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义结金兰
    [.huju.][.huju.][]

    两个人影消失之后  本來早已散尽的寒霜  再次如小雪一般  徐徐的散落了起來  白色光柱也缓慢的恢复了正常  如支撑着天地的栋梁一般  尽着它自己的职责  永久不变

    极寒冰窟里的一切  好像从來沒有发生过  即使有那么一点点的波澜  也仅仅只是昙花一现  而最终  这一切都将恢复平静

    而这时候成功开启了冰窟界标传送的凡川和宫汘一人一兽  出现的地点  刚好是在佟羊的静室之外  也就是凡川之前掉入冰窟时的位置  当时在场的还有隐宗一行人  可现在空无一人  很是安静  换算着时间的进度  凡川猜想着估计隐宗和清雨阁已经开战了

    “凡川兄弟  我们成功了  ”这时  一脸愉悦的宫汘  走近了凡川身边出声说道

    凡川自然知道成功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凡川却是提不起來一丝丝的高兴  或者兴奋之意  而反倒是很压抑  隐隐约约中  似乎跟清雨阁的命运有所牵扯

    一旁的宫汘自然也发现了凡川的异样  于是关切的出声相问道:“凡川兄弟  是……有什么心事吗  ”

    听到宫汘的问话  凡川更是眉头紧缩  原本打算的计划  就是逃出冰窟  然后离开清雨阁  回到天湛城找到迎湘三人  然后再慢慢的寻找回去北原星球的路线  这打算中  完全沒有涉及到任何关于清雨阁的事情  于是面临此时的窘境  凡川心思有些摇晃了起來  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來了在清雨阁后山顶遇到南雅锦时候的景象  以及棋老苦口婆心的求助  而且还有今寒和画忆两人的真诚

    凡川沒有回答宫汘的话  可视线却不自觉的看向了清雨阁主殿的方向

    观察到凡川这一细微表情  一旁的宫汘似乎发觉到了什么  于是暂且撇开了重见天日的兴奋  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  接着出声说道:“凡川兄弟  如果你要想帮助清雨阁脱离灾难  倒不是不可以  但是前提是  你……有那个打败仙人的实力吗  ”

    宫汘一句话问到了重点  不过也就是这样的一句话  更坚定了凡川的心思

    只见凡川眉头紧皱了一会儿之后  突然神情坚毅的看着身旁的宫汘  温声说道:“宫汘兄弟  你……能帮助我这一次吗  ”

    听到凡川的问话  宫汘明显的愣了一下  但随即又像是明白了凡川话里的意思  紧接着出声回应道:“凡川兄弟  我帮你可以  但是  我也沒有那个实力可以战胜仙人啊  ”

    听到宫汘肯帮助  凡川脸上闪过了一丝哭笑  随即出声说道:“宫汘兄弟  我们这样來  你负责帮助我扰乱他们的视线  不需要你出手  只打掩护就好  其他的交给我來做  还有  我们现在先偷偷的过去查看一下形势  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清雨阁已经败了  那我们的行动也就沒必要了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

    “我明白  你是想救几个人是吧  ”宫汘反应迅速的回答道

    凡川欣慰的对着宫汘点了点头

    接着凡川正准备摸过去的时候  身后的宫汘却停下了脚步  这让凡川有一丝不解  但接着看到宫汘双手按在了自己脑袋上  双眼紧闭  接着一道能量如自然之力一般  横冲着跨过了天际  向着远方飞走了  凡川虽然不明白宫汘这是在做什么  但是想到宫汘这样做  一定是有他的理由  于是也就沒多问  静静的等着宫汘做完这一切

    时间过去了几分钟之后  中间接连着飞出了大概五六道能量  全都是冲着天际飞去  等着五六道能量全都消散了之后  只见这时候的宫汘才睁开了双眼  双手也从脑袋上放了下來

    沒等凡川问出疑惑  宫汘却爽快的说道:“让凡川兄弟久等了  我刚刚是在传送消息回神源门  告知他们水婪和我在清雨阁里受难了  让他们派人來解救  ”说完  宫汘对着凡川眨了眨眼

    听到宫汘的话  凡川愣了一下  但随即还是明白了宫汘的用意  于是凡川突然对着宫汘单膝下跪  双拳环抱  以施礼数  接着出声说道:“凡川多谢宫汘兄弟的帮助  宫汘兄弟的恩德  凡川记下了  ”

    看到这一幕  宫汘顿时慌张了起來  手忙脚乱的把凡川扶将了起來  接着急切的出声说道:“哎呀  凡川兄弟怎敢使得如此大礼  你这让兄弟我实在是很不自在啊  而且我这也是在还恩  毕竟是兄弟你先救了我呀  在冰窟底听了你在清雨阁里的遭遇  我是发自内心的同情凡川兄弟  本來我以为凡川兄弟逃出这冰窟之后  就会立刻离开清雨阁  可如今看來  凡川兄弟的行为  真乃是义气当先  善心并存  和凡川兄弟比起來  我只剩下了惭愧呀  快起來  快起來  ”

    “宫汘兄弟  就别埋汰我了  我只是……唉……”凡川半将半就的站起了身后  似有很多话想要说  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反正整个心里只有对宫汘的感恩之情

    宫汘看到凡川的样子  似乎隐隐之中就像是看透了凡川一样  沒再多言  只见宫汘却突然拉着凡川同时半跪在了地面上  双手抱拳敬天  接着大声的说道:“我宫汘今日愿与凡川兄弟结为异姓兄弟  金兰之交  手足之情  永世不得违背  ”

    看到宫汘虔诚的样子  再听着宫汘话里的意思  凡川是发自内心的感动  其实这本就是凡川心中所想  只是凡川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出來  但是事已至此  凡川也不再含糊  同样学着宫汘的样子  双手抱拳敬天  接着大喊道:“我凡川今日愿与宫汘兄弟结为异姓兄弟  金兰之交  手足之情  永世不得违背  ”

    完成这些仪式之后  一修真者  一灵兽  相抱在了一起  开怀了笑出了声  只是凡川的笑声里  隐隐夹杂着些许的苦涩

    这时候的宫汘似乎早已看透了凡川  于是接着沒等凡川首先说出口  宫汘却率先的走在了前面  向着清雨阁主殿的位置  快步的挪移了过去

    凡川见状  也紧跟着走了过去

    由于清雨阁的主殿位置离佟羊的静室之地并不远  中间的路线凡川也熟悉  所以沒用多久  凡川和宫汘就已到达了清雨阁主殿的准确位置  不过两人并沒有直接出面  就像凡川之前所说  两人要先观察一下情势  再作定夺  于是凡川带着宫汘找到了一处极其隐蔽的位置  正是在清雨阁主殿的殿顶上方  由于殿顶上面修建着许多千奇百怪的雕刻  而凡川和宫汘刚好用这些雕刻做隐藏的硬性条件  收敛了真气之后  凡川探出了头  开始观察情势  由于站的看  所以清雨阁主殿外的一切景象  都可尽收眼底

    此时的清雨阁主殿外  已是废墟不堪  乱七八糟的建筑被打翻的遍地都是  而且在这些废墟之上  还都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修真者的躯体  有的已经魂飞魄散  而有的还在挣扎着苟延残喘  整个景象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  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极是凄惨的战争

    不过这些受伤的修真者的服饰  却引起了凡川的注意力  因为从这些修真者的服饰上來看  这受伤的修真者并不完全都是清雨阁的修真弟子  还有一些身着黑色锦衣的修真者  想到之前在佟羊的静室里偷看到的画面  凡川猜到那些修真者一定是隐宗的修真者  既然有隐宗的受伤修真者出现  那也就是说  清雨阁的水云关已经开启  隐宗的修真者已经攻了进來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  这些隐宗的修真者早已经攻了进來  水云关对于仙人的实力來说  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小阵法  吹弹可破

    但是以目前的情况來看  凡川并沒有发现南雅锦  以及那个仙人的身影  可能是由于角度的问題  凡川又抽身转移到了另一边  想从另一边查看到一些线索  可是正当凡川刚想转身的时候  却被身后的宫汘一把给拉回到了后面

    “宫汘兄弟  你这是……”

    “嘘  你听  有动静  ”

    看到宫汘手指放在嘴上  耳朵翘起來的样子  凡川也瞬间提高了戒备心  学着宫汘的样子  凡川试着冷静了一下情绪  侧身听着动静

    “南雅锦阁主  别逞强了  把清雨阁让出來  我代表隐宗  放你走  如何  ”

    首先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來  听这声音  凡川生出了一丝熟悉感觉  于是脑袋快速转动  回想着这是谁的声音  综合着这话里的意思  忽然凡川脑袋一阵灵光闪过  一个身着奇怪样式的黑色锦衣的男人  出现在了凡川脑海里

    这个人就是凡川在佟羊的静室里看到的三人中站在中间的那一位  当时听佟羊称呼其为殷七  是隐宗的修真者  这点不会错

    “是啊  雅儿  放手吧  我保证  绝对不会让他们伤害你  ”

    又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來  这个声音凡川很熟悉  正是佟羊的声音  每当凡川听到这个声音  都会心生厌恶

    “哼  放屁  老娘我是绝对不会让出清雨阁的  要杀要剐随便  呵呵  你们竟然请仙人來参战  就不怕修真界耻笑吗  哈哈  一群废物  沒有仙人帮你们  你们也想攻打我清雨阁  痴心妄想  ”

    熟悉的女人的声音  只是此时这女人的声音里夹杂着太多的感伤  以及丝丝无奈  凡川识得这声音  这正是南雅锦的声音

    听着南雅锦的话里内容  凡川心生出了一丝感伤  不为别的  就为了这个坚强的女人  同时  凡川决定要管这件闲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