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云屏异样
    [.huju.][.huju.][]

    “云屏前辈  你到底是怎么找來的啊  ”

    刚刚陪同着云屏走进主殿  凡川立即出声相问道

    而此时冷剑也跟随着进了主殿  不过冷剑并沒有与凡川和云屏说话  而是自顾的找了一个偏远的位置坐了下來

    当云屏看到冷剑的断臂  以及冷剑一直冷冷的态度后  有些好奇  于是想要从凡川那里得到答案  但是凡川并沒有与云屏解释这些  当下先是让云屏找了一把座椅坐下  接着凡川也坐在了云屏的身边

    “云屏前辈  这位是我的一位兄弟  叫冷剑  不过他为人比较冷淡  咱先不要说他了  ”说着话  只见凡川再次着急的出声说道:“云屏前辈  你还沒有告诉我  你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來的呀  ”

    看到凡川着急的样子  云屏低头笑了笑  随即对着凡川出声说道:“我是从仙云魅先來到紫金大陆  然后就一路打听你  结果路上遇见了一个修真者  说你现在是孤真派的掌派  人肯定在孤真派  所以我就找來了  ”

    云屏说完  有些俏皮的对着凡川笑了笑

    凡川顿时感到了一种像是桃花泛滥  仙女下凡的意境

    “原來是这样啊  对了  云屏前辈  仙云魅现在一切都还好吗  凝霜师姐可还好  ”凡川温声说道

    听到凡川的话  云屏眼睛一亮  随即出声说道:“你还认识凝霜呢  恩  仙云魅一切都好  ”云屏说完  不经意间的又看了看主殿其他地方  接着有些疑惑的再次出声说道:“对了  紫儿呢  怎么沒在这里  ”

    听到云屏提起烟紫  凡川的心头一紧  随即出声说道:“呃  紫儿啊  她……她现在沒在这里  在纵始院呢  她……她不是说要破格修仙吗  而我之前打听到纵始院那里有塑身仙石  所以就带人去了纵始院……”接着  凡川把之前所发生之事  都与云屏复述了一遍  不过这其中凡川并沒有说起与冷剑等人相争斗之事  只是大概的描述了一下烟紫此时正在破格修仙  而凡川也说清楚了自己回來孤真派的原因

    “什么  紫儿现在在纵始院破格修仙  你难道就放心的回來吗  ”云屏听完  情绪突然有些焦躁不安的对着凡川大声说道

    看來在孤真派遇袭与烟紫修仙这两件事之间  云屏在意的只是烟紫

    听到云屏的话  凡川有些为难  但又不知道该向云屏怎么解释  于是接着凡川话音有些吞吞吐吐的出声说道:“这个……那个……对了  云屏前辈  你不要担心  纵始院的院主是我的朋友  他在那里照顾着紫儿呢  另外还有我多位朋友都在那里呢  而且紫儿现在已经渡到了自我能力的时期  只要她自己能坚持过天劫灵境  便可成仙  所以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所以云屏前辈  你就不要担心了  ”

    “不担心才怪  ”此时听完凡川话音的云屏  却出奇的有些生气了起來  这是凡川之前从未见到过的状态

    接着只见云屏先是猛然的站起了身子  以至于身上的墨青色长裙也跟着飘扬起來  随即只见云屏很是着急的出声说道:“不行  沒熟悉的人在紫儿身边  紫儿会害怕的  既然你在这里做你的大掌派  那我也不打扰你  你不去  我去  ”

    说着话  只见云屏就要转身离开  见状  凡川立即起身拦住了云屏  一时间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凡川知道云屏肯定不了解自己与孤真派的渊源  而且现在孤真派是面临着袭击的危险  如果现在离开  那势必是对孤真派的不负责  可是如果凡川决定不走  那么云屏这边又沒办法解释  一时间  凡川很是为难  甚至都在想着如果自己能分身两人该多好

    “云屏前辈  你先别生气  听我解释好不好  ”凡川急切的出声说道

    “我不听  我要去找紫儿  ”云屏语气坚定的出声说道

    看着眼前的云屏  凡川感觉很是疑惑和费解  以前的云屏可不是这样的啊  那时候在玄阴门里被困的时候  云屏给凡川的印象就是一位温柔和善的大姐姐  可现在怎么变这样了  难道回去一趟仙云魅  还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此时凡川焦急的样子  和坐在一旁的冷剑的样子  两人截然不同  冷剑就像是一个沒事人一样  依旧是不言苟笑的坐在一旁  冷冷的看着凡川和云屏

    想了一会儿  凡川知道  这样硬劝云屏是解决不了问題的  而且现在的状况  让凡川根本做不出准确的答案  可是不给个答案  眼前的尴尬又不会善罢甘休

    “这样吧  云屏前辈  你先去纵始院  我稍后就來  可以吗  等之后我再慢慢的给前辈解释  ”凡川唯一想到的  就是先让云屏去纵始院  这样自己还可以抽出时间处理一下孤真派之后的事  等处理完了再去纵始院  这样两边都不耽误

    “好  那你让开吧  ”云屏面无表情的出声说道

    “呃……”凡川很是为难的撤开了身  见到云屏正欲要走  突然凡川又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随即凡川又接着出声说道:“对了  云屏前辈  我这位冷剑兄弟就是纵始院的弟子  我怕前辈你不知道去往纵始院的路  要不就让我这位兄弟陪着你去  ”

    凡川说完  立即转头对着冷剑示意  而冷剑也立即懂了凡川的意思  让凡川有些惊讶的是  冷剑竟然真的就沒有说什么  立即站起了身  先是对着凡川点了点头  随即站在了云屏的身前  意思是答应了凡川带着云屏去纵始院

    而这时云屏见状  却突然做出了一个令凡川不解的动作  只见云屏先是打量了一下冷剑  随即对着凡川说道:“好  我跟着他去纵始院  不过凡川掌派  以后不要称我为前辈了  你现在已是渡真期修为境界了  我沒什么资格做你的前辈了  就这样吧  ”说着话  只见云屏竟然伸手挽住了冷剑的唯一一只臂膀  向着主殿外大步走出

    而这时被云屏挽住的冷剑  本想反抗  但可能是因为云屏使用了真气压力  以至于冷剑只好被迫的跟着云屏走动

    凡川看到这一幕  很是惊讶  不知道为什么  心里竟有一丝丝的难过和心酸  虽然知道云屏是生气自己沒有在烟紫最需要守护的时候在她身边  可是自己也是被迫无奈啊  如果沒有孤真派这件事  凡川打死也不会抛下烟紫  而且说抛弃也算不上  凡川一直以來的打算就是在孤真派里忙完之后  就立即回到纵始院  可是眼前的孤真派状态  凡川还不敢擅自离开  不单单说是凡川现在已是孤真派的掌派  就是那些兽人的未知袭击  一直压在凡川的心头  让凡川很难呼吸

    一时间  凡川呆立在了主殿内  只有一个人  一座空空的主殿  一片冷静的空气  在云屏和冷剑离开后  直到过了许久  凡川这才清醒了过來  看着空荡的主殿  一阵莫名的心酸  盘绕在了心头

    “云屏前辈这是怎么了  ”

    凡川一个人呆滞的在自言自语  可是凡川却不知道  在云屏和冷剑两人回纵始院的路上  云屏却不时的向着冷剑打听起了凡川的事情  以及凡川回孤真派的具体事情和细节  而冷剑可能也是因为害羞  或者是因为云屏比自身的修为境界高  而在云屏每次的提问之后  冷剑都会知无不言

    时间过去了许久  凡川整理了一下心情  等心情平复了之后  准备起身去查看一下孤真派的现状  而且这次查看  凡川是想确定一下现状  如果理想的话  那么凡川决定现在就离开孤真派  去往纵始院  因为在孤真派里的这么多天  凡川想通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如果孤真派已恢复到了以往的状况后  一切都已恢复正常之后  自己再在这里苦苦等待那些所谓的的袭击兽人  那便有些守株待兔了  这样不但浪费了时间  而且还耽误了其他的许多事情

    所以凡川现在想去彻底的查看一番孤真派此时的状况  如果已恢复好了  那么就此离开孤真派  至于那些袭击的兽人  凡川已在内心打算好  等办完烟紫的事情后  凡川决定亲自前往孤景然所说的那个星球  去寻找兽人  为此彻底了解  找一个答案

    深深的呼吸了一下  凡川站起了身  向着主殿外走去  可是就在这时凡川还沒走到主殿门口处的时候  突然只左印  疯了似的向着凡川跑了过來  而且从左印疯跑的样子上來看  似乎是想向凡川报告一件紧急之事一样  因为从此时左印满头的汗水上  也能轻易的看出來

    看到左印的样子  凡川心里突然一阵的抽搐  之前那个恐怖的想法再次浮现在了凡川的心头

    “不会是兽人再來袭击了吧  ”凡川这么想着  同时快步的迎上了左印

    这时  左印也已跑到了凡川的身前  刚刚跑到凡川身边的左印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却着急的出声说道:“掌……掌派  那……那些袭击的人又來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