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启程寻找
    [.huju.][.huju.][]

    被仰庆这一巴掌打下去之后  玲娘愣了  半天都沒有反应过來  直到脸上传來了火辣辣的疼痛感  玲娘这才惊醒过來  接着只见玲娘愤怒的用双臂拍打了一下仰庆  接着大声的喊道:“好你个烂男人  你敢打老娘  你睡老娘的时候  怎么不敢打  现在让你來帮点小忙  你非但不帮老娘  还打老娘  老娘给你沒完  ”

    看着已经近乎疯癫的玲娘  这时候的仰庆更是火从中來  接着只见仰庆不顾玲娘的反抗  抽身把玲娘拉到了一旁  再接着只见仰庆把嘴巴附在了玲娘的耳边  悄悄的说了几句话  接着只见玲娘的表情  从刚开始的愤怒  逐渐变成了极度的惊恐和不安  而且与此同时  还能清晰的看到  玲娘的身体都在因为惊恐  而瑟瑟发抖

    虽然仰庆已经在很小声的对玲娘传递信息  但是凡川终究还是听到了仰庆的话  仰庆是在说凡川如何如何厉害  与凡川对抗  那简直是自寻死路  凡川可以在弹指间  就能把仰庆毁灭

    听着仰庆的悄声细语  再看着玲娘变化异常的表情  凡川英俊的脸上  浮现了一丝丝的邪笑  但是凡川并未出声说话  而且也沒走  还是站在远处  双臂环抱  静静的看着仰庆和玲娘  就像是在看一出搞笑的戏剧一样

    时间定格了一会儿  凡川身边的男君和女眉几人  本想就此拉着凡川离开  可奈凡川却还在饶有兴趣的看着仰庆和玲娘两人  似在等什么答案  或者只是单纯的看笑话

    这时候冷静了下來的玲娘  早已沒了当初的锐气和愤怒  有的只是苦涩着脸  身体瑟瑟发抖  接着只见仰庆似乎又在玲娘的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  随即只见玲娘迈着颤巍巍的步伐  走近了凡川的身前  只是这会儿的玲娘  根本沒有勇气抬起头直视凡川

    “尊……尊者莫怪  之……之前是玲娘有眼无珠  沒能识得尊者的尊容  冒犯了尊者  还望尊者莫怪……”玲娘低着头  用着微弱的话音  出声说道

    听到玲娘的话  凡川笑了笑  本想再为难一下玲娘  可是凡川转念一想  如今自身毕竟是在他人的地界上  做的太过了  只怕会惹來不必要的麻烦

    思绪待定  凡川清了清嗓子  随即对着玲娘出声说道:“我沒有刻意的要打压你  是你先行为难我  所以  我的所作所为  只是表常人之态  既然事情已暂时告一段落  那么我就不便再为难你  只是  若以后我再听闻这美仙楼发生今天的类似事情  那么这个天湛城里  将不再有美仙楼的存在  当然  也包括你的名字  ”

    凡川说完  不等玲娘有所反应  随即转眼看向了玲娘身后的仰庆  接着出声说道:“这位修真同仁  你的所作所为  我不便插手  毕竟是你自己的修真之路  我无权过问  只是以后你们要是再这般仗势欺人  那么你的下场  将和她一样  ”凡川说完  还刻意的抬手指了指玲娘

    听到凡川的话  只见仰庆突然抽身再次跪在了凡川的身前  语气里甚是感激不尽的出声说道:“多……多谢尊者的恩德  在下以后绝不会再犯糊涂  ”仰庆说着话  还不停的对着玲娘挤眉弄眼  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看到砰仰庆的表情  本來呆滞住的玲娘  似乎瞬间明白了仰庆的意思  于是也立即对着凡川抽身下跪  语气与仰庆相差无几的出声说道:“多……多谢尊者恩德  玲娘谨记尊者的教训  ”

    看到仰庆和玲娘两人的样子  凡川虽然不是很尽信两人的话  但碍于现实的窘境  凡川迫不得已不能再为此事浪费心思  凡川想了想  接着再次看向了仰庆  淡淡的出声说道:“你叫仰庆是吧  ”

    “回尊者  是  ”仰庆恭敬的回复凡川道

    “这天湛城里有哪个修真门派  你是师承于哪个修真门派  ”凡川迫不及待的出声问道

    听到了凡川的问话  只见仰庆的脸上闪现过了一丝疑惑  但随即只听仰庆有些尴尬的出声说道:“回尊者  在下不才  沒有资格修进修真门派  我……我这皮毛  都只是自家修炼的……”仰庆说着话  声音顿了顿  又接着出声说道:“这天湛城里确有一处庞大的修真门派  也是天湛城里所有人供奉的修真门派  名曰清雨阁  位处天湛城的城外一处瀑布之上  去路艰辛  不过听闻说  只要进得这清雨阁  那么自然也就不会觉得这去路是为艰辛  ”仰庆说完  直瞪瞪的看着凡川  似乎像是在等待着凡川的审判一样

    听完了仰庆的话  凡川抬头思索了片刻  本想就此离去  但又无心的说了一句:“对了  那天湛城里除了这清雨阁  还有别的修真门派吗  ”

    “这个……倒是无从听闻  大多都是一些自家的修真者  敢……敢问尊者前辈相问这些  是……”

    “噢  沒事儿  我只是随口提提  好了  我们走了  ”凡川回应道  随即不等仰庆和玲娘有所反应  转身带着早已静候多时的男君三人  走出了美仙楼

    凡川几人走后  此时美仙楼里只剩下了呆滞的仰庆和玲娘两人  以及一屋子破烂不堪的桌椅板凳

    而凡川这边  刚刚走出美仙楼  男君立即拥了上來  只见男君先是对着凡川躬身施了一礼  随即出声说道:“凡川兄弟  是我的错  带着凡川兄弟误进了这虎巢  连累了凡川兄弟  还望凡川兄弟不要介意……”

    “哈哈  男君你说哪里话  我怎能为此介意呢  完全沒有的事  不用放在心上  ”凡川出声大笑道  随即伸手拍了拍男君的肩膀  以示安慰

    “那……那凡川兄弟  要不我们现在再去找一家客栈休息  ”男君试探性的出声问道

    听到了男君的话  凡川的眉头紧皱了起來  有些为难  因为凡川想到  当下务必紧着找到回北原星球的消息为主  然后男君和迎湘三人只是妖灵体  他们三人的体质  根本经不起太多的劳累  思來想去  凡川决定了  还是先自己前去打探  让他们三人静候  等一切确定了之后  自己再回身來接他们

    “这样吧  你们三人去找处客栈休息吧  我不劳累  不用休息  我自己先前去打探一番  确定了消息之后  我再回來接你们  ”凡川看着男君三人  真诚的出声说道

    “可是凡川兄弟你……”男君有些为难

    “我沒事  倒是带着你们三个妖灵反而是累赘了  就这样吧  你们找到客栈  就多休息几日  我一旦得到消息  就会立即回來通知你们  ”凡川故意把语气说重了些  用意其实也就是让男君三人留下  不用多浪费口舌

    果然  凡川话音落下后  男君不再出声  低着头似乎像是在想着什么  反而是一直沒出声的迎湘  这时向着凡川靠近了一步  温柔的出声说道:“凡川少侠  你……你多保重  ”

    “是呀  多保重  找到了去那什么北原星球的路  可别忘了我们  ”迎湘话音刚刚落下  女眉的话音又接踵而來

    听到女眉的话  凡川笑了笑  随即出声说道:“放心吧  我一定会回來找你们的  ”

    说着话  凡川对着男君三人点了点头  随即转身混进了人海之中  按照着之前仰庆所指出的路线  凡川一步一步的摸索着  先是第一步  凡川走出了天湛城

    而这时看着凡川的身影消失后的男君三人  三人彼此间一阵的唏嘘叹息  随即也转身沒入了人海中  不过男君三人所走的的方向  而是天湛城里面

    整个天湛城给人的感觉  是异常的繁荣和昌盛  不仅仅是來往各路的商旅  以及城内随处可见的商贩  最主要的还是城内居住的所有人  全都是抱着一副忙碌的样子  來应对每天的生活  虽然这些人很忙碌  但是从这些人脸上的表情來看  能轻易的看得出  就眼前的生活而言  他们很知足

    时不时在天湛城天空上快速飞过的迅炎鸟  也成了天湛城的一种特别象征  似包涵着神的眷顾  又似包涵着城民的祈祷

    刚刚走出了天湛城  凡川眼前再次出现了之前见过的那些广阔草原  城外的城民虽然很少了  但是凡川还是能感受到那种温馨的气氛  特别是当那些青草香迎面扑來的时候  一种久违的温馨感  充斥了凡川的整个心头

    “从这儿再向前  哪里有瀑布啊  ”

    凡川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  再想起之前仰庆的话  按照着这条路线向下走  会遇见一条瀑布  而在瀑布的上方  才是清雨阁的位置所在  可是凡川在此处找了许久  却未看到任何一丝有关瀑布的迹象  除了草原  还是草原

    正在凡川一筹莫展  不知道接下里该怎么搜索的时候  只见眼前的草原  竟突然出现了变化  青草的影子变得越來越模糊  而且就在这一切变化出现的同时  凡川还听到了一阵阵隐隐约约的流水声传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