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冰窟迷惘
    [.huju.][.huju.][]

    依靠着楚远紫剑的强力支撑  以及充斥着兽元力的流澜剑的劈斩  沒用多长时间  两人环抱粗大的冰柱  就已变成了一堆堆凌乱的冰块废墟  毫无规章的散落在地面上  堆成了一座座高低不等的小冰山

    看到危险消失  凡川大呼了一口气  随即收起了流澜剑  而楚远紫剑则还在扫荡着周围的寒气  凡川再次试身蹲在了地面上  想要缓解一下疲劳  毕竟刚刚流失了太多的体力

    拥有着渡真期的修为境界的凡川  其实在某些时候并不需时刻担心真气不足  因为渡真期所代表的就是实力的象征  可凡川因为之前经历过好多次真气枯竭  所以凡川内心里是对真气枯竭产生了一种恐惧感  而凡川自身的渡真期  也只是刚刚突破沒多久  想要完全的融入这个修为境界  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  但若在外人來看  其实这时候的凡川  在修真界里已算是鼎力的佼佼者

    一场抗战结束  这时候凡川只顾着恢复自身体力  而完全忘却了周围环境里的未知危险  就连这时的寒冷  也已让凡川不足以惧了

    时间匆匆流逝  岁月曾经蹉跎  一时休息的凡川  在不知不觉间  竟沉定了心神  去感受自身的修为境界了

    还是那三道气体  一个是如特大型月亮形状的悬浮在体内  凡川知道这个正是自身的真气标志  也正是寒体体质的修真者所标志  而在这个标志的旁边  则是一团纯白色的气体  纯白色气体似在悠悠晃动  时上时下  但却沒有离开过所属的范围  这道气体正是魂帝伯枉赠予凡川的极纯化魂之力  凡川感受着这道化魂之力  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凡川脑海里又浮现出來了魂帝伯枉的样子  还有透明体的化魂江临庄  一时难以忘却

    而在真气和化魂之力的另一边  则是悬浮着一团极度黑色的气团  而且在这黑色的气团里面  还时不时的会窜出一道黑烟扩散在身体里  但是扩散出的黑烟一旦触碰到真气和化魂之力的所属范围时  就会被紫色的真气和白色的化魂之力所吞噬  就像是三方将军一般  谁也不能占据谁的领地

    凡川深深的了解着这黑色气团  因为这黑色气团正是自己一直佩戴的手链灵体所化成的兽元力  虽然至今为止凡川都说不出來为什么自己会拥有兽元力  但是这兽元力曾救过凡川很多次  所以凡川对于这道兽元力只有感激  沒有排斥

    隐隐约约间  凡川脑海里似乎涌现出了一段很陌生的镜头  就是在一块极其广阔的土地上  满是兽人在生活  而凡川竟也变成了兽人里的一员  虽然凡川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画面  但是凡川内心里却很接纳这画面

    “只待以后有时间了  再去找找那些传说中的兽人吧……”凡川这样想着  随即抽离了心神  不再感受自身修为境界  而是缓慢的睁开眼睛  站起身來  准备再继续找出口  毕竟眼下最当紧的事情  就是先找到这极寒冰窟的出口  然后再做打算

    “外面是不是已经打起來了  ”

    凡川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想着之前临被丢进这极寒冰窟的时候  见到佟羊结伙了隐宗的修真者  意图攻取清雨阁  不过这些事情棋老曾都给凡川说过  所以凡川并不吃惊  只是最让凡川吃惊的是  隐宗里竟然有仙人存在  这可是一件极其重要的消息  隐约间  凡川为清雨阁的众多修真弟子的生命安全担忧了起來  还有南雅锦和棋老  不知为何  凡川竟有些愧疚  愧疚自己沒能帮上清雨阁  不过凡川又想到隐宗里的那位仙人  于是也就释然了  凡川自问  就算有十个自己  也敌不过对方的一位仙人

    仙人  这个字眼  在凡川的眼里  就是超越一切的实力象征

    “算了  自己出不出去还未必呢  等出去了再说吧  ”

    凡川叹息了一声  随即再次细心的寻找出口  这次凡川学聪明了  为了以防迷路  凡川在每经过的一个小分叉口处  都用楚远紫剑刻下了一个清楚的十字  刻痕很深  即使寒霜覆盖了表面  也不会浸满刻痕

    一圈又一圈  一遍又一遍  凡川从未休息过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  毕竟在这极寒冰窟之下沒有昼夜之分  只有永恒的时间流逝  可是结果却让凡川从一开始的小失落  变成最后的极度失望  因为不管凡川如何寻找  这极寒冰窟就像是一个自成的界域一样  不但沒有尽头  而且景象依旧  从未有任何改变

    “是不是真有阵法  ”

    阵法的念头再次浮现  于是凡川也不再多想  随即试探着用楚远紫剑击出了一道道真气流  來攻击那些冰柱  以及周围的空间  可是收到的效益并不好  因为如果要是真有阵法存在  那么凡川用真气流攻击  势必会遭到阵法能量反噬  或者有阵法能量的波动  可是几道真气流过后  不但沒有阵法能量波动  更别提什么阵法能量反噬了  除了被击碎的冰块  以及被扫荡飞起的寒霜  其他什么也沒有  依旧如常

    失望  彻底的失望  凡川曾一度认为自己能实现自己最初的修真梦想  就是救活镜爷爷  可是事实來看  这条路  何其的难

    稍微自我安慰了一番后  凡川再度振作起易碎的精神  准备继续再寻找  不过这次要变换寻找方式  不能再盲目的一直步行了  凡川想到了飞行  也许冰窟的顶端会有什么线索  可是当凡川抬头向天上看去的时候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随即传來  因为在天空上方  除了接连不断的寒霜飘落  就是灰蒙蒙的飘渺  根本看不到尽头  更别提什么线索了

    一气之下  凡川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了  于是用力的抬起楚远紫剑  对着周围疯狂的进行着扫荡  整个空间里充满了剑气破空的声响  以及冰块的“啪啪”碎裂声  道道紫芒如朝霞一般  染遍了整个透明到发白的冰窟

    “不要再浪费体力了  这样做  只能害了你自己  ”

    就在这时凡川继续着疯狂的扫荡的时候  突然一句飘渺悠长的声音  传进了凡川的耳朵里  虽然这时候周围还在不断的响起冰块的碎裂声  但是这句话却如响雷一般  硬是把凡川从疯狂迷失中给强行的拉扯了回來

    “是谁  是谁  出來  ”

    凡川停止了扫荡  手持着楚远紫剑  单膝跪在了地上  大口的喘着气  双眼里冒着紫色的寒芒  表情也处于一种极度的扭曲之中

    “我是谁不重要  但是你若再这般执意而为  那么后果就是走火入魔  爆体而死  ”

    悠长飘渺的声音再次传來  可是凡川却找不到声源在哪里  这声音就像是冰窟自身所出  但是又沒有确切的证据來证

    “你到底是谁  快现身  ”

    凡川有些等不及了  猛的站起了身  手持着楚远紫剑  四周來回的转身寻找  可是一番寻找之下  还是沒有什么结果  不过这时候刚刚稳定了情绪的凡川  却生出了一丝激动  因为有声音  那就代表这里还有人存在  不管对方是敌是友  最起码凡川不会再受这寂静的折磨

    “你先平息一下情绪  我就现身  ”

    声音再次传來  凡川身体惊动了一下  但是分析对方的话里意思  凡川再也压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了  但是为了引出对方现身  凡川又刻意的装作淡定  但是防备却少不了  不知不觉间  凡川已把楚远紫剑挡在了自身的前方  以防不时之需

    “好了  你可以现身了  ”凡川对着空气大声的叫喊道

    就在这时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  突然地面开始剧烈的晃动了起來  而且伴随着地面的晃动  周围的冰柱也开始“辟辟啪啪”作响  大块大块的冰块从天而降  沒用一会儿  地面上就堆满了小型的冰山  地面的晃动还在继续  而且幅度越來越大  就好像是有个庞然大物要从地底钻出來一样

    为了以防万一  凡川立即催动真气  使得自己身体悬浮在了空中  由于楚远紫剑的贴身保护  所以当那些大块的冰块就要砸到凡川的时候  都会被剑气瞬间扫成粉末  从远处看  只有凡川的周身比较清净  其他地方都是冰块下如雨  整个冰窟像是就要倒塌了一般

    就在凡川疑惑着要不要用真气克制一下周围环境的时候  这时候地面晃动却突然停了下來  而且那些本來还在坠落的冰块  竟突然悬停在了空中  一切瞬间恢复正常  突然的寂静让凡川很不适应  若不是看到地面上已经堆满了冰块  凡川都不敢相信刚刚发生了一场剧烈晃动

    “唰  ”

    就在凡川疑惑的当下  空气中突然又传來了一声凌厉的声响  接着一道青色的光芒  如同太阳一般  瞬间照射着整个冰窟  整个冰窟就像是沉浸在了一个青色的世界里  再也沒有了透明发白的颜色  不过这道所占范围极大的青色光芒  却只是一闪即逝  随即透明发白的颜色再次占据冰窟  不过凡川细心的发现  与之前不同的是  这时候的地面上  竟然攀附着一条身形庞大  浑体青色的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