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各持己见
    [.huju.][.huju.][]

    “这下完了  ”

    凡川低头郁闷了一声  视线也不再看着红衣女人  反正又动不了身体  此刻凡川脑子里快速转动的  是该如何与那些人解释

    “就在上面  大家快点  ”

    就在这时凡川着急的当下  不远处再次传來了几声人的喊声  接着就是清晰的脚步声  向着凡川所在的位置  快速的接近了过來

    “算了  听天由命  ”

    凡川哀叹了一声之后  一屁股瘫坐在了红衣女人的身边  这时只见红衣女人在凡川话音刚刚落下后  精美的脸蛋上  浮现了一丝邪笑  随即邪笑消失  女人的双眼  也紧紧的闭起來了

    “咚  咚  ”

    接着只听几声清脆的脚步声传來  再看向这时候的状况  只见一群修真弟子  零零散散的站在了凡川的周围  不过虽然队形是零零散散  但是这群人却是在呈包围状  把凡川和红衣女人紧紧的包围在了一个小圈里  这群人里  凡川还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那就是清雨阁的两位接送人  今寒和画忆

    “你是谁  为何深夜出现于此处  刚刚那声声响  是怎么回事  快说  ”

    还沒等凡川來得及反应过來  只见包围人群里的一位看似年长一些的修真者  立即抽出身子  对立的站在了凡川的身前  对着凡川厉声质问道

    由于凡川这时候的坐姿  以及天空的昏暗  所以在场的诸多人  目光都只是在盯着凡川看  却并沒有注意到这时躺在凡川身后  “昏迷”的红衣女人

    “我……”

    “凡川前辈  你怎么在这里  不是让你去休息的吗  ”

    这时  凡川正欲出声解释  却被今寒给抢先了  只见这时候的今寒  不但对着凡川出声质问  而且听今寒的语气  今寒似乎是有些开始怀疑凡川了

    本來站在今寒身旁的画忆  也想站出身子质问凡川几句  但是当画忆看到在场这么多人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凡川  于是也就作罢了  只是这时候的画忆的眉目间  多了一丝忧愁

    看着在场众多人的质疑眼神  凡川终于顶不住压力  只见凡川先是对着众人点了点头  以示行礼  随即出声说道:“各位请先息怒  我叫凡川  是來自北原星球的修真者  我來贵派只是为了打听一个消息  而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因为我独自一人留在静室  实属无聊  但想起贵派的大名  就想着趁这黑夜  在不打扰你们的情况下  出來参观一番  可是  当我來到这个山顶的时候  就看到了天上的突然染红的红霞  再接着就看到这位姑娘受难  我出于善意  就施身救下了这位姑娘  然后  就等你们前來了  ”凡川一口气把话说完  就是生怕别人再抢断了  再误解自己

    诉苦完了之后  凡川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而且凡川知道自己是无辜的  所以也坚信清雨阁的人会相信自己的话  可是  事与愿违

    “哼  鬼鬼祟祟的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还是之前那位年长的修真者  再次厉声对着凡川说道

    被这年长修真者的一句话  凡川顿时语塞了  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因为凡川很自信自己刚刚的话  可以取得对方的信任  可对方却突然來这么一招  这让凡川确实有些措手不及  境况陷入了尴尬

    为了缓解尴尬  这时候今寒再次站出了身來  不过这次今寒倒不是來质问凡川  反而是看向了刚刚说话的那位年长的修真者  只见今寒先是对着那位年长的修真者躬身施了一礼  随即出声说道:“佟羊真人  这位凡川前辈确是來我派打听消息的  弟子以为刚刚凡川前辈的话  确为实话  我们是不是……不要这么盲下断定  再调查一下  ”

    听到今寒的话  只见这位叫佟羊的修真者  更为气急败坏  接着只听佟羊厉喝道:“哼  调查  事实都摆在眼前了  还想抵赖不成  今寒  你是不是被这人迷惑了  还前辈  我呸  闪开  我要看看这小子是伤害了我们阁里哪位弟子  ”说着话  只见佟羊抽身绕过了凡川  试图去查看凡川背后的红衣女人

    看到这种突然而來的情况  凡川很是诧异  因为凡川根本沒想到对方会是这么刁难  而且最让凡川不理解的是  为什么这位叫佟羊的真人  会是这么暴躁的脾气  难道性格就是这个

    看到佟羊走向了自己身后  凡川有些紧张  因为凡川知道红衣女人醒着  可是红衣女人现在却故意装昏迷  而且凡川想起红衣女人之前的话  更是坐立不安  万一这个女人是清雨阁的弟子  然后这女人再胡乱的污蔑自己  那自己岂不是怎么也洗不清冤屈了  一时间  凡川着急了起來  想要起身挡住佟羊  可是不管凡川如何用力  身体就像是被粘在了地面上一样  怎么都动不了身  不过凡川明白  这一定又是身后这个女人搞的鬼

    这女人有着深厚的修为境界  可却这般爱捉弄人  不知不觉间  凡川也对这红衣女人的身份  起了好奇之心

    看到佟羊靠近凡川身后的红衣女人  这时候在场的其他人也附眼看了过來  可是凡川却发现了一件令人更为诧异的事情  只见包括佟羊在内的这些人  本來是抱着一副好奇的脸色  屈身去看红衣女人的面貌  可是就在佟羊一群人  在逐渐看清楚看到红衣女人的面貌后  本來好奇的脸色  逐渐的变作成了惊讶  随着是极度的震撼  再接着  包括佟羊在内的一群人  身体竟像是呆住了一样  瞬间定格在了原处  眼神里无不都写着震惊

    这时候看着这种情况的出现  原本一直站在原处的今寒和画忆  也好奇的凑过去了身子  向着凡川身后看了看  这一看不要紧  只见画忆柔弱的身体  竟只身跳了起來

    几乎所有人一起惊呼道:“阁主  ”

    “阁主  ”

    听到在场其他人的惊呼  凡川顿时也惊讶了起來  沒想到这女人竟然是清雨阁的阁主  沒想到清雨阁的阁主竟然是个女人  不过既然她是清雨阁的阁主  那也就能解释通了她为什么会有这么深厚的修为境界了  不过  有一点让凡川理解不了  那就是既然这清雨阁的阁主有着这么深厚的修为境界  那之前她遇险一事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一切都是她在演戏  可是她演戏给谁看呢  一时间  凡川陷入了自相矛盾的窘境里了

    不过清雨阁阁主的身份出现  致使这时候场上的其他众多清雨阁修真弟子的注意力  全都从凡川的身上  转移到了清雨阁阁主身上了  这也让凡川有了一瞬间的歇息  本來凡川想着既然这女人是清雨阁阁主  那么自己救了她  这样肯定会得到清雨阁其他弟子们的感激  这样一來  自己不但沒有错了  而且还会受到极好的待遇  凡川自顾的这样想着

    时间停滞了一会儿  接下來只见在场的这些清雨阁弟子  全都对着凡川抱以感激的眼神  特别是画忆和今寒两人  两人更是对着凡川微笑  同时不加掩饰的对着凡川传达感激之意

    不过  这些人当中  却有一个人的眼神  始终都是处在之前的状态  只有在发现清雨阁阁主的时候  出现过一丝异样  如今却还是一副愤怒和疑惑的样子

    “凡川前辈  之前不好意思  是我们误会你了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我们阁主  ”这时今寒走到了凡川的身前  对着凡川感激的出声说道

    “呃  沒事沒事  我……我也沒做什么  ”被这么突然转换一下角色  凡川竟有些不适应了  于是只见凡川略显有些尴尬的出声应道

    “谢他  我呸  你们怎么就相信是他救了阁主  难道不能说是他伤害了阁主  ”佟羊的不合群声音  终于出现了

    被佟羊这么一说  凡川还沒反应过來  只见今寒倒是首先抢断了出声说道:“佟羊真人  这话就有些不对了吧  我们不能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请真人试想  凡川前辈只是來我派打听消息  根本沒有理由要伤害我们阁主  何况……何况  阁主的修为境界很高……”

    听到了今寒的话  凡川心里掠过了一丝温暖  不过还沒等凡川把这份温暖停留一会儿呢  只听佟羊再次接着厉喝道:“呵呵  我说今寒  你是不是和这个小子是一伙的  一直帮他说话  你有证据可以说是他救的阁主吗  沒有的话  那就闭嘴  ”

    “佟羊真人你……”今寒有些语塞了  但是看得出來  今寒这时候也有些生气了  不过碍于这个叫佟羊的辈分比今寒大  今寒不好发作罢了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尴尬  沒有人再说话  凡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只好瘫坐在原处  不过凡川想动也动不了  因为清雨阁阁主的真气压力  一直在牵制着凡川

    时间静待过了一会儿  只听在场的修真弟子人群中  不知是谁  突然说了一句:“要不先检查一下阁主的伤势吧  咱们下山了再说  ”

    这话音刚落  人群再次骚送了起來  包括佟羊和今寒几人  全都抽身去扶起凡川背后的清雨阁阁主  等把清雨阁阁主扶起之后  佟羊几人就扶着清雨阁阁主走下了山  而凡川身边却也留下來了几位清雨阁弟子  几位清雨阁弟子似在看守凡川  又似在照顾凡川  直到凡川感觉到真气压力消失  身体能动弹了之后  凡川也随着身边的几位清雨阁弟子  向着山下快步的走去

    这时候  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