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三位兽人
    [.huju.][.huju.][]

    “什么  ”

    听到了左印的话后  凡川第一时间心头一紧  身体也猛的颤抖了一下  随即只见凡川不顾左印的反应  立即快步的向着主门处跑去

    那奔跑的速度  可谓是凡川此生最快的奔跑速度了

    就在凡川还未跑到主门处的时候  就已看到了沿路上匆匆忙忙的修真弟子  有的在慌张的大喊大叫的逃跑  有的在拔剑欲试  还有的呆立在原地  似乎已经被恐怖给吓住了  看到这一幕  凡川很是揪心  而且与此同时  凡川也确定了就是那些人再次袭击了  可是还有一点令凡川很是疑惑  就是这些袭击者会这么快的再次袭击  莫非是得知了自己如今就在孤真派里吗

    想到此处  凡川加快了脚步  因为之前从那些残害中  凡川已经见识过了那些人的恐怖实力  如果再晚一些去  也许就是又多了几条人命  不觉间  只见凡川的身上  先是划过了一道道刺眼的银芒  泫滇战甲已瞬间的浮现在了凡川的身上  而且在凡川奔跑的同时  凡川还不忘击出楚远紫剑  由于凡川现在已是渡真期的修为境界  所以现在再使用楚远紫剑  凡川已沒了之前的那种压迫感  而且真气的供应  也能支撑起楚远紫剑的运用

    此时离远看的话  只见凡川像是一道紫色的光芒一样  迅速的接近着孤真派的主门  而且在耀眼的紫芒中  还时不时的能看到几道银芒  那是泫滇战甲发挥到了极致的表现

    “快跑啊  那些人又來了  ”

    “跑什么啊  掌派说已经有方法对付这些人了  ”

    “是啊  掌派马上就到了  大家再坚持一下  ”

    “不行  师兄  我坚持不住了  我感觉身体快消失了  ”

    “我去跟他们拼了  ”

    “师弟  不要  快回來  ”

    正在此时凡川就要接近主门的时候  主门处熙熙攘攘的传來了几句弟子们的喊话  从喊话的内容中  凡川得知那些袭击的人  已经与孤真派的修真弟子交手了

    当下  凡川很是着急  因为凡川知道之前自己说有办法对付那些袭击之人了  只是自己的缓兵之计  可是令凡川沒想到的是  那些弟子竟然深信了自己的话  竟开始与那些袭击之人搏斗了

    听到此处  凡川更是着急  可凡川自问就算自己去了主门  估计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毕竟之前孤景然与那些兽人盘旋  都受了伤  自己前去  估计也不会是那些兽人的对手  可是凡川心头里的一个心念在时刻的提醒着凡川  那些兽人索要的人是自己  自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孤真派的弟子被自己连累  于是当下凡川强制着令自己心无旁鹜  一心只想着挽救

    “啊  师弟  ”

    就在凡川到达了主门处的时候  一声声惨叫传入到了凡川的耳朵里  顺着惨叫声看去  只见在主门外  已经遍地躺着几位孤真派修真弟子的身体  而在那些弟子的身体旁边  则分散的站立着三位戴着黑色面具的人  而且不但是戴着黑色面具  就连这三人的衣着  也是一种很奇怪的黑颜色衣服  不过令凡川最在意的  还是这三人使用的攻击气流  只见在这人在袭击孤真派的修真弟子的时候  双手间不时的流露着黑色的气流

    看到这黑色气流  凡川不觉得一惊  看來真如孤景然所说  这三人现在使用的黑色气流  竟然真的就是和自己体内那一道手链灵体化作的黑色气流一样

    “大家快退回來  ”

    见状  凡川先是使劲全身的力气  对着主门外大喊了一声  随即“唰”的一下  把自己的身体挪移到了门外

    听到了凡川的声音  门里的弟子们的士气  顿时高涨了起來  人人脸上都露出了一副放松的状态  不过放松归放松  这时这些门下弟子  还是立即按照凡川的指示  快速的撤离到了孤真派的主门内

    而这时在主门外的三位戴着面具的袭击者  在见到凡川出现后  竟然停止了攻击  只是三人正仔细的盯着凡川  身体却安静的站立在了原处

    等到所有的孤真派弟子都退回到了主门内之后  这时凡川却突然转身对着身后的一名弟子严厉的出声说道:“现在关上主门  记住  谁來了都不准再开门  更不能让任何人出來  我自己出去  记住  你们谁都不要出來  这是命令  ”

    “可是掌派你……”这时这位被凡川训斥的弟子  面露出了一丝为难  似在担心凡川的安危

    “这是命令  关门  ”

    凡川异常的愤怒的对着这位弟子大喊道  以至于这位弟子身体猛然的颤抖了一番之后  随即立即按照凡川的吩咐  关上了孤真派的主大门  那些孤真派的弟子  也就全都被关进了孤真派里  对门外的事  也就是不得而知了

    而此时在孤真派主门外  就只剩下了凡川  以及凡川面前不远处的三位待着面具之人

    等到这一切全都安置妥当了之后  凡川脸上浮现了一丝略微的苦笑  随即只见凡川将楚远紫剑背在了身后  徒步走近了那三位戴着面具之人

    “三位  我就是凡川  你们要找的人是我吧  ”

    看着近在咫尺的三位戴着面具之人  凡川淡淡的出声说道

    听到了凡川的话  只见那三位戴着面具之人  先是互相的看了看彼此  接着三人又同时的点了点头  再接着只见三人中其中一位  突然向前走了一步  正挨着凡川

    接着只听这人用着极其难听的嗓音  出声说道:“恩  你是凡川  对  跟我们走吧  ”说着话  只见这人欲伸手拉凡川

    凡川见状  立即将身体向后撤退了些许距离  接着出声说道:“你们是谁  要我跟你们走  不说一个理由吗  另外  你们为什么要伤害烟紫  还有我这么多的兄弟  ”说着话  凡川很是伤感的伸手指了指身边躺着的几位孤真派弟子

    凡川知道  这几位弟子  已经消失了  就连灵神也不存在了  想到此处  凡川又再一次的气不打一出來  立即抬起了手里的楚远紫剑  直直的指向着眼前的三人

    楚远紫剑就像是一道纯紫色的彩虹一样  盘旋在了凡川的周身  可是这彩虹  却是能要人命的彩虹

    而此时就在凡川的话音落下之后  只见刚刚走出來的那人  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凡川  随即又转身看了看身后的两个同伴  似在征询什么意见  等到两位同伴点头之后  只见这人再次转身看向凡川  接着用那一口极难听的嗓音出声说道:“恩  我们是奉本觉兽王的命令  前來请你回去  我们不伤害你  至于之前伤害你的同伴  那是因为找不到你  而且都是你那些同伴先动的手  ”

    “放屁  满口胡言  ”凡川立即愤怒的出声反驳道  随即不等那人再出声  凡川又接着出声说道:“首先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本觉兽王  就连你们  我也从來沒见过  就这样让我跟你们走  你想想可能吗  ”

    说着话  凡川刻意的再次向后撤开了一些距离  与对方保持着安全的攻击距离  以防对突然动手  可是就在凡川倒退着身体的时候  对方突然的一句话  让凡川猛的站立住了身体  不再动弹

    只听对方突然出声说道:“我们是南异星球的兽人  ”

    听到对方这句话后  凡川的脑袋像是突然爆炸了一样  沒想到对方的身份  竟然真的被孤景然猜到了  之前凡川虽然觉得孤景然的推断靠谱  但是自始至终凡川并沒有完全的相信  毕竟那只是推断  可是在此时对方突然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之后  凡川很是震惊  而且凡川对于兽人根本就沒有什么概念  兽是兽  人是人  怎么还会有兽人  虽然相传南异星球是兽人存在的星球  可是那都是一些传说  谁也不能真正的说明白  虽然之前听孤景然说言慕岸曾去过南异星球  可是现在言慕岸又不在这里  想要确定  如何确定

    “你……你们是兽人  为什么要來这里  ”凡川有些语无伦次的出声说道

    “因为我们來找你  ”对方却直接干脆的回了凡川一句

    看着对方坚决的样子  凡川有些心虚了  倒不是说战斗心虚  只是凡川对于他们的身份  感到了心虚  因为这太虚幻了  说是传说  却突然真的出现了  这对于凡川來说  无非是一种莫大的打击

    不过凡川随即冷静下來了之后  又想了想  感觉对方既然可以与自己商量  那么对方定是需要自己跟着他们回去面见那个什么本觉兽王  这从侧面來说  也就是说  自己现在对于他们來说是一件任务  而且任务是必须带着自己回去  那么也就是说  他们不可能现在杀了自己

    “如果  我不跟你们回去  怎么办  ”凡川试着淡淡的出声说道

    听到凡川的话  只见那三个兽人  突然愣了一下  但随即只见其中一个兽人还是立即出声说道:“必须跟我们回去  不然我们只能强行带你回去  ”

    听到对方的话  凡川像是做了一个决定一样  再次缓慢的抬起了手里的楚远紫剑  目标正对着三位兽人  接着只听凡川出声说道:“那就來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