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现实疑惑
    [.huju.][.huju.][]

    雨灵水丹入体  情况顿时发生改变  这一粒像是一颗蓝宝石的丹药  似乎像是拥有了神奇的力量一样  狠狠的冲击着凡川的胸口  犹如真气的攻击  又如自然的不可抗力

    凡川第一时间感觉到的  是体内真气的瞬间满溢  而且似有外泄之象  不过这些凡川都沒有太看重  因为之前有过同样的经历  只需把满溢的真气给疏散出去  便可稳定真气  可是眼前最让凡川感到不安的是  就在雨灵水丹发挥着作用的时候  表面上看着是真气占据了整个身体  可是凡川却轻易的察觉到  在自己体内的左右各方  竟然各自的盘踞着另两种气流  那便是纯白色的化魂之力  和纯黑色的兽元力  两道气流像是两条盘踞物一样  努力的与布满体内的真气做着斗争  可是耐于真气的满溢  两道气流显的有些落于下风

    被这样三道气流在自己体内争斗  凡川很是痛苦  因为不管凡川如何压制  真气像是不再听使唤了一样  一直强占着凡川的身体  凡川也曾想过  不如还是恢复以前的样子  使自己的体内只剩下真气  这样自己不但可以做一个正常的修真者  而且凡川本來就对另两道气流沒有什么好感  因为这自从这两道气流出现在凡川体内后  凡川就一直行事不利  不如就趁此机会  把这两道气流驱赶出自己的身体

    凡川这样想着  便强忍着痛苦  并沒有疏散真气  而且刻意的使用真气去压制化魂之力和兽元力  可是就在凡川刚刚调动真气的时候  异样发生了  只见凡川的身体  突然大放着紫芒和白芒  以及黑芒  而且这三道光芒  像是一道道绮丽的颜色一样  瞬间冲出凡川的身体  而且在这三道光芒冲出了凡川身体之时  周围的压力也瞬间增强  以至于之前卧在凡川身前的灵境兽小黑  也被这莫名的三道气流  给击飞了出去  好在小黑懂得使用真气來减压  这才躲过了这次伤害

    “啊  ”

    接着只见凡川突然仰头大喊了一声  而且与此同时凡川的眼睛也突然睁开  可是只见此时凡川的瞳孔  却变成了血红色

    三道光芒终于散尽  凡川的知觉里也瞬间沒了疼痛感  可是却忽然又涌上來了一阵阵的疲惫感  还沒等凡川反应过來是怎么回事时  凡川只感觉到眼前再次一暗  凡川又昏迷了过去

    “汪汪  啊呜  ”

    这时  不远处再次传來了小黑的声音  只见小黑从不远处再次跑到了凡川的身边  看到凡川又昏迷了过去  小黑像是很着急的  在对着凡川不停的吠叫着

    草原的风景是美丽的  特别是在这个号称修真世界的东固星球上的草原  更是美不胜收  在东固星球上有着许多修真者  都会在师门闲暇时  抽出时间來星球上各处的草原静修  感受着自然之力  同时以提升自身的修为境界

    这一天  还是和往常一样的一天  灵境兽小黑正在无所事事的看着昏迷的凡川的时候  突然不远处传來了一道真气  小黑察觉到了真气正向凡川和自己这边逼近  于是立即站起身子  向着真气传來的位置看去  同时做好了抗敌的准备  可是就在小黑满是担心的时候  眼前却忽然闪现出來了一个人  这个人身穿着一身青色道袍  有些凌乱的胡须随意的占据在脸上  像是一个修道的道长  只见这位道长在看到了凡川的面孔后  先是深呼吸的点了点头  像是终于能放松了的样子  随即道长又看到了小黑  看到小正怒视着自己  道长有些错愕  但道长随即对着小黑出声说道:“老道不是坏人  老道是从北原星球找來的  老道是凡川小兄弟的朋友  现在老道要为凡川小兄弟疗伤  你放心  我沒有恶意  ”

    说着话  只见道长抽出真气就要为凡川疗伤  小黑不了解情况  想要上前阻止  却被道长突然抽出的一道强劲真气给阻止住了  小黑动不了了  只能着急的看着凡川

    接下來这道长还真如自己刚刚所言  立即抽出真气为凡川疗伤  不时的能看到凡川的身体上  因真气的安抚  而变得有些人气味了  看到这一幕  小黑也就此放松了警惕  看來对方真是來为凡川疗伤的

    接下來的几天  道长时不时的就会为凡川疗伤  以至于在最后几天的时候  道长像是经历了一场恶斗一样  满是疲惫的样子

    直到最后一天  道长为凡川再次使用真气安抚了身体之后  突然对着小黑出声说道:“好了  凡川小兄弟的伤势  已被老道用真气抚平了  苏醒只是时间问題  好了  老道也该找个地方去休养了  等凡川小兄弟醒了  老道再來找他  ”

    道长说完  立即转身一道瞬移  消失了  留给小黑的  只有淡淡的青芒残余

    自这位道长的出现  一直到现在离开  小黑对这位道长都是抱有疑惑的样子  因为小黑不认识这位道长  可如果此时凡川醒着的话  凡川会立即一眼就能认出这位道长  因为这位自称老道的人  就是徐玑

    徐玑走后  草原再一次恢复了它原有的安静  就算有些动静  也只是山上的凉风  摩擦着空气的声音  “唰唰”的声响  在此时这个场景里  难免让人会有些伤感

    昏迷的凡川不知道有沒有感受到那份來自草原的气息  但是这次凡川的昏迷时间  也挺长  大概用了一年时间  而小黑则还是和以前一样  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凡川身边  不仅仅是小黑  一直守护着凡川的  还有那两把修真剑  楚远紫剑和流澜剑

    “呃  我这是……”

    醒來了之后的凡川  先是再次出声疑惑道  随即脑海里翻出了之前的记忆  接着凡川像是很紧张似的  立即静下心神  开始感受自身  为的就是之前的那三道气流破体而出的状况

    小黑在凡川身旁躺卧着睡着了  凡川沒有刻意去打扰  于是先检查自己的身体

    心神刚刚沉入体内  这次只见凡川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颜  因为凡川看到自己的体内  已经恢复完好  再次恢复到了以往的样子  不过不是凡川希望的唯剩真气  反倒还是和以往一样  三道气流据体  真气  化魂之力  兽元力  看到这一切  凡川虽然还有一丝丝的不悦  但是对于凡川來说  自己能捡一条命回來  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看來凡川并不知道之前徐玑的出现  而灵境兽小黑虽然知道徐玑出现过  但却不知道该怎么与凡川传述  所以在接下來的很长一段时间里  凡川都是自以为是自己幸运  躲过了鬼门关  侥幸重生

    “啊  终于不再忍受那疼痛了  ”彻底脱离了身体疼痛折磨  而重生的凡川  站起了身  伸了个懒腰  随即看着小黑  再次出声说道:“小黑  我昏迷的这段时间多亏你在我身边呀  多谢谢你了  让你受累了  ”凡川此时还是以为自己只是昏迷了一会儿

    “汪汪  啊呜  ”小黑见到凡川苏醒  高兴的不得了  不停的对着凡川喊叫

    凡川见状  有些欣慰的弯腰抱起了小黑  温柔的伸手抚摸着小黑的毛发  而小黑也乖巧的躺卧在凡川的怀里  一时间  一人一兽  全然忘了此时身在何处  以及眼前多少未知的危险因素

    温存时间过了一会儿之后  凡川这才发觉自己此时所身处的地方  对于自己來说很陌生  于是当下凡川先是捡起地上的两把修真剑  让小黑再次钻进流澜剑休息之后  凡川把两把修真剑存放在了晶涟羽戒里

    在凡川存剑的时候  不经意间又看到了那个放着五罗丹雨灵水丹的晶盒  不觉间  凡川很是欣慰  而且在心底内  凡川更是感激自己的老白师尊言慕岸  言慕岸留下來的那些丹药  已经在隐隐中救过了凡川很多次  而凡川也记住了这份恩情

    “这是哪里呀  ”

    凡川看着广阔的草原  以及背后的高山  不禁的有些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不过就在凡川话音刚刚落下后  凡川发现了在不远处的一座隐隐约约透露出來的城池模样  而且在城池的外面  还时不时的流动着人影  不过那些人影特别的小  这可能是因为距离远的原因

    看到有城池出现  凡川立即來了精神  快步的向着城池的方向走去

    可凡川不知道的是  他如今已不在北原星球上了  孤真派  夜月门这些字眼  已离凡川的视线越來越远

    “我怎么会來到这里呢  之前不是与三个兽人争斗受伤了吗  ”

    走向城池的路上  凡川不觉得的对自己发问  可是不管凡川如何回忆  脑袋里就是沒有半点印象  脑袋里最后的一丝印象就是自己在与三个兽人争斗后  自己遇上了一场大雨  再接着什么都不知道了

    可是凡川清晰的记得  当时自己受伤严重  根本无法行走  虽然现在伤势已恢复好了  可是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难道有人带自己來这里  那人呢  凡川的自问明显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一时间  凡川有些头疼  头疼的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接着凡川又想起了孤真派和烟紫  不知道孤真派现在怎样了  是不是不会再有兽人偷袭  烟紫又怎么样了  破格修仙成功了吗  还有白平刃等人  冷亲等人  还有晴雪  以及丘尘  郑塘  安泽天  特别的还有云屏  不知道云屏还怪不怪自己当初离开烟紫  而回到孤真派呢  凡川是越想越头疼  这些自己在乎的事  自己现在却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想了那么多  凡川决定还是先前去不远处的那个城池打听一下  这样就能应事而动了  而且凡川以为自己现在的位置  一定离孤真派不算太远  也许一会儿就能回到孤真派

    不知不觉间  凡川加快了步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