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三气祸端
    [.huju.][.huju.][]

    “呃  随你吧  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

    凡川无心的应付了仙人齐亢一句  可内心却是翻江倒海  任凡川如何也沒有想到  事情会这样戏剧性的发展  根本让人來不及反应  不过沉思之后  凡川决定只能将计就计  这样不但可以保命  还可以挽救清雨阁

    接着凡川又和仙人齐亢无心的聊了几句  就在这时  不远处却跑來了一个人影  细看之下  却是隐宗的殷七  此时看着殷七满脸慌张的样子  似乎已经察觉到了局势微妙的变化

    果不其然  等殷七跑到了凡川和仙人齐亢身边后  先是对着凡川抛了一个恶毒的眼神  随即又显露出一副卑微的样子对着仙人齐亢出声说道:“仙尊大人  您……”

    “别说了  回去告诉你们宗主  我不再帮他做事了  谢谢他之前的收留  至于寻找我师尊下落的事情  现在也不用劳烦他了  至此别过  ”沒等殷七说完  仙人齐亢就抢了话去说道

    听到仙人齐亢的话  只见殷七的脸色突然变暗了  接着更是装出一番可怜兮兮的样子  哽咽着出声哀求道:“仙尊大人  那我们攻占清雨阁的事……”

    “这件事我不能再参与了  ”仙人齐亢直接一句话给回绝了

    “啊  可是仙尊大人……”

    “别说了  就此别过  ”

    殷七还想再说些什么  可看到仙人齐亢冷冷的表情之后  顿时语塞了  最终只好沮丧着默默的带着残余的隐宗弟子撤出了清雨阁

    在殷七一等人撤退的时候  本來南雅锦还想下令阻挠  但在凡川一番好意劝说下  最终还是放走了他们  至于凡川劝说的原因  那自然是在仙人齐亢的身上  凡川在想着只能利用好这一张王牌  才能保全所有人  毕竟刚刚从仙人齐亢的嘴里得知隐宗的宗主对他有恩  如果现在在他面前杀了殷七等人  那场面势必会显得尴尬

    殷七一行人走了  整个清雨阁才算平息了硝烟  人沒变  只是整个清雨阁的样子却被战场掠夺的脏乱不堪  随处可见鲜血齐流  以及残躯遍野  凡川承认  这是凡川自修真以來  见过的最大一次修真者的战争  怜悯之间  凡川也有些心生敬畏

    “快  命令下去  抓紧收拾一下  ”

    这时  不远处传來了南雅锦的声音  只见南雅锦安排着门下弟子去做事  随即在今寒和画忆的搀扶下  南雅锦快步向着凡川和仙人齐亢走來  而且与此同时  被人搀扶而來的还有宫汘  不过与南雅锦不一样的是  宫汘此时还沒苏醒  说是搀扶  不如说是抬过來的

    等到南雅锦和宫汘都已被搀扶到了凡川和仙人齐亢身前后  沒等凡川说话  仙人齐亢却突然伸手在宫汘的额头上点了一点  只见一星半点的金光闪过  再接着只见到宫汘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  随即在众人讶异的情况下  宫汘竟然瞬间苏醒了

    刚刚苏醒的宫汘  还不了解情况  特别是看到仙人齐亢还在场的时候  立即生起了一副防备的状态  直到凡川笑着与宫汘解释了一番后  宫汘这才放松下來  不过交流之间  还是能感觉的出宫汘一直处于精神防备的状态

    “雅儿多谢凡川兄弟  多谢前辈……”

    这时候南雅锦突然对着凡川下跪了  而且礼拜过了凡川之后  接着南雅锦还礼拜了宫汘  这让宫汘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还是凡川反应的及时  当下凡川立即搀扶起來了南雅锦  对着对方温柔的笑了笑  以释尴尬

    等到南雅锦站起來了之后  南雅锦又看了一眼仙人齐亢  随即小声的出声说道:“还要多谢仙尊手下留情……”

    “呃……”听到南雅锦的这句多谢  仙人齐亢倒先尴尬了起來  毕竟之前攻占清雨阁的时候  自己参与了  如今假敌成了友  这让齐亢也有些反应不及

    状况又一次陷入了尴尬  最终还是南雅锦提出先回清雨阁主殿里休息下  其他事再慢慢说  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  一行人慢步的走进了清雨阁的主殿

    一路人  凡川也曾看见了诸多清雨阁的修真弟子  以及隐宗修真弟子的真身被毁  虽心里有着同情  但是在客观上來说  这既是一场战争  又是一场人情的冷暖戏剧

    一行人沒一会就已身坐在了清雨阁主殿里的座椅上了  而南雅锦则由于身体受伤状况  就已在今寒和画忆的搀扶下进了内室稍作休息  等身体缓好一些了再來拜见众人  此时的清雨阁主殿内就剩下了凡川和宫汘  仙人齐亢  以及也是受伤刚刚苏醒的棋老  本來凡川想要棋老也去休息  但是棋老说无碍  最终也就四个男人坐在了主殿

    虽只有四个人  但是凡川倒不显的孤单  因为凡川还有许多问題想要问仙人齐亢  此时问  正是一个好的契机

    于是当下凡川也沒有刻意的去说什么开场白  而是直接切入正題:“仙人前辈  噢  不  师哥  刚刚听你说  隐宗的宗主对你有恩  ”

    听到凡川问起  仙人齐亢沒有任何一丝表情  淡淡的出声回答道:“恩  是在我遭仙界追杀的时候  他有恩于我  所以我才帮助他……不过  现在不会了  本來已经帮他的够多了  还因为之前他说过能帮我找到关于师尊的消息  所以我才肯留下來  不然我早已经辗转去到下一个大陆了  ”

    听到仙人齐亢的话  凡川眉头皱了皱  随即又出声问道:“那……那仙界为什么要追杀你  ”

    “因为我私自逃下界  按照仙界的规矩  所以我会被追杀  ”仙人齐亢轻描淡写的说了过去  明显是不想为此事细谈

    当然  凡川也听出了仙人齐亢的话里意思  于是也就沒那不识趣的再多问  而是尴尬的笑了笑  转移了其他话題:“噢  师哥  是这样  我在这东固星球还有一点点事要办  办完这点小事  我们即刻出发去找师尊好吗  ”凡川说着话  突然想起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題  于是接着出声说道:“还有  师哥  如果跨星挪移  你能办到吗  ”

    听到凡川的话  只见仙人齐亢点了点头  随即依旧淡淡的出声说道:“可以等你办完事  不过尽量要快  至于你所说的跨星挪移  对于我來说  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

    “噢噢  那就太好了  ”凡川顿时激动了起來  看來这是得來全不费功夫

    就在这时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  一直坐在另一边的棋老  却突然出声说道:“凡川恩人  是……是要离开了吗  ”

    听到棋老问起  凡川猛的站起了身  由于太激动  凡川走向了棋老的身边  轻轻的伸手拍了拍棋老的肩膀  笑着出声说道:“棋老前辈  别叫我什么恩人啦  我又沒做什么  恩  等一会儿再和你们阁主说几句话  我也就要离开了  ”

    说着话的凡川  想起能很快就要回到北原行了  心里无比的激动  很像是那种游子回归故乡的感受  沒有比这件事再令人激动的了  凡川因此甚至都兴奋的跳了起來  同时还对着棋老继续出声说道:“棋老前辈  你要不就去休……休……啊  啊  ”

    突然  就在这时凡川话还沒说完的时候  本來身体还在因为兴奋而大幅度的跳动  却在突然之间停住了  接着就看到凡川猛的双膝跪在了地上  脸上的表情似乎痛苦之极  甚至五官都出现了扭曲的状态  只是一瞬间  凡川额头上的汗珠就成大雨滴那般潸然落下

    “啊  ”

    又是一声凡川凄厉的惨叫声  接着只见到凡川身上突然涌现出了三道光芒  一道紫芒  一道白芒  一道黑芒  三道光芒几乎同时窜出凡川的身体  致使凡川的身体一直颤抖不停  可是就在三道光芒略微淡一点的时候  接着只见凡川突然倒下了  与此同时  双眼也紧紧的闭了起來  身体竟一动也不动了

    这种突发现象发生  令在场的其他三人都是惊恐之极  一头雾水  不过三人还是很快做出了应对  只见宫汘快速蹲身抱起凡川  同时大喊着:“凡川兄弟  凡川兄弟  你快醒醒  ”

    “凡川恩人  你这是怎么了  來人啊  快去请阁主前來  ”棋老在一旁也使着老劲呐喊着  同时还吩咐了弟子去请南雅锦前來

    不过在场的第三个人  也就是仙人齐亢  与宫汘和棋老比起來  仙人齐亢倒是很冷静  接着只见齐亢缓慢的走近了凡川的身边  先是伸出手在凡川身体上空盘旋了一圈  随即对着宫汘出声说道:“把他的身体放平  我现在要为他疗伤  ”

    “噢噢  好好好  ”听到齐亢的话  宫汘赶紧把凡川平放在了地面上  接着撤身到了一旁  等看到齐亢蹲身在了凡川身边后  宫汘又好奇的出声问道:“仙尊  凡川兄弟他是怎么了  ”

    听到宫汘问起  仙人齐亢回头看了一眼宫汘  淡淡的出声回应道:“三气霸体  需要压制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