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时过境迁
    [.huju.][.huju.][]

    听到动静  凡川立即转身看去  只见木门响了一声被推开了  从门外走进來了一位老者  而在老者等人身旁还有一位搀扶着老者的中年壮汉  从老者瘦骨嶙峋的特征上看  老者似乎是有恙在身  特别是老者一双干瘪深陷的眼窝  更是能说明老者如今的现状

    就在此时老者进门之后  刚刚还在屋内与凡川畅谈的几位年轻男人  包括老奶奶  这些人立即走向了老者  全都整齐的对着老者躬身施礼  随即出声说道:“见过族长  ”

    听到众人对老者的称呼  凡川着实惊讶了一下  原來眼前的这个体弱多病的老者  就是瑾花城的族长

    “凡川见过瑾花城族长  ”当下  凡川也学着其他几人的样子  对着老者躬身施了一礼

    看到凡川施礼  老者似乎很是惊讶  接着只见老者立即伸手扶起凡川  语气有些仓促的出声说道:“尊者不需行礼  若要行礼  还是老朽对尊者施礼才对  ”

    老者的语气很是恭敬  沒有一丝一毫的客气意思  纯属只是对凡川的尊敬

    听到老者的话  再看了看老者的身体状况  凡川立即撤开了身子  对着老者行了一个谦让的礼节  意在让老者入座  而老者也立即明白了凡川的想法  很是配合凡川  自顾的找了一把枯木制作的椅子坐下  接着凡川也沒把自己当外人  也学着老者的样子  找了同样一把差不多的椅子坐了下來

    可能是由于老奶奶家里的椅子很少  或许又是对凡川和瑾花城族长的恭敬  除了凡川和瑾花城族长  其他人都选择了站在两边

    “族长刚刚说起知道北原星球  那么族长可以告知我一下  该如何才能回到北原星球吗  ”

    刚刚坐下  凡川立即对着瑾花城族长出声相问道  因为在此时凡川的心里  沒有比赶紧回去一事更重要的了

    听到凡川着急的问话  只见瑾花城族长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灰溜溜的胡须  接着出声说道:“不瞒尊者说  老朽其实只是听闻过这北原星球  至于怎么从这里到达北原星球  这个……老朽实属无能为力呀  ”

    瑾花城族长说完  有些叹息的摇了摇头  似乎是在对沒能帮助到凡川  而感到难堪

    而此时听到了瑾花城族长话后的凡川  心情也是从刚开始的激动  变化成了之后的失望  因为凡川想到  连瑾花城的族长都不知道怎么回到北原星球  那么城里其他之人  更是不得而知了  那么自己此行也就是毫无意义了  对于早些回到北原星球的事  凡川的心  似乎开始沉重了起來

    “呃……那  那好吧  ”凡川的语气里明显有些失落  不过凡川也想通了  既然别人不知道  那么再强求  也只能是在为自己寻找烦恼

    空气在这一刻安静了下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都不敢再出声  生怕一不小心  就会打破这种安静一样

    直到时间搁置了一会儿之后  凡川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猛的点了点头  随即急切的对着瑾花城族长出声说道:“族长  那你知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修真门派  ”

    问起修真门派  其实是凡川想要从修真门派那里打探消息  因为凡川想到同是修真者  那么这其中的办法  自然会比凡川所了解的甚多

    “修真门派  ”听到凡川的话  瑾花城族长却在一时间愣住了  随即再见瑾花城族长低头沉思了一会儿  接着出声说道:“我们这里是处于祈神大陆的边缘之地  要是按照距离近的话  在我们瑾花城的西南方  有一处城池  名曰天湛城  在这天湛城里  有一个修真门派  相传是一个规模挺大的修真门派  而且弟子满天下  至于门派的具体名字  老朽就记不清楚了  ”瑾花城族长说着话  声音顿了顿  随即再次接着出声说道:“而在我们这里遥远的北方  也有一处修真门派  坐落于与祈神大陆名字一样的祈神城  -这个修真门派的名气更是大  这个门派的名字我知道  是叫神源门  因为早些年前  有过一位神源门的修真者來过我们瑾花城  这些都是老朽从他那里听到的  不过神源门离这里來说  实在是太遥远了  虽然老朽沒有亲身去过  但是老朽能猜的出这距离  实在是太遥远  ”

    瑾花城族长说完  似乎像是想起了多年前的事情  不住的叹息着

    听完了瑾花城族长的话  凡川有些感叹和惊讶  感叹的是沒想到这东固星球的祈神大陆  竟然还真的有修真门派存在  而让凡川惊讶的是  瑾花城族长能这般倾心相告  确实是出乎了凡川的预料

    “多谢  多谢族长的相告  凡川感激在心  ”

    凡川对着瑾花城族长再次施礼出声说道  其实对于凡川來说  此时能得到这样的消息  无非是目前最能让凡川兴奋的消息  因为只要是有了修真者  那么回去北原星球的事情  定然简单

    凡川说完话  沒等瑾花城族长有所反应  突然抬手  只见狭窄的屋里划过了一道流光  随即只见凡川的手里  已赫然的出现了几粒丹药  丹药发着淡淡的光芒  若隐若现

    这是凡川拿出的仅剩的几粒一罗丹净心丹  因为之前凡川使用丹药过快  此时凡川的晶涟羽戒里仅仅只剩下了些许的五罗丹  六罗丹  和七罗丹  像之前那些等级的丹药  已被凡川使用完  此时这几粒一罗丹  已是最后的几粒了

    接着只见凡川将丹药递到了瑾花城族长的手上  随即出声说道:“族长  因为我回去北原星球  还有许多要事要办  所以就不逗留于此了  多谢大家的照顾  接下來我会去找族长所说的修真门派  然后打听消息  尽早回去  ”说着话  凡川声音顿了顿  接着出声说道:“我看族长身体有恙  这几粒丹药  便是赠予族长了  族长只需吃下一粒  方可解除顽疾  至于剩下的几粒  族长就留下吧  以便之后紧急之用  ”

    话音落下  凡川站起了身体  欲转身离开  可在这时  却被瑾花城族长给拦了下來

    只见此时瑾花城族长佝偻着身子  对着凡川急切的出声说道:“哎呀  这个万万不可啊  尊者  老朽不能收下  还有  尊者为何不能多留几日  给老朽一个报恩的机会啊  ”

    瑾花城族长越说越着急  以至于后來还不禁的咳嗽了起來

    看到瑾花城族长的样子  凡川有些尴尬  不过此时的局势  已经不是凡川所能掌握的了  毕竟孤真派和烟紫的事情  已时刻的悬挂在凡川的心头  想要抛开这些什么都不想  凡川自问肯定做不到

    “族长  这……你就收下吧  我是真的不能再逗留于此了  这样吧  等我以后办完事情  再回來拜访族长  你看如何  ”凡川的语气里很是恭敬  让人很难拒绝

    凡川话音落下  只见瑾花城族长有些犹豫了起來  但是在满是皱纹的脸上  却看不到族长的任何表情  也许苍老会掩盖这一切吧

    时间再次静止  空气也恢复正常的安静流动  终于直到凡川再次欲出声说话的时候  瑾花城族长抢先说在了凡川的前面

    “咳咳……尊者  老……老朽等你  ”族长说完  随即再次叹息了一声  接着自顾的对着凡川开始躬身施礼

    凡川见状  立即伸手扶起了族长  本想再出声告别  但是刚刚到嘴边的话  又让凡川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  随即只见凡川再次对着其他人点了点头  接着只感到空气中一阵阵的压力波动  再看向凡川刚刚站立的位置时  如今哪里还有凡川的身影  唯留下的只是一缕缕残余的紫芒  就像之前凡川拔剑与雷炎兽抗争的时候  剑体所泛出的光芒一样  那么耀眼  却在某个时候  又是那么的伤感

    凡川仅仅只是使用了一个小小的瞬移  目的就是先离开瑾花城  在凡川瞬移的过程中  从灵神的感受來看  凡川看到了在城里熙熙攘攘的人群  似乎都像是在迎接什么人到來一样  整整齐齐的站成了好几排  特别是这些人身上或者头上佩戴着的凤凰苓  更是给人一种不一样的视觉震撼  而在凡川继续看下去的时候  却发现了一些不同  只见城里站着的这些人  似乎都在刻意的围在一处房子的外围  而这处房子  正是凡川刚刚离开的老奶奶的那处房子

    看到此处  凡川不觉得心间一阵震撼  看來这些人是在等待自己出现  又在不觉间  凡川感觉自己此时的离开  是一件很明智的选择

    再次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凡川抬眼看了看瑾花城西南处的方向  想象着接下來要该如何  是以最快的时间离开  还是以最快的时间接受现状  这一切对于凡川來说  似乎是一件有些头痛的事情  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來孤真派和烟紫的样子  凡川加快了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