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自我矛盾
    [.huju.][.huju.][]

    “要我帮助的主要原因  是什么  ”凡川很是好奇  但是隐约间  凡川有一种不安涌上了心头

    “凡川少侠听老夫來说  刚刚老夫也跟少侠说过了  我和佟羊都是第一批跟着南襄祖师的修真者  按辈分來说  我们现任的阁主大人  也就是雅儿  她需要称我和佟羊一声叔叔  不过最主要的是  佟羊做事天衣无缝  所以阁内众多弟子都不曾了解到佟羊的阴险目的  要是找不到证据  就直接动手杀了佟羊的话  那么势必会引起阁内弟子们的恐慌和躁动  毕竟在清雨阁里  佟羊他自己还带有一批衷心耿耿的修真弟子  这样一來  更是很难收场  可是  如今隐宗就要大军压境了  这对于清雨阁來说  已是燃眉之急  我们阁主大人不愿自相残杀  老夫想南襄祖师也不愿看到自相残杀的这一幕  所以……”

    “所以你们就找到我这样一个外星球來的修真者  替你们杀了佟羊  这样一來  不但责任不在于你们清雨阁身上  而且令外界和清雨阁之内都不会有什么异议  可以全心的对待隐宗的战事  不再担心阁内的奸细捣乱  再而且等我回到了北原星球后  佟羊的那些弟子无论怎么调查也不会查到我  对吧  呵呵  你们这还真是一步妙棋啊  ”

    接住了棋老的话  凡川自嘲的笑了起來

    此刻凡川的内心是昏暗的  因为凡川无论如何都沒有想到  自己说到底只是被人利用的一把尖刃  尖刃可以伤人  可却不能久留于身  这让凡川很是不适应  话到此处  凡川有种想要起身而走的想法

    倒不是凡川不想见死不救  只是对于凡川來说  本身杀掉佟羊  就是一件极其难成的事情  毕竟佟羊的修为境界是高于凡川的  何况  凡川此行目的  仅仅只是为了早日打探到回北原星球的路线  望能早日回到北原星球  毕竟北原星球才是凡川的家  而如今凡川在这里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过客吧  所以第二个原因就是  凡川不想在这个星球上牵扯任何事情  而且说到底  这种牵扯对于凡川來说  只有害  沒有利

    “呃  凡川少……”

    “你就直接说我说的对不对  ”

    “呃……对  对的……”

    听到棋老的回答  凡川毅然的站起了身子

    “棋老  原谅小子帮不了你们  回北原星球一事  小子会再自行想办法  棋老  告辞了……”说着话  凡川作势就要转身离开小内室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只见本來活动极其不便的棋老  突然抽身一个纵跳  直接挡在了凡川的身前  阻拦住了凡川的去路

    “凡川少侠  你可以考虑一下  因为想要从东固星球到达北原星球  这种跨星移动  只有我们清雨阁能做到  其他修真门派是帮不了你的  ”棋老说完话  陡然一个转身  瞬间消失了  空空的小内室里  只留下了面目呆滞的凡川一人

    听完了棋老的这一席话  凡川脑袋顿时放空了  任凡川无论如何也沒有想到  这跨星移动  竟会是如此艰难  可能是由于之前棋老的真诚相对  所以此时凡川对于棋老的话  都是深信不疑

    “唉……”

    叹息了一声之后  凡川垂头丧气的走出了内室  向着清雨阁的大殿方向走了过去

    而这时就在凡川走后  刚刚还异常寂静的小内室里  突然两道流光闪过  “唰唰”两声声响传來  再看本來空无一人的小内室里  已然出现了两人  一人是拥有着瘦弱佝偻的身躯  一人是身穿一袭红色长裙  身材凹凸有致

    这两人正是刚刚消失的棋老  与之前与凡川不欢而散的南雅锦  透过外围的光亮  能看的清楚  这时棋老和南雅锦的脸上  都表现出了一副忧愁的样子

    “棋叔  这样骗他说只有我们能护送他回北原星球  可行吗  他会相信吗  你要知道  在我们祈神大陆的北方  那个神源门更是精通跨星移动的啊  ”南雅锦看着眼前的棋老  很是惆怅的出声相问道

    “阁主大人不必多虑  我看凡川这小子虽然一身正气  而且拥有不浅的修为境界  不过  依老夫來看  他似乎对于修真界的了解甚少  而对于我们东固星球的修真界  更是一知半解  所以  阁主大人尽管放心  ”棋老一副胸有成竹的说道

    “但愿吧……”南雅锦叹息了一声  随即一个转身  身子瞬间消失了

    看到南雅锦消失  棋老也是一样叹息了一声  随即也和南雅锦一样  转身消失

    一丝情愁  一段情义  一纸不悔  一个漂泊的人

    此刻的凡川  无不像是身处在一个水深火热的煎熬境界中  前方是狼  后面是虎  中间是蛟龙  左右为难  进退两难  这一刻  凡川才深深的体会到了  什么叫做无助  什么叫做悲哀

    知道离开清雨阁  还需等一月之久水云关开启之时  方可离开清雨阁  这让凡川更为焦急了起來  虽说一个月不久  但是放在凡川此时的心境之上  那实属为度日如年了

    “唉  算了  还是去找今寒兄弟和画忆姑娘去吧  这样一个人也沒意思  说不定还能打听到什么  ”

    思绪已定  凡川随即起步向着大殿快步走去  可等脚步快要跨进大殿的时候  凡川突然又停下了脚步  反而是蹑手蹑脚的逐渐逼近大殿  伸头伸脑的张望了一番  等确认了大殿里空无一人的时候  凡川这才重新抬起脚步走了过去

    其实凡川所畏惧的  则是之前留在大殿里的佟羊真人

    整个大殿里空无一人  空空荡荡的格外寂静  而且还能清晰的听到凡川脚步的回音  “咯噔咯噔”的步伐  就如凡川此时的心情一样  一上一下  毫无安定可言

    就在凡川这时候刚步入大殿里沒一会儿  突然凡川感觉到了殿外竟有两道真气流  向着自己所站之地快速的涌來  虽说真气的波动不算太大  但是身处异乡  凡川还是时时刻刻的警惕着

    当下  凡川立即转过身去  先是抽出了一丝真气护体  接着目光紧紧的锁定在了大殿的主门处

    可等了一会儿之后  大殿主门处出现的两人  却让凡川完全的放松了警惕  而且更是抽回了真气  以真身相待

    “凡川前辈  你终于出來了  ”

    “对啊  前辈  你见到我们阁主大人了吗  ”

    來的两人正是凡川之前所想要去找的今寒和画忆  只是看向这时候的今寒和画忆  好像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眉宇间有些疲惫和困乏

    “原來是今寒兄弟和画忆姑娘呀  我正说要去找你们呢  ”凡川温声笑道  随即走上前去  依次对着今寒和画忆各施小礼

    “凡川前辈太客气了  我们晚辈怎敢受得前辈之礼呀  ”今寒和画忆各自推搡了起來

    “受得了  受得了  哈哈  ”为了掩饰尴尬  凡川强挤出了几丝笑容

    “对了  凡川前辈  你见到我们阁主大人了吗  她说了什么沒有  她有沒有说到是前辈你救了她呀  ”

    “前辈你有所不知呀  自从你进去内室之后  佟羊真人就一直在大殿里等你出來  不过幸好的是  佟羊真人刚刚自行离开  你就出來了  看來前辈的冤屈已经洗清了  ”

    沒等凡川说话  今寒和画忆两人就一直不停嘴的说东道西  不过凡川并沒有感到厌烦  因为凡川知道两人都是在为自己担忧  所以当两人问到什么的时候  凡川都知无不言  不过  这其中凡川一直沒有吐露出杀佟羊之事  而且之前棋老对凡川所说的话  凡川也沒有吐露半句  每次到话題无法进行的时候  凡川都会选择尴尬的笑一笑掩饰过去  不过还好今寒和画忆都不是那种特别想要追根到底的人  所以每当凡川尴尬的笑声传來之时  两人也就识趣的不再作声了

    一番交流  三人整整耗费了一天的时间  像似有说不完的话一样  不过话題的主角虽是凡川  可凡川却并沒有多么积极的附和  毕竟心事缠身  有心而无力

    “对了  今寒兄弟  我想打听下  佟羊真人的静修之地在哪里  还有  他的弟子大概有多少人  ”凡川问起了一个心底的疑惑

    听到凡川的问话  只见今寒满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凡川  随即见今寒像是思索了一番  随即出声说道:“恩  佟羊真人的静修之地就在后山不远处  他的弟子们也都在那一块  不过要说佟羊真人具体有多少弟子  这个就不好说了  毕竟佟羊真人是创派祖师那一辈的修真者  所以说  他的弟子应该很多吧  ”

    “哦  这样啊……”凡川点了点头说道

    “凡川前辈要做甚  为何要打听这个  ”今寒始终还是很疑惑凡川的问題

    见今寒疑惑  凡川假装的笑了笑  随即出声说道:“我沒事儿  就是好奇打听一下  今寒兄弟不必多虑  ”

    “恩……”

    “那好  今寒兄弟  画忆姑娘  我就不陪你们了  我去静室休息一下  等到时日到了  水云关开启了  我就该离开了  回见吧  ”说着话  凡川忽的站起了身  不看今寒和画忆的疑惑表情  径直的走出了大殿  直到消失在了今寒和画忆的视线范围内

    走出了大殿之后  凡川并沒有向着供自己休息的静室走去  反倒是选择背对的方向  向着后山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