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危险的苏醒
    [.huju.][.huju.][]

    凡人都有一种期许  那是对延命的奢望  对物质的保障  还有对至尊的崇尚  虽说这样的定义未免有些刻薄  但是在这乱世纷争的年代  只是温饱  却早已不能满足凡人的欲念

    十年过去了

    这是一片无尽的草原  在草原的最北方  依稀能看到些许的人影  不过那些人影的步伐都太快  以至于就算仔细去瞧  也只能是枉然  而在广阔草原的最南方  则是一座座连绵不绝的高山  高山上并沒有植被或者树木  可能是由于布满绿草的草原的衬托  则显得那些高山更是萧条凄凉

    此时在这片绿油油的草原的一个角落  正躺着一个拥有着英俊面孔  全衣衫褴褛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像是睡着了一样  紧闭着双眼  而且脸色更是异常的发白  而在年轻男人的身旁  则安然的躺着两把剑  这两把剑的剑体  一把剑体呈蓝色  一把呈紫色  像是两个守护神一样  躺在了年轻男人的左右两边

    “汪  呜哈  ”

    就在这时  只见这本來安静的一副画面  却迎來了一声像是动物吠叫的声响  随着声响看去  只见一只全身黑黝黝的小动物  忽然隐现在了年轻男人的身边  而且到了年轻男人身边的小动物  还在一直不停的吠叫着  似乎像是在喊醒年轻男人  可是不管小动物如何大声的吠叫  年轻男人就是沒有一丝想要苏醒的迹象  依旧还是安详的样子  平躺在草原上

    恍惚间都感觉这个年轻男人似乎像是和草原融为了一体一样  很难分开  而那只小动物的出现  则感觉好像有些打扰了这份安详

    这个年轻男人  正是凡川  而那两边剑  则是一直跟随着凡川的楚远紫剑和流澜剑  而那个全身黑黝黝的小动物  则是凡川之前在天劫灵境里带出來的灵境兽小黑

    因为之前与三个兽人的争斗  致使凡川损失了大量的修为  而且体力全然消失  身体也接近了枯竭  所以在当时最后一击打倒了那三个兽人之后  凡川像是一根早已临崩的弦一样  瞬间崩溃  身体也就是去了最后一丝精神支撑  而沉沉的消糜了  以至于体质和精神两重方向的狠狠打击  凡川那时已经是处于了假死状态  虽然不是真正的死亡  但是对于任何人來说  那种痛苦早已大过了真正的死亡

    而现在凡川出现在了这里  最大的原因  全都是因为灵境兽小黑和两把修真剑的功劳  看到凡川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后  两把剑的剑灵瞬间起到了作用  悬浮着凡川平躺于空中  不至于轰然落下  而两把剑的剑灵  却是因为听从了灵境兽小黑的指令  才会不惜时间长久  路程遥远  同着小黑來到了这片沒人打扰的地方

    灵境兽小黑的出发点很简单  它只是想让凡川拜托前尘的那些往事  因为跟随了凡川那么久  灵境兽小黑无不是每天都处在惊心动魄中渡过  而且以着小黑的灵性  甚至有时候小黑都能感受到凡川的情绪  而凡川的情绪回馈过來的结果  全都是处于压抑和失望的境遇里  小黑此举  只是自以为的帮助了凡川

    虽说草原上布满着绿油油的植被和花草  但是毕竟草原挨着山脚  那些携带着山上萧索气味的凉风  顺势的铺满了整个草原  以至于虽然躺在草原上  但是还能感觉到阵阵的凉意  特别是凡川此时衣衫褴褛  很多皮肤都裸露在外面  更是能轻易的尝试到那种萧索的气味

    时间仿佛又过了许久  但是又感觉仅仅只是一瞬间  在伴随着凉风和小黑的不停吠叫下  凡川终于醒了

    “呃  我这是在……呃……”

    刚刚睁开眼  凡川先是看到了一望无际的草原和高山  还有远处零零星星的人影  凡川习惯性的想要问出开口的第一句话  可是还沒等凡川说完的时候  忽然一阵阵的疼痛感  立即浸入到了凡川的大脑

    感受到疼痛  凡川立即强行的坐起身体  盘膝打坐  以來调节自身的伤势  在调伤的过程中  凡川大略的回忆了一下之前的记忆  凡川虽然知道自己如今身体状况差  是因为和那三个兽人一争的结果  可是凡川总感觉自己像是并沒有睡过多久一样  总感觉那次战斗  就像是昨天才刚刚发生的一样  而且凡川甚至有一时间都以为自己现在已经形神俱灭了  如今待的地方已是冥府  可是待凡川再仔细的观察了周围一会儿之后  凡川发觉自己并沒有死  可是凡川却不知道  距离上次与三个兽人的战斗  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  而这十年里  凡川都处在极度昏迷假死状态  而这十年  也是两把剑和一只灵境兽带着凡川飞行的时间

    飞到这边草原  两把极速飞行的修真剑  却足足飞了五年  如果不是说两把剑的剑灵及时出现  尽管凡川再牛逼  也不会來到这片地方  而关于剑灵  那更是一个传说  传说只有灵气好的修真剑  而且跟随着主人很多年之后  才有机会产生剑灵  凡川幸运的是  这楚远紫剑和流澜剑  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剑灵

    由于事出突然  而且对于眼前的地方  凡川是一丝不了解  可是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先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  想到此处  凡川开始试着检查自己的身体

    让凡川感到可怕的是  自己如今的体内早已经是空空如也  自己如今不但不再是叱诧风云的修真者  反倒是像是一个凡人一样  再次回忆着兽人的手段  凡川突然一惊  自己的修为境界不会被那三个兽人给毁了吧  想到此处  凡川很是吃惊和震撼

    强忍着身体的疼痛  凡川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想要从晶涟羽戒里取出些丹药  來为自己疗伤  可是正在凡川刚刚抬起手臂的那一刻  突然肚子一阵的痉挛  使得凡川异常的疼痛  就像是那种身体快要爆炸了的一样  见状  凡川很害怕  可是凡川并沒有慌张  而是静下了心  慢慢的调养身体  再一次的检查起身体之后  这次  凡川发现了有所不同  不同的就是这次凡川看到自己刚刚还空空荡荡的体内  此刻竟然有想要恢复的迹象  因为凡川清楚的看到  就在自己体内的最角落处  竟开始向体内传送着一缕缕的气流  气流不但有着泛紫色的  而且还有诸多纯白色的  还有最特别的是一种黑色气流  不过这时的黑色气流相当的少  只是零散的夹杂在凡川的体内

    “啊  ”

    突然身体再一次的剧烈疼痛  凡川这下彻底的醒了过來  因为这种疼实在太疼了  而且还要时刻的防护着身体爆炸  这时能轻易的看到  凡川的额头上  不时的流露着汗水  而且脸色更是青一块紫一块  而再看凡川破烂衣衫下裸露出來的皮肤  更是处处青筋暴露  像极了一副爆炸的样子

    看到此处  凡川的意识再一次的出现了模糊  凡川深知按照自己身体如今的状况  如果昏迷过去  那势必不会再醒过來  因为此刻静下心的凡川  对于死神的召唤  似乎能听的越來越清晰

    当机立断  趁着一丝丝空暇的时间  凡川使劲了全身能用的力量  无非也就是一点点的真气  凡川打开了晶涟羽戒  接着凡川立即找到了存放在晶涟羽戒里的丹药晶盒  凡川想拿四罗丹魂平丹  可是在翻开晶盒的时候  凡川忽然想起  魂平丹早已用光了  于是凡川又接着打开三罗丹集元丹  可是让凡川很是郁闷的是  此时的三罗丹集元丹  竟然也在不知不觉中用完了  接着凡川又依次的打开了存放着二罗丹回神丹和一罗丹净心丹的晶盒  可是出乎了凡川的意料的是  这些盒子里的丹药  竟然全都沒有了  似乎像是天命一样  好像是在故意的折磨凡川  以至于最后让凡川消失

    看到这样的场景  凡川真心的着急了  凡川现在脑子里并沒有去想那些丹药怎么用的这么快  而是在思索怎么才能挽救自己的性命

    “汪  啊呜  ”

    这时候  突然外界的一声喊叫声  传入了凡川的耳朵里  因为凡川现在的痛苦  已经致使视线模糊了  所以凡川并不能去用寻找声音的來处  可是凭着凡川的记忆  凡川几乎是一瞬间就知道了  这声响是來自灵境兽小黑  虽然凡川惊讶着小黑的出现  但是细想之后  凡川便知道了  毕竟流澜剑还放在凡川的身边  所以小黑的出现并沒有影响到凡川

    虽然听到小黑的喊叫声  凡川有了一丝欣慰  而且听着小黑着急的喊叫声  能轻易的听出來小黑是在担心自己  可是当下的紧急状况  根本就容不得凡川再去胡思乱想  就在凡川一筹莫展的时候  突然眼前脑袋里闪过了一道灵光  随即只见凡川的灵识感受到了存放于晶涟羽戒里最后的三个晶盒

    这三个晶盒  凡川并不陌生  因为这都是和之前那几个晶盒放在一起的  只是这三个晶盒里放着的  则是五罗丹雨灵水丹  六罗丹焚灵火丹  和七罗丹经真渡丹

    这三种丹药  凡川之前在言慕岸留下的灵集简里了解过  这三种丹药都是丹药中的极品  丹药中的王者  不到万不得已  是不能轻易使用的  甚至是大道期修为境界的修真者  也不能随意使用  因为丹药的品性和神奇  万一使用不当  不但不能对自身起到辅助的作用  反而是引起最大的反噬力  使自身瞬间魂飞魄散

    虽然凡川也畏惧着这些  可是当下的情况  已经容不得凡川再多去思考了  于是只见凡川像是决定了一样  立即使用不稳定的真气  取出了一粒泛着青蓝色光芒的雨灵水丹  顺势化入了自己的身体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