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搏仙一战
    [.huju.][.huju.][]

    清雨阁里不知何时刮起了阵阵凉风  凉风掀起了地面上的灰尘  同时更是亲密的触摸了凡川凌乱的头发  不过比这阵阵凉风还要轻的是凡川的脚步  坚毅的一步一步  直到进入仙人齐亢的触手可碰距离内

    “恩  ”凡川停下脚步  面对着仙人齐亢再次发出自己的疑问

    看着凡川挑衅的样子  这时候的仙人齐亢明显沒有反应过來  不过接着只见齐亢摆弄了一下身上穿着的破旧长袍  小心翼翼的从长袍上撕掉了一块  被撕掉的衣料转瞬飘在了仙人齐亢的身前

    见状  凡川很是讶异  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鬼  不但不回答自己就算了  难道正常的交流都沒有了  可是就在凡川脑袋快速转动的时候  突然察觉到了事情不好

    果然  本來漂浮在仙人齐亢身前的衣料  突然飞向了凡川  速度之快  令人惊叹  不过凡川还算反应的灵敏  不顾一切  先是挪移身子避开衣料  可是尽管凡川使出了顿距离瞬移  但还是沒能完全的避开衣料

    “呲  ”

    空气中一声如利刃的尖锐声传來  小小的一块衣料  在所有人都想不通的情况下  瞬间让凡川的左臂浸出了鲜血  如若凡川反应的不及时  那么一整条臂膀  也就彻底消失了

    这时候躲过了异常劫难的凡川  无比愤怒的盯着仙人齐亢  大声的怒吼道:“说你可耻都已经不足以  身为仙人却这么钟意偷袭  呵呵  真是恬不知耻  ”

    就在凡川话音落下后  仙人齐亢终于有了回应:“之前沒有动手  已经仁至义尽  如此  动手吧  ”

    齐亢一番轻描淡写的话  却让凡川更为愤怒  接着凡川不再顾及着之前宫汘的交待  一声厉喝  刚刚收起的楚远紫剑  再次伴随着一道穿天的紫芒  瞬间隐现在了凡川的手里

    “好  我就领教一番仙人  ”

    凡川生气的出声道  随即一个瞬移  身体瞬间出现在了仙人齐亢的头顶上方  看准时机  凡川放空了所有顾虑  双手握进剑柄  直直的向着仙人齐亢的头上劈斩过去

    “唰  ”

    剑气破空的声响传遍了整个清雨阁  呼啸的真气流更是压制着整个场面  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而且包括任何人  此时都能感觉到情势的紧张  特别是凡川高昂的气焰  更是渗进了任何人的心里  与此同时比起來  凡川好像比仙人齐亢还要可怕

    可是虽然拥有着地动山摇一般能力的劈斩  放在仙人齐亢眼里  却只是小菜一碟了  就在大量紫芒汇聚到仙人齐亢的头顶上方时  只见仙人齐亢不但沒有逃脱  反而是迎风而上  仅仅只是抬起了一只手  以着仙人惊人的实力  一只手却直接的握住了楚远紫剑的剑刃  被握住的剑刃想要挣脱仙人齐亢的手掌  可是不管怎样  就是沒有任何退路  与此同时  大量的紫芒开始逐渐接近仙人齐亢的身体  可是这些紫芒还沒接触到仙人齐亢的身体时  就鬼使神差般的溃散了

    尽管紫芒汇聚的很快  终究沒能触及到仙人齐亢的身体  从另一方面來看  其实这些紫芒正是凡川体内的真气象征  随着紫芒的不停溃散  再看到此时依旧悬浮在空的凡川  脸上隐隐间出现了疲惫  几滴汗水也不知不觉的掉落了下來  汗水还未接触地面  就被紫芒瞬间蒸发了

    “就这点能耐吗  看來我还是真的高估你了  ”

    仙人齐亢手握着楚远紫剑的剑刃  轻轻的冷笑了一声之后  突然转变了主意  不再等着凡川真气散尽  反而是主动出击  接着只见仙人齐亢突然活动了一下握着剑刃的手掌  随即竟地动山摇了起來  天空在开始逐渐变色  一阵红  一阵灰  仿佛世界末日到临一样  地面上的所有物体更是全都漂浮了起來  包括此时南雅锦等人  以及隐宗的殷七等人  全都漂浮在了空中

    “给你一个还手的机会  先休息一下吧  ”等到这一切都已完成之后  仙人齐亢看着凡川淡淡的出声说道  随即手掌迅速收回

    “嘶  砰  ”

    就在仙人齐亢手掌收回的一瞬间  空气中先是传來了一声凌厉的嘶叫声  随即只见凡川的身体  竟如被人摆布的木偶一样  迅速倒飞了出去  直到飞出很远距离以后  才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伴随着凡川砸在地面上  不仅仅有着楚远紫剑  还有刚刚所有漂浮起來的人和物  全都在凡川落地的那一刻  也跟随着落地

    “砰砰”物体落地砸出的声响不绝于耳  像极了一场庞大的奏鸣曲一样  只是这首奏鸣曲却要拿着生命來演奏  而且附带着凄惨的因素  惊人之度  想想可知

    接着等到所有人和物都已全都落到了地面之后  刚刚变幻莫测的天空与大地  也逐渐的恢复了正常  而这时所有落地的人  都与凡川不同  凡川是受伤砸落在地  而其他被浮起的人  只是象征性的落地  就连皮肉伤都沒有  可再看向凡川的时候  却不仅仅是皮肉伤这般简单了

    “咳咳  ”

    静下來之后的空气  首先传來的是凡川剧烈的咳嗽声  而且每当凡川咳嗽一声  就会有随之喷涌出來的鲜血  鲜血无止的流  染红了凡川的衣襟

    待凡川有些缓和的时候  想要站起身  却不得不需要拄着楚远紫剑才能站起身  一身素袍上布满着灰尘与血迹  凡川想要收拾干净  却不知道从何处下手  最终却只是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等完全站起身体之后  凡川先是调动真气  试图查看体内伤势  可是当凡川心神恍惚的时候  却感觉到真气已经临近枯竭  不过体内的另两道气体  化魂之力与兽元力  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亢奋  两种气体排斥着残余的真气  想要占据凡川身体的主角  可是双方都是各自相争不下  不过这样一來  委屈的却是凡川  因为每当凡川想要抽出一丝真气來的时候  就会感觉到刺骨的疼痛  以至于凡川最后放弃了修复真气的念头

    为了尽最后的全力  凡川不得不选择了兽元力  來为自己最后的一战  做出最大的贡献

    在凡川调度体内气体的这中间  南雅锦曾几次欲跑來安抚凡川  可却都被清雨阁的弟子给拦了下來  原因很简单  你去了也沒用  反而会扰乱凡川的情绪

    自然  凡川也沒有在意这些  直到手里的楚远紫剑  突然紫芒散尽  而取而代之的是一缕缕黑色烟雾的时候  凡川终于再次跨出了第一步  是向着仙人齐亢跨出的第一步

    “有点意思  ”仙人齐亢在看到凡川再次向着自己走來的时候  仙人齐亢的眉头略微的皱了一下

    而这时候凡川的身体  完全是在仗着兽元力的霸道  从而來支撑整个身体的输出  不过凡川可以感觉的到  这道兽元力不会支撑很久  只可速战  不可拖延  毕竟说到底凡川对于这道兽元力还不熟悉  仅仅只是参悟到了一星半点  想要用这一星半点來对抗仙人  凡川并沒有抱多大希望

    “來吧  老子站起來了  ”凡川突然对着仙人齐亢大声吼叫了一番  接着突然加快步伐  手握着汹涌着黑色烟雾的楚远紫剑  向着仙人齐亢奔袭了过去

    “不可理喻  ”仙人齐亢仅仅只是回复了凡川四个字  随即也不含糊  再次轻轻的抬起了手  像是在指挥一样  一只手在空中來回上下交换  就在这时  突然  仙人齐亢的手掌停在了空中  而与着仙人齐亢的手掌一同停下的  还有着正奔袭的凡川

    凡川这时候就像是被人定神了一样  尽管再使劲  可身体就是不能移动分毫  更别提持剑杀敌了  凡川再次变成了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

    “恩  动  不动  ”仙人齐亢嘲讽意味的话音  传进來了凡川的耳朵

    听到对方的嘲讽  凡川更甚愤怒  随即大声的回应道:“要打就痛痛快快的打  搞这些小把戏算什么男人  ”

    “噢  要打  好  ”仙人齐亢又是一番嘲讽  随即停在空中的手动了  可是仅仅只是仙人齐亢的手掌动一下  而外界却感觉如天雷滚滚一般  轰鸣声不绝于耳  不过对于这番感受最淋漓尽致的还属凡川  因为就在这时  每当仙人齐亢的手掌跳动一下  凡川就能感觉到了头顶上方有着无比重的击打力量  以至于凡川现在不得不把所有兽元力都调动到了头顶上方  以此來抗拒对方的打压

    “轰轰  ”

    又是一声响彻心扉的雷声  凡川感觉到了头顶上方的压力越來越大  就按照这种趋势  根本用不了多久  凡川就会被这压力所击垮  从而爆体而亡

    “咔嚓  ”

    突然一声脆响跟着雷声传來  凡川身体陡然间动了一下  本來凡川以为是自己身体可以动了  可是当看清楚是因为脚下的石质地面被自己踩断裂了之后  凡川又失望了

    不过随着地面断裂之后  凡川的身体竟被这压力压的一直向地面之下渗入  速度越來越快  此时从远处看  只能看到凡川的半个身体  也就是上半身  因为下半身全都深入到地底下了

    看到事情越來越不受自己控制  凡川突然如疯了一般大量的抽出自身所有可用的气体  三道气体同时使用  这是凡川第一次尝试

    三道气体泳池  瞬间只见一道紫芒  一道黑烟  一道白芒  如天边的极光一般  划破了天际  汹涌窜出凡川的身体  这时候的凡川就像是沐浴在各种光芒之下的宠儿一样  看似享受  实为煎熬  因为三道气体的突然窜出  和不受控制  凡川的身上的衣服  已经瞬间被粉碎  luo露出了凡川结实的身体  而且与此同时还能看到  此时凡川英俊的脸  已变得无比的狰狞起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