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云淡风轻
    [.huju.][.huju.][]

    “轰隆  ”

    就在三个兽人突然消失后  这时  天空中忽然再一声雷声响起  倾盆大雨如期而至

    雨水伴随着阴暗的天空  哗哗的向地面砸落下來  冲散了空中些许还未散尽的黑烟  当然也冲散了凡川早已凌乱的长发

    此时的凡川还悬浮在天空中  由于体力严重透支的原因  此时凡川的视线早已经模糊不清  就连周围的环境  已经都看不清楚了  更不用提察觉到兽人的离开了

    也许是真气的枯竭  也许是兽元力的流失  此刻凡川就连双手中的楚远紫剑和流澜剑  都已紧握不住了  凡川只感觉到眼前越來越黑  知觉越來越模糊  身上的疼痛感也早已消弥  唯一能有些感觉的  就是此时倾盆的大雨打在脸上的凉意  凡川想要努力的睁开眼睛  然后安然无恙的降落身体  可是不管凡川怎么用力  眼皮就像是承受着一座山的压力一样  无论如何  就是睁不开

    事亦如此  凡川在心间自我安慰了一下  接着想要用灵神查看一下体内的状况  可是不查还不怎么样  等凡川艰难的调出灵神去查看体内的时候  只见体内一片的空荡  不但真气凝聚不了  就连化魂之力和兽元力  也已消失不见  整个身体就像是一架行尸走肉一样  什么都不存在  恍惚间  凡川都以为灵神也不存在了

    可就在此时凡川费解的当下  突然身体莫名的颤抖了一番  灵神也在此时突然失去了感受能力  凡川就像是处在一个无尽黑暗的空间里  再也沒有了任何直觉

    突然一个莫名的想法  涌进了凡川的脑间:“我……要消失了吗……”

    雨  还在一直无情的落下  倾盆的雨水虽然冲刷了凡川身上的灰尘  可是却怎么也唤不醒凡川的眼睛  就在此刻  只见只身悬浮在阴暗空中的凡川  双手突然无支撑力的落下  两只手似乎再也支撑不起两把剑的重量  惯性的向下落去  也就是在同时  凡川的身体  也像是失去了支撑力一样  向后平躺着倒了下去

    不过就在凡川身体倒下的那一刻  如果仔细看的话  就能看到凡川的嘴角动了动  似乎像是在说什么话  虽然外界的雨声很大  但是细心的听  还是能听的清楚凡川说了什么

    “灵儿  紫儿  再……再见……”

    话音消失不见  只见凡川的眼角处蠕动了一下  几滴夹杂着雨水的泪水  顺势流出

    也就是在凡川身体倒下的一瞬间  之前离开了凡川手里的两把剑  像是极有灵性一般  突然自顾的飞起來了  架在了凡川的身下  支撑着凡川的身体不落下地面  以至于从远处看  凡川的身体就像是平躺在空中一样

    而也就是在两把剑架住凡川的那一刻  其中一把剑体通蓝的流澜剑  突然泛出了一道蓝芒  接着只见一只全身黝黑的小动物  悬浮在了剑体的旁边  小动物仅仅只是在剑体旁悬浮了一下  随即立即跳到了凡川的身上  对着凡川此时被雨水冲刷的异常苍白的脸  不停的叫唤着

    可是任由小动物怎么费劲的叫唤  凡川还是沒有一丝动静  最后  不知道为什么  突然只见站在凡川身上的小动物  一阵的跳动  接着空中闪现了一道黑色的灵光  随即只见凡川的身体  在两把剑的支撑下  向着远方缓缓的飞去

    一切回归自然  再无任何异样  不过雨水还在一直落  直到雨水填满了之前三个兽人砸出的大坑  这一切就像是从未发生过什么的一样  无声无息  安然若是

    可是此时在孤真派里  却早已乱了套  只见此时孤真派人满为患的主门处  熙熙攘攘的好不热闹  不过这种热闹不是开心快乐  却是一种难以压制的痛苦嘶吼  只见挤在主门内的众多弟子  在迫不及待的冲出主门  全都向着凡川刚刚出现的地方跑去  可此时哪里还有凡川的身影  阴暗的天空里  只有肆无忌惮的雨水在狂啸

    众多孤真派的弟子  每有一丝担忧雨水的冲刷  全都一股脑的冲出主门  试图寻找凡川的身影  而此时还能看到众多孤真派弟子的脸上  全都是一副紧张担忧的表情

    因为  在之前凡川与兽人争斗的时候  他们站在被震塌的高墙的后面  全都目睹了这一切

    他们也在高墙倒塌的那一刻  看清楚了凡川真正的大义凛然  也是在那一刻  凡川掌派的称呼  在他们心里实至名归

    一切喧嚣  全都被雨水淹沒  再也找不出任何一丝痕迹  仿佛这个世界  就像是从未存在过的一样

    此时在距离孤真派比较遥远的纵始院的后山  现今也是人满为患  各式各样的修真者  全都汇聚在了此处  而在这些人的围聚中  却有一位貌美如花的女人  眉头紧锁  眼睛紧闭的盘坐在地面上

    可能是因为情绪会传染的关系  此时在周围站着的众多修真者  脸上也都是担忧紧张的神色

    盘坐着的女人叫烟紫  而在烟紫的周身站立的男人  有冷秦  冷剑  徐玑  白平刃  浦玄  沈佑  钟北  而烟紫周身站立的女人  有云屏  晴雪  佳琪  而在这些的外围  还站着许多纵始院其他的修真弟子

    “冷秦院主  我想问下  紫儿还要多久才能飞升仙界  ”这时  云屏急切的看着冷秦出声相问道

    听到了云屏的问话  只见冷秦的脸上闪现过一丝异样  随即只听冷秦出声应道:“花仙前辈  从我的经验來看  我感觉烟紫姑娘现在已是步入了天劫灵境的最后一步了  如果安然无恙的走过了这一步  想必就会立即飞升  而我们想再见她  那就需要去仙界了  ”

    “恩  这方法真的可以吗  ”听完冷秦的话  云屏点了点头  但随即还是对着冷秦疑惑的出声说道

    “恩  自古以來  想要破格修仙  就是需要这样的过程  花仙前辈就不要担心了  相信烟紫姑娘一定可以通过考验的  ”冷秦对着云屏出声安慰道  说着话  只见冷秦像是想到了什么  忽然话锋一转  再次对着云屏出声说道:“对了  花仙前辈  既然你是和我师弟冷剑一起前來的  那么花仙前辈必定去过孤真派了吧  肯定也见过我川弟了吧  怎么  他现在在孤真派做什么  一切都好好吗  ”

    说完  冷秦定睛的看着云屏  等待着云屏的答复

    而此时只见听完了冷秦话的云屏  本來紧张担忧的脸色  却出现了一丝尴尬和歉意  接着只听云屏出声说道:“恩  确实见过了凡川  他现在已做了孤真派的掌派  不过  唉  都怪我一时性急担心紫儿的状况  误会了凡川的意思  还生气的出言责怪了凡川  可是当时我确实也不知道其中的误会  要不是后來冷剑给我复述了这一切  也许……也许我还在责怪凡川  ”

    云屏说完  有些自责的低下了头

    听完云屏的话  冷秦先是转身看了看冷剑  随即再看向云屏  接着出声说道:“花仙前辈不用自责了  我相信我川弟的度量和为人  他定不会把此事放在心上的  ”

    “唉  但愿如此吧  ”云屏叹息了一声

    接着就在此时云屏的叹息声刚刚落下  周围突然发生了异样

    只见在众人围聚间的烟紫  突然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來  而且与此同时  周围的环境里竟然莫名的起了大风  大风肆意的吹着众人的脸庞  一阵阵凉意瞬间充斥在了整个环境里

    冷秦见状  立即大喊道:“大家快让开  像是要飞升了  ”

    冷秦话音落下  周围的人都开始快速的向后方撤离  只见烟紫本來拥挤的周围  瞬间变得空荡了起來  唯独留下此时还在颤抖着身体的烟紫

    “唰  ”

    就在此时  突然一声脆响传了出來  再看向烟紫的身体时  只见烟紫的身上  竟然开始大散着金芒  金芒很是刺眼  似携带着一种让人敬畏的感觉

    众人见状  都不敢擅自出声  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烟紫  可就在此时  突然又是一阵阵的狂风大作  这次的风很大  以至于众人都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以防被风吹伤了眼睛

    就在众人闭上了眼睛一会儿之后  大风竟有突然莫名其妙的突然停了下來  这令众人感到很奇怪  众人于是立即睁开双眼  去看向烟紫的情况

    可再当众人睁开眼睛看向楼阁下面的时候  哪里还有烟紫的身影  此时安静的楼阁地面上  仅仅只留下了一道道残余的金芒  还有一块类似灵集简的东西  安然的躺在之前烟紫盘膝而坐的地面上

    冷秦见状  立即起步走到了楼阁内  沒等其他人发觉出來什么  冷秦率先的低身捡起了地面上的类似灵集简的东西

    “这是什么  紫儿人呢  ”

    看到冷秦冷静的样子  云屏着急的有些想要对着冷秦发火  可是正待云屏刚想出声大喊的时候  冷秦却突然对着云屏做了一个嘘声的样子

    随即不等云屏反应过來  冷秦将手里的类似灵集简的东西  “唰”的一下抛向了空中

    等这个类似灵集简的东西悬浮在了空中之后  干净透白的空中  突然金芒大作  而接着在金芒逐渐消散之后  烟紫的影子逐渐的浮现了出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