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极寒冰窟
    [.huju.][.huju.][]

    冷  极度的冷

    在这极寒冰窟之下  嘴巴里呼出的气体  都可瞬间凝结成冰霜  眼皮难启  瞳孔更是快速缩小  整个视线里  全然都是模糊的景象  即使偶尔看得清楚  也尽是透明的冰  白色的霜

    脱离了佟羊的真气克制  此刻凡川的身体虽然能活动了  可在这冰窟之下  凡川却是纹丝不动  因为每动一下  空气中就会即刻传來骨骼转动的脆响  “啪啪啪”的脆响声  早已使得凡川心生敬畏  这一刻  凡川才真正的体会到了冰冷刺骨

    “完……完蛋了  要……要归位了……”

    凡川哆嗦着身体  缓慢的把身子绻曲起來  蹲身挤在一个角落里  虽说是角落  可是背部接触的只是一块高耸的冰柱

    冰渣如下雨一般  “唰唰”的从冰柱上落下來  尽数都砸在了凡川的身上  凡川只是象征性的抖擞了下身体  并未有想要挪开的意图

    寒冷还在继续  整个冰窟里也仅仅只剩下了寒冷在嘶啸

    “楚远  对  楚远  ”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凡川的脑海  当下凡川立即强撑着抽出真气  祭出了楚远紫剑

    一道紫芒闪过  为这透明发白的空间增加了一分颜色  显得很是温暖  楚远刚刚握在手上  凡川即刻融入大量真气  试图用剑气扫开身体周围的寒气

    “唰  ”

    剑气破空的声响响起  凡川的想法果然奏效  只见在楚远紫剑剑体紫芒照射到的地方  异常的明亮干净  不过凡川知道这并不是地面光亮干净  其实只是剑气把寒气逼退了而已  以至于凡川的视线明亮了  而在剑气紫芒之外  凡川的视线里还是模糊不堪  可想而知  那些寒气就是完全的生长在此  只能逼退  并不能消散

    得到了一丝“温暖”  凡川像是又想到了什么  当下立即抬眼看向手指佩戴的晶涟羽戒  一丝真气融入羽戒里  换之而來的是一道流光闪过  再接着看到凡川手掌里不知何时却多出了一只奇形怪状的小酒壶

    “希望有用  ”

    开启小酒壶的壶盖  凡川顺势抬起酒壶  一饮而尽

    这酒壶里装的东西  正是凡川之前离开夜月门的时候  安吾长老赠给的提神御寒的露酒  是安吾长老独自配制的  之前凡川一直把它放在了晶涟羽戒里  要不是此时太过于寒冷  凡川几乎都忘却了还有这壶露酒存在

    露酒过肚  顿时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充斥在了凡川的体内  凡川平时不喜饮酒  可这次饮酒  却让凡川求之不得  回味无穷  而且不但有效的帮助了凡川提神醒脑  而且还起到了御寒的作用  虽说并不是让凡川完全的释然寒冷  但这份小小的“温暖”对于凡川來说  显然已经足够

    也就是从此  凡川爱上了酒

    仅靠着身体里的一丝丝温暖  以及楚远紫剑扫出來的空间  凡川试着站起了身  开始查看周围的环境

    入眼的先是琳琅满目的清一色冰柱  其次还有着如雕刻一般的冰封体  细细碎碎的寒霜  更是如雪花一般  缓慢的向下坠落  综合來看  称之为极寒之地  也不为过

    每个冰柱都像是一条支撑体  冰柱的上端不知是通往何处  但是以如今凡川的视线  根本看不清出上方的情况  而且在交错的冰柱之后  还有着七通八达的狭窄通道  又像是一个冰封的迷宫一样  错综复杂  而凡川此时站立的地方  仅仅只是这诸多通道的一条上

    “这里……不会有什么吧  ”

    恍恍惚惚之间  凡川总感觉到了一种不安  可这种不安却又说不出口  具体指的是什么  就连凡川自己也不清楚  只是周围的寒冷再加上死一般的寂静  让凡川在不知不觉中就心生出了一种恐惧感

    与其坐以待毙  不如主动出击

    心神已定  凡川随即再次抽出真气融入到了手里的楚远紫剑上  借着剑气的扫荡  凡川开始着手寻找出口

    脚下传來稀稀拉拉的冰霜践踏声  吱吱喳喳的清脆入耳  凡川无时无刻不都全神贯注的查看着眼前的情况  以及身后的动静  以防出现什么未知危险

    可在凡川仗着剑气扫荡  转悠了几圈之后  除了冰柱和寒霜之外  不但什么都沒有发现  而且在不知不觉间  凡川竟又转回了原地  因为就在这时凡川的脚下  还有着之前凡川蹲身冰柱角落时的脚印  虽然这时候的脚印已被寒霜覆盖了些许  但是依旧可以分辨出來  正是凡川的脚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阵法  ”

    凡川开始胡思乱想了起來  身体站在原地  视线却四周环顾起來  一番查看之后  不仅无果  更是新添烦恼

    “吱吱  ”

    就在这时凡川眉头紧锁片刻  突然一声细微的动静惊醒了凡川  当下凡川立刻转身寻着声响看去  可是当凡川转过身去之后  却又什么都沒发现  但此时凡川的心神已更是高度集中了起來

    凡川又转回來了身体

    就在凡川转身这片刻  突然“轰轰”的一声巨响  彻底的打破了寂静  而且巨响过后  就是接连着的响声  动静极大

    凡川想都沒想  先是撤身向前移动了一大截  随即转身看去  一看不要紧  凡川只感到了一股比周围环境还要寒冷的冷气  直冒心头

    因为就在凡川现在视线的正前方  一个两人环抱粗大的冰柱  正向着凡川倾倒而來  “轰轰隆隆”的冰块碎裂声不绝于耳

    见状后  凡川想都沒多想  本能的向一旁躲去  但是由于通道的窄小  当凡川躲到了一旁之后  才心痛的发觉  自身还处在冰柱的砸落范围  想要再找一处躲避的地方  可是放眼望去  凡川再次心痛的发觉  沒地可躲

    “只能这样了……”

    强制的使自己冷静下來  凡川接着抬起了手里的楚远紫剑  剑气所指位置  正是迎面倒來的冰柱  凡川试图用剑气把冰柱给分解

    “轰  ”

    又是一声极大的动静  冰柱如期而至的砸落在了凡川的身前

    “楚远  出  ”

    “唰”的一声剑气破空声响之后  只见透明发白的空间里  瞬间划过一道极纯的紫芒  紫芒更是幻化出了各式各样的影像  如一头发了疯的猛兽一般  即刻的扑在了冰柱之上

    紫芒抵达冰柱  本來依靠惯性极速降落的冰柱  却被凡川用真气配合剑气给死死的停在了半空  凡川甚至都能感受到冰柱里散发出來的极寒之气

    按照原先所想  接下來就需要依次分解了冰柱  不然这样久撑下去根本不是办法  先不说真气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耗尽  就冰柱所给人的极寒之气  就能让凡川举手投降

    凡川不知道的是  这个存在于清雨阁地下的极寒冰窟  曾活活的冻死了多位修为境界处在大道期的修真者

    “流澜  出  ”

    随着凡川的又一声大吼  只见多加了一分颜色的空间里  忽然又涌现出了一道极纯的蓝芒  随着蓝芒的增强  一把造型奇特的修真者  自顾的漂浮在了空中

    这把剑  正是之前凌关真人赠予凡川的流澜剑

    凡川现在是在用着楚远紫剑來抵制冰柱的倒塌  而击出流澜剑  则是用流澜剑來依次打碎冰柱

    由于同时操控着两把修真剑  凡川只感觉到了体内的真气在快速流失  按照这样的流失速度  不用多久  凡川就会耗尽真气  可就在这左右为难之时  凡川突然又想到了自己体内的另两道气体  就是化魂之力和兽元力

    为了以防万一  凡川停止了使用真气供应流澜剑  而是操控着兽元力注入到了流澜剑剑体内  因为之前凡川曾试过用兽元力注入到楚远紫剑里使用  那时是在纵始院杀魔人的时候  效果很好  所以此时凡川毅然决然的再次抽出兽元力

    就在兽元力注入流澜剑剑体的瞬间  只见周围的空间里  随着突然的一声嘶吼之后  竟刮起了大风  风势來的很是凶猛  而且还很无缘无故  不过当凡川看到刮來的大风都被卷入了流澜剑剑体之后  凡川这才释然  敢情这大风是兽元力配合流澜剑而制造出來的

    风声消停  本來纯蓝色的剑芒  逐渐的攀附上了一层层黑色烟雾  而且这黑色烟雾像是活物一般  竟会自行游走  逐渐的  黑色烟雾的目标  锁定在了那个凡川还在苦苦支撑的冰柱之上

    接着  如凡川所想  只听空气里传來“噼噼啪啪”的冰块碎裂声  再看向眼前的冰柱时  只见流澜剑就像是一个愤怒的杀神一样  脱离了凡川的手  而悬浮在了冰柱上端  冒着蓝芒黑烟的剑体正快速的劈砍着冰柱  大块大块的冰块  突特大级的冰雹一样  接连不断的落在了地面上  而原本两人环抱粗大的冰柱  也开始出现了萎靡  逐渐缩小了起來

    见情况慢慢好转起來  凡川这才大呼了一口气  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疲惫的微笑

    可这时全神贯注的凡川却不知道  就在凡川的背后不远处  一处被冰柱挡住的阴暗角落里  几根如棍棒粗的龙须  正从角落里探露了出來  缓慢的晃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