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惊天秘密
    [.huju.][.huju.][]

    “棋老  有什么话  你就直说吧  ”

    眼前的景象还是之前那条通往大殿的通道  只是此时略显有些昏暗  而棋老正站立在了凡川的对面

    “凡川少侠  你跟我來  ”棋老手持着一把双端都是挂钩的拐杖  向着通道的另一端走去  而不知在何时  凡川竟被棋老带进了一间说大不大  说小不小的内室里  内室里的布置极其简单  只有一张茶桌  两只矮椅  随意的放在了内室的一处角落里

    等棋老和凡川两人都已安然的坐在了矮椅之上后  棋老这才慢悠悠的开始复述起來

    “凡川少侠  不瞒你说  我们清雨阁虽说在这祈神大陆上是一等一的修真门派  可其实门派里的内斗  从开派之时  就一直沒有停顿下來  一直争斗了这么多年  时至今日  依然还未消停  依老夫所想  我们阁主大人让凡川少侠留下來帮助  也肯定是为此事  唉……”棋老说着话竟叹息了一声  随着低下了头  一行浑浊的老泪  即刻的划过棋老平仄不平的脸颊  滴落在了地面上

    听到棋老的话  再看到棋老的样子  凡川坚信棋老沒有骗自己  那么问題來了  既然对方只是为了内斗一事  何苦牵扯自己进來呢  像这种门派内斗的事情  不是知道的越少越好吗  为什么对方还会坦诚的告诉自己这样一个外人  这让凡川百思不得其解

    “棋老  您……慢慢说  小子能帮上忙的  定不会袖手旁观  ”凡川试着先稳定住棋老的情绪  于是淡淡的出声说道

    “恩  ”棋老对着凡川抱以肯定和欣慰的表情之后  随即接着出声说道:“凡川少侠有所不知  我们清雨阁的创派祖师  也就是现任阁主的父亲  南襄祖师  他老人家当初一手创办了清雨阁  东固星球祈神大陆上这才有了第一个正规的修真门派  不过他老人家并沒有在此逗留  而是接着去了下一个大陆  也就是如今与祈神大陆共存于东固星球上的椋极大陆  接着他老人家又在椋极上开创了一个修真门派  名曰隐宗  再之后南襄祖师他老人家就销声匿迹了  只留下來了一位独女  也就是现任的清雨阁阁主  雅儿  可怜的是  雅儿那年年龄还小 根本不懂得修真者是什么  更沒有得到过南襄祖师的任何关爱  小小年纪  就被众弟子推崇着担任了这清雨阁的阁主  不过令所有人惊讶的是  雅儿天资聪慧  对于修真更是独有一套  这才过去多少年  雅儿就已然突破了修真者的巅峰  跨入大道之境  就连我这把老骨头都自愧不如啊  ”

    棋老说到这里的时候  不停的咳嗽了几声  接着起身走到了内室里唯一的一扇小窗前  佝偻的身躯  苍老的面容  染着窗外透进來的微弱光芒  此时的棋老像极了一位慈爱的父亲  心神都很平静

    可这时的凡川  在听完棋老的话后  除了震惊  还是震惊  哪里还会有什么平静可言  怪不得之前自己在面对南雅锦的时候  毫无还手机会  原來对方早已是大道之境了  不过震惊归震惊  综合一下棋老的话  凡川对于南雅锦的看法  还是很敬佩的  毕竟一个女孩子  从小就被强制的带入修真  从而失去了童年少年那些懵懂之事  过早的接触大人们的时间  这无异于是对南雅锦的不公平  可再想到南雅锦的父亲就是创派祖师  那么也就稍微的释然了  毕竟人各有志  选择不选择都是别人的权利  凡川再多感慨  也只是一番枉然罢了

    “棋老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那后來呢  ”意犹未尽的凡川  又是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后來  唉  那是一段噩梦啊  ”棋老再次感叹了一声  随即佝偻着身子再次坐回到了矮椅上  不等凡川有所察觉  棋老突然抬起了手里的拐杖  一把扔在了茶桌上  发出了“哐”的一声脆响  接着棋老一声哀叹道:“后來就是战争  战争  ”

    “战争  棋老何出此言  ”凡川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说來话长了  老夫就为凡川少侠大概的描绘一下吧  那一年  南襄祖师他老人家消失之后  留下來的两个修真门派  清雨阁和隐宗  就开始发生了斗争  说是内斗  可知情人了解  这就是强征掠夺的**裸的战争  具体斗争原因众说纷纭  老夫就不为少侠一一列出了  反正自那次战争爆发之后  内斗直到今日也从未停歇  也是从那场战争爆发之后  从此祈神大陆的清雨阁和椋极大陆的隐宗  就此分为两家  再也沒有了一丝牵连  雅儿  也就是我们现任阁主  曾试图把南襄祖师的产业隐宗给抢回來  可是对方的实力并不弱于清雨阁  所以这么多了  双方都还在争执的不相上下  久久无果  唉  这就是南襄祖师自酿的苦果啊  ”棋老说完之后  悲愤不已的欲伸手拍打茶桌上的拐杖  但被凡川给及时的拦住了

    “棋老  这么说  那么这个隐宗其实就是属于你们南襄祖师的产业  既然你们阁主是南襄祖师的唯一独女  那么就理应该是你们阁主來继承管理隐宗啊  为什么后來就落入了他人之手呢  而且  这个和需要我杀了佟羊真人  有……有什么联系吗  ”凡川忍不住终于问出了自己所想  不过闲暇片刻  凡川还是很敬重棋老  敬重南雅锦  敬重清雨阁  还有对那个自己从未了解过的隐宗  产生着一丝丝的好奇

    听到凡川的疑问  只见棋老对着凡川摆了摆手  随即出声说道:“少侠莫急  老夫自然会给你答案  恩  老夫接着说  像少侠那样说的一样  这隐宗确实该为我们阁主大人來继承和管理  可是在这其中有歹人挑拨离间  以致使还沒等到我们阁主大人亲自到隐宗查看的时候  隐宗就自己早先的声明了独立的立场  而且还时不时的派遣修真者來到清雨阁捣乱  不过捣乱终究只是捣乱  想要进入清雨阁  他们不费一番功夫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说  这些年能这么相安无事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也就是我们各自相互压制着彼此  才能求得一时的平静  可是……可是  最近境况变了……”

    “怎么变了  棋老您慢慢说  ”

    “最近我们阁主大人从外围得知  隐宗即将准备大肆攻占清雨阁了  沉溺了这么多年  隐宗能突然有这么大一手笔  这其中定然有诡  而那个诡  也就是所指的内奸  而这个内奸  正是佟羊  ”

    “什么  内奸  佟羊  棋老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吧  ”凡川被棋老的话给彻底的震撼到了  先不说棋老所说的这个故事极为精彩  就棋老这样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样子  已经使得凡川一颤一颤的  很难平静下來

    “乱说  老夫才不会污蔑他  老夫所说的句句属实  ”棋老遭到凡川的误解  明显有些生气  于是这时的语气都有些生硬了起來

    “棋老何出此言  ”

    “如果沒有佟羊  和他背后的那一群小人  清雨阁和隐宗绝对不会闹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而我们阁主大人  更不会把什么苦都独自下咽  全都是因为这个佟羊  是他害了清雨阁  是他害了隐宗  也是他毁了南襄祖师一手创办的两个修真门派  ”棋老的语气越说越激动  瘦弱的身躯  也都随着语气的变化而大幅度的颤抖了起來

    见状  凡川试图先让棋老平静一下情绪  不然依照这样下去  那么等棋老说完话之后  估计累的也只能剩下半条命了

    “棋老  您慢慢说  小子安静的听  ”凡川温声说道

    “恩  好  ”此招果真奏效  等棋老深深呼吸了一下之后  接着微微感叹了一声  接着出声说道:“其实佟羊与我一样  都是第一批跟在南襄祖师身边的人  当时我们俩都只是南襄祖师的小跟班  还有几个小跟班  现在待在隐宗里  估计早都已经成为隐宗弟子们的长辈了吧  话说到此  具体什么原因  老夫也不易开口  老夫只能告诉少侠  就是佟羊以着墙头草的样式  來來回回的挑拨离间清雨阁和隐宗的关系  致使清雨阁和隐宗的关系非常紧张  而这个佟羊  如今的目的  则是要篡位夺取清雨阁阁主  ”

    “什么  他有这么大胆  难道他能无视你们现在的阁主大人吗  ”凡川极为惊讶的出声说道

    “他不敢无视  所以他才会这么迟迟不动手  反而借助外力來打压清雨阁  从而从中坐收渔翁之利  少侠  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吗  ”棋老说着说着  突然对凡川发起了问題

    被棋老这么一转  凡川虽然猛然间懵了一下  但随即还是反应了过來  于是坚定的对着棋老出声说道:“佟羊想借助隐宗的势力  从而窜夺清雨阁阁主之位  ”

    “哈哈  凡川少侠果然聪明过人  ”棋老对着凡川投以欣慰的眼光

    被棋老一番赞赏  凡川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不过随即一个新的问題又浮现在了凡川的心头  于是凡川又立即对着棋老疑惑的出声问道:“棋老  既然你们都已猜出來了佟羊的目的  那么你们为什么还要留他  而不是杀了他  断了他的路  ”

    听到凡川提问  棋老含蓄的笑了笑  接着缓慢的出声说道:“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你帮助的最主要原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