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清雨阁
    [.huju.][.huju.][]

    由于有真气的支撑  凡川的身体明显的稳了许多  而且凡川此刻的身体  还是刚好不偏不倚的处在水婪身体的中间  瀑布的宣泄而下  并沒有丝毫影响到凡川的站立

    就在凡川这时刚刚布置好了一切之后  只见眼前本來还算平息的瀑布  突然像是被惊醒了一样  惊涛骇浪瞬间像是掀翻了整个瀑布一样  带着无与伦比的压力  凡川和水婪  迎面而上

    “哗  哗  ”

    奔腾的水流声此时已经掩盖了周围所有的声响  凡川的耳朵里也是嗡嗡的直响  不仅仅是这些  就连凡川的视线  也因此遭到了阻碍  倒不是说视线模糊看不到  其实则是凡川的整个视线里  全是水

    “万清玄阵  ”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  凡川脑海间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随即只见凡川双手合十  一声大喝之后  身前逐渐的隐现出來了一面模糊影墙  这正是凡川从亦冬那里偷学來的万清玄阵  万清玄阵本來就是防御极高的法术  而凡川却拿着万清玄阵用在这里  凡川的这项动作  又成了修真界的第一人  不过凡川的盲目虽然有些不可理喻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  这万清玄阵竟有着完美的功效  來抵挡大浪的侵蚀

    就在浪水一波接着一波盖过了凡川的脑袋时  几次三番下來  凡川却丝毫位未受伤  而且就连凡川的衣服上  甚至都沒被触及到半点水

    这时候的水婪似乎也发现了凡川的异于常人之处  不禁间对着凡川投出了一个赞赏的目光  随即水婪加快了冲击的速度  沒用一会会儿  凡川以及水婪一人一兽  就已安全无恙的抵达在了一个清净的岸边

    刚刚渡到岸边  水婪随即轻身一摇  凡川的身体就像是被控制了一般  缓慢的从水婪身上离开  而慢慢的降落在了清净的岸边

    “从这里向上走几步  就是清雨阁主殿了  水云关还需一段时间方可开启  等下次开启时  我会來接你的  好了  你走吧  ”停身了之后的水婪  摇了摇尾巴  对着凡川出声说道  接着沒等凡川有所反应  水婪又再次出声说道:“对了  你刚刚使用的阵法不错  ”

    话音落下  只见本來还算平息的瀑布  突然间又是一阵的波涛汹涌  水浪高起了数米  再看向刚刚水婪待着的水面  此时哪里还有水婪的影子  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还关门  不会和夜月门一样吧  ”凡川忧心忡忡的看着眼前的瀑布  出声说道

    不过话音落下  凡川又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大殿  摇了摇头  叹息了一声  凡川径直的向着大殿走了过去

    从这山脚下一路逆流上來  凡川总结了一下清雨阁的建筑方式  就是在山脚下设立幻阵  以防心怀不轨者入侵  而越往山上前进  就总感觉权利越來越大的样子  因为之前在逆流的时候  凡川也瞥见了在两岸边的小楼阁  以及一些残垣的宫殿  可是那些宫殿拿出來与此时凡川眼前的这座宫殿來比  那可谓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眼前的大殿  占地异常的大  因为不管凡川如何四下环顾  都沒有找到大殿的角落  朦胧间就好像是这大殿本來就是占满了整个山顶  至于延续了几座山  这个凡川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视线受阻  而且凡川的注意力也沒有放在这里

    大殿的建筑样式  和普通的修真门派相差不多  只是有一些差异的是  在这宏伟壮观下的修真门派里  竟然雕塑了几只如迅炎鸟样子的怪兽  攀附在了整个大殿的上方  迅炎鸟雕塑看似腾空  又看似被什么给拘束  不过这些道不会影响它们给人的感觉  它们给人的感觉  依旧还是雄伟壮观  不可一世

    踏着山间本有的青石板  凡川快步的向着大殿的具体位置接近  同时  凡川在心里想着一会儿见到别人的托辞  不过想了许多条  最终凡川还是觉得直接道明來意比较好  不仅可以简单明了  而且还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心意已决  凡川随即快步的跑向了清雨阁主殿的大门  想要用最短的时间打听到关于北原星球的消息  而且凡川还坚信  此次前來清雨阁打探  一定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正在凡川步履如追风一般的行路时  突然两道流光瞬间从天上直飞而下  刚好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凡川的身前  两道流光蕴含着极大的真气力量  还未等凡川來得及反应过來  只见流光像是爆破般的空间隔离一样  “轰”的一声震响之后  只见一男一女两位修真者  赫然的出现在了凡川的身前

    “能通过大浪來到此处  想必阁下是我派的贵客了  敢问阁下是谁  來我清雨阁有何贵干  ”一男一女中的男人  首先对着凡川出声说道

    听到男人的声音  凡川寻着目光看去  只见男人有着英俊的样貌  一脸的谦虚显露无遗  再配合着一身淡蓝色的塑身长袍  更显得过于文质彬彬

    而这时站在男人身旁的女人  则显得有些消瘦  虽然女人也同样有着漂亮的脸蛋  但是整体给人的第一感觉  还是有些不一样  寻着这丝不一样  凡川不禁的多看了几眼女人  惊讶之下  凡川看到  女人的双腿很是修长  以至于占了整个身体的三分之二  怪不得会让人看着怪异呢  不过细看之下  女人的整体美貌  还是能胜过很多人

    看着两人正在等着自己回答  当下凡川先是对着两人微微的躬身施礼  随即温声说道:“两位好  我叫凡川  是來自北原星球的修真者  特來拜访贵派  其实只是想打听一件事情  ”凡川的语气里很是谦虚和恭敬  这也赢得了对面两人的缓和脸色

    清雨阁的一男一女在听完了凡川的话后  先是疑惑了一下  随即在看到凡川清澈的眼神后  终于对着凡川点了点头  接着只听两人中的男人出声说道:“噢  原來是这样  还是一位远來的贵客呀  请阁下稍等  我这就去通报我们阁主  ”

    男人说完话  不等凡川回应  立即转身离去  向着主殿的方向瞬间消失了  而原地就只留下了长腿女人

    看着男人的消失  凡川的眉头略微的皱了一下  神情也比较复杂  其实凡川是在疑惑  因为在刚刚见到这一男一女的出现时  凡川就已探查了两人的修为境界  两人的修为境界均为元真期后期  所谓元真期后期是不可能拥有瞬移的能力的  可是就在刚刚男人瞬间转身消失  这不是瞬移  又是什么

    正在凡川疑惑的当下  留下來的那位长腿女人  似乎看出了凡川的疑惑  接着只听女人出声说道:“这不是瞬移  这只是我们清雨阁里的一种法术  只限于在清雨阁里移动  出去了外界  就使用不了了  ”

    “噢  原來是这样  多谢姑娘指教  ”凡川恍然大悟  随即对着女子抱拳还礼道

    看到凡川抱拳施礼  长腿女人似乎很讶异  接着只见长腿女人“扑哧”的笑出了声  接着在凡川的疑惑下  长腿女人再次出声说道:“我看前辈的修为境界早已远超于我们  前辈就不必如此多礼了  我叫画忆  是清雨阁的接送人  还望前辈多多指教  ”女人说着话  很是恭敬的对着凡川躬身施了一礼

    看到女人的动作  凡川心里一阵的窃喜  看來只有修为境界高  走到哪里都不会被歧视  想到此处  凡川又想起來了远在孤真派的孤景然  当初就是孤景然强行帮自己提升了修为境界  不知道孤景然现在飞升仙界了沒有

    “画忆姑娘太谦虚了  我……充其量只是侥幸得道吧  沒什么大不了的  ”凡川试着温声说道

    由于凡川不太擅于交流  于是境况有点尴尬了起來  两人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画忆更是低着头  可能是凡川直盯着画忆看  以至于画忆的小脸蛋  还时不时的浮上一丝绯红

    为了缓解尴尬  凡川故作看了看刚刚去通报的男人消失的方向  自言自语说着到现在还沒回來  可是任由凡川自言自语  画忆还是不作回答  只是自顾的低着头

    见状  凡川更是尴尬极了  不知道这画忆是怎么了  刚刚还好好的  怎么就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殊不知  凡川和画忆两人  已经尴尬了许久了

    “对了  画忆姑娘  我刚刚在來的时候  见到了你们门派的水婪  它说那个什么水云关  要隔一段时间才能打开  这是为什么  需要隔多长时间呀  ”为了缓解继续尴尬的气氛  凡川终于找到了一个话題

    果然就在凡川话音刚刚落下  只见画忆立即抬起头  眼睛只是稍快的看了一眼凡川  随即视线又挪到了远方  接着只听画忆出声说道:“恩  水婪是我们清雨阁的守护灵兽  至于前辈所说的水云关  其实那只是我们阁主设下的一个幻阵  幻阵的每次开启和关闭  都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画忆说完话  又低下了头

    “什么  一个月  ”凡川自顾的惊讶了一声  不过在凡川看到画忆并沒有因为自己的惊讶而感到奇怪的时候  凡川又识趣的走到了一旁  心里开始盘算了起來

    一个月说长不长  说短不短  可是对于凡川现在的心情來讲  一个月足已见的很长了  可是凡川又想到  既然这是人家的规矩  自己也无能为力  看來只好等一个月了

    沮丧之余  凡川竟对清雨阁的阁主起了好奇心  因为刚刚听画忆说  这水云关就是清雨阁阁主布置的幻阵  这让凡川很是惊讶和好奇  因为之前在北原星球的时候  凡川早就听闻过  所谓幻阵  那是需要强大的能量  以及自身高深的修为境界  才能布置出來的  由此可见  这清雨阁的阁主  非同小可

    “不知道到时候别人能不能指点自己一点关于幻阵的东西……”凡川自顾的想着  可却不知道  之前离开的那位男人  现在已经悄然无声的回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