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瑾花城
    [.huju.]看到雷炎兽嘴里泛着冷冷颜色的闪电,凡川几乎是一时间就意识到了危险,看来这雷炎兽并非只是依靠蛮力取胜,原来最主要的技能,还是在于这闪电的攻击,怪不得会被称作雷炎兽,果真是顾名思义了。[.huju.][]

    当下,凡川先是避开其锋芒,试图以最快的速度,进行下一次的攻击,可是当凡川刚刚抬起楚远紫剑,正在融合真气的时候,两只雷炎兽像似早就识破了凡川的想法,不待凡川挥剑,又是两道闪电,伴随着极大的声响,迅猛的闪到了凡川的身前。

    本来凡川是以试图挥剑扫荡,可此时根本来不及了,就只能立即抬起楚远紫剑挡在了自己的身前,接着只听“砰”的一声脆响之后,两道闪电准确无误的击中在了楚远紫剑的剑刃上。

    由于楚远紫剑内蕴含着大量的真气,所以这两道的闪电攻击,被楚远紫剑给强行的消磨了,可是这种攻击的惯性力量,却使得凡川根本招架不住,只见凡川手持着楚远紫剑,身体却像是不听话的一般,向后猛的在倒退,直到倒退了许久,被一块天然大石给阻挡了之后,凡川的身体这才停了下来,而此时在凡川的视线前方,则是一道深深的凹陷脚印。

    这一击被打的很是憋屈,凡川试想了一下,如果再继续这样战斗的话,那么吃亏的指定是自己,因为对于这种闪电的攻击,凡川从未见过,而且其中的利弊凡川也不了解,所以如果打持久战,凡川是必定占下风,于是凡川开始着手想着如何才能最快的结束战斗。

    看着距离自己不远的两只雷炎兽,凡川突然想起来了之前在孤真派主门外战斗过的三个蜕变后的兽人,接着只见凡川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自顾的点了点头,英俊的脸上不免浮现了一丝的邪笑。

    接着只见凡川定了定身体,身上的紫芒瞬间消隐,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围身而转的黑烟,而且还有其他几道黑烟,不时的融入到了楚远紫剑里,楚远紫剑也因此变得异常怪异了起来,与之前战斗兽人的时候一样,楚远紫剑剑体上不停的快速旋转着黑烟。

    凡川再次使用出了兽元力。

    兽元力已被凡川发挥到了极致,接着正待凡川想要挥剑前去的时候,突然异象发生了。

    只见两只雷炎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恐一样,四只蓝色的眼睛,对着凡川惊讶的大睁着,而且庞大的身体还在不时的颤抖,本来含在嘴里的闪电,也在此时慢慢的消隐了,接着只见两只雷炎兽开始小心轻易的挪动身体,似乎是想要逃离。

    见状,凡川也惊讶了,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刚刚两只雷炎兽还是气势汹汹,这会儿怎么就退缩了?难道是惧怕自己的兽元力?这样想着,凡川试着踱步的逼近两只雷炎兽,而且手里的楚远紫剑时不时的还在透着冷芒,那道道的黑烟就像是终结性命的煞神一样。

    “轰!”

    就在凡川试着逼近两只雷炎兽的时候,只见两只雷炎兽像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一样,突然转身,四只大脚轰然落地,接着伴随着极大的震撼力,向着远处疯狂的逃窜,速度之快,令凡川都感到汗颜。

    看到远去的两只雷炎兽,凡川本想去追,可正待凡川准备纵身起飞的时候,身后不远处的城池大门,却突然被打了开来,接着就是众人的呐喊声和庆祝高喝声,随着只见之前那些对凡川无视甚至撇弃的凡人,此刻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疯狂的跑向了凡川,而且与此同时,能轻易的看到,众人的脸上,都带着兴奋和高兴的表情。

    “英雄!恩人!”

    “恩人!”

    跑来的凡人们,嘴里无不都说着这些话,全都是在为凡川喝彩和赞颂。

    听到这些赞颂,再看到那些此时异常热情的凡人,凡川有些唏嘘,这跟之前的态度,差别也太大了,不觉间,凡川体会到了人情冷暖和世事无常,在某些时候,可能只有你先对别人好,别人才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对你好。

    不一会儿,那些从城门里跑出来的凡人,就已跑到了凡川的跟前,凡川见状,还未反应过来请,却突然被几位壮汉给抬了起来,这几位壮汉不但时不时的把自己向空中扔一扔,而且更是热烈欢迎的把自己迎进了城池。

    一番喧闹过后,在众人的尽数邀请下,凡川最终还是选择在之前碰见的那位老奶奶的家里休息一番,而在凡川决定了之后,又有几位年轻男人,跟随着凡川走进了老奶奶的家里。

    刚刚走进老奶奶的院子里,老奶奶立即对着凡川出声说道:“哎呀,小伙……不是,不是,之前是老朽迂腐,没能看出尊者的面容,有些抱歉,还望尊者莫怪呀!”

    听到老奶奶的话,凡川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接着出声应道:“没事,老奶奶言重了!”

    “快进来吧,尊者,老朽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可以招待尊者,尊者不要嫌弃啊!”老奶奶说着话,把凡川,以及跟在凡川身边的几位年轻男人,全都让进了屋里。

    刚刚坐进屋里,凡川立即迫不及待的出声想问道:“老奶奶,那雷炎兽以前也经常来攻击城池吗?它们生存在这里?”

    听到凡川的问话,老奶奶有些抱歉的看向了凡川身边的几位年轻男人,意思好像是在让这些年轻男人来解说。

    而这几位年轻男人似乎也懂得老奶奶的意思,于是立即对着凡川出声说道:“尊者,那雷炎兽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攻击我们一次,所以我们的城墙才会盖的这么高,就是为了防止这怪兽,而这怪兽的生存地……我们就不得而知了,谁也不敢莽撞的去寻找,就算找到了,也没有办法能消灭它们啊!唉……”年轻男人说着话,叹息了一声,语气里尽是悲愤和失落。

    听完年轻男人的话,凡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当凡川再次看到这些人身上的凤凰苓的时候,凡川不觉间再次好奇了起来。

    “对了,几位兄弟,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凡川略显尴尬的出声说道。

    “尊者有话直说无妨!”几位年轻男人几乎同一时间回答道。

    “噢,就是你们这个凤凰苓……是什么意思啊?还有就是,你们这城池叫什么?为什么隐居?”最终凡川还是问出了口,虽然话语里有些支支吾吾,但最终还是好奇大过了理性。

    听到了凡川的问话,只见几位年轻男人相互的看了彼此一眼,虽然神色里有些为难,但接着只听其中的一位年轻男人坚定的对着其他几位年轻男人出声说道:“尊者救了我们,就是我们的恩人,这些事告诉尊者,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位年轻男人的话,得到了其他几人的响应。随即只见这位年轻男人再次转头看向了凡川,随即出声说道:“尊者,我们这座城池叫做瑾花城,而这个凤凰苓,和隐居一事,其实说来话长了,我就大概的给尊者复述一下吧……”

    这位年轻男人声音顿了顿,接着出声说道:“相传我们这座城,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以一位神的名字来命名的,我们世世辈辈虽然没几个人见过这位神,但是从老一辈那里得知,这位神的名字,就叫做瑾花,所以后来城池的名字,就一直叫做瑾花城,至于这个凤凰苓,其实只是我们族人对瑾花大神的尊敬和崇尚,从一方面来说,也是我们族人的一种信仰吧,一直流传下来的规矩,大家也就都习惯了,而关于隐居的事情,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是太清楚,想要知道这个原因,就必须得去问我们族里的族长了,不过最近我们族长大病未愈,不然族长大人定会亲自来见尊者的,这一点,还望尊者莫怪!”

    年轻男人说完话,对待凡川的恭敬神色并丝毫未减,毕竟他们没有见识过真正的神,或者连一个正常的修真者都很少见,所以在看到凡川以自己之力,大腿了了两只雷炎兽后,凡川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已经快要接近他们心中早已存在的瑾花大神了。

    可是拿神来与修真者相比,那未免就差的太多了,殊不知,神的力量,早已远远大过了仙人,而仙人的力量,早已远远的大过了修真者。

    听完了年轻男人的话,凡川很是震惊,没想到这区区一座小城,竟然和传说中的神人有所关联,这已远远的超出了凡川所能理解的范围,凡川连仙人都没见过,更别提神人了,不过从始至终,凡川都不是太深信会有神人存在空间里,估计着这座城的传说,也就只是传说罢了。

    想通了这一切之后,凡川又想起了自己所要进城的目的,于是立即再次出声相问道:“对了,几位兄弟,你们知道北原星球上的紫金大陆吗?”

    “北原星球?紫金大陆?”几位年轻男人面面相觑了起来,显然是不知道凡川所说的地方。

    凡川看到几人的样子,也瞬间明白了,失望感瞬间涌上心头,可是正待凡川郁闷的当下,突然木门从外面打开了,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者,从门外走了进来。

    刚进门,老者就出声说道:“老朽知道北原星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