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棋老
    [.huju.][.huju.][]

    “那就让我來领教一下  看你如何反抗  ”

    话音落下  只见南雅锦突然抽动了身体  身子像是一发瞬移的利箭一样  陡然之间已经以着强大的真气  把凡川所有的退路都给封锁起來了

    这时候的凡川是很想反抗  可是异象接连着发生  还沒等凡川抽出真去抵御的时候  凡川恍然大悟的发觉到  自己的身体竟然在这一刻动也不能动了  更别说抽出真气反抗了  就连最起码的移动  都已很难办到

    面对如此巨大的差异之上  凡川第一次的感到自己就如待宰的羔羊一般  早死晚死  也仅仅只是时间问題

    “呼呼  ”

    异常强烈的风声  吹动整个红纱來回摇摆不定  就连干净的地面上  也开始有着泛起碎尘的迹象  整个内室里  像是完全坠入了一个汹涌的战场

    由于使不上半点力气  更是抽不出真气  被困住的凡川  索性闭上了双眼  本想试着用心念來祭出楚远紫剑來防卫  可是屡试就是不行  而且与此同时  周围的真气压力也越來越大  可能的是由于地面上的碎尘影响  所以这时候凡川并不能看到眼前的真实现状  以至于凡川只能在空气中闻得到南雅锦身上那一股特有的香味  却寻不见南雅锦的人

    “怎么  小子  你倒是还手呀  ”

    空气里再次传來了南雅锦的挑衅之声

    听到南雅锦的声音  凡川更是怒从心來  紧闭着双眼  放声大喊道:“要想比试  咱们就正大光明的比试  你弄的这一套是什么玩意儿  我身体根本就动不了  你这样觉得公平吗  ”

    凡川的声音  同样震彻着整个内室

    “哦  公平  那好  我成全你  ”南雅锦的语气从之前的严肃  突然再次转换为了略微温柔  紧接着只听空气中传來了一声沉闷的“噗”声  再看向周围环境的时候  早已沒了那些混淆视线的碎尘  此时显得格外光明  之前那些萦绕的真气压力  也逐渐消散了  最主要的是  这时候的凡川  竟然能活动身体了

    “呃……”伸展了一下腿脚的凡川  还以为眼前所发生的不是真实的  直到自己身上逐渐开始泛起紫色的光芒  凡川这才相信  对方真的是撤掉了原來的那种压力了

    “你……不杀了我吗  ”凡川专注的看着南雅锦  有些疑惑的出声说道

    虽然现在能动手了  但凡川深知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对方能这样给自己一个机会  那么已经足已证明对方并沒有要杀了自己的心意  何况凡川知道对方的实力  再执着  也只是徒然添伤感  可是当凡川想起对方说的条件时  凡川又是一阵头痛

    “杀你  我为什么要杀你  既然我们的交易做不成了  我也沒必要杀你呀  好了  你走吧  离开清雨阁……”南雅锦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沧桑  似乎正在经历着一件很神伤的事情

    听南雅锦这么一说  凡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倒不是怜惜南雅锦  只是对于南雅锦所说的事情  产生了好奇  凡川想要打听清楚  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  既然自己帮不了人家  那么再多言只会让人家生厌  再三考虑  凡川决定离开  只能再另寻它地继续打探回北原星球的路线了

    “多……多谢阁主的……多谢  告辞……”凡川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感谢  随即转身准备离开内室

    “哎  凡……”可这时  还沒等凡川跨出脚步  南雅锦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过只是呼喊了一下  并沒有什么实质的意思

    当凡川听到这声呼喊  准备转身再相问一番的时候  却再次奇异的发觉  自己竟转不了身  只能向前挪移  凡川知道这是南雅锦故施的法术  于是也就沒再多做探究  坚毅的走出了清雨阁大殿的内室

    而此时的内室里  只留下了一道道未來得及散尽的香味

    这时的凡川  还沒走到大殿  心里却莫名的烦躁了起來  不知为何  凡川对自己这一举离开  内心里似乎略带着些许的感伤  再想到离开清雨阁后  不知去哪里找到回北原星球的线索  这种感觉就异常的强烈起來

    “我……是不是该答应南雅锦呢  可是我……”凡川有些郁闷的自言自语起來  可脚步还是毅然决然的向着大殿走去

    正在这时凡川的脚步快要跨出内室的时候  只听空气中突然“嗖”的一声  接着只见一根模模糊糊的棍棒影子之类的东西  迅速的闪现在了凡川的身前  挡住了凡川的去路

    遭到突袭  凡川很是惊讶  不过凡川自认自己的修为境界虽说比不过南雅锦  但是对于清雨阁其他的修真者  那还是有得一战的余地的  想到此处  凡川立即开始抽出真气  试图击开身前的模糊兵器样子

    可是还沒等凡川有所作为的时候  阻挡在自己身前的模糊兵器逐渐的清晰了起來  竟然是一根通体漆黑的拐杖  而且拐杖的两端都有弯曲  像是一个双排倒钩一样  而这时  拐杖的前一端  就紧紧的钩住了凡川的衣角

    “唰  ”

    一声空气摩擦声响起  凡川只觉得眼前一黑  身体顿时陪同着那根拐杖  直接被拉到了另一个藏匿在内室里的内室

    等凡川再次睁开眼的时候  眼前的一切已经全都改变了  不再是那样一个宽阔的内室  而且那条通往清雨阁大殿的通道也消失了  屹立在眼前的  仅仅只有着一间透着几丝残光的小黑屋  而且小黑屋的空间很小  也许再多站几个人  小黑屋就会被撑塌

    被这么突袭一番  凡川脑海里第一个想法就是  被禁闭了  对方可能是因为自己知道了对方的秘密  又沒有杀了自己  又怕自己到了外面会散播消息  所以关了自己禁闭

    越想越恐怖  此刻的凡川有种想要鱼死网破的想法了  哪怕声嘶力竭  也不愧为做过修真者

    可就在这时凡川瞎想的时候  幽黑的小黑屋里却突然传出來了一声苍老的声音

    “凡川少侠  这个忙  你务必要帮我们  ”

    声音很熟悉  沧桑的苍老  凡川踢突然身子一震  脑海中接着浮现出來了一位老者的样子

    “棋老  是你吗  为什么要关我禁闭  ”凡川急促的出声说道

    “恩  凡川少侠  老夫是不得已而为之啊……”棋老的声音  如黑夜里的火光一样  再次照亮了凡川内心里的黑暗

    听到对方正是棋老  凡川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倒不是说凡川盲目的相信棋老  只是凡川知道对方定不会加害自己  就从之前棋老在大殿里为自己解围  然后到现在有求自己  所以凡川很确定  这下自己不但死不了  而且还很有机会逃出去

    “哎  棋老  还真是你啊  有话咱们可以慢慢商量  为什么非要关住我呢  难道你们这么大的一个清雨阁  还怕我逃跑了不成  再说  你们阁主刚刚已经答应让我离开了  所以  棋老麻烦你  让我走吧  ”凡川故作底气十足的说了一番  其意只是想先在气势上压过对方  这样自己就有很多的机会逃走了

    可是接下來棋老的话  却并沒有因为凡川的话有所改变

    “凡川少侠  老夫恳求你  帮助我们阁主渡过难关吧  ”

    “难关  你们阁主这么厉害  她还有难关  棋老你是故意逗我的吧  ”对于棋老的话  凡川明显很是讶异  不过这也满足了凡川的好奇心  既然之前南雅锦不愿告诉自己事情真相  那么从棋老这里得知一二  那也是件很好的事情

    “唉  不瞒凡川少侠所言  刚刚你和我们阁主大人的对话  老夫全都听在了耳朵里  我们阁主大人是个女孩子  经历的事情不多  对于很多事情难免过于要强  所以在这里老夫替我们阁主大人给凡川少侠赔不是了  ”

    棋老一番真挚言语搞的凡川一头雾水  不过这更是提起了凡川的好奇心

    “棋老言重了  我倒是沒什么的  只不过……你们清雨阁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儿  你们……为什么要杀了佟羊真人  ”凡川试探性的接着出声问道

    “哎  这个说來话长了  要说起來还得从雅儿  也就是我们现在的阁主大人她父亲那一辈说起  不过……”

    棋老突然沒了话音

    “不过  不过什么啊  棋老  你还在吗  ”凡川着急的追问了起來

    可是静候了一会儿之后  棋老的声音终于再次传了进來  只是这会儿棋老的声音里  略带着些许的悲伤和难堪  似乎刚刚回忆起了一段揪心的往事

    “唉  凡川少侠  老夫还是先请你出來吧  还望少侠原谅老夫的鲁莽……”

    棋老的话音落下  接着只感觉到空气里突然一阵子的颤抖  似有真气波动  再接着只听一阵阵的“唦唦”声响  本來在凡川眼前的小黑屋  竟然一瞬间消失了  凡川的眼前即刻传來了道道白光  致使凡川的眼睛还有一丝丝的刺痛感  接着棋老的佝偻身姿  逐渐的出现在了凡川的视线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