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仙人齐亢
    [.huju.][.huju.][]

    “殷七兄弟莫急  不知贵派隐宗來了多少人马  贵派杀不尽宗主來了吗  ”佟羊的声音传來

    听到这富含信息量的对话  凡川身体猛然间抖动了一下  差点踢到楼顶的瓦片  还好凡川及时的停住了身体  这才沒能让楼阁里的四人发现自己的行踪

    不过事已至此  凡川这才相信了棋老的话  原來佟羊和隐宗真的有來往  而现在站在佟羊对面的三人应该就是隐宗派來的使者  至于他们隐宗使者來找佟羊的目的  从刚刚他们的对话中就可以轻易得知  看來佟羊要联合隐宗來攻取清雨阁了

    不过让凡川还有些感到蹊跷的是  这一切來的也太快了吧  这棋老刚刚与自己复述过关于此事  这隐宗就已派人來犯了  可见佟羊的计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而刚刚清雨阁主殿出现的躁动  难道就是隐宗已经派弟子攻取了  可是这不可能啊  先不说清雨阁的防守很严密  就单单说清雨阁的水云间一关  就能使得很多修真者望而却步  可偏偏现在站在佟羊楼阁内的这三位修真者为何如此轻易就來到此处呢  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想到此处  凡川决定再偷听下去  看看还能不能有什么收获

    这时被佟羊称作殷七的修真者  听完了佟羊的问话后  竟自顾的笑了起來  接着出声笑道:“哈哈  佟羊兄弟担心什么  我们隐宗不需要派太多弟子  更不需要什么大军压境  我们请來一人就行了  对了  我们杀不尽宗主让我转告你  他会在咱们攻破清雨阁之后再现身  ”

    听到殷七的话  佟羊很是诧异  先是转眼看了看殷七身边同样穿着打扮与殷七一般的修真者  随即佟羊又自顾的摇了摇头  显然佟羊知道殷七所说的那个人不是这个修真者  因为这个修真者的修为境界才仅仅元真期而已  那么不是这个  就是殷七左边的这位了

    当佟羊的目光触碰到殷七身体左边的那人之时  只见佟羊的眉头皱的更是越紧  而且还有着一副满是疑惑的样子:“殷七兄弟  这位是……”

    当殷七看到佟羊的面目表情后  不禁的大笑了起來  随即出声答道:“哈哈  佟羊兄弟莫要疑惑  这位乃是我们隐宗的通天长老  齐亢……仙尊  ”殷七话说到最后的时候  语气特意的加重了最后两个字

    “什……什么  仙……仙人  ”佟羊几乎瞪直了眼睛  一副惊恐的样子  久久沒能平静

    而随着佟羊惊恐的  自然还有凡川  而且凡川的反应更是比佟羊还要剧烈  也许是由于听闻到了惊人的消息  以致使这时候的凡川全然忘却了自己还在偷听  双脚不自觉的向下滑了过去  导致楼阁顶层整片的瓦片  伴随着凡川身体的滑动  不时的向下掉落了下去

    “啪  啪  ”

    几声尖锐的瓦片碎裂声  如针扎似的一般  凌厉的钻入了凡川的耳朵  当然  此时站在楼阁内的佟羊四人  也自然发觉到了凡川的存在

    见已暴露  凡川深知此时就算逃也逃不了了  索性就在身子落地之后  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楼阁之内  面对面的看着佟羊几人

    本來还在惊诧着仙人身份的佟羊  在看清楚了凡川的面容后  立即气不打一处來  当下不顾在场其他人  而是直接对着凡川大吼道:“哼  我说是谁这么大胆敢在这里偷听  原來是你这个臭小子  老子本來沒去找你  就已经算你走运了  现在你倒是自己送上门來了  刚好  老子今天就宰了你  ”

    凡川见状  当下心生机智  俊俏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了笑容  接着语气温和的出声说道:“哎呀  原來是真人的静室啊  都怪小子有眼无珠  不识得真人的静养之地  小子以为是空楼阁呢  就随便的來逛逛  沒想到站在楼阁顶上看后山风景还不错  于是就看着看着睡着了  至于真人你们刚刚说了什么  小子我可是什么都沒听到啊  还望真人大人不计小人过  饶了小子一命  ”

    听到凡川的求饶  佟羊本來严肃的脸颊  突然放松了些许  随即尽带嘲讽的对着凡川说道:“哼  你这臭小子  之前在大殿上你不是还顶撞老子呢吗  怎么  现在不敢了  哈哈  告诉你  老子不吃你这一套  你今天必须死  ”

    凡川慌了  但话还是及时说道:“哎呀  真人啊真人  你就饶了小子吧  小子以后再也不敢了  小子以后保证  再也不來这里看风景了  不对  等水云关开启了  小子马上就走  绝不停留贵派了  求真人饶了小子好不好  ”

    其实凡川何曾想要求饶  若不是知道对方队伍里有仙人  凡川绝对不会这么做  但要是明明知道对方有仙人  却还要逞强的话  那么灰飞烟灭  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凡川虽是第一次见真正的仙人  但是从之前凡川早已听闻过很多关于仙人的恐怖实力  散仙亦是修真者霸者  何况真正的仙人

    面对强者  识时务者为俊杰

    而这时听到凡川可怜兮兮的求饶  佟羊笑的更为灿烂  不过佟羊还是沒有放掉任何一个嘲讽凡川的机会:“哈哈  老子还以为你是什么玩意儿呢  原來就是一个怂货啊  哈哈  不既然你这么求老子  那么老子……还是要杀了你  ”

    说着话  只见佟羊突然斗转身体  道道真气破体而出  恍惚间  极强的真气流  开始快速的汇聚  其攻击目标  正是凡川

    凡川见状  深知对方对自己的狠  既然不能侥幸逃脱  那么就背水一战吧  凡川这样想着  也准备抽出真气一搏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  只见站在佟羊身边一直未作声的殷七  却突然抽身挡在了佟羊的身前  接着只听殷七出声说道:“且慢  佟羊兄弟  大事当前  此等小事暂且先不处理也罢  省得多增变故  我们当下必须全心全力应付南雅锦那娘们儿  还有  你现在务必去开启水云关  我们隐宗还有诸多弟子被困在外面  ”

    听到对方的话  凡川深知  得救了

    果然  在听完殷七的一番话后  只见佟羊眉头皱了皱  随即对着凡川冷哼了一声  接着出声说道:“算你小子走运  老子先不杀你  等老子做了清雨阁的阁主后  再慢慢的收拾你  不过死罪可免  活罪难逃  老子这儿有一处冰窟  里面更有老夫养的一条小蛇  你要不就下去陪陪它吧  ”

    说话间  不等凡川反应过來  只见佟羊突然催动真气  真气流向着地面陡然砸去  接着只听到“轰隆隆”的震耳欲聋的声响传來  天色瞬间变暗  伴随着剧烈的狂风  只见刚刚还平坦的大地  竟然生生的被撕开了一道裂口  裂口处更是向外迸发着寒气  刚刚还干燥的地面  瞬间就被冰封了  而且冰封还在继续  速度之快  令人目不转睛

    “小子  下去吧  ”

    佟羊极度难听的嗓音再次传來  接着凡川的身体像是不受控制了一般  就如之前被南雅锦控制住的一般  快速的向着大地裂缝处挪去

    “啊  ”

    凡川根本就沒有机会  或者说能力來反抗  全身被禁锢之后  想抽出一丝真气都难  何况逃脱  所以  地面上唯一留下的凡川的痕迹  只有这一声临落入冰窟之时的惨叫声

    等凡川消失在了冰窟之后  只见佟羊立即又开始抽出真气  真气流再接着砸向地面  不过这次不是开启冰窟  而是完全的封闭冰窟  仅仅只是分分钟  地面随着佟羊真气流的输送  终于再次合并上了  之前那些被冰封的痕迹  也全然消失了  整个地面看起來  就像是什么都沒发生过的一样  很平静

    “佟羊兄弟这冰窟真乃神迹呀  佩服佩服  ”

    这时殷七对着佟羊抬手鼓掌叫好  跟着殷七动作做的  还有殷七身旁的那个元真期修为境界的修真者  而那位仙人  却纹丝不动  似乎这外界发生的什么  都与他无关一样

    听到殷七的话  佟羊谦虚的回应道:“哈哈  让殷七兄弟见笑了  我也就只是略施小技  不足挂齿呀  ”

    “哈哈  ”

    一番爽笑之后  殷七严肃了起來:“好了  佟羊兄弟  咱们现在去开启水云关吧  不能让我那些弟子久等了呀  ”

    “好  咱们现在就去  ”佟羊豪爽的答应道  不过随即只见佟羊的脸色又稍微暗淡了下來  只听佟羊接着出声说道:“只……只是这水云关是在清雨阁的最下方  我们要去那里  需要穿过南雅锦的静室  还有阁内诸多弟子们的静室  而且还要经过一个大风大浪阵法  虽然这阵法不足为难  但是闹出动静了  咱们就不方便了吧  ”

    听到佟羊的话  殷七并沒有先作答  而是转头看向了一旁一直未作声的仙人齐亢

    仙人齐亢看到了殷七投來的目光后  什么也沒说  只是向前走了一步  手指轻轻的向前抬起一下  接着只听“唰”的一声声响之后  刚刚站在地面上的四人  瞬间消失了

    就连一缕缕烟尘都沒有留下  就好像刚刚这里从未來过人的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