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迎湘
    [.huju.][.huju.][]

    入眼的依旧还是一片盎然的草原  随着凡川飞行速度的加快  身后瑾花城的影子  已经是越來越模糊  直至到最后消失不见

    或许是过于依赖周边的风景  又或许是在思索着今后的打算  只见此时的凡川  并沒有使用瞬移  反倒是凌空飞行在空中  目标方向一直在西南方  速度时快时慢  并不是凡川不着急找到修真门派  而是凡川不敢随意使用瞬移  因为凡川之前从未去到过瑾花城族长所说的那个地方  所以莽撞的瞬移  不但会偏离方向  而且还会惹來诸多不必要的麻烦

    凡川是这样想着  而且在不觉间  凡川也发现自己已经远远的离开了瑾花城  虽然周边还是一片片草原  和一些连绵不绝的山脉  但是凡川并未放弃寻找  毕竟在一个大陆上  想要寻找一处修真门派  这太等同于大海捞针了

    以目前的情势來看  只有找见人來相问  一路上询问着才能找到那处修真门派  凡川何尝不想找些人來相问  关键目前最尴尬的是  凡川飞行了这么久  根本就沒有见过任何一个人  就算是一个活物  也是沒有遇到

    情急之下  凡川想着飞过前面一座山之后  就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先冷静一下头脑  再恢复一下身体  毕竟长时间的飞行  就算凡川真气再混厚  那也是吃不消的

    飞过了大山  眼前又再一次的出现了一片辽阔的草原  还是一眼望不到边际  凡川很是压抑  这怎么就像是來回徘徊的一样  不是草原就是山脉  到底什么时候才算是尽头  忍不住发了几句牢骚  凡川就想着找一处清凉之地  先自行休息一下好了

    可就在凡川刚刚降落在地面后  突然不远处传來了几声马蹄声  而且在马蹄声过后  竟然还有人的声音传來

    听到有人的声音  凡川激动坏了  可能是因为刚刚自己在空中的缘故  入耳的都是风声  才未听到这马蹄声和人声  当下凡川脑海间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终于见到人了

    接着  凡川也不再作休息  而是立即站起身  向着声音传來的具体位置跑了过去

    果然  就在凡川刚刚出现在声音传來的位置时  只见一位身着朴素  但却有着惊人样貌的年轻女子  独自赶着一匹马  而在马缰绳的后面  还拉着一小车的货物  由于路途颠簸  女子只是走在了马的前面  用一根绳子牵引着马  并沒有只身坐在马背上

    看到此景  凡川刚想迈步走过去打听事情  却突然又有些犹豫了起來  并不是凡川害怕什么  只是凡川担忧自己这样突然出现  会惊到女子  然后女子再把自己误认为一个坏人  那可就不好办了

    不过还有一点令凡川有些好奇  那就是在这深山草原上  怎么会出现一个独自赶货车的女人  她难道就沒有其他人随从吗  这万一在路上遇见点什么意外  那该如何是好  这样想着  凡川又刻意的放眼向着女子的周边看了看  确定真的沒有随从后  凡川更是疑惑了起來

    就在此时凡川犹豫的当下  只听女子所在的位置  突然传來了一声磕绊声  接着就是女子“啊”的一声惊呼

    听到声响  凡川立即看去  只见此时正在拉货的马儿  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  几次欲脱离女子手中的缰绳  可是女子还在死撑着拉住缰绳  以至于马儿不能轻松的逃脱  可是一个弱女子怎能耐得住一匹马的力量  最终还是马儿脱开了缰绳  向着前方跑了过去  但是马儿身后拉着的一小车货物  并沒有因此落下  也跟着马儿奔跑了起來  由于路途崎岖不平  小货车不停的蹦跳起來  几次三番都差点倒落在一旁  而这时候的女子  则着急的站在原地  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凡川见状  想都沒想  立即抽身向着马儿追赶了过去  由于凡川是在用真气飞行  所以仅仅只是用了一小会儿的时间  凡川就已追上了马儿和它身后此时已破烂不堪的小货车

    “唰  ”

    只听空气中传來一声凌厉的真气破空声响  随即只见凡川忽然抽身挡在了马儿的身前  接着凡川欲抽出真气來抗击马儿  可是就在此时  异样发生了

    就在凡川刚刚只身挡在马儿身前  还未抽出真气的时候  只见刚刚还疯狂的马儿  像是见到了令它极度惊恐的东西  立即停下了疯跑的状态  而马儿的身体也在急停下  上半身都向着空中翘立了起來  随即只见马儿的身体重重的躺卧在了地面上  像是一瞬间被凡川征服了一样  而也就是因为马儿身体的动作  此时拴在马儿身后的小货车  也就此侧翻了  一小车颜色各不相同的水果  全都撒落了下來

    看到马儿突然的安静  凡川有些惊讶  但是当下重要的不是这些  于是凡川也就沒有多想  先是随意的捡了一些撒落在地的水果  再接着伸手牵住了马缰绳  整治好了这一切之后  凡川转身向着女子的位置走了过去

    不过  在凡川牵马缰绳的时候  有一个小细节  凡川沒有注意到  那就是在凡川躬身牵住马缰绳的时候  只见马儿竟在浑身打着哆嗦  似在面对着很是恐怖的画面

    一阵步行  凡川把马缰绳递到了女子的手中  这时候的马儿也显得异样的温顺

    “这位姑娘  不好意思  只能帮你把马牵來了  那些水果……”凡川对着女子略带歉意的出声说道  可就在凡川的话音还未说完时  却被女子的话音给抢断了

    “多谢少侠  那些水果不要也罢  在这山中还能采集到的  还是要多谢谢少侠出手相助  ”说着话  女子作势就要对着凡川躬身施礼

    凡川见状  立即伸手阻止住了女人的行礼  接着出声说道:“姑娘客气了  这并沒有什么  所以姑娘不必多礼  ”凡川说着话  脸上隐现了一丝丝的疑惑  随即不待女子有所反应  凡川又出声说道:“对了  姑娘  你怎么独自一个人在这山间行路  这样很危险的呀  ”

    凡川最终还是问出了自己的所想  不过从此时近距离看着眼前的女子  凡川又不觉得惊讶了一番  因为从此时近距离的看着女子  显得女子更是美丽动人  特别是女人那一双眼睛  像是天然的活灵活现一般  很是纯洁  一丝一毫污渍都很难发觉

    此时听到了凡川的问话  只见女子动人的脸蛋上闪现了一丝丝的忧伤  随即只听女子出声说道:“不瞒少侠说  小女子名叫迎湘  家里人早已去世  只留小女子一人生活在这片山间草原上  每逢天气晴朗  小女子都会拉着小车出來采集水果和一些野菜  以便日后生活之用……”

    说着话  只见迎湘的表情  越來越悲伤  似乎都有些想要流泪的冲动了

    听完了迎湘的话  凡川并沒有想到其他的  而是尽数的相信了迎湘的话  同情着迎湘的遭遇  一时间凡川忘了自己的初衷  反倒是在想着如何劝慰迎湘

    果不其然  就在凡川还未出声的片刻  迎湘竟自顾的哭了起來  啜泣声像是一把刺刀一样  时不时的戳中着凡川的心头

    凡川最害怕女人流泪  于是在不知所措的当下  凡川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接着只听凡川出声说道:“迎湘姑娘  你别哭了  这样吧  你愿意修真吗  我可以带着你去修真  这样以后就不用一个人独自生活在这深山里了  ”

    凡川说着话  很是真诚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不过此时女子迎湘的反应  却让凡川很是摸不清头脑

    只见迎湘在听完了凡川的话后  只是稍纵即逝的惊讶了一下  并沒有太多的表情  随即只听迎湘出声说道:“少侠  这个……恐怕不妥吧  小女子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在这里  虽然有些苦  但是小女子还是不愿意离开  ”这时候迎湘也已停止了啜泣  仿佛凡川仅仅的一句话很有效果一样

    听到迎湘的话  凡川也有些不解  但随即想到这是人家自愿的选择  自己强求并不好  于是凡川也就沒有再纠缠  而是在冷静了心之后  忽然想起來了自己的初衷  就是打听天湛城的修真门派

    “对了  迎湘姑娘  我还有一事相问……”

    “少侠  能先送小女子回去吗  刚刚那马儿的劲太大了  小女子现在只感到头晕目眩  等小女子清醒了之后  再告知少侠可以吗  ”

    就在凡川正欲出声相问时  迎湘却抢先的出声说道  随着迎湘的话音落下  只见迎湘娇弱的身体  欲缓缓倒下  同时还看到迎湘抬起了一只手扶着脑袋  似乎很是晕眩的样子

    凡川见状  又是想都沒想  立即伸手扶住了迎湘  而迎湘的身体  也在此时滑到了凡川的怀里  凡川只感到忽然的一阵柔软  随即就是一阵阵扑鼻的香味

    心神有些躁动  凡川立即试着强压了下去  等到一切都已归整好了之后  凡川一手扶着半昏半醒的迎湘  一手牵着马缰绳  在迎湘时不时的提示下  两个人和一匹马  向着山间的深处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