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惊天动地
    [.huju.][.huju.][]

    “兽元力  这就是兽元力  ”

    听完了兽人的话  凡川很是惊讶  以着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看着兽人

    “对  就是兽元力  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继承的兽元力  还有  你现在必须跟我们回去  ”兽人继续对着凡川大声喊道

    听到对方的话  凡川有些不解  不过凡川自己知道体内那道黑色气流  是手链变成的灵体  然后化作的黑色气流  而且再综合一下之前孤景然的话  还有自己体内这黑色气流与兽人所使用的相像  难道这真是他们所说的兽元力

    不过好奇归好奇  凡川对于对方提出的要求  还是不能认同  要跟着他们走  去哪儿  况且如今自己很多事情缠身  跟他们走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不知道什么是兽元力  所以你们不要问我了  而且  我不会跟你们走  ”凡川对着眼前的三个兽人  义正言辞的出声说道

    听到凡川的话  只见三个兽人似乎在商量着什么  并沒有及时的回答凡川的话  反倒像是在窃窃私语什么阴谋

    凡川见状  脑中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不过趁此机会  凡川立即又拿出了几粒回神丹  一股脑的吞入了肚中  顿时真气满溢  当下凡川立即开始尝试着梳理体内紊乱的真气  由于之前体力透支  凡川此时如果再继续剧烈运动的话  难免会造成体力不堪负荷  而就此枯竭  但是眼前的状况  又十分的紧张  一时间  凡川也不知道该如何好了

    之前凡川曾想过去孤真派里搬一些救兵  但是碍于之前兽人给予孤真派弟子恐怖的精神折磨  此时再让孤真派弟子参战  那无非是让这些弟子來送死  凡川又想到去请自己其他的修为境界高深的朋友吧  可是他们现在都沒有在孤真派  就连之前刚刚离开的云屏和冷剑  此时也早已沒了踪影  有一瞬间  凡川都在自嘲  莫非这就是上天注定自己今日必葬身于此吗

    就在凡川此时想着的时候  突然三个兽人动了

    只见空气像是在一瞬间被折叠了一样  三个兽人突然莫名奇妙的飞向了空中  而且在空中竟完成了蜕变  接着只听“辟辟啪啪”的声响传來  再看刚刚还空荡荡的天空  此时已变得有些拥挤了起來  刚刚那两个恢复了原样的兽人  如今再次蜕变成了一只巨大白虎  和一只青面狮子  而这次有所不同的是  只见在这两只凡川早已见识过的庞然大物身后  竟然还悬浮这一只通体黑色的独眼狼  独眼黑狼的身形极其庞大  甚至大过于了之前那两只庞然大物许多  仅仅只是一瞬间  整个天空被笼罩在了一个极其恐怖的环境下

    看到突然出现的三只庞然大物  凡川明显也沒有做好准备  只是感觉到一阵阵的头大  按照着这样的形势來看  那么凡川根本经不起几个回合  就会被这三只庞然大物给碾碎的

    不过还好之前凡川就抱着消失殆尽的心态來看待这一切  等如今真的看到了  凡川虽然还有一丝惊讶和震撼  不过在面临死亡的时候  凡川并沒有表现出过多的恐惧感  甚至在有一瞬间  凡川都自以为自己是个烈士一样  虽然生的不是很伟大  但是死的壮烈就可以了

    “啊呜  啊呜  啊呜  ”

    天空中接连着传來了三声吼叫  吼叫声很大  有种震慑心扉的感觉  自凡川听到这三声吼叫之后  也是心头一惊  不过事已至此  凡川也只能硬着头皮前进  因为所有的后退路线已被三只猛兽给封锁死了  想要离开此处  那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思索之间  凡川突然想到了一个东西  准确的说  应该是一把兵器  那就是之前在夜月门时  凌关真人借于凡川的流澜剑  为什么会想到这把剑  其实是因为凡川想要尝试一下把体内攻击气体  分开來攻击  也就是一只手持着蕴含着兽元力的楚远紫剑攻击  而流澜剑里就融入真气  用着另一只手來掌握  这样  不但可以双倍的攻击  关键是凡川从來沒试过这样  现如今的局面  已是大趋大弱之势  步不妨这样试一下  也许搞不好还会有生存的机会

    想到此处  凡川立即抽出了体内的真气  顺带着紫芒的方向  凡川祭出了流澜剑  而流澜剑祭出的那一刻  凡川的周身顿时闪现了道道的蓝芒  不过等蓝芒消弱了一点之后  取之代之的就是夹杂着黑烟的紫芒  像是一条游龙一样  时不时的盘旋在凡川的周围

    此时从远处看的话  能看的到凡川的身上  流淌着三种颜色  那就是大盛的蓝芒  微弱的紫芒  以及游离的黑烟  虽然看着很梦幻  可是谁又能真的了解到  现在的凡川该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

    由于是第一次这样尝试  凡川同时使用着两道力量气体  再加上体质虚弱  凡川如今的视线都有些恍惚的感觉  很是难受  而且凡川甚至都能感觉到  自己体内的灵神  正在大幅度的跳动  似乎在竭力的供应着流澜剑的输出

    “來吧  ”

    只见凡川对着悬浮在天空中的三只庞然大物  大声的吼叫了一声  话音里似在发泄自己的不满  又似在是对生命的留恋

    这一刻  凡川拼了  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心血  來为此写下惊天动地的一战

    而此时在天空中的三只庞然大物  似乎也像是听懂了凡川的话  于是就在凡川的一声怒吼声刚刚落下之后  三只庞然大物立即飞身向着凡川攻击而來

    狂涌的战意  无可匹敌的力量  以及惊天动地的连锁反应  在这一刻  都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凡川两只手各自紧握着一把剑  一道真气的输出  一道兽元力的打击  连连呼应  而且从凡川此时严峻愤怒的表情上來看  凡川的气势  在仿佛间似乎更大过于三只庞然大物

    “唰  ”

    一道道真气破空的声响  划破了整个天际

    只见凡川先是拿着流澜剑劈斩了一道真气阻隔  随即只见凡川像是一个杀神一样  突然纵身也飞向了天空  与三只庞然大物面对面的对恃着

    不过流澜剑真气的阻隔  实际上只是起到了阻隔的作用  只见三只庞然大物身体在受到真气攻击后  只是象征性的挪动了一下身体  随即再次飞身冲向凡川

    而此时凡川看准了时机  眼前的一切都已不再重要  红尘往事也已看破浮沉  只见凡川突然表情坚毅的抬起了楚远紫剑

    这一剑  凡川倾注了所有的兽元力  只是为了这搏命的一击  接着就在凡川准备劈斩过去这一剑的时候  忽然天空中打起了闪电  雷声更是轰轰烈烈的响个不停  似乎要有大雨而至  不过这一切并沒有影响到凡川

    “好  去死吧  ”

    伴随着“轰轰隆隆”的雷声  凡川再次对着眼前的三只庞然大物  大喊了一声  随即快速的劈斩出了手里的一剑

    也就是这一剑  倾注着凡川所有的希望  只见楚远紫剑劈斩出了之后  阴暗的天空中  顿时被一道奇异的黑芒所包裹  黑芒变幻的像是一只与三只庞然大物体型同样大的恶兽一样  扑展着双翅  迅速的向着三只庞然大物飞去

    而此时的三只庞然大物  似乎也发现了这一击里蕴含的能量  于是就在独眼黑狼的一声吼叫之后  只见三只庞然大物竟开始向一旁靠去  似乎想要躲开着惊天动地的一击

    可是  被凡川倾注了所有兽元力的这一击  岂能是这般想要躲开就能躲开的  只见就在三只庞然大物欲抽身躲开的时候  凡川所击出的兽元力  变幻出來的恶兽  突然像是瞬间变大了一样  笼罩了整个天空  而那三只庞然大物的身体位置  也被笼罩住了

    就在三只庞然大物被笼罩的瞬间  只见三只庞然大物的眼睛里  流露出來了难以置信的眼神  不过这一切都已完了

    接着只听天空中  突然三声比炸雷还要响彻人心的声响传來之后  再看此时的天空  已沒了那些黑芒笼罩  而本來还悬浮在天空中的三只庞然大物  也在此刻被凡川那一记倾注所有兽元力的攻击  而打落在了地面上

    三只庞然大物全都被打落在地  只见地面突然一阵的剧烈晃动  地面上赫然的出现了三个深坑  就连离此时凡川所待之地不远处的孤真派  也在三只庞然大物落地之后  一面孤真派的高墙  终于承受不了这种震动  轰然倒下

    而再看此时被打落在地的三只庞然大物  在落地之后  三只庞然大物全都以着一副极度不相信的表情  瞬间变回了原型  就是变回了之前兽人的样子  不过这次的恢复原样  却和之前有所差别  差别就是此时这三个兽人脸上的面具已然消失  而露出來的  则是恐怖的怪兽脑袋  一个是狮子  一个是老虎  还有一个是狼

    不过就在三个兽人落地之后  似乎受伤不轻  沒有再待在被砸出的深坑里  而是艰难的站起了身  再艰难的三人重聚后  接着异样再次发生  只见三个兽人相抱在了一起  突然只见三个兽人的周身  竟然盘旋起來了阵阵的黑烟  黑烟的流向  是向着天空  而且黑烟越來越多  一直通往了天上  再接着就在黑烟似乎汇聚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  突然一声沉闷的声响过后  地面上已沒了三个兽人的身影  而留下的  只是阵阵未散尽的黑色烟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