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坦诚相待
    [.huju.][.huju.][]

    听到对方说有逃脱之路  凡川顿时激动了起來  于是语气上难免有些催促的出声说道:“有什么需要帮助  请直说  ”

    看到凡川着急的样子  只见宫汘对着凡川抬手示意冷静  随即话锋一转  语气有些冷冷的出声说道:“凡川兄弟  我即已坦诚相待  那凡川兄弟是不是也应该告诉我一些你的事儿呢  比如身世  何故來清雨阁  何故被关到这极寒冰窟里來呢  ”

    听到宫汘的话  凡川本來急切的心这才稍微的冷静了些许  也对  别人都说明了身世和原因  那自己什么都不说却邀请别人带着自己逃脱  这样确实不合常理  毕竟这种交易  是建立在一个信任的基础上  才能完美的进行的

    综合了从开始接触宫汘到现在  凡川对宫汘的印象并不差  于是也就沒多做寒暄  紧接着就把自己的身世  以及來清雨阁的目的都给说了一遍  但是这其中凡川只是说到自己來自北原星球紫金大陆上的孤真派  而且來到东固星球的原因  凡川只是随意的提了提  不过话音的重点  凡川全放在了对清雨阁的描述  以及自己为何被困在了这极寒冰窟里

    听完了凡川复述后的宫汘  很是惊讶的竟对着凡川抬手鼓掌了起來  接着崇敬的出声说道:“原來凡川兄弟竟还有这样一段奇遇  真可谓英雄出少年  看凡川兄弟年纪轻轻  可却沒想到能有这样的一番成就  实属超出了老龙我的理解范围啊  那凡川兄弟出去这极寒冰窟  就准备就此离去吗  虽说我对兄弟你所谓的跨星挪移不太懂  但是我可以帮兄弟打听打听  另外  对了  依照凡川兄弟你所言  那个叫佟羊的修真者发起内变  那现在外面的清雨阁里岂不是正在战斗  ”

    听到宫汘说起战斗  凡川使劲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很是自责的出声说道:“哎呀  宫汘兄弟不说我倒是都忘了  是啊  这外面现在定是在战斗  对了  宫汘兄弟  我能不能请教你一个问題  ”凡川像是突然想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一样  眉头紧锁了起來

    “凡川兄弟尽管直言  我定是知无不言  ”宫汘很是爽快的回答道

    见到宫汘的态度  凡川立即追问道:“你……见过仙人沒  还有……就是修真者能有打败仙人的几率吗  ”

    “仙人  ”宫汘突然一愣  随即表情凝重了起來  接着像是在沉重的思考般继续出声说道:“修真者打败仙人  那是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凡川兄弟  你怎么问起这个了  ”宫汘很好奇的看向了凡川

    “现在攻打清雨阁的修真者里面  就有一位仙人  ”凡川淡定的出声说道

    “什么  仙人  怎么可能  ”宫汘淡定不住了  用着一副极度不可思议的目光  紧紧的盯着凡川  似乎想要从凡川的眼睛里找到一丝闪躲  但是事实不如所料  凡川这话全然都是属实的

    “你是说  现在外面的清雨阁里  就存在着一位仙人  ”宫汘不信  于是再次出声疑惑道

    “是的  而且我还见过这位仙人  ”凡川继续淡定

    “你还见过  这……这……”宫汘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两人彼此各怀心事的沉默了下來  冰窟里的寒霜还在一直不断的掉落  寒气更是丝丝浸满整个冰窟  整个冰窟就像是被各界撇弃的一个孤独之地一样  外表寒冷  内心更寒冷

    最终由于太多的要事缠身  凡川不得不率先打破沉默  于是只见凡川像是甩掉了一个包袱一样  一身假装的轻松  伸手拍了拍满是寒霜凝结的头发  随即对着宫汘出声说道:“宫汘兄弟  仙人出现碍不着我们的事  我也就是随口提一提  那等出去这极寒冰窟之后  宫汘兄弟有什么打算  ”

    凡川已经释然  可看现在的宫汘似乎还在为仙人现身一事感到奇怪  直到听到凡川说话  宫汘身体微颤了一下  随即结结巴巴的回应凡川道:“哦  凡川兄弟  我……我要回到神源门复命  毕竟神源门才算是我的家  而且  既然你说我那水婪兄弟还存在于世  所以  我也要带他一起回神源门  ”

    听到对方再次提起神源门  凡川想要仔细的了解下神源门  但是此刻的场合似乎不太适合久谈  而且凡川还一心想着离开这里  目前凡川内心里的第一打算就是  先逃出极寒冰窟  然后离开清雨阁  然后再回到天湛城里找到迎湘三人  最后再重新去寻找关于回北原星球的路线  凡川是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噢  那既然这样  我们就立即逃脱此处吧  你说万一时间晚了  你那位水婪兄弟受到战斗的波及也说不定呀  ”凡川对宫汘试着用出了激将法

    可凡川话音落下之后  只见宫汘却好像不吃凡川这一套  接着只见宫汘使劲的摇了摇头  似乎终于不再纠结仙人的事情了  但是当此刻的宫汘看向凡川的时候  却又是用着另一种奇怪的目光

    “宫汘……兄弟  你怎么了  ”凡川也很讶异  于是抢话问道

    听到凡川抢话  只见宫汘再次摇了摇头  随即对着凡川伸手指了指冰窟地面上的冰窟堆墟  接着出声说道:“这些冰块是刚刚不久凡川兄弟斩碎的那根冰柱  当时我注意到了  凡川兄弟是借用修真剑來劈斩的  可是我有一个问題  不知道凡川兄弟方不方便解答  ”

    心急浮躁的凡川哪里还注意到宫汘话里的意思  于是想都沒想  就直接出声说道:“宫汘兄弟直说即可  我若知道答案  一定倾告  ”

    得到凡川的回复  只见宫汘瞬间來了精神:“那好  凡川兄弟  我问你  你当时融入到剑体里的气体不是修真者所拥有的真气吧  以老龙我來猜想  那黑色气体  该是兽人所有的兽元力吧  ”

    听到宫汘的话  凡川本能的向后撤了几步  以保持安全距离  可当凡川看到宫汘并未有任何异样的时候  又有些尴尬的站回了原处  接着凡川对了宫汘点了点头  出声说道:“恩  看來宫汘兄弟所知道的真不少  那黑色气体确是兽元力  不过我也只是前段时间才知晓的  还有  这兽元力我也不知道怎么存在于我体内的  所以宫汘兄弟的下一个问題就不要问了  ”

    凡川话音刚刚落下  只见宫汘竟用着极其专注的眼神紧盯着凡川  目不转睛  看的凡川都感到一阵阵的冷意

    “宫汘兄弟  你这是怎么了  ”凡川抬手在宫汘的眼前晃动了一下

    被凡川这样的动作扰乱一下之后  只见宫汘猛然惊醒了过來  不过此刻惊醒过來的宫汘  却与之前有着一丝异样  就是这时候的宫汘脸角上  竟然浮现出了丝丝笑意  随即只听宫汘竟也用着急切的语气出声说道:“凡川兄……弟  你必须跟我回一趟神源门  相信我  我不但不会害你  而且还能帮助到你  ”

    宫汘说完  用着一种期待的眼光紧盯着凡川

    “跟你去神源门  呃  宫汘兄弟  不是我凡川不给你面子呀  关键是我现在真的是要事缠身  真的沒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了  宫汘兄弟的一番好意  在下心领了  等以后有时间了  我定会登门拜访贵派神源门  宫汘兄弟  你看如何  ”凡川悻悻的出声说道

    话虽至此  自然也是凡川内心直白  不过凡川还是有些好奇宫汘为什么邀请自己去神源门  不过此刻根本沒有时间允许凡川去想这么多  毕竟还有很多很多未完成的事情  在等待着凡川处理  先不说如何回去北原星球  就算回去了北原星球  那么烟紫的事情  兽人袭击的事情  还有夜月门  孤真派  以及消失了已久的宛灵  等等等等  每一件无不都让凡川身心疲惫

    听到凡川婉言拒绝  宫汘的脸上明显闪过了一丝失落感  但随即只见宫汘像是又想到什么似的  脸上的表情终于放松了下來  接着只见宫汘对着凡川尴尬的笑了笑  温声说道:“既然凡川兄弟沒时间  那我也不便强求  那好吧  凡川兄弟  我们现在就去这极寒冰窟的机关触发点处吧  只有从那里  我们才能出去  而且  必须需要你帮忙的  ”

    “好  劳烦宫汘兄弟带路了  ”凡川脸上终于闪过一丝苦涩的轻松之意

    凡川话音落下  宫汘立即转身  向着背后的一处阴暗通道走了过去  而凡川见状  也立即紧紧的追赶了上去

    而这时候  在极寒冰窟的上方  也就是清雨阁的主殿前方  两群人马分类明显  各自归队  有的站在地面上侍勇  有的则悬浮在空中掌战  不过两方人马还有一个唯一的共同点就是  两方人马的气势都是如火如荼  似有踏碎千军万马之意  魂归西征即也无悔  而且在这两方人马的最前面  都站立着几位像是领军的人物  双方正恶言相向着  气氛一瞬间沉入压抑之下

    而在这两方人马都沒有注意到的一处清雨阁前山的半山腰处  两位衣着和打扮都比较怪异的人  正腾空悬浮于在这半山腰之上  其中一位是一位身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灰色旧长袍的男人  男人容貌俊秀  只是表情有些生冷  灰色长袍似乎很旧  而且还衬托不出穿着人的气质  所以显得格外怪异

    而另一位则是一位有着稀疏的灰白色相间的胡须的一位道人  道人一袭青色道袍裹身  手持一把拂尘  依这装扮  本该显得仙风道骨  可在这位道人身上  却彰显不出太多的含义

    这两人很是奇怪  当然  此时在清雨阁内对恃的两方人马也沒有谁发现这两人的存在  更别提有谁说起认识

    不过  如果凡川现在出现在这两人的身边的话  一定会认得出來  这个身穿灰色长袍的男人  正是在佟羊的静室里见到的那位跟随隐宗修真者而來的仙人  而那位身穿青色道袍的男人  凡川也认识  是凡川在北原星球紫金大陆相识的徐玑道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