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夜行遇奇
    [.huju.][.huju.][]

    “这位兄台  不好意思  我们阁主在闭关  沒有时间可以來相见  真的不好意思  ”

    正在这时凡川尴尬的当下  只听之前离开的那个男人的声音  突然传入到了凡川的耳朵里

    听到声音  凡川立即转身看來了过去  只见刚刚离开的那位男人  此时已安然的站立在了画忆的身边  看到男人的突然出现  凡川还是有些惊讶  元真期修为境界的修真者  竟然可以在自己毫无知觉的情况下  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  这让凡川不得不对清雨阁产生砰极大的好奇心

    “呃  这样啊  那……那这位兄弟  你知道怎么返回北原星球吗  ”听到消息  凡川有些失望  但凡川还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北原星球  于是乱投医的问起了眼前的这位男人

    可是在凡川话音刚刚落下  沒等男人出声说话呢  男人身边的画忆  却突然插嘴说道:“前辈  你不用问我们了  我们就连北原星球在哪里都不知道  更别说知道怎么回去了  对吧  今寒师兄  ”画忆说完话  视线从凡川的身上挪移到了身边男人的身上

    从画忆的话里  凡川得知  这个站在画忆身边的男人  是画忆的师兄  名曰今寒

    “恩……”今寒附和着画忆说道  随即两人直瞪瞪的盯着凡川  一时间也不知道要与凡川怎么说了

    气氛略显有些尴尬  凡川垂头丧气了一番  随即对着今寒和画忆两人说道:“那……贵派还有哪位前辈能知道北原星球呢  ”

    凡川铁定了心要以最快的时间打听到消息  因为如今的一个月对于凡川來说  恰似一年都不为过

    听到凡川话音的今寒和画忆两人  彼此相看了一眼  随即又都摇了摇头  对凡川投來了一个无助的眼神

    看到两人的样子  凡川知道从他们两人身上那是得不到什么重要消息了  毕竟他们两人只是元真期修为境界的修真者  而且还只是清雨阁的接送人  就算逼死他们  他们也不知道呀  想到此处  凡川放宽了心  但是隐隐约约的着急感觉  还是时不时的充斥在脑海

    看到凡川垂头丧气  只见画忆小步的靠近了凡川  用着极小的声音说道:“前辈  要不你就先留下來吧  这样不仅仅可以寻访我派里的前辈打听消息  而且说不定我们阁主就择日出关了  毕竟水云关的开启  还需要一个月  ”

    画忆话音刚刚落下  今寒立即附和上來:“对呀  既然前辈能來到此处  那也就是我们清雨阁的贵客  按照清雨阁待客之礼  前辈还能在静室休息数日  ”

    听到画忆和今寒的话  凡川想了想  现实确实是迫于无奈  即使自己现在什么都不做  那也要等一个月  既然如此  不妨就先听他们两人的话  给自己一个台阶

    “如此  那就多谢二位的恩情了  ”凡川躬身施礼道

    “那好  前辈请跟我们來  ”说着话  只见今寒和画忆两人  转身带路向着主殿一旁的一排小阁室走去

    见状  凡川也立即紧跟了上去

    随着今寒和画忆的脚步  凡川被带进了一处占地面积很小的静室  静室里只有一张木床  还有一张小桌  和一把椅子  一壶清茶安然的摆放在了小桌上

    参观完了静室的样子后  凡川的耳边再次响起了今寒的声音:“前辈就暂且在这里休息吧  这些日子我会打听一下前辈所需要的消息  另外  如果阁主出关了  我会來告知前辈的  前辈若有什么疑惑  可以随时來找我们  我们就在主殿那儿  ”

    “恩  那如此就多谢你们了  ”凡川立即回应道  话音里很是谦虚

    “那好  凡川前辈  我们走喽  ”画忆对着凡川娇声说了一句  随即转身拉着今寒的手  快步的走出了静室  而在画忆走出静室的那一刻  还回头看了一眼凡川  那眼神里明显写着高兴

    等到今寒和画忆走进  静室里终于恢复了它原來的样子  那就是格外的安静  凡川轻缓的坐在了静室里唯一的一张椅子上  脑海间顿时如山洪爆发一样  各色各样的画面  一时间充斥满了凡川的脑袋  凡川试着甩了甩头  强压着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  但是不管凡川如何压制  脑海间的画面  还是依旧如潮涌般的袭來  烟紫的面貌  宛灵的面貌  以及孤真派  纵始院  还有夜月门  等等  往日的画面就像是深深的印在了凡川的脑袋里一样  时不时的就会出现

    为了不去刻意的想这些  凡川想到此处清雨阁应是灵气盛的地方  于是凡川又再次尝试使用孤真派的隔空传音  可是回应凡川來的  依旧还是鸦雀无声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难道要一直在这里坐着  ”凡川自言自语的声音  轻轻的回荡在静室里  由于声音反复徘徊  致使凡川再也坐立不安了

    当下  凡川想到了出去走走  既然來到了这个祈神大陆有名气的修真门派  那么自己参观参观  应该不为过吧  而且说不定还能遇见个高人前辈  顺便把自己的疑惑给解开了  那岂不是更好  想到此处  凡川立即站起了身体

    可是当凡川刚刚站起身体之后  凡川又遇到了新的问題  那就是自己对这清雨阁什么都不了解  那要怎么参观  万一再遇上个什么法阵之类的怎么办  就像刚刚來到主殿  还需要经历大浪一关  那么自己这样鲁莽的参观  会不会是对别人的不尊敬  别再到时候自己的疑惑沒解开  自己还成了别人的仇人了  那可不好办了  想到此处  凡川有些郁闷了起來

    不过就在凡川郁闷了一会儿之后  突然一个灵光从凡川的脑袋闪过  夜行  对  凡川想到了夜行  也就是晚上行动  这样可以撇开很多人的视线  虽然对于修真者來说寝食都已是枉然  但是夜晚降临  诸多修真者还是会回到自己的静室修炼的  不像白天那样出來交流了  而且夜晚出行  即使遇到了什么法阵  凡川还是有信心可以破解的  只是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就好了

    “那就夜晚出去逛逛  ”

    想法已定  凡川的心情顿时缓和了许多  随即一个转身就躺在了静室里唯一的一张床上  凡川开始休息了起來

    一世繁华  恍如隔世

    时间匆匆  凡川一觉醒來  已是深夜  伴随着门外“唧唧”的小生灵声响  凡川能清晰的感受到  现在的清雨阁里异常的安静  想必那些白天交流的修真者  现在也已回到静室修炼了

    如此甚好  凡川一个轻身起床  踱步靠近了静室门旁  凡川先是拉开了一点门缝  从门里向外看去  现今的清雨阁确实如凡川之前所想  安静的不能再安静了  即使有时候会有几句大的声响传來  想必那也只是清雨阁修真弟子在修炼时候的声响  无大碍

    “吱呀  ”

    随着木门一声沉闷的声响发出  凡川一个轻跳闪身  身体立即到了门外  依靠着犀利的眼神  凡川踱步的向着清雨阁主殿的后山处走去

    由于夜晚露水降临  凡川这一路上  裤腿已不知被露水沾湿了几次  每次都是风干了  再沾湿  风干了  再沾湿  虽然有些步履蹒跚  但是以着凡川坚毅的心态  最终凡川还是到达了清雨阁主殿的后山山顶处  一路上凡川也遇见了几次险境  就是突然遇见了清雨阁的修真弟子  但是凡川都是悄悄的收敛真气  把自己隐藏了起來  这才有惊无险的躲过了几次盘查

    刚刚走到山顶之上  凡川大喘着气  转身找了一处占满苔藓的石块  蹲身坐在了石块之上  想要休息一会儿  可是就在凡川这时还沒回过神來的时候  突然异象发生了

    “咣  ”

    只听一声巨响  像是毫无征兆一般  劈天盖地的袭來  而且随着巨响袭而來的  还有一道刺眼的红霞  红霞像是有着穿透天际般的能力  瞬间照射的整个大地都变成了红色  黑夜瞬间失去了它的意义

    “啊  ”

    本无准备的凡川  被着毫无征兆的巨响吓的抽身跳了起來  而且跳起來身体的凡川  还因为脚下磐石的羁绊  身体在还沒落下地面的时候  身体在空中旋转了几圈  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哎呦  这是什么啊  ”

    凡川痛苦的抱怨着  但此时心里更是着急的不行  凡川的第一感觉  就是以为自己触碰到了清雨阁的法阵  然后法阵要开始攻击了  这样一來  凡川势必会被清雨阁里的修真者发现  想想那种窘迫  凡川立即站起了身体  一个纵跳  飞身悬浮在了空中  而且与此同时  只见在被暗红色包裹下的黑夜里  一道银芒和一道紫芒  瞬间穿破了天际  再看向这时的凡川  泫滇战甲和楚远紫剑  已经准备全力以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