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突破界标
    [.huju.][.huju.][]

    跟着宫汘的步伐  转过了几个弯之后  凡川感觉又像是在走迷宫  但当看到身前宫汘的自信神情后  凡川只好紧随着宫汘的脚步

    大概过了沒多久  周围的环境终于开始出现了变化  首先是依次并列的冰柱  此时变得格外稀少  两根冰柱之间相差的距离很远  而且最明显的变化是  那些徐徐落下的寒霜  如今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周围的环境温度  似乎也不再像是之前那么寒冷了

    若觉冷  心亦寒  若诉暖  心沸腾  此刻凡川的心境终于从之前的压抑  变得开阔了起來

    “前面过去  就是冰窟的界标了  ”这时走在前面的宫汘  突然转身对着凡川说了一句

    被宫汘这突然來的一句话给吓一跳的凡川  随即木讷的看了看宫汘所指的方向  顿时一丝温暖涌上了心头  此刻在凡川的视线里  是一条‘顶天立地’的光柱  与之前那些冰柱样子相同  但是这并不是冰块组成的  而是一道道白光汇聚  而合并成了一条光柱  光柱的低端直陷入地底  而光柱的顶端  则是无尽头的渗进了天空中

    虽然看到生的希望  但是凡川也想搞明白怎么回事  于是不耻下问的出声说道:“界标是什么  ”

    听到凡川的话  感觉宫汘真的感受到了凡川的不耻  于是只见宫汘苦笑着摇了摇头  随即停下了身子对着凡川出声说道:“所谓界标  就是承载着这整个冰窟的中心支点  我们可以通过界标的能量  而被传送离开冰窟  但也可以直接性的毁灭界标  以至于冰窟倒塌  这样我们也能逃出去  ”

    “就这么简单  ”凡川有些惊讶  但是又感觉其中有些不正常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  凡川随即又接着出声说道:“既然这么简单就可以逃出这冰窟  那……宫汘兄弟之前为什么……”

    “这就是我带你來的重点  ”宫汘不等凡川把话说完  而是抢过了话语权  接着出声说道:“我刚刚被佟羊抛到这极寒冰窟的时候  修为境界只有四战蛟龙的能力  想要冲击开这界标  实属不易  于是我当初那么勤奋修炼  也是为等这一天  在这么多年之间  佟羊曾下过來这冰窟几次  都是來劝服我  让我做为他的坐骑  但是我一直沒有屈服  当然我也隐藏了我的修为境界  所以佟羊才会这么放心的关着我  可是他沒有想到  如今我已是九战蛟龙  几乎不可能的境界突破  都让我给奇迹般的坚持过來了  如今再让我來击垮这区区界标  实乃小菜一碟  轻轻可破  ”

    宫汘似乎说到了自己这么多年的难处  越说越激动  甚至都忘了此时凡川还在焦急的等待

    而这时候凡川的心情也因为宫汘的话  发自内心的更恨佟羊了  但也许只是那一份恨  比之前來的更重一些罢了  不过恨归恨  凡川还是想着早点出去  出去了什么都好说

    “那宫汘兄弟既然已经可以……为什么还要我……”

    “听我说完  ”

    凡川想插话  却被宫汘再次狠狠的抢了过去  不过这会儿的宫汘看起來情绪似乎好转了许多  接着只见宫汘突然表情很是凝重的看着凡川  一字一言的出声说道:“可惜  打开这个界标  需要真气  ”

    “什么  真气  ”凡川对于这个答案也很是诧异  不过这极寒冰窟即是修真者所操控的  那么所需真气似乎是避免不了的

    “对  就是需要真气做基点  才可以打破界标  我曾经已经试过了很多次了  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  刚好有一次佟羊下來劝服我的时候  给说漏了嘴  我这才知道其中的奥妙  怎么  凡川兄弟  这个忙……”

    “我帮  ”

    沒等宫汘把话说话  凡川这次也学着宫汘的样子  直接抢断了的出声回应道  语气很是坚决

    话音落下  只见凡川和宫汘两人脸上  都露出了丝丝欣慰的神色

    于是两人沒再多言  各自嘱咐了几句之后  两人逐渐逼近了界标的下方  凡川是负责把真气融入到界标之内  等于是做一把钥匙开启坐标  然后界标所外泄的能量  再全有宫汘來抗衡  抗衡过了界标的能量  那么界标就会实施传送  两人就会安然无恙的出去这冰窟  当然  也可以在开启界标之后  使用强大的外力把界标摧毁  不过这建议被凡川给否决了  毕竟这冰窟也是修真界里的一大奇境  凡川不想自己亲手毁了它  留着吧  也许以后说不定会用上

    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只差凡川融入真气了  只见凡川神情坚毅的站在光柱之下  光柱本体的光懒散的洒在了凡川的脸上  以至于凡川本就略显苍白的脸  此时看來更是如蒙上了一层寒霜  冷气逼人的指数  雄速飙升

    而这时候的宫汘  则是站在了凡川的右后方  只待凡川开启界标  宫汘就会接力补上  到时候是生是死  也就只看这一战了  所谓战  也不为过  毕竟结果是直接牵连着生死

    可就在凡川准备抽出真气开启界标的时候  突然一个危险的念头在凡川的脑海里闪了过去

    “自己不会被当做利刃吧  ”这是个恐怖的念头  若这念头属实  那么此刻一切的身份都会被调转过來  也就是说  宫汘并非他所说的那样  那么后果将会是多么恐怖  凡川不敢再想下去了  于是这时候凡川的动作  也明显的慢了下來

    此刻站在凡川身体右后方的宫汘  显然也发现了凡川的这一异样  一番思索  宫汘似乎看出了凡川的顾虑  于是沒等凡川先开口  宫汘却淡淡的出声说道:“凡川兄弟  我不会骗你  信不信我  你自己斟酌  另外还有什么问題  你尽管问  ”

    “呃……宫汘兄弟  我……”被人看透了  凡川很是尴尬  但是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  于是凡川强撑着身体  转过了身盯着宫汘  接着出声说道:“宫汘兄弟  你说佟羊既然知道这界标是用真气做引來开启  那么他把我扔进來  不就是在帮你吗  他这样做……”

    “放心吧  凡川兄弟  他肯定不会想到我能开启这界标  因为我给他的印象就是一条堕落轻生的蛟龙  而且我还可以这样告诉你  当初我刚被抓进这冰窟的时候  我并不能化成人形  所谓化成人形  就必须要有着九战蛟龙的修为境界  而这九战的修为境界修炼起來更是难上加难  我一言给你说不清  但总的下來就是  佟羊他知道我沒能力开启这界标  即使有真气做引也不行  你……明白了吗  ”佟羊细心的对着凡川出声说道  短短几句话里  宫汘的话音一点也不含糊  表情更是不作假  一副大气凛然的样子尽显无遗

    也正是从宫汘这样的表情和语气里  凡川寻找到了答案  于是只见凡川不再多言  只留给了宫汘一句话:“你准备好  我要开启了  ”随即  凡川毅然决然的转身开始抽出真气  融入到白色光柱里

    顿时一道道紫芒  如疯狂的恶狼一般  渲染着华丽的气势  快速的涌进了白色光柱里  紫芒入体  本身白色的光柱  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但是就在紫芒尽情的在白芒里泛滥了一会儿之后  异样发生了

    只见本身如柱子一般平直的光柱  随着紫芒的泛滥  开始出现扭曲  特别是真气紫芒居多的位置  更是改变了光柱原有的方向

    宫汘见状  突然对着凡川大喊道:“凡川兄弟  够了  界标已经开启了  你快躲到后面去  剩下的我來  ”说完话  只见宫汘迅猛的闪身挪移到了凡川身前  随即一股凡川从未见过的怪力  开始充斥着整个冰窟

    见到宫汘闪身而來  凡川很是识趣的收回真气  撤身躲在了宫汘的身后不远处  因为刚刚感受到了一股怪力  由于好奇  凡川随即仔细的观察着宫汘的动作

    只见宫汘像是一位正在实行祭祀的巫师一样  双手不停摆动  而且双脚也跟随着双手的动作而跳将起來  身体不停的摆动着  样子很是搞笑滑稽  但是经过凡川一番仔细观察  再联想到宫汘本身就是一条蛟龙  随即凡川也就明白了宫汘的用意  这时候的宫汘  一定是在催动蛟龙的力量  一条九战蛟龙的力量

    怪力依旧散涌着  整个冰窟也慢慢的越來越寒冷  这股寒冷似乎是和光柱有关  而且伴随着寒冷而來的  还有一道道不明的自然拉扯力  好像要把人拉扯到冰窟的最深处  也就是之前凡川和宫汘所停留的位置

    当下凡川想着这应该就是宫汘所说的界标能量  于是惯性的再次抽出真气护体  另外为了以防万一  凡川心念动处  还把体内那隐藏已久的泫滇战甲给催动了出來  瞬间冷冷的冰窟里闪现了一道异常明亮的银芒  随即只见通体黝黑的泫滇战甲  缓慢的浮现在了凡川的身上  由于真气和泫滇战甲的双重保护  所以这道冰窟的自然拉扯力根本伤不得凡川半分

    稳定下來了身体  凡川又放眼向着宫汘看去  与之前不一样的是  这时候的宫汘竟然身体悬浮了起來  接着还沒等凡川说话  只见悬浮在空中的宫汘却突然猛的回头  双眼直视着凡川  极其大声的呼喊道:“凡川兄弟  快  快飞过來  界标马上就要传送了  快  ”

    听到宫汘这一番喊话  凡川瞬间愣了  但是局势由不得时间想象  一个纵跳  凡川瞬间飞身到了宫汘的身旁

    就在凡川的身子刚刚挨住宫汘身旁的时候  突然一道极其刺眼的白芒  瞬间穿透了凡川和宫汘的身体  接着空气中传來了一声沉闷的声响  自然拉扯力陡然极速增加  來不及呼吸做出反应  只听“唰”的再一声能量撕裂空间般的声响传來  再看已沒了凡川和宫汘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