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无能救兵
    [.huju.][.huju.][]

    “哎呀  这谁家的毛孩子  说话口气这么大  敢说砸我美仙楼的人  你倒还是第一个  那好  老娘就让你尝尝后果  ”

    客栈老板娘说着话  只见单手一挥  本來包围着凡川几人的彪形大汉  立即作蜂涌状的围了上來  那气势  似乎就像是泰山压顶之状  虽然给人的感觉很厉害  但其实只是外强中干  毕竟他们只是凡人

    见状  凡川就连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依旧还是站立在原來的位置  仅仅只是双手轻轻的抬起來  当下  只见凡川的双手上  开始布满道道的紫芒

    紫芒开始蔓延到了整个客栈  而且与此同时  周围的压力也开始逐渐的增加  就连此时客栈里那些看客所坐立的板椅  都在摇摇颤颤  整个客栈瞬间就陷入到了一阵阵的混乱之中

    “破  ”

    只听凡川突然大喊了一声  接着只见本來围绕在凡川周身的紫芒  瞬间如云涌状  扩散到了周边  以及触碰到了此时还在踱步逼近凡川四人的几位彪形大汉身上

    “啊  ”

    “啊  救命啊  ”

    凡川话音落下  此时整个客栈里传來的却都是那几位彪形大汉的惨叫声  以及一些靠近凡川几人  被真气波及到的凡人

    “砰  啪  ”

    再接着就是彪形大汉倒飞的身体  重重的砸落在了身后的桌椅板凳上  木头的碎裂声震彻着每一个人的心  此时看客人群里  也乱成了一团  跑的跑  逃的逃  整个客栈顿时乱做了一团

    再看凡川四人此时的状态  依旧是安然的站立在原处  只是此时凡川周身的紫芒  已经逐渐的消退  凡川表情依旧还是很冷峻  只是在冷峻的表情下  还隐藏着一丝丝的邪笑

    再看向此时客栈老板娘的样子  一副极度惊讶的样子  浓妆的双眼  大大的直瞪着  似乎眼前的一切很是不可思议  像极了一个木偶人  在看着活人活动一样  想要出手制止  双手却像是不听使唤的一样  无力的搭在身体两旁

    一切烟消云散  紫芒已经彻底的消失在了客栈里  而此时客栈里更是异常的安静  本來满座的看客  现如今已经跑的一个不剩  就连之前那位调戏女眉的萧洒帅  此时也早已不见了踪影  不见踪影的  还有那些衣着鲜艳  浓妆艳抹的各色女人  此时空气里只留下了一股重重的花粉香味  现如今留在客栈里的  除了凡川四人  还有那几位正躺在地上苟延残喘的彪形大汉  以及一位还处在发愣状态中的客栈老板娘

    看情势已经彻底翻转  凡川看着眼前发愣的客栈老板娘  淡淡的出声说道:“怎么  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吧  ”凡川的语气里尽是讽刺的意味

    听到凡川的声音  这时客栈老板娘才从震撼中惊醒了过來  刚刚惊醒过來的老板娘  先是一阵的惊慌失措  随即用着有些畏惧  但又特别愤怒的眼神  紧紧的盯着凡川出声说道:“你……你  你等着  ”

    说着话  只见老板娘在慌乱中  突然伸手入怀里一阵的翻掏  接着只见一样像是特殊材质制作的飞鸟  透着淡淡的光芒  卧立在了客栈老板娘的手掌心  接着沒等凡川反应过來  接着只见客栈老板娘突然放飞了手掌里的飞鸟  再接着只见这假的飞鸟  竟像是有灵性的一般  瞬间飞出了客栈

    假飞鸟飞走后  只见客栈老板娘浓妆艳抹的脸上  隐现出來了一丝阴笑  接着只听客栈老板娘用着几乎沙哑的嗓音  对着凡川出声说道:“小子  等着吧  一会儿有你好看  ”

    客栈老板娘的语气很是邪气  总让人不觉间就感到一阵阵的阴森之意

    听到客栈老板娘的话  再看着客栈老板娘的样子  凡川有些疑惑  有种不祥的感觉浮上心头  但要确认是什么感觉  凡川又说不上來

    正在这时凡川正疑惑的当下  男君却突然抽身附在了凡川的耳边  接着只听男君用着极小的声音  出声说道:“凡川兄弟  这女人刚刚放飞的是木鸢  是一种这里修真者通用的传递信号之物  这女人恐怕是在搬救兵  而且我猜想  这救兵搞不好就是修真者  ”

    “什么  修真者  ”

    凡川有些讶异  但是并沒有大声的说出话來  只是有些惊讶  既然这所谓的木鸢是修真者传递信息的物品  那这客栈老板娘区区一介凡人  为什么会有这东西  难道  怪不得这客栈老板娘可以如此张狂大胆的收人钱财  看來是有人撑腰

    “哼哼  小子  等着瞧吧  老娘今天非把你撕吃了不可  ”

    正待凡川为木鸢一事还在费解的时候  客栈老板娘阴里阴气的话音  再次传入到了凡川几人的耳朵里

    “你请了修真者  ”

    凡川看着客栈老板娘  心平气和的出声说道

    “哈哈哈哈  走着瞧吧  ”

    “砰  ”

    就在客栈老板娘的话音刚刚落下之后  突然一声木门的撞击声传來  接着凡川第一时间  就感受到了真气的波动  还未见其人  凡川就已经猜了出來  对方确实是请了修真者

    “玲娘  这是怎么回事  ”

    只听一个普通男人的声音传入到了凡川几人的耳朵里  随即真气扫荡过凡川几人所站立的位置  只见一位身着青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  快步的走近了客栈老板娘  接着來的这男人就是对着客栈老板娘嘘寒问暖  完全忽略了凡川几人

    从这男人对客栈老板娘的称呼中  凡川几人这才得知  原來客栈老板娘的名字叫做玲娘

    “仰庆  你终于來了  就是他们  他们砸了我的美仙楼  ”客栈老板娘玲娘说着话  欲哭无泪的扑倒在了刚來的男人的怀里  诉苦的同时  还不忘用手狠狠的指着凡川几人

    见状  凡川才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原來这个修真者是与这客栈老板娘有暧昧关系  所以才会拥有修真者之间传递消息的木鸢  看來这木鸢也正是这位被玲娘称为仰庆的修真者  所送给玲娘的  以备不时之需  的确  能有修真者保全着凡人  那么这个凡人  确实可以在人群中有着无比的威望

    “哦  有人砸美仙楼  ”说着话  只见这位叫做仰庆的修真者  终于转过來了身  看向了凡川几人

    而也就是仰庆的转身  凡川也看清楚了这位修真者的面容  只见这位叫做仰庆的中年修真者  有着略显沧桑的面容  几乎和男君相差不已  不过最让凡川好奇的  还是仰庆满脸胡须间  隐藏的那一道明显的伤疤  伤疤很长  而且还很明显  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随着仰庆疑问转身看到了凡川的时候  本來仰庆的态度  还是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可就在仰庆端视了一会儿凡川之后  竟在仰庆的眉目间  看到了一丝慌张  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恐

    由于凡川观察的细微  所以仰庆这些细微的表情  全都被凡川尽收在了眼底  联系着仰庆的表情和此次前來的目的  凡川几乎立即明白了仰庆为何会有这种表情  那是因为自己刚刚释放真气  并未來得及再次隐藏真气  所以在被仰庆感受一番之后  仰庆肯定猜到  他自身的修为境界  远远抵不过凡川

    其实就在仰庆出现的那一刹那  凡川早就抽出真气探查了仰庆的修为境界  让凡川很轻松的是  仰庆的修为境界就连元真期还沒达到  所以对于凡川來说  想要击败仰庆  那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在看到仰庆一直持续的惊恐目光后  凡川也不再刻意的隐藏自身真气了  反而是刻意的把自身真气释放到了最大  几乎是关联着自身修为境界的最高峰  其实凡川这样做  只是想不动手  单纯的想从精神压力上击溃对手  这样凡川不仅仅可以隐藏自身的身份  而且还可以安然无恙的解决此事

    “你……你是  ”

    这时  仰庆用着有些颤抖的声音  望着凡川出声说道  只是仰庆此时虽然说着话  但脚步却从未向前挪动半分

    “我  我叫凡川  ”凡川邪笑了一声  用着讽刺的语气  对着仰庆继续施加精神压力  接着沒等仰庆接话  凡川突然又身体向前跨出一步  接着出声说道:“怎么  你想动手吗  ”

    “扑通  ”

    可就在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  只见仰庆像是终于抵制不住了压力一般  双腿一酸  身体一软  只见双膝跪在了凡川的面前  同时只听仰庆用着近乎哭丧的语气  话音依旧颤抖的出声说道:“还望前……前辈饶恕  是……是在下未能识得前辈的尊荣  冒犯了前辈  ”

    看到仰庆的样子  凡川轻轻的笑了一声  并未及时回答仰庆的话  反而是双臂环抱  似笑非笑的看着仰庆

    这时的客栈老板娘玲娘  在看到仰庆突然三百六十度的转变后  显然沒有反应过來  只见玲娘用着比之前还要惊呆的表情  死死的盯着仰庆  同时还不忘用手推着仰庆的肩膀  语气很是责备的出声说道:“你个死鬼  你这是干什么  ”

    听到玲娘的话  只见仰庆本來颤抖的身体  突然一阵的猛颤  接着只见仰庆像是发怒了一样  突然站起身体  转身对着玲娘就是一巴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