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泫滇转机
    [.huju.][.huju.][]

    “啊  ”

    突然只听凡川一声极度凄惨的吼叫声  同时伴随而來的还有“砰砰啪啪”的石头碎裂声  整个场面瞬间陷入了混乱  谁也不知道凡川到底怎么了  因为满天都是灰尘飞扬  碎石占据  而且还有刻意的真气流做阻隔  所以在场的南雅锦等人  虽然都在为凡川揪心  可是不管如何  就是看不清凡川的状况  想要接近也沒有办法  只好在一旁焦急的等待着

    而这时候的仙人齐亢在看到这一幕之后  面露出了一丝疑惑  于是主动的停止了手掌的上下摆动  想要看清楚凡川的状况

    也就是从仙人齐亢手掌放下的那一刻  本來混乱的场面  突然一道银芒  就像是从天际外飞驰而來的一样  划破了混乱  直扫进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银芒出现  所有人顿时屏住了呼吸  整个场面顿时鸦雀无声  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接下來所要发生的奇迹  当然也包括仙人齐亢

    银芒只是一瞬间  直到银芒闪过了之后  混乱的场面也开始恢复正常  悬浮在空中的碎石和大量灰尘  也逐一的飘落在地  所有人的视线这才得以重现光亮  可是当所有人的视线寻找到凡川的身影时  都感到了无比的惊讶  甚至还有一点滑稽

    因为只见此时的凡川  是刚刚从站裂的地底下爬将出來  本來身上的素袍  此时已无影无踪  浑身上下布满着掺杂着灰尘的血迹  不过尽管血迹和灰尘再多  还是能看的清楚凡川身材的壮实  再搭配上一头快变成了灰色的凌乱长发  此时的凡川看起來和天湛城外的乞丐真沒有区别  不过这些道不是在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在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其实是凡川如今身上的战甲  一副黝黑却又流淌着银线的战甲  战甲包裹住了凡川的上半身以及下半身一点点  当然**部位肯定包裹住了  这也是众人感到滑稽的地方  不过对于这件战甲  与其说是战甲  不如说是长在凡川肉里的一件衣服  因为众人即使再仔细看  也根本看不到战甲的衣角在哪里  完完全全是存在于凡川的体内

    外人不知道  但凡川自己知道  这正是泫滇战甲  因为之前凡川想要留存实力  所以才沒有召唤出战甲  但是像此时这般紧张的情况  凡川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心念动处  战甲陡然浮现身体之上  只是有一点让凡川有些诧异  那就是在泫滇战甲出现的时候  本來头顶之上的仙人齐亢所给予的压力  却突然消散了  而且不仅仅是这件异事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更为让凡川诧异的是  本來三气同时出体  让凡川身体根本负荷不了  而且那一瞬间  凡川都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膨胀  如若不再及时压下去  那么后果只有一条  就是爆体而亡

    可事情总是会给人出乎意料  这一次泫滇战甲带给凡川的不仅仅的是震撼  还有一丝丝心有余悸

    这时候的天空已经恢复纯净  不再有一丝丝灰尘  微风也取代了凉风的肆虐  一切看起來风轻云淡

    “咳咳  ”

    凡川再次咳嗽了几声  强忍着身体的剧痛  单手拄着楚远紫剑作为拐杖  一步步的向着仙人齐亢走去  同时在凡川的身体上  泫滇战甲上的银线  总是闪闪不停  今日异常的刺眼

    不过凡川还有一件事是自己看不到的  那就是此时凡川的眼睛里  不时的在变幻颜色  一会儿是正常黑色  一会儿则是赤红色  整个眼珠都彻底变了色  样子极其恐怖

    “老……咳咳  老子又站起來了  ”凡川终于走近了仙人齐亢的身前  根本不顾对方的反应  单手艰难的抬起楚远紫剑  剑刃直指着仙人齐亢  挑衅的出声说道

    这时候凡川话音刚刚落下  凡川以为对方会再次动手  可是等待了一会儿  对方却是迟迟未动  这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于是凡川立即向着仙人齐亢寻眼看去  只见对方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身上的泫滇战甲  而且同时还能清晰看到  仙人齐亢脸上的表情  在盯着泫滇战甲的同时  一阵阵的变幻  直至最后变成了一副惊恐的样子

    惊恐  这是自从凡川见到仙人齐亢后  仙人齐亢第一次出现这样的表情

    “你……你还打不打了  ”凡川有些责怪的对着仙人齐亢大声喊道  可是对方好像根本沒有听进凡川的话  只是一直在小声的自言自语四个字

    “怎么可能……”

    仙人齐亢老是自言自语反反复复了好多遍  就是一直不回答凡川的问題

    凡川见状  又再一次火从心來  鼓着勇气突然伸手抓住了仙人齐亢的脖子  双目直视着对方  厉喝道:“你到底还打不打  ”

    这次被凡川抓起  仙人齐亢终于有了反应  只见仙人齐亢不再有之前的嘲讽和自傲意味  反而是对着凡川点了点头  示意松开抓着他脖子的手  似有话要说

    凡川会意  当即松开了手  接着只听到仙人齐亢略显激动的出声说道:“你  你的这件战甲从哪里來的  ”

    听到对方问起战甲  凡川愣了一下  怕对方有什么阴谋  凡川无心的回应道:“这……是我师尊送给我的  怎么  你想抢走  ”

    “不不不  我沒那个意思  那……你的这位师尊名号  怎么称呼  ”仙人齐亢紧接着急切的出声问道

    看到对方着急的样子  凡川有些迟疑了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因为对方是仙人  凡川如若说出绝殃  那么万一对方是对绝殃充满敌意怎么办  可是不说绝殃  凡川又不知道该说谁

    于是再三思索之后  凡川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身影  就是他了  决定之后  凡川对着仙人齐亢接着出声说道:“我师尊名叫言慕岸  如今也和你一样  也是仙人  ”

    可是当凡川话音落下  只见仙人齐亢却突然变了脸  接着竟严肃的对着凡川出声说道:“不可能  先不说这个叫言慕岸的仙人我不认识  而且  这泫滇战甲一直都是我师尊的贴身之物  就算是十个仙人來抢  也未必能从他老人家手里夺走  所以  你别想骗我  ”

    “什么  你师尊  ”这下换作是凡川震惊了  凡川长大着嘴  久久不知道如何接话  因为凡川实在沒有预想到  这沒有仙德的仙人齐亢  竟然会是慈祥的绝殃前辈的徒弟

    为了求证  凡川又急忙冲着对方说道:“那你说说  你师尊如何称呼  ”

    “仙界三大护界使  净仙绝殃  ”仙人齐亢一字一句的对着凡川大声说道

    “我类个妈妈呀  还真是  ”凡川的确震惊了  一是震惊对方真的知道绝殃的存在  二是震惊绝殃的身份听起來在仙界也是挺牛的  这个消息  给了凡川很多很多的压力

    紧急之下  最需要的是冷静  凡川先把此时得知的全部消息都给归类了一下  如果真如对方所言  绝殃前辈是对方的师尊  那么从另一方面來说  凡川和对方也就可以化敌为友了  不过如果对方只是打着师尊的幌子  实为想害绝殃的话  那么对方就是一个极其阴险的角色

    “你……你能带我去找我师尊吗  我偷偷下界  就只是为了找到我师尊  我已经走遍了三个大陆  可是终究沒有他老人家的一丝半毫的消息  ”这时仙人齐亢又再次出声追问道  同时听着仙人齐亢的话音里  似乎还有些哽咽  这让凡川吓了一大跳  这货不会要哭吧

    “呃  那我该怎么相信你呢  ”凡川问出了事情的重点

    听到凡川的话  仙人齐亢突然激动了起來  接着急促的想要对着凡川说什么  可是话到嘴边又落了下去  看起來很滑稽  就像是一个想要索取糖果的小孩子一样  这让凡川对仙人的印象  又來了个大跌破眼睛

    “只……只要你肯带我去见我的师尊  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都答应你  ”仙人齐亢依旧激动的出声说道

    听到对方的话  凡川虽然有些惊讶  但还是不太放心  不过话说回來  这样先答应对方  其实质已是解除了清雨阁的危机  同时也救了自己一条小命  何乐而不为呢  如果事后观察到对方有异动  那么自己再趁机逃跑  或者另寻他法  岂不美哉  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

    此刻  凡川想到了先妥协  因为只有先妥协  一切事情才可正常运行

    决定了之后  凡川对着可怜巴巴样子的仙人齐亢点了点头  随即出声说道:“那好吧  我答应你  等我这边的事情办完之后  就带你去见你的师尊  绝殃前辈  ”

    听到凡川的话  只见仙人齐亢本來紧张的表情  突然放松了下來  接着竟又自顾自的傻笑了起來  和原來的样子格格不入

    “多……多谢师弟  ”这时候仙人齐亢又突然对着凡川躬身施礼  出声说道

    “师……师弟  什么意思  ”凡川又被吓到了  很是诧异

    听到凡川的疑惑  仙人齐亢自己也疑惑了起來  接着又出声问道:“你……不是说这泫滇战甲是师尊所赠吗  那么  你就是我的同门师弟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