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妖灵
    [.huju.][.huju.][]

    “楚远  破  ”

    看到眼前妖艳的女子  还在踱步紧逼  凡川立即劈斩出了一剑

    “唰  ”

    只听到空气中传來了一声尖锐的剑气破空声音  随即只见一道紫芒  像是在变幻着千百种样子  凌厉的飞向了妖艳的女人

    “小心  ”

    几乎是在剑气扫荡的瞬间  只见一直站在妖艳女人身后的沧桑男人  突然动了  只听沧桑男人大喊了一声之后  身体如离弓的弦一样  瞬间就挪移到了妖艳女人的身前  不仅仅为妖艳女人挡下凡川这一击  而且沧桑男人更是凌厉的打出了反击

    只见沧桑男人手中的权杖  像是一件奇特的召唤法器一样  就在权杖对着凡川摇摆了几次之后  之前那些被刻意驱散的雾气  又像是重归寻找原地一样  再次布满了过來  而这次雾气的走向  反倒是直逼凡川  用意也许就在已阻隔凡川的视线

    凡川见状  怒从心來  再也來不及想这么多  当下立即一个轻跳  身体陡然飞上天空  在布满雾气的环境下  凡川突然像是爆发的恶神一样  挥剑劈斩了几下  顿时道道蓝芒变幻着各种的样子  驱散着雾气

    “噗  唰  ”

    整个天空里都是剑气破空的声音  而且就在雾气逐渐被剑气所消弥的同时  整个天空沉浸在了一个紫芒的照射下

    见时机已然成熟  凡川再次抽出真气融入到了楚远紫剑里  接着以着极快的速度  向着沧桑男人和妖艳女人俯冲而下  试图想要一击破敌

    其实现在凡川把这两个莫名其妙的人定为自己的敌人  并不为过  因为在接触到两人的自始至终  凡川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怪异力道  而且像这种怪异力道  给凡川的第一印象  就不是善类  所以此时凡川这样做  无非只是在验证自己的猜测

    果然就在凡川俯冲而下的过程中  凡川的猜测应验了  只见还沒等凡川所扩散的攻击范围到达两人的周边时  两人就像是惊弓之鸟一样  匆匆忙忙的坐着应对措施  沧桑男人则还是用着手里的权杖  在一直抵抗着压力  而妖艳女人此时也不再是一副妩媚的样子  反而是眉头紧缩  双手间不时的变幻着手法  试图阻挡凡川  但是此时沧桑男人和妖艳女人两人唯一相同的一点就是  两人现在的表情很是惊讶

    他们万万沒想到  凡川的修为境界竟是这般深厚  但是撇去修为境界不说  凡川手里的楚远紫剑  更是让两人深知自己不是凡川的对手  可是  现在知道这一切已经太晚了

    只见凡川所蓄积的一击  早已是无法收回  凌厉的剑气  瞬间就扫荡在了沧桑男人和妖艳女人的周边

    “噗  ”

    “啊  啊  ”

    接着先是听到一声沉闷的剑气触物声响  随即只听沧桑男人和妖艳女人大声的惨叫声  再接着都还沒等凡川降落在地  沧桑男人和妖艳女人  两人瞬间倒飞了出去

    由于山顶还够大  两人只是被剑气击倒在了一边  不过看两人的伤势  估计伤的不轻  因为只见此时两人的嘴角  都挂着血迹  而且鲜血还在向外不停的流着  还有沧桑男人的那把权杖  此时更是掉落在了一旁  只在自顾的透着暗光  似乎里面蕴含的能量  已经开始出现枯竭的迹象

    这时  凡川已安然的降落在了地面上  刚刚落地  凡川立即手持着楚远紫剑  向着沧桑男人和妖艳女人走去

    “现在可以说你们是谁了吧  从一开始你们就蓄积着攻击  那么在这山顶之上找到我  不仅仅只是为了说几句话吧  ”凡川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人  话音里尽是讽刺的意味

    听到凡川的话  只见两人的表情  都有些不满和别扭  特别是妖艳女人  此时更是掩面不去看凡川  似乎现在的情况对于他们來说  算是一个最大的笑话  不过好在沧桑男人似乎应该是个经历了许对事情的人  接着只听沧桑男人出声说道:“要杀要剐  悉听尊便  今日是我俩眼拙  误入了险境  ”

    “呵呵  ”听到沧桑男人的话  凡川邪邪的笑了一声  随即接着出声说道:“眼拙  险境  这么说  你们经常在这里等着羔羊來宰吗  ”

    此时  凡川才明白了两人的意图  这和凡川之前猜想的相差不多  也就是说这两人是生活在这山顶之上  常年在等待着有人到來  从而施以加害  不过还有一点令凡川有些想不通  那就是这飘渺的山顶之上  怎么可能会有人经常來此处呢  而且  经过这一战  凡川知道这两人的道行并不高  虽说两人不是修真者  或者像是之前在纵始院遇见的魔人  可是这两人难道都不先探查一下要准备加害的人的修为境界吗

    就在凡川为此事费解的当下  忽然山顶上又飞身上來一人  这人上來之后  凡川顿时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凡川少侠  恳请不要伤害他们  ”

    上來之人  正是之前引导凡川來到山顶的“凡人”迎湘  此时再见迎湘  哪还像是之前那般朴素简洁如纯洁的仙女般  此时的迎湘  和此时躺在地上受伤的妖艳女人  沒有一丝差别  全是衣着暴露  满脸浓妆  不过可能是迎湘给过凡川第一纯美的印象吧  即使现在迎湘也是裸露着半个大胸脯  凡川还是觉得迎湘比现在躺在地上的那个妖艳女人  要美的多

    不过凡川虽然猜到了些许缘由  但是当看到迎湘出现后  凡川还是有一丝疑惑  随即不再顾及躺在地上的沧桑男人和妖艳女人  反而是徒步走到了迎湘的面前  如今凡川面对着迎湘  仅仅只是一副面无表情

    “不杀他们  好啊  不过  你自己把这些事情告诉我吧  ”

    凡川的语气很是平淡  不过隐约间还是能听出  凡川很生气  但是又顾及到之前迎湘给凡川的印象  这种冷淡  就连凡川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凡川少侠……”迎湘淡淡的出声

    “别这么称呼我  直接说事情  ”

    看到迎湘此时有些楚楚可怜的样子  但是凡川却未生及一丝怜爱  因为在凡川的心里  欺骗  远远比身体伤害來的痛苦

    看到凡川冷淡的样子  只见迎湘更是愧疚为难  接着只听迎湘出声说道:“我们三个  只是这山体灵气所化成的妖  说是妖  其实也只是自我抬举身份了  充其量算是一个灵体吧  我们能幻化成人形  是经过了漫长岁月的修炼  如今才能在这世间  博得一席之地  ”

    迎湘说着话  脸上又是一副辛酸的样子  随即再接着出声说道:“其实  之前少侠问我去往修真门派  其实我本不知道哪里有修真门派  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一个偶然  因为在之前我听闻  如果可以吸食人的灵气  就可以因此褪去自身的妖气  这样就可以可正常的凡人相差不多  这样  我们也可以像凡川少侠这样  去找一个修真门派修炼  从而步入修真  所以我们骗少侠來……实属是不应心所为……”

    迎湘的语气很是感人至深  有些让人听了感觉很哀伤的样子  但是此时凡川的心里  一直心如明镜  因为经历了这么多事情  对于一些人一些事  早已经看淡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凡川淡淡的出声说道

    听到凡川的话  只见迎湘几乎欲掉泪了  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接着只听迎湘再次出声说道:“凡川少侠  之前骗你  确实是我的错  你可以杀了我  但是能放了我这两位朋友吗  ”迎湘继续哀求着凡川

    可是在此时迎湘的话音刚刚落下  只见刚刚被凡川重伤在地的那位妖艳女人  却挣扎着身体  蹒跚爬到了迎湘的身边  接着只听这位妖艳女人出声说道:“湘儿  我们不要求他  生死全赖于天命  如若湘儿妹妹你死了  姐姐我也不可能苟活于世  ”

    这位妖艳女人说完话  用着一副阴毒的目光  直直的盯着凡川

    听到妖艳女人的话  凡川很是郁闷  这本來是他们要加害于自己  现在反倒來责怪自己了  不过在这其中  凡川逐渐的开始相信迎湘的话了  因为人常说语言会骗人  但是眼神不可能骗人  此时迎湘的眼神  给凡川的印象就是非常真诚  不像是骗人的那样

    “你们之前害过多少人  ”凡川最终还是问出了自己一直的疑问

    凡川话音落下  沒等迎湘出声回答  反倒是那个妖艳女人  对着凡川讽刺的出声说道:“害过多少人  呵呵  你看我们像是害过人的吗  ”

    “姐姐  你别说了  ”这时  迎湘出声阻止了妖艳女人继续说话  接着只见迎湘再次看向凡川  依旧是愧疚的样子出声说道:“凡川少侠  我说的话  也许你不会再相信  但是我们真的沒有害过人  你……你是第一个……”迎湘说到最后  话音越來越小  以至于到后來都听不清了

    “如果不以吸食人的灵气  你们有可能去修真吗  ”

    凡川看着眼前的迎湘  以及妖艳女人  淡淡的出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