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再见云屏
    [.huju.][.huju.][]

    左印走后  凡川对着主殿的门外  静心沉思了起來

    其实凡川这样做  只是抓住一个正常人的心理來做事  因为凡川想到  有灵集简和修真兵器的诱惑在旁  那么修真弟子必定会努力修炼  为赢取早日参悟高深的灵集简  从而提升自身修为境界  而且还能顺带着得到一把创派祖师言慕岸或者上代掌派孤景然的修真兵器  这无异对于孤真派的修真弟子來说  是一个很好的福利

    而其实凡川这样做  还有一个自己的私心  那就是凡川自知刚刚坐上掌派之位  下面的弟子虽然表面上对自己俯首称臣  但内心如何想  凡川就不知道了  所以凡川此法  也是也收买人心  用福利來打消那些弟子的疑心

    就这样  在接下來的几天里  还真是被凡川给猜中了  果然那些弟子们对待凡川的态度  更是恭敬有加  再加上凡川沒有上下级的观念  以至于更多  甚至于几乎所有孤真派的弟子  对于凡川只有佩服和恭敬  再也沒有二心

    而也就是在这几天里  易心阁门外  那是人山人海  都在排队着向着易心阁里进入  不过这些弟子虽然人多  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这些弟子的修为境界  都是处在元真期以上  偶尔也会有几个修为境界较低  在元真期以下的修真弟子出现在易心阁门外  不过只是在易心阁门外看了几眼  随后就都识趣的离开了

    从那些还未进入易心阁的修真弟子脸上  能看到明显的兴奋和激动  而从那些进过易心阁里再出來的修真弟子脸上  能明显的看出满足和幸福  而且细看之下  还能看到在从易心阁里出來的修真弟子当中  时不时的还能有几位弟子可以得到一把易心阁里的修真兵器  一时间  易心阁成了整个孤真派里最热闹的地方  而易心阁里所收藏的那些修真兵器  更是在孤真派里火热的流行开來

    在随后几天  凡川偶尔派人打听了一下孤真派里的现状  从弟子口中得知  现在孤真派里竟流传着一句诗词名言  那就是:“若进一次易心阁  保准修为走上坡  若得一把好兵器  有了媳妇也有地  ”

    听到这些言词  凡川很是想笑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其实只是凡川沒有深入的去了解  现在孤真派里那是四季如春  而且只要是进过易心阁的弟子  隐约间似乎身份都上去了  而且要是再有幸得了一把易心阁里的兵器  那么在整个孤真派里  也会开始小有名气了

    就这样  凡川的第一项政策实行了几天之后  收到的效果很好  可谓是前无古人  后无來者的成绩  不过如今凡川在意的却不是这些  凡川所在乎是那些袭击的兽人  还有远在纵始院的烟紫他们  这一切就像是一根无形的针一样  时不时的就会戳一下凡川的心头

    凡川也曾试过不去想这么多  尽量的去压制那些苦恼的思绪  可是任由凡川如何压制  思绪却还是如泉涌般  一直渗入凡川的心头

    这天  只有凡川和冷剑两人待在孤真派的主殿里  而左印和丘尘  以及郑塘  都是各自忙各自的剑院了  要说郑塘还真有那个管理的才能  这才区区几天  整个侍剑院都被郑塘管理的井井有条  而且看侍剑院里的那些弟子对待郑塘的态度  似乎也都是很恭敬  这让凡川确实放心了

    而再说丘尘那边  就沒有之前所想的那么顺利了  毕竟丘尘的修为境界不算太高  而凌剑院里有的修真弟子的修为境界都要比丘尘高出很多  所以有时难免会遭到一些讥讽或者阻碍  不过渐渐的以着丘尘的机灵脑袋  似乎好多事也沒有要凡川出面  都被丘尘自己迎刃而解了

    而左印那边呢  就还和正常一样  毕竟左印之前就是孤剑院的监院  所以对他來说  只是在做一件习惯了的事  不过左印最近几天也挺忙  不过不是忙孤剑院的事  反倒是在忙易心阁的事  而凡川却像是一个甩手掌柜一样  悠闲自在

    就像现在  凡川正和冷剑两人  安静的坐在主殿里的座椅上  时不时两人会聊上几句  不过沉默的时间大过于聊天的时间

    就在这时凡川无聊透了  正欲再找冷剑谈论个话題的时候  突然主殿门外却匆匆忙忙的跑來了一个弟子  弟子刚刚入殿  先是对着凡川恭敬的施了一礼  随即出声说道:“掌派师叔祖  外面有个人想要见您  她……她说她是您的朋友  ”

    “朋友  叫什么名字  ”

    听到有人找自己  凡川一时间來了兴趣  有人來找  这无异于是要解除这枯燥乏味的生活了

    “她……她沒说  她说让掌派师叔祖亲自去见她  ”來报的弟子恭敬的回答道

    “哦  ”听到弟子的话  凡川有些好奇  是谁这么大架子  还要自己去接  不过隐约间  凡川感觉应该不会是自己的敌人  要是敌人的话  也许对方早就动手了  哪能给自己准备时间  既然不是敌人  那么定是朋友了

    想到此处  凡川挥了挥手让弟子退下  接着转身对着冷剑出声说道:“怎么  冷剑兄弟一起去看看  ”

    “恩  ”冷剑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一下凡川  随即站起了身  竟然不等凡川  自己率先的走了出去

    见状  凡川只能苦笑的摇了摇头  随即快步的追上了冷剑

    等到凡川和冷剑两人來到孤真派的主门时  此时主门处已围满了十來个修真弟子  而且个个还都是一副严谨待敌的样子  似乎主门外的人就是敌人一样

    凡川见状  有些不舒服  看來这些弟子还是沒能彻底的从之前的遇袭之事中走出來  于是只见凡川先是下令让那些弟子散开  随即带着冷剑走向了主门  而且从凡川此时的步伐來看  很轻松  似乎并沒有一丝防范意识

    那些弟子散开后  凡川和冷剑两人立即走到了主门  刚刚走到主门处的凡川  立即放眼向着门外看去  当凡川看清楚门外的來者后  凡川不禁的激动高兴了起來  而且只见凡川面带着喜悦之色  快速的冲出了主门  向着來者跑去

    而此时的这位來者  是一位女人  女人有着长长的飘逸头发  一张美丽冷艳的面容  不过在女人看到凡川的时候  冷艳的面容却如冰山融化一样  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而这时女人一身的墨青色长裙  更是伴随着微风  轻轻的摇摆着  而那些拂过这位女人的微风  不管再经过哪里  留下的都只是一种沁人心脾的花香

    “云屏前辈  是你啊  真的是你啊  你怎么找來的  小子好想你啊  ”

    此时向着女人疯跑着的凡川  不停的大声呼叫着  而且再看凡川脸上的表情  更是比之前还要开心  因为眼前的人  正是之前与凡川等人告别了之后  回去了仙云魅的花仙云屏

    “哈哈  凡川宗主  哦不对  现在应该称凡川掌派  凡川掌派别來无恙呀  ”看着跑來的凡川  云屏细声细语的笑道

    已经跑到了云屏的身边  听到了云屏的话  凡川有些害羞  但随即还是立即急切的出声说道:“云屏前辈就不要埋汰小子了  小子也只是碰巧做了这孤真派掌派  恩  这个不重要  小子想知道云屏前辈怎么找到这里的  ”

    凡川急切的出声相问道  凡川并不奇怪云屏会知道自己现今已是孤真派掌派  因为在修真界里还有个昭告的规矩  那就是只要是每个门派的掌派或者宗主  院主更换人选的时候  更换人选的那个门派就会发个昭告  昭告天下  让其他修真门派都知道这个门派已经更换了掌派或者宗主  或者院主  不过这种昭告一般只会涉及到那个门派所在的整个大陆  像凡川这样就是只会昭告整个紫金大陆  而像位于夜月大陆月惊城的仙云魅  应该就不会收到这种昭告  所以这也就是凡川为何奇怪云屏找到自己的原因之一

    而像之前凡川胜任夜月门的宗主的时候  沒有昭告天下  那是因为当时夜月门本就退隐封闭了不说  而且夜月门对外宣称是已经离开了修真界的舞台  所以当时凡川胜任夜月门的宗主时  并不会有这一项

    “嘿嘿  我怎么找來的  打听的呗  你现在这么出名  整个紫金大陆谁人不知道你凡川大掌派  哎哟  又是夜月门宗主  又是孤真派掌派  我说你怎么这么厉害呀  ”云屏对着凡川似笑非笑的出声说道

    不过从此时云屏调侃的话音里  以及云屏此时满脸的喜悦上來猜  此时云屏见到凡川  似乎也很是高兴  甚至不会比凡川的高兴差几分

    “云屏前辈  你又埋汰我……”凡川故作有些生气  不过只是装样子给云屏看看  随即等云屏沒有反应过來之时  凡川突然伸手拉住了云屏的小手  接着出声说道:“云屏前辈  咱们去里面说吧  ”说完  不等云屏同不同意  凡川自顾的拉着云屏的小手  快步的跑进了孤真派

    这时在凡川向着孤真派主殿跑去后  冷剑随后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跟了上去  就像是凡川的一个贴身保镖一样  不离不弃

    而此时还依旧站立在主门不远处的十多位孤真派修真弟子  每个人都对着凡川离去的方向  目瞪口呆着  甚至还有一位修真弟子  竟然莫名的流下了口水

    接着只见十多位修真弟子中的一位突然站出了身  目光却依旧是呆滞的看着凡川刚刚离去的方向  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我们掌派师叔祖怎么有这么多美女伴侣  之前那两位呢  叫什么烟紫和晴雪的那两位  现在去哪了  难道被甩  现在这个是掌派师叔祖的新欢  ”

    就在这位弟子正有滋有味的喃喃自语时  身旁的另一位弟子  却突然站出了身  接着伸手向着刚刚喃喃自语的那位弟子脑袋上  狠狠的敲打了一下  随即出声说道:“这可是我们的掌派师叔祖  你别瞎说  我看呐……掌派师叔祖应该是喜欢胸大的女人  你们看刚刚这位女人的胸  那真是波涛汹涌  ”

    话音落  这位修真弟子脑袋上  也挨了一下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