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三大剑院
    [.huju.][.huju.][]

    听到凡川的问话  左印欲站起身子來回答  可是被凡川伸手制止了  最终左印还是安坐在了座椅上  面对面的对着凡川说起了话  不过在交谈的过程中  左印难免显的有些不自在  这可能是与凡川的不拘泥小节有关联吧

    “掌派师叔祖  是这样的  现今咱们孤真派分为了三大块  这三大块也是随着弟子们的修为境界來依次划分的  这第一块就是像那些刚刚入派的弟子  或者修为境界还未突破元真期的修真弟子  都会被划分到侍剑院  从而让侍剑院來对这些弟子加以管理  那第二块呢  就是凌剑院  这凌剑院里所管理的修真弟子  大部分修为境界都是处于元真期以上  但是在玄真期以下  像丘尘师弟  就是划分在凌剑院里  而最后一个划分就是孤剑院  孤剑院里的修真弟子  大部分都是处于玄真期以上  渡真期左右了  ”

    左印说着话  声音顿了顿  接着出声说道:“掌派师叔祖  目前的情况大致就这样  而我们门派里还有几位处于大道期修为境界的前辈  不过他们平时都不待在门派里  要么是外出访友  要么就是云游四方  ”说完  左印不再出声  安静的看着凡川

    而此时凡川听完了左印的介绍后  不禁的有些惊讶  沒想到孤真派里还有着三大剑院的区分  这点是凡川之前从未了解过的  不过这也怪不着凡川沒用心去了解  因为之前凡川都是一直在不停的奔波  很少有机会去接触这些  或者说是去了解这些

    想了一会儿  凡川对着左印点了点头  接着凡川又出声说道:“多谢左印兄弟相告  那么这三大剑院的监院  都是谁呢  他们现在在门派里吗  可不可以现在请他们过來一趟  ”

    不禁的  凡川对这三大剑院的监院产生了好奇  毕竟凡川现在已是纵始院掌派  所以对这个多了解一些是必须的

    听到了凡川的再次问话  只见左印似低头想了想  而且与此同时还能看到左印的脸上  似乎出现了一副悲伤的表情

    接着沒等凡川好奇的却追问  只听左印深呼吸了一下  随即出声说道:“恩  掌派师叔祖  这个……恩……”说着话的左印竟突然话音有些吞吞吐吐  不过只是一下  左印又接着出声说道:“侍剑院的监院叫原平  凌剑院的监院叫远奉  而孤剑院的监院是……是我  ”

    “噢  原來左印兄弟还是孤剑院的监院  真是令凡川佩服  那好  左印监院能把那两位监院请來吗  ”听到左印承认自己是孤剑院的监院  这点还是让凡川有些惊讶  沒想到左印沒有太大的年龄  竟然还可以坐上孤剑院的监院  这点着实让凡川佩服不已

    不过此时在听到了凡川的话后  只见左印脸上却出现了一丝为难  接着只听左印出声说道:“禀掌派  原平和远奉师弟  他们俩为了保护自己院里的弟子  已……已经在之前的袭击时  遇害了……”

    左印这次说完  再也沒有吝啬自己的悲伤  满脸的难过神色尽显无遗

    “什么  呃  真是不好意思……”

    听到左印的话  凡川很是惊讶  沒想到那两位从未谋面的监院  却已经被那些兽人给毁了  不觉间  凡川有些伤感  有些感动  又有些生气  伤感的是两位监院就这样沒了  连灵神也沒留下  感动的是  从左印话里得知这两位监院是为了保护自己院里的弟子而被杀  而让凡川生气的  则还是之前对那些袭击者从未减弱的愤怒

    与此同时  凡川在自己心底许下了一个诺言  那就是以后必须要血债血偿

    “都已经过去了  他们的尸体也已被我下令好好的安葬在了后山  所以掌派师叔祖  我们也不要难过了  他们毕竟是死的伟大  是我们孤真派的骄傲  ”这时  就在主殿内安静的时候  左印突然再次出声说道

    听着左印的语气  似乎左印早已看开了一样  只是会在某一瞬间会感到有些怀念和伤感罢了

    而这时凡川在听完左印的话后  内心也赞同左印的话  毕竟逝者已去  生者还要前进  这些伤感的往事只能埋藏在内心  要是每天都拿出來说的话  那么势必会扰乱人心

    “恩  还是左印监院说的对  他们死的伟大  是我们孤真派的骄傲  ”凡川对着左印赞同的说了一句  接着再次出声说道:“那现在这两个剑院  是谁在管理  ”

    “现在还沒有确定人选  这不事情刚过  还都沒有抽出时间说这些  ”左印恭敬的回答道

    听到左印说起现在这两个监院都沒人在管理  凡川有些诧异  深知像监院这样的位置一直空着不好  时间短还好说  如果一旦时间延长了  那么势必会影响到院内的修真弟子  所以当下还是要先决定一下人选

    想到此处  凡川转身看了看丘尘和郑塘  接着再次看向左印  出声说道:“那左印监院现在有适合的人选吗  ”

    “沒有……”左印苦恼的摇了摇头

    “那好  我來推荐两个人怎么样  ”凡川试探性的问了一声

    “掌派师叔祖來确定人选  那是最好不过了  ”左印依旧是恭敬的出声说道

    “恩  ”凡川故装着想了想  接着突然站起了身  转而走近了郑塘的身边  接着出声说道:“要不这侍剑院的监院  让我徒弟來试一下  当然  这只是试用  如果不合适  我会再另寻其他人  左印监院  你看怎么样  ”

    听到凡川的话  只见左印脸上闪过了一丝惊讶  不过只是稍纵即逝  接着立即出声说道:“好  好  谨遵掌派师叔祖的吩咐  ”

    “恩  ”凡川对着左印笑了笑  随即又走到了丘尘的身边  接着只见凡川先是伸手拍了拍丘尘的肩膀  随即接着出声说道:“那这个凌剑院的监院  就让丘尘來试一试吧  虽然丘尘兄弟现在的修为境界不算太高  但是我相信丘尘兄弟的管理能力  ”

    其实凡川想让丘尘做凌剑院的监院  其实真的就是沒有在乎丘尘的修为境界  凡川在乎的  是丘尘的头脑能力  因为从接触丘尘这么久以來  丘尘的聪明和机智  已经让凡川彻底的佩服了

    而这次在凡川的话音落下后  只见左印更是惊讶不已  郑塘做侍剑院的监院  这点左印还能理解  毕竟郑塘是凡川的徒弟  可是这凌剑院的监院怎么就是求传來了  这点让左印有些惊讶  不过左印又不能反对凡川  最终也只好对着凡川点头  表示赞同了

    等安排好了这一切之后  凡川这才拿出了言慕岸的灵集简和在易心阁里找到的孤景然的灵集简

    接着只见凡川先是把两个灵集简  使用真气推动到空中  等到两个灵集简悬浮在了空中之后  凡川这才出声说道:“这是咱们孤真派创派祖师  也就是我师尊他老人家的灵集简  和孤前辈的灵集简  我想把这两个灵集简存放于易心阁里  这样  以后只要有符合了条件的弟子  都可以自身前去易心阁里参悟这灵集简  至于要参悟谁的  那就是弟子们自己的选择了  ”

    说着话  凡川突然再次击出一道真气  接着只见那两个刚刚还悬浮在空中的灵集简  立即收回到了凡川的手里  接着凡川又把灵集简传送到了左印的手里  再然后出声说道:“左印监院  你把这个消息传下去吧  还有关于郑塘监院和丘尘监院的事情  也传给弟子们吧  另外  记得把这两个灵集简赶紧存放于易心阁里  切记  以后只能让我派符合了条件的弟子进去易心阁  不可让任何外人进入易心阁  哪怕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行  ”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  凡川刻意的加重了语气  似在下令  又似在商量  不过听着的人  却都有种誓死相守的感觉

    “谨遵掌派师叔祖吩咐  弟子现在就去吩咐和安排  ”说着话  左印站起了身  正欲离开主殿  可又被凡川给叫住了

    接着只听凡川出声说道:“对了  左印监院  我这还有一些孤前辈和我师尊留下來的修真兵器  你全都拿去吧  也都存放于易心阁里  不过  在兵器上全都加上封禁  以后只要是哪位弟子勤于修炼  而且有着明显成绩的  那就让那位弟子挑选一把兵器  然后解封了送给他  这件事就劳烦左印监院了  ”

    说着话  只见凡川把手伸进了怀里  拿出了一个储物戒指  这个储物戒指并不是晶涟羽戒  而是孤景然留下來的储物戒指  而在之前凡川去易心阁取这个戒指的时候  也早已把晶涟羽戒里的全部修真兵器娶了出來  然后再存进了孤景然的这个储物戒指里

    拿出了戒指之后  凡川随即丢给了左印  而且又接着说了一句:“再劳烦左印监院把这戒指里的兵器  全都取出來  最好是用真气悬浮在易心阁里  加上封禁  这样不但可以激励人心  也能起到镇阁的妙用  ”

    “恩  弟子谨遵掌派师叔祖的吩咐  弟子这就去办  ”说着话  只见左印对着凡川恭敬的点了点头  随即转身离开了主殿  而且在从左印离开时的表情來看  左印似乎很欣赏凡川的做法  而且对凡川更是加倍恭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