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南雅锦
    [.huju.][.huju.][]

    话音落下之后  凡川的身体也由着怪力给拉进了红纱帐之内

    刚刚进入了红纱帐之内  凡川的第一感觉就是  一个字:香  两个字:很香  三个字:特别香

    对  就是香  一种让人闻了之后不但不厌烦  却感到还很想依赖的香味  这种香味凡川之前从未闻到过  不像花花草草的清香  又不似酒楼里那些女人的庸俗粉香  反正就是一种说不上來的香味  以至于凡川都忘了此时自己是处在一种未知危险的环境下

    “小子  闻够了沒  告诉你  别闻的太多了  不然沉溺在此  老娘我可不管你的死活  ”

    一句不再显得悠远空灵的女声  如夏日里的寒霜一样  直接浇灭了凡川的一颗炽热的心

    “呃  不……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凡川撤出着身体  感觉与面前的女人拉开了一段距离之后  这才有时间收拾自己刚刚的尴尬

    “哈哈  你害怕什么啊  老娘又不会吃了你  ”女人的声音这时又变得些许豪爽了许多

    听到这声音  凡川感觉有些耳熟  于是这才慢悠悠的抬起头  试着看清眼前女人的面容  这不看还不知道  一看之后  凡川这心里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耍的小绵羊一样  被人遛的团团转了  不但不知道  还在嘻嘻哈哈的附和别人

    因为此时半躺在凡川眼前的女人  正是之前凡川在山顶所救的那个红衣女人  不过换句话说  眼前的这女人  也正是这清雨阁名副其实的阁主  而凡川此时的所有窘境  全都是拜这位女人所赐

    看清了女人的面容后  凡川这才有了一丝丝的底气  虽然凡川还是有些畏惧对方的身份以及对方的修为境界  但是凡川想到自己之前救了她一命  她应该不会以德报怨  于是只见这时的凡川  故作的昂起胸膛  抬头看着眼前的女人  语气略显愤怒的出声说道:“哎  我说  这位姑……不对  这位阁主  小子我是哪里得罪您了吗  您要这般欺负我  ”

    “嘻嘻  ”听到凡川的话  只见清雨阁阁主却自顾的笑了起來  然后话锋一转  又接着严肃的出声说道:“老娘可沒有那个闲心欺负你  小子  你是从何而來呀  來我清雨阁所为何事  ”

    清雨阁阁主话音落下  如一道细腻的柔风一般  吹拂过凡川的脸颊  似沉溺在海洋  又似在高空中自由盘旋

    听到对方的问话  凡川立即平复了一下情绪  接着急切的出声说道:“我叫凡川  本是北原星球上的修真者  因为一些事情  被困在了如今的东固星球上  我來此拜访贵阁  其实只是想打听一下回去北原星球的路线  可是现在……”

    “好了  后面别说了  我已经知道了  ”

    凡川的话还沒说完  就被对方给抢断了过去

    沒等凡川解开困惑  对方突然抽身站了起來  高挑的身材  顿时展现无遗  一袭红色长裙  更是如梦似幻般的无风自动  接着只听对方悠悠的出声说道:“我想  你已经猜出來了我的身份  我确是这清雨阁的阁主  小子  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吗  ”

    话音落  对方却再次突然逼近凡川  精致美丽的面容  直抵在凡川额头前  恍惚间  看似这女人比凡川还要高出一头

    而此时的凡川  被对方这一动作完全给镇住了  无言  仅仅只是木讷的点了点头

    “哈哈  ”女人大笑了起來  笑的花枝招展  不过这时的几句对话  对方却撇掉了自称“老娘”  反倒是有些温文儒雅的对着凡川淡淡的出声说道:“我叫南雅锦  ”

    “呃  南……南雅锦阁主……我想  我想知道……”凡川依旧是有些沒缓过神  语气有些仓促  相对之下  凡川此时的气势  已低于对方太多

    “想知道我为什么在山顶之上装受伤是吗  想知道怎么回到北原星球是吗  ”话语权再次被南雅锦抢了过去

    凡川略显呆怔的点了点头

    看到凡川的样子  南雅锦轻松的笑了笑  随即接着出声说道:“那好  我们两人做个交易怎么样  ”

    “什么交易  ”

    “只要你肯帮我完成一件事情  我就亲自派人安全护送你到北原星球  ”

    “帮你完成什么事情  ”

    此时凡川心里有些疑惑  甚至说开始怀疑起來眼前的这个清雨阁阁主南雅锦了  至于怀疑她什么  凡川又一时说不清楚  只好先探清对方的思维  再作决断

    看到凡川点头  南雅锦作势顺手抚平了一下长长的秀发  接着请凡川坐在了那张软榻上  刚开始凡川还有些不情愿  但碍于对方的身份  凡川也只好服从了  如坐针毡般的坐在了红色的软榻上

    看到凡川的样子  南雅锦又是一阵笑声  随即出声说道:“你帮我杀一个人  不对  准确说  是杀一个修真者  事成之后  我必定兑现我的诺言  派人送你回北原星球  ”

    “什么  杀……杀修真者  我……杀谁  ”被南雅锦的一席话吓到了的凡川  猛然间从软榻上站了起來

    “哈哈  看你那怂样子  坐下  ”南雅锦毫不掩饰的大笑着  伸手把凡川按在了软榻上  随即自己也坐在了凡川的身边

    沒等凡川惊魂未定  南雅锦接着说出了凡川想要知道的答案:“我要你帮我杀了佟羊  ”

    “什么  佟羊  ”

    这次凡川再也坐不住了  直接窜起了身子  依附在了软榻的一旁  满脸震惊和疑惑的看着南雅锦

    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  凡川一开始选择了防备和抵触  但并沒有从心底里感到什么过多的恐惧  可是从这一刻开始  凡川内心已经开始触动了  恍惚间  凡川都以为是不是自己-走错了地方  來到了不该來的地方了

    虽然震惊  但凡川还是立即强压着语气  接着出声说道:“对不起  南雅锦阁主  我不能答应你  第一  我不是佟羊真人的对手  第二  我不能为了让你帮我回北原星球  而手刃一位同仁  这个我做不到  ”

    凡川的一番义正言辞下來  可再看南雅锦并沒有什么反应  只是原來的笑脸沒了  只是很安静的坐在软榻上  身体一动不动  像似在考虑什么一样

    见状  凡川伸出手在南雅锦眼前摆了摆  见对方还是沒有任何反应  凡川悄悄的小声试问道:“阁……阁主大人  那佟羊真人  不是贵阁的阁管吗  怎么阁主要……”

    “这个用不着你多问  这件事你答不答应已经由不得你了  你答应得答应  不答应也得答应  ”

    就在凡川的话还沒落尽的时候  只见南雅锦突然猛的站起來了身  抛去了之前的平易近人的样子  换作成了一副严肃恶狠狠的样子  一双杏目  直直的盯着凡川  似乎是想要把凡川看个底朝天一般  很是凌厉

    “你……  ”

    凡川被对方这么一番话给再次震惊住了  不过鉴于现场情况紧急  凡川并沒有自甘堕落  反而是在想着如何逃脱这魔爪  不过  逃跑说起來容易  可想要在这满是别人管辖的地盘上逃跑  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几乎是完全沒有希望  暂且不说外面那些清雨阁境界高深的修真前辈  就连眼前这个南雅锦  已是让凡川的信心跌倒了谷底

    “我点子怎么就这么背呢  ”凡川在心里感叹着  同时有力无力的看了一眼南雅锦  当看到南雅锦还是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在看着自己的时候  凡川突然下定了决心  像极了一个一去不复返的壮士一般  不顾南雅锦的凌厉目光  硬是撑着身子  大步的走近了南雅锦的身前

    还是那股异样的香味  只是与对方身体离得越近  香味就越明显  以至于凡川差点又被这香味所捕获

    用力的摇了摇头  凡川盯着南雅锦  开始坚韧的一字一句的出声说道:“南雅锦阁主  不管你怎么说  我凡川心意已定  绝不会为了一己私利  而去伤害他人  即使被杀的那个人很可恶  ”

    见对方沒作声  凡川感觉有戏  于是又接着出声说道:“你要去杀佟羊  这个我不想管  当然  我也管不着  不过阁主要是想顺带着也收了我的命  那么阁主  不好意思  我也懂得反抗  ”

    “哈哈  好一个懂得反抗  ”紧绷着脸的南雅锦  突然放声大笑了一下

    不过笑声只是一闪即逝  随即凡川只感觉到了周围的压力  突然骤增了起來  而且特别是有着一道异样的真气流  正逐渐的吞噬着周围的压力  这也就是说明  等这道真气流把周围所有的压力都给吞噬掉了之后  那么能掌握这道真气流的人  想必定是会要风得风  要雨得雨

    预感到了危险  凡川不免紧张了起來  不用多想凡川也知道  这道真气流  定是南雅锦所作所为  由此可见  南雅锦的修为境界不愧为清雨阁阁主

    凡川开始着手准备起來了防御措施  可是就在就在这时  随着南雅锦一声大喝之后  异象发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