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阁管
    [.huju.][.huju.][]

    “前辈  我们佟羊真人说话比较直  还望前辈见谅  我们都相信是前辈救了我们阁主  ”

    陪同着凡川下山的几位清雨阁弟子  对着凡川温声说道

    得到了理解  这一刻凡川的心里才算平衡了下來  不过碍于自己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上  而且还有求于他人  那些愤怒就不好发作

    “沒事儿  我能理解  ”凡川对着身边的几位清雨阁弟子笑了笑  出声说道

    “那就好  ”几位清雨阁的弟子立即高兴了起來

    伴随着看似缓和的气氛  凡川一行人快步的下了山  所有人都按照之前的约定  來到了清雨阁的主殿

    刚刚走进清雨阁的主殿  只见一群人早已按部就班的整齐坐好  其中就包括今寒和画忆  以及坐在上座的佟羊真人  只见这时候的佟羊真人面色极其难看  一股隐隐的威严  似乎总是在刻意的外泄  无形中  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

    “凡川前辈  请入座  ”

    这时  今寒很识大体的站起身  礼貌的对着凡川出声说道  同时身子微躬  似在施以礼节

    见状  凡川微笑着对今寒点了点头  刚想要跨步走向一张座椅处  却被一声厉喝给阻止了

    “哪里來的野小子  如此放肆  ”

    佟羊的话  就像是杀人不见血的针一样  准确的刺进了凡川的耳朵里

    听到佟羊的话  今寒的眉头略微的皱了一下  刚想转身劝慰佟羊的时候  却被佟羊一句话给回绝了  最终碍于压力  今寒只好抽身落寞的回到自己的座椅上坐下  只是这时候的今寒  看起來似乎很是气愤  却难以发作

    “敢问佟羊真人  是小子哪里得罪了佟羊真人吗  ”凡川脸上浮现了一丝邪笑  双臂环绕起來  很是淡定的看着佟羊  出声说道

    “哼  在事情还沒调查清楚之前  你还有凶手的嫌疑  ”佟羊破格的对着凡川冷笑了几声

    “那要是按照佟羊真人所说  小子是必死无疑了  呵呵  让我面见你们阁主  ”凡川话音里也是争执的不相上下

    “我们阁主已经被你重伤  至今还在昏迷  怎么來见你  來人  给我把这狂徒押下去  ”佟羊似乎已经不想与凡川再争执了  开始着手派人制裁凡川

    佟羊话音落下  整个大殿里虽有一瞬间的安静  但随即还真有几位修为境界深厚的清雨阁修真弟子  抬步向着凡川逼近

    看到这种情形  凡川有些慌张起來  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  凡川沒想过反抗  即使反抗  也是无济于事  就眼前这个佟羊真人的修为境界  就早已超过凡川一大截  之前凡川沒有摸清佟羊的实力  但此刻的佟羊似乎在故意使真气外泄  给予凡川压力  这才致使凡川感到了慌张

    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  与凡川之前所想完全背道而驰  这时站在大殿一旁的今寒和画忆  以及之前那些对凡川心存感激的清雨阁修真弟子  每个人的脸上  无不都露出來了一副焦急的面孔  想要插手  可却无从插手  那种无力感  异常明显

    迎面而來的几位清雨阁修真弟子  与凡川此时所站距离已经逼的很近  情势迫在眉睫  而且看着迎面走來的几人  似乎还在刻意的抽出真气  像是以防凡川攻击  从此可见  整个大殿里  全都被强势的真气压力所包裹

    “住手  ”

    就在这尴尬之际  一声略显苍老的声音  却适时的从大殿后方传了出來  声音里似乎夹杂着真气压力  像是一道利剑一样  直接穿透了整个大殿的真气压力包裹  充斥满了大殿里每个人的耳朵

    话音落下  只见一个佝偻着身子  黑白发相间的老者  从大殿的内室里走了出來  老者先是疑惑的看了佟羊一眼  随即转身走向了凡川  可是这时  还沒等老者对凡川有所倾告  佟羊恶狠狠的声音  却故作的压制着场面

    “我说棋老  你管的未免也太宽了吧  你要知道自己的立场  你可是清雨阁的前辈真人  这野小子是重伤我们阁主的人  你要帮这野小子说话  ”佟羊的话里似在针锋相对  又似在刻意的点明什么  但至于点明什么  凡川是一无所知

    而此时这位佝偻着身子  被佟羊称作棋老的老者  似乎并不为佟羊之话所动  只是略微的转头看了看佟羊  随即出声说道:“佟羊真人  我们同为清雨阁的阁管  身份不分上下  所以老夫的事  你管不着吧  ”说着话  棋老低身咳嗽了两声  再次抬头看向佟羊  接着出声说道:“另外  阁主刚刚苏醒了一次  只是伤势过重  不得前來会见你们  而且阁主现又已昏迷过去  不过  阁主在苏醒的那一刻  留下了手喻  阁主在手喻里指明了要留下这位少侠的命  而且还要多加款待  手喻在这  你拿去自己看  人我要带走  ”

    片刻之间  只见棋老忽然抬手一瞬间  一道流光闪过  再看向佟羊手里的时候  已然不知何时多出來了一卷如牛皮纸般的手喻

    而此时拿着手喻的佟羊真人  如一个木偶一般  突然呆滞了下來  像似在看待一个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整个大殿  也在一瞬间寂静了下來

    这时候的棋老见状  不由得别人分说  伸出瘦小的胳膊  一把把凡川拽到了自己身边  随即快步的向着大殿的内室里走去  而这间内室  也就是之前为清雨阁阁主安排休息的内室

    棋老和凡川的离开  似乎并沒有惊动大殿里的气氛  整个大殿还是沉溺在寂静中  直到佟羊真人用着愤怒的表情看完了手喻之后  这才发觉到棋老和凡川的消失  可是当佟羊愤怒的想要闯进大殿的内室时  却又突然停住了脚步  若有所思般的在大殿里徘徊了起來  直至整个大殿里的清雨阁修真弟子都走光了之后  佟羊真人还在以着不紧不慢的速度在大殿里徘徊  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  这时候的佟羊真人  越发的紧皱起來了眉头

    就之前大殿里的修真弟子散开的时候  一直为凡川担惊受怕的今寒和画忆两人本來想要在大殿内等候凡川从内室里出來  可当两人看到佟羊真人的怪异后  两人又不知如何停留  最终还是选择先离开大殿  在殿外静候凡川的音讯

    “少侠  快快进來  ”

    这时候带着凡川步进大殿内室的棋老  在看到凡川踱步走进内室的时候  立即出声催促道

    “噢……”

    凡川应承了一句  随即加快了步伐  虽然此刻凡川的内心满是疑惑  但是对于眼前的这个棋老  凡川还是感觉到了欣慰  毕竟不管此行是福是祸  那也总比在大殿里受佟羊的气來的好

    大殿的内室说大不大  但也是说小不小  因为比较凡川之前见过的其他修真门派的内室來讲  眼前的这个内室  显然要大了许多

    不过这些都不是凡川当下所要关心的事  因为随着棋老的步伐  凡川却越來越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强大的真气波动  直觉告诉凡川  前面不远处一定有一位修为境界极其高深的人  思绪刚刚到这里  凡川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道红色的长裙

    “对  刚刚听那些人说  这个清雨阁的阁主现在不就是在这内室里休息着吗  难道这股气息  就是这个女人的  那……那未免也太过强大了吧  哎呀……”

    凡川在心里想着  双脚也不自觉的有些微微颤抖  毕竟凡川现在根本就沒有搞懂这个清雨阁阁主  也就是之前山顶上遇到的那个红衣女人的真正想法  明明沒有受伤  现在却装作受伤  还单独的來见自己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或者说有什么计划

    正在凡川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  走在身前的棋老  突然又出声了

    “少侠  阁主就在前面  老夫就不进去打扰阁主大人了  你自己进去吧  ”

    棋老说完话  沒等凡川有所反应  随即转身走开了  留给凡川的只有一抹佝偻着骨架的背影

    “哎  前辈……”

    “小子  进來吧  ”

    这时凡川转身刚想出声喊住棋老的时候  身后却传出來了一声悠远空灵的女声  阻断了凡川的喊叫

    听到女声  凡川顿时一个惊觉  随着转身看着前方  这时凡川的正前方  却不知在何时  竟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帘红纱帐  而且这红纱帐似在无风自动一般  轻轻柔柔的摇晃开來

    根据凡川的确认  刚刚那声悠远空灵的女声  确切就是从这红纱帐里面传出來的

    “敢问前辈是……”凡川敬畏的试着出声说道

    可就在凡川的话音还未落下的时候  凡川却突然感觉到了周身一阵的真气波动  随即身体竟然被一股怪力  给拉扯着向着红纱帐挪去  速度虽然不快  可是任凡川如何费力挣脱  始终都是无济于事

    而且就在这时凡川身体向着红纱帐挪移的同时  刚刚那声悠远空灵的女声  再一次的在凡川的耳边响起

    “让你进來  你就进來  哪里來的这么多废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