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九战蛟龙
    [.huju.][.huju.][]

    “你……你是  ”

    悬浮在空中的凡川  在看到眼前的庞然大物出现后  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但随即还是强装着冷静下來  身体却缓慢的向后飘去了些许距离

    身已定  凡川先是细心观察着这只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  凡川的第一感觉  就是这只庞然大物像极了传说中的龙  幽长的青鳞身躯  复杂的五官结构  还有自身所带的王者气质  无一不在证明  这是一条神级的灵兽

    但是不同的是  这条形似龙的庞然大物却有着四只与身体相差不多的爪子  说是爪子也不太具体  因为爪子很是粗壮  遍布青鳞  踏足四方  坚实的支撑着整个庞大的躯体  说是腿  更为符实

    视线扫过  凡川忽然想起來了在玄阴门死洞底的鬼獐妖  可是眼前的这只庞然大物  明显要比鬼獐妖高级很多  先不说眼前这只庞然大物给凡川所带來的压力很大  再就是这只庞然大物的尾巴  似乎是整个躯体的最弱之处  不过虽然看着尾巴的表面是越來越细  可经过凡川的一番细心观察  这条形似龙的庞然大物自身的能量系统  就全赖于这条尾巴  以至于在这条庞然大物现身后  就一直的蜷缩着尾巴  试图对凡川进行掩藏  但碍于躯体的庞大  再掩藏也只是枉然  尾巴上的能量还是时不时的让凡川感到敬畏

    再其次与鬼獐妖明显不同的就是  头颅  鬼獐妖是有着犄角的头颅  而且有着一双阴森森的血红色眼睛  也正是鬼獐妖的那血红色眼睛  才是自身能量的主要因素  再看眼前这条庞然大物  头颅几乎与传说中的龙相差不几  都有着如带霞冠般的耀眼装饰  一双黄色的眼睛如天神赐予一般的镶嵌于霞冠之上  完美且高傲

    “不要怕  刚刚说话的就是我  ”

    这时只见这条庞然大物突然挪动了一下嘴唇  凡川之前听到的熟悉声音  立即再次传了出來

    听到声音  凡川怔了怔  但当看到这条庞然大物正悠然的晃动着嘴前胡须的时候  凡川这才释然  但是在不觉间  凡川却感到了一种寒冷  一种比周围环境不同的寒冷

    “你……你能说话  ”凡川哆嗦着嘴唇出声说道

    凡川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但是经历了这么多  对于这些事物  凡川并沒有太过于抵触的心结

    “这极寒冰窟里只有我和你  不是我说话  还有谁  ”庞然大物再次挪动了下厚厚的嘴唇  丝丝寒气从庞然大物的嘴里不径而出  渗入了空间的寒气流上  直至消失不见

    这次凡川看的很是清楚  也足已证明  与凡川交流了这么久的那个未知生物  正是这条形似龙的庞然大物

    既然对方能与自己交流这么久  那么说对方并沒有要加害自己的意思  因为如果对方存有敌意  定然会在自己不得知的情况  对自己进行袭击  而依现在的情况來看  局势还是比较缓和的  想到此处  凡川好奇的看着对方  出声问道:“你是龙  ”

    凡川话音落下  只见对方抬头用着奇怪的眼神看了看悬浮在空中的凡川  接着再次挪动厚大的嘴唇  出声说道:“龙  什么样子的是龙  具体点说  我是蛟龙  以我现在的修为境界  可称为九战蛟龙  ”

    “蛟龙  九战蛟龙  ”凡川很是疑惑的低头思考  视线有一瞬间脱离了蛟龙的身躯

    可就是在这一瞬间  突然整个冰窟再次距离的晃动了起來  本來悬浮在空中的冰块  再接着之前的惯性  瞬间击落在了地面上  “轰轰隆隆”的嘈杂声  再次取代了刚得來不久的安静

    被这突然变化惊醒到的凡川  第一感觉就是有危险  但是现在再准备防御  显然已有些稍晚  但是为了任何一丝生机  凡川都不会轻易放过  于是当下凡川连抬头的时间都沒有  只快速的抽出真气  使得自己的身体极速抽离  然后再抬起楚远紫剑  直直的挡在自己身前

    等这一切都已完毕之后  凡川这才有时间看清楚眼前的景象  可世事的变化总爱捉弄凡川  就当这时凡川抬眼望去的时候  本來嘈杂的场面  再次陷入寂静  画面再次回到了之前一样  地面不再晃动  石块依旧悬浮  只是此刻唯一变化的是  原本攀附在地面上的那条九战蛟龙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身着深青色龙鳞铠甲  头戴五彩霞冠的男人  男人全身上下  只露出一张苍白如雪的脸  而其他部位都被铠甲实实的包裹着  就连一双手和一双脚  都有配套的手套和高靴

    看到这突來的一幕  凡川直接目瞪口呆了  久久未能说出话  只是身体姿势还保持着之前防御的样子  悬浮在空中  看着很是滑稽

    这时候只见这位身着龙鳞铠甲的男人  对着空中的凡川笑了笑  然后出声说道:“这位兄弟  你不用这般表情吧  我就是刚刚的那条九战蛟龙  怕你不习惯我的真身  所以化成人形  这样与你好交流嘛  ”

    这时男人的声音虽与之前那条蛟龙的声音颇为相似  但是以人形來听  此时的声音显得稚嫩了一些  也许是因为蛟龙真身时候的声音太混厚  太粗旷  所以对比之下  比较鲜明罢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  ”凡川惊讶的发觉  自己大张着嘴巴  足足长了十多分钟  直到嘴巴传來酸痛的感觉  凡川这才欣然的接受现实

    听到凡川问话  铠甲男人又笑了笑  随即竟对着还悬浮在空中的凡川躬身施了一礼  接着出声说道:“这位兄弟  我真的就是刚刚那条九战蛟龙  我叫宫汘  要是你不信  我再变回真身  ”

    “别别别  我……信你  我信你就是了  ”听到对方说要再变回真身  凡川赶紧补话说到  凡川可不想再经历一次排山倒海般的折磨

    “哈哈  那你还不下來  放心  我俩都是天涯沦落人  我不会伤你  当然  你自己也清楚  如果我要伤你  不会在这与你谈话了吧  ”

    “好  我下去……”凡川想了想  确定对方与自己刚刚所想的一样  若自己再飞行于空中  那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  于是凡川收起了楚远紫剑  仅仅只依靠着真气的支撑  缓慢的降落在了地面上

    凡川能这般与对方毫无戒备心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凡川想要快点逃出这极寒冰窟  但是经过之前的探索  一无所获  但现在这条九战蛟龙的出现  似乎在冥冥之中对凡川起着相助的作用

    “前……前辈  你好  我叫凡川  是……是來自北原星球的修真者……”刚落地面上一会儿  凡川整理了下情绪  随即迎着对方走了过去

    看到凡川走來  这时候宫汘苍白的脸上才浮现出真正的笑容  随即回应凡川道:“凡川兄弟呀  不用称我为前辈  我们本不是同类  所以沒有前辈晚辈之称  你就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好了  我叫宫汘  ”

    “噢噢  宫汘前……兄弟  你……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还有  你……是……”凡川说话结巴着  想要问清楚  但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这时宫汘看到凡川结巴的样子  随即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  以示安慰  随即出声说道:“凡川兄弟  我來慢慢告诉你……”

    “我本就是一条蛟龙  是为神源门修真门派的护派灵兽  但在多年前  一次修真者的战争爆发  我就被清雨阁修真门派里一位名叫佟羊的修真者给俘获到了此处  那时候我的修为境界仅仅只有四战蛟龙的实力  所以沒能抗衡那个叫佟羊的修真者的打压  战败之后就被丢进來了这个极寒冰窟里  不过我们蛟龙生性喜寒  所以这极寒冰窟里的寒气并伤不了我  经过了这么多年  我如今倒是想谢谢这位叫佟羊的修真者  因为我现在的修为境界  已经从刚开始的四战蛟龙  修到了蛟龙最巅峰的九战蛟龙了  相信我现在出去再次面对那个叫佟羊的修真者  定能将他打的屁滚尿流  ”说到此处  只见宫汘的情绪有些激动了起來  但是当宫汘看到凡川一脸疑惑的样子  随即又压制了一下情绪  接着对凡川出声说道:“对了  随同我一起被俘获而來的  还有一位我的同类  是为水婪  不过自我那次战败被丢进这极寒冰窟之后  我就再也沒见过他了……”

    “水婪  我见过  他……他不就是现在在清雨阁护送修真者渡水的真派灵兽吗  我进來清雨阁的时候  就是被他带进來的  ”听到对方提起水婪  凡川立即抢断了对方的话

    听到凡川的话  宫汘也是一愣  随即着急的出声问道:“他……他还活着  ”

    “是啊  现在就在清雨阁呢  而且我们现在待的地方  就是清雨阁后山的地下  我也是被那个佟羊给丢进來的  ”说到生气处  凡川与宫汘同仇敌忾了起來  不过凡川对于刚刚宫汘的描述  还抱有很多的疑惑  因为刚刚宫汘所说的事情  是凡川从未接触过的  所以听着陌生  也属正常  不过现在凡川在意的倒不是这些  凡川在意的是如何逃脱这极寒冰窟

    于是沒等宫汘说话  凡川急着出声问道:“那……宫汘兄弟现在可找到了逃脱之路  ”

    听到凡川问话  只见宫汘对着凡川坚定的点了点头  随即出声说道:“这个是必然  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