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红衣女人
    [.huju.][.huju.][]

    银芒和紫芒的闪现  已可足已证明  凡川此时已进入了警备状态

    由于是黑夜  而且是在山顶之巅  这温度不想而知  只见凡川坚毅的悬浮在空中  手里的楚远紫剑还在时不时的透着淡淡的紫芒  凡川想要用真气來压抑寒冷  可奈不管凡川如何抽出真气  气温极低的环境  还是一直折磨着凡川  不过此时凡川的心冷  远远大过于了环境的寒冷

    “唰  ”

    就在这时  本來被暗红色笼罩的天空  突然射出了一道极其刺眼的白芒  白芒掠过  造成的声响也极其震撼  而且这白芒里似蕴含着极强的真气压力  以至于这时候出现的白芒  显得异常的刺眼

    听到这突然而來的白芒  凡川本能的颤抖了一下身体  但由于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所以凡川并沒有太过于惊愕  只是当下凡川立即寻眼向着白芒看去  虽然白芒的出现很是刺眼  但是仗着深厚的修为境界  凡川还是强撑着压力  放眼看了过去

    只见白芒像是一道耀眼的流星一样  迅速的划过了天际  直直的向着山顶地面上砸去  速度之快  让凡川都感到惊讶  不过  就在凡川细眼看过去的时候  却发现了一丝异样  只见这个像似流星的物体  竟然倒挂着一堆像似头发的黑线  因为耀眼的白芒  所以凡川能很清晰的看到这堆黑线  这让凡川很讶异  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  这天空的暗红色也是因为这个吗

    带着这样的疑惑  就在白芒快要落到山顶地面的时候  凡川又忍不住的再仔细看了几眼  这一次  凡川震惊了  因为距离的拉近  凡川清晰的看到  这道白芒的包裹里  竟然是一个人  而之前飘散在外的一堆黑线  正是这人的头发  而且看这人似乎已经昏迷不醒  好像是有什么刻意的压力  在致使这人向着山顶地面坠去

    看到这情况  凡川可以肯定的是  这人如果就按照这样的速度  砸到了山顶之上  就算不死  也是半残  一时间  凡川陷入了一阵的矛盾  凡川是想要去救这个素不相识的人  但是凡川今天还是第一次來到清雨阁  对这里什么都不了解  更不清楚这人的身份  万一是个什么邪恶之人  那岂不是间接的冒犯了清雨阁  不过凡川又想到  既然这人能出现在清雨阁  那么有着很大几率是清雨阁的人  如果不救  被人发现了  自己又多了一个见死不救的盖章  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凡川还在自我想法矛盾的时候  只见白芒里包裹的那人  距离山顶地面  已经很近了

    “次奥  不管了  救  ”

    看到这种情况  凡川深知时间的紧迫  当下凡川终于还是败给了自己的良心  不再多想  立即再次抽出真气  以着极快的真气催动力  抽身向着白芒之处  全力飞了过去  而且还有着楚远紫剑的加速  这时候的凡川可谓是瞬间到达

    “唰  ”

    又是一声真气破空之声  不过这声响不是凡川在攻击  而是紧急停止飞行  以至于真气猛然间滞停  造成了空间惯性  才发出了这样类似真气破空之声

    刚刚接触到白芒  由于距离近在咫尺  凡川的视线还是瞬间被白芒占据  眼前一片白色  什么都看不清楚  不过在接触白芒的时候  凡川就已锁定了白芒的准确位置  所以根本就沒有用眼去看  而是强加着真气  一把把白芒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搂住白芒之后  凡川甚至都沒有时间去想感受  而是转身向着一处平坦之地飞去  也就是在这时凡川搂住了白芒之后  白芒像是被惊扰了一样  瞬间消散殆尽  这时候天空中的暗红色  也逐渐的消退而去  感觉到白芒的消失  凡川这才低头向着怀里看去  这一看  果然如凡川猜想的不错  只见一位身着大红色长裙的貌美如花的女人  紧紧的闭着双眼  安静的躺在凡川的怀里

    看到是个女人  凡川有一丝尴尬  但是碍于现在女人还在昏迷  凡川也就沒怎么在意  只是手上传來的软绵绵的肉感  却是时刻的在告诉凡川  这的确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由于白芒和暗红色都已尽数消散殆尽  这时候的天空再次被黑暗吞沒  只有着凡川身上的泫滇战甲时不时泛出的银芒  以及凡川手里紧握的楚远紫剑泛着的紫芒  混淆在这黑夜里了

    接着凡川找到了一处平坦之地  缓慢的把怀里的女人放在了地面上  但凡川又怕地面上的湿意太重  会凉着女人的身体  于是凡川就又从晶涟羽戒里找到了几件长袍平铺在了地面上  这才让女人躺在了地面上

    看着女人紧闭着双眼  似乎昏迷已久  凡川想着接下來该怎么处理  因为之前那声巨响  以及布满暗红色的天空  所以山下清雨阁的修真弟子  肯定能发现这些异样  说不定现在正向着山顶上來呢  到时候别人看到自己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而且女人还昏迷了  别人会怎么想自己啊  想到此处  凡川不免的着急了起來  想要脱身离开  可是看到女人可怜的样子  凡川又有些于心不忍  不过面对舆论的压力  最终凡川决定还是先躲到一旁  然后静观其变

    就在这时凡川欲站起身子  躲到一旁的时候  只见本來在昏迷的女人  却突然抬起了小手  紧紧的拉住了凡川的手  接着只听女人用着极其正常和清醒的话音  出声说道:“别走  陪着我  如果你敢走  我现在就大喊你玷污了我  ”

    “我……喂  你醒了啊  你……你这人怎么说话的  ”凡川被这突然的一席话给彻底的打倒了  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了  很着急  但又不知道要先说什么

    不过冷静了一下的凡川  立即随声再说道:“是我救了你  你现在醒了  却还装昏迷  而且现在还要诬陷我  你……你  ”凡川很是生气  有些话说不出口  但却很是着急  不过此时凡川脑中只有一个信念  那就是赶紧离开  省得被人误解

    可是就在这时凡川刚想迈步离开的时候  突然凡川发现了一件特别尴尬的事情  那就是现在凡川的身体  竟然不能挪动半毫  被一种极强的真气压力给死死的控制住了

    遇到这种情况  凡川第一个想法  就是眼下这个红衣女人搞的鬼  这种想法得到了支持  凡川这才忘记了自己竟然还未试探过这女人的修为境界  于是接着趁红衣女人不备  凡川稍微的试探了一下  可是  一切都已太晚了  这时的凡川  非常的后悔  因为眼下的这个女人的修为境界  凡川竟然估摸不到  那也就是说  这女人的修为境界  就算不是大道期  也是渡真后期

    自己所猜的答案得到了验证  凡川此时只剩下了一种状态  那就是欲哭无泪  也就是在这刻  凡川才真正的意识到了所谓的差距  自己在这个红衣女人眼前  就如是一只小蚂蚁一样  命运完全的掌握在了别人的手里  怪不得别人都说修为境界在后期  只是相差一毫  那所表现出來的力量  就已是差之千里

    “亲娘啊  你是我的亲娘  你就放我走吧  我不是这清雨阁的弟子  我只是來此打听一个消息的  你这样做  是要逼死我啊  ”凡川泣不成声的出声说道

    面对贞操  凡川这一刻爽快的放下了自己的尊严

    “哈哈  你可真搞笑  ”听到凡川的话音  红衣女人笑的更是灿烂了  本來平躺着的身子  都笑的前仰后合的  接着只见红衣女人又突然的怔住了  接着只听红衣女人再次出声笑道:“原來你不是清雨阁的弟子  那就更好了  哈哈  ”接着  红衣女人的笑声  再次布满整个山顶  本來挺好听的声音  在这刻变得异常的阴森恐怖

    “姑奶奶啊  你……给条活路好吗  ”凡川这时候的声音  明显的都已经有些哽咽了

    “哈哈  ”可换來的  依旧是红衣女人放荡的笑声

    “唉……”凡川低头叹息了一声  随即蹲身坐在了红衣女人的身边  视线紧紧的盯着红衣女人  想要说些什么  却是欲言又止

    总结下來  这个红衣女人太怪异了  奇怪的出场方式  奇怪的对话  奇怪的笑声  这一切都让凡川隐隐约约的感到了不安  但是碍于眼前窘迫的现状  凡川又找不到合适的逃脱方法  看來眼下需要做的  只能是静静等待着清雨阁弟子的到來  然后给他们一一解释好了  只是希望他人能相信自己的话

    “什么人  ”

    正在这时  凡川还在为如何为自己开脱一事  感到惆怅的时候  只听山下  突然传來了一声厉喝  接着就是乌泱乌泱的一群人  踏着沉重快速的步伐  向着山顶跑來  凡川试着感受了一下  來的人群中  不乏一些修为境界高深的前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