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不明之客
    [.huju.][.huju.][]

    清雨阁的景色令人回味无穷  山水交错  若隐若现  朦胧中又不失真实  和仙云魅比起來  仙云魅过于亮丽  而清雨阁就比较含蓄

    凡川踏着沉重的步伐  按照着之前从今寒那里打听到的路线  一步步的向着后山佟羊真人的静室走去  山风清凉  嗅觉充斥着花草香  偶尔还有滴滴雨露打湿凡川的脸颊  凡川虽是头脑清醒  可思绪却过于沉重

    此刻凡川是处在一个两难的局面  不帮南雅锦  那么回去北原星球无望  可是帮了南雅锦  先不说自己沒能力杀了佟羊  就算杀了佟羊  自己也会惹上一身的麻烦  按照棋老话中的意思來说  那个隐宗门派  定和佟羊有什么约定在先  如果自己杀了佟羊  那么也等同于自己树敌于隐宗  这样一來  东固星球一行  难免太过于惊险和尴尬了

    “什么人  ”

    就在这时  一声喊叫使得凡川站住了脚步

    寻声望去  只见一位清雨阁弟子打扮的修真者  手持着一把长枪  刚好站在去往后山的通道中间  挡住了凡川的去路

    凡川见状  立即躬身施了一礼  出声说道:“这位仁兄  我叫凡川  是有事情來拜访贵派  刚刚已经面见过贵派阁主  贵派阁主说有事情耽搁  一会儿再见我  让我先自行观赏一番  所以……”

    “哦  原來是这样  再往前就是佟羊真人的静室  沒有命令  外人一般不准入内  所以请回吧  ”清雨阁弟子语气比较坚决

    看到了对方的神色  凡川知道硬闯进去是不可能的了  可是想要智取过去  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正在这尴尬的局面还在持续的时候  突然一声声躁动  从清雨阁的大殿处传了过來  接着就是熙熙攘攘的嘈杂声  清雨阁的弟子们更是络绎不绝的向着清雨阁主殿奔去

    此时站在凡川面前的清雨阁弟子当然也听到了动荡  于是当下不再顾及凡川  反倒是跨身向着清雨阁主殿疯狂跑去  留下了一脸惊讶的凡川待在了原地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看着飞奔而走的清雨阁弟子  凡川久久未回过神來  但当凡川看清楚了通往佟羊真人静室的通道再无人阻拦的时候  凡川沒再多想  立即闪身向着后山的方向快步跑去

    身后清雨阁主殿处位置的嘈杂声还在继续  而且似乎愈演愈烈  凡川很想回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但是眼下凡川却想先弄清楚一件事  那就是确认之前棋老的话属不属实

    其实凡川这么鲁莽行事  本不属于凡川的风格  但是毕竟身处异乡  对于一件事情的真伪  全然不可只听信于一人之言  隐约间  凡川想要帮助南雅锦消灭佟羊  而换取回北原星球的路线  可是又隐约间  凡川觉得事情并沒有那么简单  说到底  凡川只是想把事情搞清楚  最好是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  不能让自己成为别人的一把杀人工具

    就在这时凡川还沉溺在胡思乱想的时候  前方突然出现的一座阁楼  引起了凡川的注意  阁楼坐落于山脚边  周边沒有任何建筑衬托  这唯一的阁楼就好像是专为谁而建的一样  傲立于孤山之下  气势却磅礴于云端之上

    搞清楚了状况之后  凡川猜想这座阁楼一定就是佟羊真人的静室了  本來凡川是想直接面见佟羊  试图在交流中获取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可是临到事前  凡川又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些冒险  一不说佟羊对自己抱有敌意  二來  自己也不知道具体要怎么交流  才能从中获取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这让凡川有些压抑了起來  可是就在凡川的心底  却有一个信念  在一直鼓舞着凡川  似乎在刻意的告诉凡川  前往佟羊的静室  一定会有所发现

    虽然说只是凡川的潜意识  可是凡川却总是会信以为真

    “算了  先躲在外面看看吧  ”

    决定了之后  凡川随即收敛起自身的真气  接着鬼鬼祟祟的靠近了佟羊的静室

    可是就在凡川靠近佟羊的静室还有大概十米的距离时  突然凡川的身体动不了了  不管再怎么用力  身体就是前进不了  似有什么东西在前方挡着一样

    一番检查之后  凡川这才知道  原來在阁楼的四面十米内  都被人下了结界  这种结界隐匿于空气中  一般人根本看不到  想要进入这种结界里  那么势必需要用真气來冲开  如若修为境界不够  则还需要修真兵器來作辅助  方可有机会冲开结界

    可是面对这种窘境  凡川很是尴尬  因为刚刚才收敛起自身真气  如果再次抽出真气來冲开结界的话  那么势必会惊扰到阁楼里的人  也就是说  如果凡川现在使用真气冲开结界  那么佟羊定会发现凡川

    一时间  凡川有些失落了  如果擅自冲开结界  那么佟羊定会认为自己不怀好意  搞不好还免不了一次恶斗  可是原地打道回府的话  凡川又心有不甘  思前想后  凡川最终也沒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  于是压抑着心情  凡川先找到了位于阁楼的一角隐蔽处休息了下來  希望着结界变弱  或者有什么奇异发生的时候  再自行闯进去  反正目前是难以进去了  只好等待一番  静观其变了

    蹲身在一犄角旮旯里  凡川很不是滋味  实在无聊  凡川想起來了小黑  于是略微的催动真气  小黑瞬间就被凡川从流澜剑里给召唤了出來

    “汪汪  ”

    刚刚出现的小黑  立即投入到了凡川的坏里  对着凡川一直吠叫不停  而且还时不时的用它的小小脑袋拱着凡川的胸膛

    “小黑啊  你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凡川很是无奈的看着怀里的小黑  有气无力的出声说道

    “汪汪  啊呜  ”

    小黑回复凡川的依旧是它自己的语言  凡川也听不懂  不过看到小黑有回应  凡川还是浅浅的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小黑  你说……”

    “汪汪  汪汪……”

    就在这时凡川正欲再无聊的说句话的时候  却只见怀里的小黑不等凡川把话说完  大声的吠叫了起來  打断了凡川的话  同时还看到小黑抬起了小小的爪子  直直的指向了佟羊的阁楼处

    见有异状  凡川也不含糊  立即抬眼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  却让凡川顿生一阵阵的寒意

    只见在小黑所指的方向  也就是佟羊的阁楼前  只见三位衣着打扮特别奇特的人  不知何时竟站立在了阁楼前面  这三人站立的具体位置  也正是刚刚凡川所站立的地方  看來这三人也察觉到了身前的结界

    三人的突然出现  这倒不会让凡川感觉到什么寒意  让凡川感觉到寒意的是  接着只见三人中并列站在最左边的一位样貌很年轻的男人  仅仅只是抬一抬手  本來在阁楼四面的结界  竟然瞬间消散

    就是因为这种变态的力量  才让凡川感到了寒意  因为在凡川的字典里  即使是大道期的修真者  想要破除一面结界  那也需要相当的真气來做支撑  可此时这人  却仅仅只是抬一抬手  这种力量  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凡川的理解

    事出突然  凡川也不敢乱动  待看到出现的三人缓慢的走进了阁楼后  凡川这才缓慢的站起了身  接着把小黑收进了流澜剑后  凡川沒再多想  随即祭出了楚远紫剑

    “唰  ”

    只听空气中传來了一声剑气破空的声响之后  再看凡川的周身  已开始大量的散放着紫芒  逐渐的  楚远紫剑已缓慢的隐现在了凡川的手里

    剑已入手  接着凡川即刻一个小瞬移  身体“唰”的一下就贴在了阁楼的顶上  缓慢的揭开阁楼顶上的一片石瓦  凡川放眼向着下面看去  之前那三位不明之客再次闯进凡川的视线里  陪同着的还有三人身边的佟羊真人  不过看这时候的佟羊  似乎与平常有什么不同  具体是哪里不同  一时间凡川也说不上來  为了隐藏真气  又为了能够随时防身  凡川只好把真气收敛到体内  只剩下一把毫无真气支撑的楚远紫剑握在手掌中  以备紧急之需

    通过足够的光线照射  凡川终于看清了刚刚的三位不明之客的面容  三人都是男人  其中有两位都是一身花色锦衣素裹  而且特别奇怪的是  这两人的穿着虽然很相似  但是在两人的修为境界來看  却相差了太多  凡川能清晰的感受到  站在中间的那位男性修真者拥有着玄真期左右的修为境界  而在他身旁的那一位修真者  却仅仅只有元真期的修为境界  而且似乎元真灵神还是刚刚凝结而成  还很稚嫩

    不过最特别的还是第三人  就是站在最左边的这人  也就是刚刚轻松破开结界的这人  让凡川诧异的是  凡川竟看不透对方的修为境界  甚至是毫无一点点境界可言  对方的体质好像就只是凡人而已  但是一番仔细观察下  又与凡人相差太多  再搭配上这人一身灰色的长袍  更觉得这人很简单  可是真理往往告诉世人  表面上越是简单的人  背后就越不简单

    凡川自认也遇到过很多“人”  像之前的魔人  妖灵  以及散仙和仙魄  还有化魂  凡川虽说不太了解  但是再遇见  凡川还是能感觉出來对方属于什么体质  可是就单单此刻眼前的这人  却让凡川发愁了

    “南雅锦那娘们怎么样了  今天能不能动手  ”

    就在这时凡川还在瞎想的时候  楼阁内传了一声话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