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首战告捷
    [.huju.][.huju.][]

    宫汘的出场吸引了太多的目光  特别是佟羊和那个仙人  直视着宫汘目不转睛  而且与此同时  能轻易的看到  在佟羊和那个仙人的脸上  明显出现了一副疑惑的样子  而这时候走來的宫汘根本沒有理会佟羊和那个仙人  而是径直的走向了凡川  站在了凡川的身后  再也不出一声  就好像这场戏与他无关一样

    凡川知道宫汘的意思  太早的暴露身份对自己无利  但是在这种紧张的场合下  宫汘莫名其妙的出现  其实只是为凡川等人提升一些自信  也能让隐宗的修真者提起防备之心  对方有紧张的情愫在  凡川的成功就会多增一分胜算  这  只是事先凡川与宫汘商量好的

    “你们到底是谁  ”殷七有些傲慢的瞥了一眼凡川和宫汘  随即大声的叫嚣道  在殷七的眼里來看  自己这边有仙人助阵  那么在修真界定会无可匹敌

    不过  殷七虽这样想  但此时站在殷七身后的佟羊却沒有这么想  只见佟羊时不时的就会把目光看向凡川身后的宫汘  与佟羊动作一样的  还有那个仙人  但这一切  殷七都沒有看在眼里

    藐视的态度  决定了他终究会失败

    看着眼前傲慢的殷七  凡川清了清嗓子  接着出声说道:“我叫凡川  來自北原星球  南雅锦是我的朋友  你要杀她  所以  我要帮她杀你  ”凡川一字一句的说出  气势上并不低于殷七

    “哈哈  哪里來的毛头小子  好  那我就成全你  來吧  ”殷七沒有请仙人出战  反而是自己索战  这出乎了凡川的预料  不过同时出乎意料的还有佟羊

    接着只见佟羊突然伸手把殷七拉到了一旁  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悄悄话  虽然凡川沒有听清楚对方说的什么  但是依照佟羊精明的脑袋  定是在嘱咐殷七小心  不过这一切对于凡川而言都是枉然  凡川本就是想誓死一搏  毕竟当初清雨阁收留了自己  这一份情虽沒有拿命來换这般贵重  但是凡川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想的  也仅仅就只是看到南雅锦那一幅绝望的样子的时候  凡川才下了这个决定  以目前情势來看  虽是以卵击石  凡川也在所不惜了

    正在这时佟羊和殷七还在说着悄悄话的时候  凡川身后的南雅锦却突然叫住了凡川  接着听到南雅锦对着凡川小声说道:“凡川  你不该出现的  他们队伍里有仙人  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趁现在他们还沒有反应过來  你赶紧走  也带上你的朋友  赶紧走  ”

    听到南雅锦的话  一股暖流涌进了凡川的心头  但是毕竟凡川已经决定了  现在离开只会违背自己的初衷  接着凡川微微转头看着南雅锦  同样小声回应道:“仙人一事我早已知晓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你先休息吧……”

    说完话  凡川不再理会南雅锦  坚毅的转身看着殷七一行人  也就是在凡川刚刚转过來身之后  殷七和佟羊的商谈似乎结束了  沒等凡川有所察觉  接着只见殷七却突然向后撤身了些距离  然后只见殷七命令着身前早已列队整齐的几十位隐宗修真弟子  大声喊道:“给我杀了这两个人  ”

    几十位隐宗修真弟子的修为境界并不高  多数处于元真期上下  最高的也就是成真期  这对于凡川來说  虽然修为境界上能强胜过于对方  但是碍不住对方人多  隐隐间  凡川决定放手一搏

    “遵令  ”

    几十位隐宗修真弟子在得到命令后  同时亮出了自己的修真兵器  五花八门  刀枪剑戟一应俱全  同时每把修真兵器上都放着寒光  道道青芒真气流如嘶啸的野兽一般  汇聚满了大半个天空  瞬间整个清雨阁主殿外  再次喧嚣成了最初的战场  真气压力更是层出不穷

    接着几十位隐宗的修真者齐步向着凡川走來  甚至有的还利用了飞剑作为速度辅助  气势上很是庞大  这一点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本來在外观察的局势这些隐宗修真弟子已经受伤  可如今看來  受伤只是一方措辞罢了

    面临大敌当前  唯有攻击可破  逃避只会自残  决定了之后  凡川先是快速的转移了南雅锦等清雨阁修真弟子  还为其加固了一道真气防御  而且还让宫汘保护着他们  等到这一切完毕之后  凡川突然抬头向着天空大声嘶吼了一声

    “啊  ”

    一声震撼的嘶吼响过  只见凡川的身体突然“嘣”的一声  紫芒如四射的彩虹一般  瞬间染透了整个天空  甚至侵蚀了隐宗那些修真弟子所有的青芒  而且在凡川身上出现的紫芒  此刻竟如燃烧的火焰一般  无规律的在凡川周身跳动  此刻的凡川就像是一个刚刚从深渊难境里跳出來的死亡终结者一般  浑身的霸气外泄  毫不掩饰的真气压力外放  几乎一瞬间  气势上就已大过了隐宗那几十位修真弟子

    真气既已到位  凡川接着又向着天空大喊了一声:“楚远  出  ”

    接着一声响彻天空的“唰”的一声剑气破空声响传來  一把汇聚了所有紫芒的剑体  逐渐的隐现在了凡川的右手里  剑气越來越清晰  直到完全露出楚远紫剑的样子之后  凡川轻松的把剑刃抵在地面上  接着凡川手持着剑刃挨着地面的楚远紫剑  一步步的走向了隐宗的一群修真弟子

    随着凡川的走动  楚远紫剑的剑刃与地面摩擦出來“呲呲”的刺耳声响  凌厉的紫芒更是大放着光彩  渲染了整个场面

    “给我杀  快  ”殷七的叫喊声再次传來  听着这声叫喊声里  似乎少了些许之前的锐气

    命令再次下达  虽然那群隐宗的修真弟子很忌讳凡川的实力  但还是硬着头皮  大喊大叫的冲了上來

    凡川见状  英俊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邪笑  而且与此同时  凡川那凌乱的长发  竟无风自动了起來

    “一群人渣  ”

    小声的自言自语一番之后  凡川随即动了  不过说动  还有些不具体  因为只见到凡川的身体突然一动之后  瞬间沒了身影  再仔细的看过去  只见着了凡川由于出击速度太快  竟看着像一道紫芒在攻击  紫芒如游蛇一般  快速的穿过了一群隐宗修真弟子的队伍之中

    由于隐宗的修真弟子都身着着一身黑色锦衣  所以凡川化成的紫芒在隐宗人群里很是显眼  但是显眼归显眼  可这群隐宗的修真弟子却从未抓到凡川的一丝一角  凡川就像是早已与空气融为了一体一样  不停的穿梭在了隐宗修真弟子的队伍里

    接着就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情况下  只听到空气中接连不断的传出來了低沉的“噗噗”声响  再接着画面像是突然定格了一般  化作紫芒的凡川  突然一阵剑气掠过  只见凡川的身体  竟清晰的出现在了原來的位置  而那些隐宗的修真弟子却一个接着一个相继倒下

    直到最后一个隐宗修真弟子倒下  地面上泛起了大量的灰尘  灰尘散到了天空中  遮挡住了所有人惊讶的表情  特别是佟羊和殷七  惊讶的已经略显有些恐慌了  不过还有一个人并沒有露出任何表情  那就是一直在旁观战的那位仙人  直到凡川迅速做完这一切之后  那位仙人只是略微的眉头皱了一下  不过也仅仅只是稍纵即逝

    一切灰尘落定  空气里只剩下了凡川所散出來的紫芒  这一切就像是从未发生过的一样  速度快的根本让人还來不及做出反应的时候  一切就已尘埃落定

    凡川看着眼前不远处依旧惊恐着的殷七  淡淡的笑了笑  把楚远紫剑直立的cha在脚下  双手搭在楚远紫剑的剑柄上  接着对着殷七出声说道:“你……还出战吗  还是让那位仙人來  ”凡川说着话  目光转移到仙人身上看了一下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快说  是谁派你來的  ”惊魂未定的殷七  不停的对着凡川大喊大叫  毕竟仅凭一个修真者对付几十位修真者的实力來说  已远远的超出了现实  哪怕那一位修真者有着渡真期修为境界

    可是凡川刚好有着渡真期的修为境界  虽然修为境界还不算牢固  但毕竟是渡真期  只是凡川起初也并沒有抱有太大的希望  此时能瞬间击溃敌军  这其实也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不过凡川不知道的是  能做出如此惊人的实力  其实靠的完全是楚远紫剑  因为孤真派是以兵器入修真  而楚远紫剑又是言慕岸一直随身佩戴的修真兵器  可想而知  楚远紫剑所蕴含的力量  那不仅仅只是一星半点  随着凡川的修为境界升高  楚远紫剑也在默默的跟随

    看着略显惊慌失措的殷七  凡川淡淡的出声说道:“我刚刚不是说了吗  我叫凡川  來自北原星球  因为南雅锦是我朋友  所以我來助她一臂之力  但你要硬说是谁派我來的  那就是我自己派我自己來的  ”

    凡川话音刚落  站在殷七身旁的佟羊却突然激动的站出了身子  大声的叫喊道:“放屁  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底细  你前些日子來我清雨阁  说是打听回北原星球的路线  哼  我看这都是你编的吧  是不是南雅锦请你來的  还有  你既能逃出我的极寒冰窟  那就说明你的身份肯定沒那么简单  ”

    听到佟羊的话  凡川一阵头大  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转身看向了宫汘  凡川知道是时候曝出宫汘的身份了  这时候曝出  刚好应承了一鼓作气的战术  这也正是凡川之前所计划的

    宫汘看到凡川看向自己  于是沒再停留  瞬间一个小型挪移  闪现在了凡川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