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酣战淋漓
    [.huju.][.huju.][]

    见到凡川抬起了手里的楚远紫剑  对面的三位兽人明显有些惊讶  接着只见三位兽人先是向后撤退了一下身体  随即再次出声说道:“你真的要动手  ”

    “來吧  只有战胜我  我也许才能跟你们回去  不然你们现在就走吧  ”凡川的语气里很是坚定

    其实凡川想的很简单  就以目前的情况來看  如果妥协  那么接下來的事情是生是死  那自己根本就决定不了了  如果抗拒  那么也许还有一丝生机  本來就倔强的凡川  自然而然的选择了抗拒  那怕输了  那也算是自己尽力了  不会徒留下遗憾

    “既然这样  那就别怪我们了  ”只见刚刚站出來的那个兽人出声说道  随即这个兽人又回身对着另外两个兽人摆了摆手  似在让他们不要参与  再接着这个兽人再次把视线看向了凡川  接着出声说道:“让我來与你战斗吧  不要说我们欺负你  ”兽人说着话  似乎很是自信

    看着自信满满的兽人  凡川英俊的脸上浮现了一丝丝的邪笑  接着只见凡川的身体突然动了

    只听空气传來了“唰”的一声剑气破空声音  随即只见一道紫芒  以着曲线的方式  快速的划过了天空  而且紫芒的掠过之处  无不承受着巨大的真气破空压力  以至于仿佛间就像是空间扭曲了一样  但在紫芒曲线走向的目标  正是那位自信满满的兽人

    这时  兽人见状  也已瞬间感到了凡川无匹的真气压力  想要就地还击  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于是只见兽人想要向后撤退拉开距离  可是沒等兽人退后一步距离之时  突然只听空气中再次传來了一声剑气破空声  不过这次剑气破空的声响很尖锐  似乎都能穿破人的耳膜一样

    就在剑气破空声落下  兽人还未反应过來之时  突然只见兽人脸上佩戴着的面具  有些大幅度的蠕动了起來  似乎兽人的脸部在坐着极度痛苦的表情  以至于带动了面具的蠕动  再接着只听兽人突然仰头大吼了一声  随即只见空中突然出现了一片纯黑色的气流  气流顺势的向前扑了过去  一瞬间把身前的所有扫了个干净  而在黑色气流扫荡之前  能轻易的看到  在兽人的胸膛下方  一把纯紫色剑体的修真剑  被黑色气流从兽人的身体上逼了出來

    而被逼出來的剑  刚好向后倒飞出去  最终落在了凡川的手里  这把剑正是楚远紫剑  而凡川之前的袭击已经得手  已经顺利的打击了一下兽人  现在就连凡川自己都不敢相信  自己刚刚竟然把楚远紫剑捅进了兽人的身体里  而且并沒有受到多大的阻难

    第一击得逞  凡川手持着被击回來的楚远紫剑  安静的站在一处与兽人还有些许距离的位置  准备着下一次的攻击

    “啊呜  ”

    可在此时  突然一声极难听的吼叫响彻了天空  由于现在凡川眼前的空气中  都弥漫着黑色气流和一些若隐若现的紫芒  所以在吼叫声传出來之后  凡川虽然猜到了是刚刚那位兽人的吼叫  但是凡川不知道这声吼叫是代表着什么意思  是攻击  还是发怒

    一时间  凡川有些紧张了起來  手持着楚远紫剑  目不转睛的看着身前方  以防着兽人的攻击

    可是就在凡川谨慎的等了一会儿之后  并沒有等來兽人的攻击  反倒是异常的安静  而且还有一种现象令凡川很是不安和担忧  那就是虽然在那声吼叫后沒了兽人的踪迹  但是在那声吼叫后  天空中的黑色气流  却越发的多了起來  甚至都呈密集状的弥漫了整个天空  要不是事先知道这位人为的黑色气流  凡川都还以为这是夜晚了呢

    静  还是死一样的静  特别是在周围全是黑色气流的状况下  这种静就明显有些让人恐怖了  所谓暴风雨前的安静  无非也就是此时场面最完美的表达  凡川试着把楚远紫剑挡在自己的身前  本來大放紫芒的楚远紫剑  可在此时  早已被完全的黑色气流给吞噬里  本來凡川还想靠着泫滇战甲上的银芒  來划破这黑色气流  可是在凡川低眼看向泫滇战甲的时候  这时候的泫滇战甲就像是一个玩累了的孩子一样  竟开始萎靡不振了起來  就连战甲上面的银线  也只是若隐若现  想要靠着这一点银芒來划破黑暗  那可谓是天方夜谭

    可就在此时  突然一声微小的脆响声传入到了凡川的耳朵里  虽然脆响声的声响很低  但是凡川还是听到了  而且还靠着这点微小声响  辨别了声响传出的方向  随着声响传出的方向  凡川转过了头去

    可是就在凡川这一转头的瞬间  突然一只长满了黄色毛发的极大手掌  向着凡川迎面拍來  因为这只是瞬间发生  凡川根本來不及躲避  但是凡川还是能看清楚了手掌的模样  一只全是黄色毛发的手掌  手指甲呈黑色  关键是手掌特别大  凡川估摸着比对了一下  这只手掌  足足可以顶过自己半张身子  可是  虽然凡川看清了手掌的模样  但却沒能躲开手掌的攻击

    “噗  ”

    接着只听空气中传來了一声低低的沉闷声  接着只见凡川的身体  瞬间向后倒飞了出去  而且在倒飞的过程中  凡川的头脑都被这一掌冲击的处于半昏迷状态了  更不用说凡川如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砰  ”

    接着又是一声声响  只见凡川的身体狠狠的砸落在了地上

    刚刚砸落在地上的凡川  鲜血立即从凡川的嘴巴里喷涌而出  直接染红了凡川整个衣服  尽管鲜血已经染红了衣服  可是凡川的嘴角处  却依旧还在不停的向外流血

    而也就是在此时凡川落地之后  刚刚还如黑夜般弥漫的黑色气流  瞬间就消散殆尽了  还原了正常的颜色  天空再次恢复成了白天  可是就在这一切恢复了正常的那一刻  只见在刚刚凡川站立的位置处  一只比正常人要高三倍的巨大白虎  正威风凛凛的趴在地上  而白虎的视线  则在紧紧的盯着凡川

    从白虎的造型來看  和平常山里的老虎差不多  可是在白虎的黑白颜色交错的身体表皮上  却会时不时的冒出一缕缕黑色气流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  最关键  也最直接的就是  这只白虎庞大的体型  根本就沒有其他兽类可比  这种庞大  明显是一种异能  也就是表示  这白虎不是平常的白虎  也许已经得道有成

    “咳咳……咳咳……”

    这时  忍着剧痛的凡川  终于强行的让头脑处于了清醒状态  可是刚一清醒  无比的疼痛感也跟着清晰了起來  不仅仅如此  而且凡川此时根本提不起一点点的真气流  就连抬起吓胳膊  现今已是为难之事

    本來凡川想取出些丹药來补充真气  可是试了几次之后  就是打不开晶涟羽戒  最终凡川也只好作罢  但是凡川的视线还是立即向着周围扫荡过去  而且与此同时  凡川的脑海里还在想着之前那张莫名出现的巨大手掌  可是在当凡川的视线触碰到不远处的巨大白虎之后  凡川立即恍然大悟

    “原來就是这个孽畜伤了我  ”看着眼前不远处的巨大白虎  凡川有些心虚的出声自言自语道

    不过在凡川看到巨大白虎之后  第一时间并沒有为这巨大白虎感到惊讶  而是在想着为什么会凭空出现了一只巨大白虎  不过在随后凡川的观察下  凡川找到了答案

    就在凡川视线再次挪移之后  只见在巨大白虎的右侧方  两位带着面具的兽人  安然若是的看待着眼前的一切  而第三个兽人  却不知道去向何方  不过在凡川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巨大白虎之后  凡川瞬间明白了其中的问題  感情这只巨大白虎就是那第三个兽人变得啊  怪不得是为兽人  看來是畜牲的本真  还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你……你们有本事  就杀了我  ”

    凡川愤怒的看着眼前不远处的巨大白虎和另两位兽人  有气无力的出声说道

    不过在凡川喊话的同时  手下却在做着小动作  因为刚刚凡川感受到了一丝恢复的真气  于是凡川在用那一丝真气來打开晶涟羽戒  从而得到丹药的补充  而凡川现在这样喊叫  其实说到底也就只是个缓兵之计

    “啊呜  ”

    突然只见那巨大白虎抬头一阵的怒吼  随即踏着巨大的脚掌  向着凡川缓缓挪來  而且每伴随着巨大白虎的一次落脚  地面都会发生极大的颤动

    见状  凡川低头责骂道:“次奥  不会真來杀了我吧  这么点信任都不给  ”

    不过凡川虽然抱怨归抱怨  但在凡川的极力开启下  沒用一会儿时间  几粒二罗丹回神丹  就已出现在了凡川的手掌之上  趁着巨大白虎的沒注意  凡川一口吞下了大概四粒的二罗丹回神丹  而吞过了丹药之后的凡川  却还是装作一副受伤严重的样子  半趴在地上  继续的卖萌着

    “啊呜  ”

    突然又是一声怒吼  只见巨大白虎已经越來越靠近凡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