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清雨阁落难
    [.huju.][.huju.][]

    “我们下去看看吧  ”

    凡川压制着躁动的情绪  转身看着宫汘出声问道

    听到凡川的话  宫汘愣了一下  似有些担心之意  接着出声说道:“凡川兄弟  别莽撞行事  我们先查看一下情势再说  还有  那个仙人  ”

    “可是我……”

    “嘘  ”

    宫汘制止了凡川说话  反而是带着凡川悄悄的下了殿顶  穿过了几条小径之后  凡川和宫汘两人周旋在了清雨阁主殿的侧旁  从这个位置來看  刚好能看到主殿门前所发生任何事情

    首先入眼的是一排排衣着黑色锦衣的修真者  单从衣着上來看  就可知这些修真者全是隐宗的修真弟子  这些隐宗修真者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斗  每人的脸上或者身体上  都略挂着些光彩  不过虽然受伤  但这些隐宗的修真者还是规规矩矩的站成了几排  列队成形  很有军体素质

    而在这些隐宗修真者的包裹内  则是完全另一种场景  只见清雨阁的修真弟子  如散落的黄沙一般  随意的散落在各个位置  有的还能坚持着站直身体  有的则直接盘坐在了地上  甚至有的已经完全晕倒在地  由此可见  这一战  清雨阁显然输了

    视线再绕过这些修真弟子  此时在清雨阁的主殿门前  只站在六个人  而这六个人的站位  却分成了四组  南雅锦和棋老一起  佟羊自己一个人站一起  而剩下的另两组  则是单独行事的仙人  以及那个叫殷七的隐宗修真者带着身旁修为境界元真期的隐宗修真弟子

    四组人  却是完全心态不一  佟羊伙同殷七正在苦劝南雅锦放手  而南雅锦和棋老则是在坚持抗争  还有那个最重要的仙人  则像是在放哨一般  眼睛老是在四顾不停

    看着眼前嘴角挂满鲜血的南雅锦  布满灰尘的红色长裙  也早已褶皱不堪  身体微微躬下  似在艰难支撑  看似受伤很严重  而在南雅锦一旁的棋老  似乎也是受伤不轻  因为棋老那根拐杖  早已不知了去向  而此时棋老能站住身体  完全是在用真气支撑  相信不用多久  真气减弱  棋老就会因此倒下

    看到这一幕  凡川很是心疼  虽然错过了这场战争  但是依此时的不堪场面  凡川能想象的出來这场战争的惨烈程度  不知不觉  凡川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了南雅锦当时倔强的样子  以及棋老的苦口婆心  看來这一切都是真的  当初棋老的话  也全都应验了

    不过考虑再三  宫汘一直认为现在冲出去不是时候  因为对方有仙人存在  这样只会是自寻死路  可是让凡川一旁静静观看  凡川又沉不下心  纠缠许久  最后宫汘出了主意  说等到神源门來援助之后再行动  最起码  那样能有一丝丝的自保机会

    听了宫汘的建议  凡川也识相  知道自己如此莽撞  仅仅只是以卵击石  也只好静静等待神源门來援兵了  不过对于这躺援兵  凡川并沒有抱太大希望  毕竟距离是问題  而且就算來了  那也都是修真者  想要用修真者來打败仙人  那简直是痴心妄想  隐隐中  凡川决定见机行事

    心口不一的凡川两人  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清雨阁主殿前

    “雅儿  你就听话啊  交出清雨阁  我还是你的叔叔  当然  如果你愿意  你还可以继续留在清雨阁里修炼的呀  ”假模假样的佟羊  又开始谓以劝诫

    “我呸  别叫我雅儿  你不配  还叔叔  呵呵  真是太可笑了  告诉你  你根本就不配  早知今日  当初我就不该心软留你  就该早些杀了你  以对得起清雨阁的所有前辈  ”南雅锦虽然受了伤  可是贞烈的脾气却是一点未减

    “你这疯女人  不知好歹  哼  ”佟羊气呼呼的厉喝了一句  随后转过了身去  意是在告诉隐宗的人  这件事他不管了

    见佟羊动作  这时候隐宗的殷七  慢悠悠的走近了南雅锦的身前  只见殷七先是对着南雅锦邪笑了几声  随即出声说道:“小丫头性格还挺强  那我就直接告诉你  不管你今天同意不同意  清雨阁已经是属于隐宗的分派了  即日我们隐宗就会派更多弟子前來镇派  到那时候看你还能怎么样  ”

    听到殷七的话  只见南雅锦脸上露出了带有伤感  却又很恶毒的表情  只听南雅锦咬着牙齿出声说道:“你们这群卑鄙小人  根本就不配修真  ”

    话音落下  就在所有人沒有注意的情况下  只见南雅锦突然站直了身体  红色长裙也随风抖动了一下  接着只见南雅锦竟然双手布满真气流的冲向了殷七  攻势极其凌厉  但是凡川看的出來  这几乎等同于破釜沉舟了  外气虽足  但实内却很弱

    “啊  ”

    南雅锦大喊大叫着抽身攻向了殷七  可是还沒等南雅锦双手的真气流接触到殷七身旁的时候  殷七已发觉到了异样  转瞬之间  殷七身体并沒有动  反而是凝结出了更强的真气流回应  打算是以霸制霸的方法

    “小娘们  给脸不要脸  看招  ”殷七生气的大喊大叫着  一道真气流顺势飞向了南雅锦  本身就强于南雅锦的真气流  更像是横扫千军的魅力一般  横冲着飞向南雅锦

    殷七这一道真气流击出  本转身看着另一边的佟羊  却似脸挂悲伤的转回身看着南雅锦  在他的脸上  像是写着悲伤  但这份悲伤  很假

    “阁主小心  ”

    正待这千钧一发之时  不知何时  本來站在南雅锦身后的棋老  却突然冲在了南雅锦的身前  舍身为南雅锦挡住了这一真气流的伤害

    “噗  ”

    真气流入体  空气中只传來了一声轻微的声响  接着只见瞬间定格的棋老的身体  忽的一下倒飞了出去  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一口鲜血顺势喷出嘴角  棋老身体周围更是泛起灰尘  灰尘升空降落  洒在了棋老的身体上  一个安静的灰色的身影停住了之后  再看棋老  已逐渐的闭上了眼睛

    棋老晕了过去

    “啊  ”

    南雅锦像是发疯般了的  大喊大叫的跑向了棋老的身边  终于这个坚强的女人  流下了泪水

    时间静待几分之后  南雅锦像是木偶一般  瘫坐在了棋老身边  目光也开始恍惚起來  只是呆滞  不再理会众人  而这时候仅剩的诸多清雨阁修真弟子  全都是个个面露恐慌  拖着受伤的身体  都围在了南雅锦的身旁  其中最积极的有一男一女  这一男一女紧紧的靠着南雅锦的身边  似在安慰  这一男一女凡川也认识  正是凡川刚到清雨阁的时候认识的今寒和画忆

    “小娘们  怎么样  想通了吗  ”这时候一招得逞的殷七  再次大摇大摆的走向了南雅锦

    今寒和画忆刚想起身试图拦住殷七  却被南雅锦给拽住了  接着只见南雅锦用着脏兮兮的红色袖摆擦了擦眼泪  随即艰难的站起身  面对着殷七  再次重回一脸的坚毅

    “动手吧  先杀了我  否则  你别想顺利的霸占清雨阁  你们这群王八蛋  ”南雅锦大声的嘶吼着  决然一副临归时的豪气

    “臭娘们  我成全你  ”殷七被激怒了  同样大声回复了南雅锦一声之后  随即抬起了粗大的手掌  试图扇在南雅锦的脸上

    这时候在一旁观战了许久的凡川  见状后  感觉已经不能再忍了  不再管宫汘的制止  凡川突然站起了身  飞奔着跑向了南雅锦  同时对着殷七大喊道:“住手  ”

    凡川的突然出场  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只见本來正准备动手的殷七  也把手停在了半空  转头看着奔來的凡川

    所有人看到凡川的出现后  全都各自抱着不一样的表情  隐宗的修真者是抱着疑惑的表情  而清雨阁的修真者大部分都认得凡川  所以基本上都在表达着激动之情  而佟羊和殷七则显得很是诧异  而且同样诧异的也有南雅锦  以及今寒和画忆  不过最淡定的还是属那位仙人  那位仙人在看到凡川出现后  仅仅只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随即不再出现任何神态或表情  甚至也沒有出身阻挡凡川  或许这就是对于自身实力的自信表现吧

    “住手  有能力冲我來  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能耐  ”一阵狂奔  凡川站在了殷七和南雅锦的身前  凡川先是安抚了一下南雅锦  接着则是转身盯着殷七  恶狠狠的出声说道

    “嘿  你这小子  你……你不是那个谁吗  对了  你是怎么逃脱我的极寒冰窟的  快说  ”还沒等殷七回话  早已观察凡川许久的佟羊  却毫无违和感的插进來了一句话  随即只见佟羊满是诧异和疑惑的周身打量着凡川

    听到佟羊疑惑的话  凡川转身看了一下刚刚自己藏身的地方  直到见到宫汘大摇大摆的走出來了之后  凡川不再理会佟羊  反而是直直的盯着殷七  同时再次出声说道:“來  我陪你打  如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