  因为这次气体混乱是凡川第一次见到这么汹涌的  凡川自认为根本无法压制  可就是在凡川自认为快要崩溃的时候  体内突然多了一道仙气  一道浑身散发着金芒的仙气  仙气自带着无匹的力量  瞬间压制住了混乱的三种气体  这也才有了凡川的苏醒

    不过  有一件事  让凡川很是纳闷  因为凡川虽然知道自己是被齐亢的仙气所救  可是这时候已经苏醒了  凡川却感受不到自己体内的真气了  不但是真气  就连化魂之力  以及兽元力  也都感受不到了  说白些  就是凡川现在无异于一个凡人

    走下了木床  凡川先是对着仙人齐亢躬身施礼  随即出声说道:“多谢前辈……师哥救命之恩  只是师哥  我有一个疑惑  就是我现在怎么提取不了真气了  而且还感觉身体好重啊  ”

    听到凡川的问话  只见仙人齐亢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接着温声说道:“你……现在可以说是个凡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