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繁华落脚
    [.huju.][.huju.][]

    “拜见凡川掌派  ”

    场下声响很大  众位孤真派弟子对凡川的态度  更是恭敬之极

    见状  凡川有些惊讶错愕和震撼  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但在凡川看向孤景然的时候  只见孤景然对着凡川露出了邪邪的笑容  让凡川瞬间都有一种想要掐死孤景然的想法

    但惊讶归惊讶  凡川当即还是对着场下躬身施了一礼  随即大喊道:“多谢众位兄弟的追捧  凡川以后定当尽心尽力打理孤真派  ”

    等话音落下  凡川也已经在心里默许了这件事情  毕竟如今再推辞  就有些太不礼貌了  何况凡川心底最看重的原因  还是因为孤真派是自己的老白师尊一手创下的  凡川不能坐视不理  即使不做这掌派  凡川还是一样照看孤真派  而凡川为何反感这掌派位置  其实只是凡川自认为自己能力欠缺  而且自身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去做  不可能一直待在孤真派  不过事情已到如今地步  凡川也只好就坡下驴了

    “恭喜小师叔啊  ”

    这时  等场下再次恢复了安静之后  孤景然突然转身对着凡川出声说道

    听到孤景然的话  凡川只是略微的苦笑了一番  接着出声说道:“掌派前辈就不要再埋汰小子了  ”

    “哈哈  云兮去者自知留  小师叔保重吧  老夫就此告别了  ”说着话  只见孤景然欲转身离开

    见状  凡川深知孤景然这一别  也许以后就很难再相见了  凡川想要拦住孤景然再多说几句  但是忽然一股离别的酸楚涌上了凡川的心头  使得凡川有些压抑  不知道该出声说什么  但是不说什么吧  凡川又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孤前辈  小子定会努力的  ”

    看着孤景然  凡川最终说出了一句  不过在凡川说这句话的时候  语气却有些低沉

    就在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时  只见本來欲转身的孤景然却又停住了身子  像是想起來了什么似的  于是再次转身看向凡川  先是对着凡川微笑了一下  随即接着出声说道:“对了  小师叔  老夫忘记了一件事  就是在老夫的易心阁里  有着老夫之前的随身物品  当然也有老夫记录下的灵集简  这些都送给小师叔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在老夫的易心阁内室里  有一件玉器  那件玉器也就是孤真派掌派的身份象征物品  等眼前这些事情结束了  小师叔就去把玉器取來了吧  ”

    孤景然说着话  突然语气也有些哽咽了起來  沒等凡川表态  孤景然又接着出声说道:“小师叔  保重……”

    说完  突然空气里一阵的真气波动  接着沒等众人反应过來之时  高台上已沒了孤景然的身影  仅剩下的  只是一丝丝还未散尽的紫芒

    孤景然瞬移走了

    看到此景  凡川有些压抑  脑海里却突然出现了当年言慕岸离去时的影响  凡川甚至有些感慨  孤景然和言慕岸太像了  不知道自己到了他们那个程度的时候  会不会也是满头白发  还有着一缕缕白色胡子

    时间就这样在凡川的沉思下  逝去了好久  终于直到左印的再次出现在凡川身边  这才打破了凡川的思索

    “凡川掌派  还……还有事情需要吩咐吗  ”

    左印看着出神的凡川  恭敬的出声说道

    听到左印的话  凡川也恍然的惊醒过來  等听到了左印的话后  凡川有些尴尬  看來自己忽略了大家  于是接着凡川立即出声说道:“呃  沒事了  沒事了  让弟子们散去吧  ”

    听到了凡川的吩咐  只见左印立即转身看向场下的弟子  大喊了一声:“大家散去各自修炼去吧  ”

    接着场下再一次的熙熙攘攘了起來  人群开始散开  大规模人群的移动  致使场面显得有些混乱  但也许是弟子们站立已久  而且之前情绪又高涨了那么久  于是在听到可以解散的时候  众人像是释放了一样  全都散开各自去休息了  也就沒用多长时间  场下已空空如也  突然显得有些孤冷了  而在高台的临近点  全还站立着四人  正是冷剑  丘尘  和郑塘  以及安泽天

    等到人群彻底散尽  场面再次恢复寂静后  这时冷剑和丘尘等人  也踏步走上了高台

    “恭喜师叔祖做了掌派  ”

    首先是走近了凡川的丘尘  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

    接着冷剑也对着凡川双手抱拳以示恭喜  却并沒有出声说话

    不过刚走上來的冷剑四人里  最开心的还是属郑塘和安泽天  只见此时的郑塘和安泽天跑到凡川的身边  立即开始左一句右一句的问起來  郑塘的话还算少  而安泽天的话却是接连不断  大部分都是在恭喜凡川  贺喜凡川之类的话  而且在交涉中  凡川还得知了郑塘和安泽天已从左印的嘴里得知了孤真派被袭击一事  两人都表现的忿分不满  想要与那些入侵的兽人一战  这也可能是因为凡川之前那个善意谎言的原因  才致使两人这般打抱不平

    不过在几人聊了许久之后  凡川也忽然有了一种疲惫感  毕竟今天所遭遇之事太多了  出乎意料的事情更多  不过接下來凡川并沒有想着说去休息  而是想要从左印那里多了解一些关于孤真派的事情  毕竟自身现已是孤真派掌派  那么这些事就必须要多了解了

    等话音沉溺下來了之后  凡川先是让左印带着冷剑和丘尘等人前往孤真派的议事主殿  等着自己  然后商量一下一些细节  还有请教左印一些孤真派的事情  而凡川现在要先做的就是自己去趟易心阁  去取一下之前孤景然所说的身份玉石  还有孤景然留下的一些东西  至于孤景然的灵集简  则就和言慕岸的灵集简都放一起  供门下弟子自主参悟好了

    决定好了这一切之后  凡川对着左印等人出声说道:“好了  你们就先去主殿吧  我一会就來  ”

    说完  凡川不等几人点头  立即纵身飞向了空中  向着易心阁的位置飞去了

    而在凡川飞走后  左印等人也立即赶往了孤真派议事的主殿

    飞在空中  阵阵的凉风拂过了凡川的脸颊  凡川这才清醒了一些  回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已全都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而且在此时凡川又孤身一人的时候  凡川又想起來了烟紫和晴雪她们  还有白平刃和钟北等人  顿时一丝丝忧伤和顾虑再次涌上了凡川的心头  凡川不知道接下來该怎么做了  面对着孤真派的遇袭压力  还有烟紫的生死未卜  此刻凡川甚至都感觉自己沧桑了许多  甚至都变了  与自己之前刚刚出來修真时  截然不同

    而在这一切的纷扰的事情  暂时的被凡川压制了之后  凡川的脑海中又浮现了两个人的影像  影像很逼真  甚至像是真实出现的一样  那就是镜爷爷和宛灵的身影  离去的镜爷爷  一直放在凡川的内心最深处  而宛灵的身影  更是一直萦绕在凡川的心头  之前凡川都是在刻意的去压制这些  以至于自己不要去想起  可是每当自己孤身一人沉浸下來之后  这些画面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  一直盘旋在凡川的心头  以至凡川只有让自己不要闲下來  才能暂时的忘记这些

    不知不觉  凡川已到了易心阁的门前  看到木门上方悬挂着刻着易心阁三个字的木牌  一种唏嘘感再次涌上凡川的心头  易心阁里沒人  看來孤景然是真的离开了

    不再多想  凡川按照孤景然之前的话  找到了那些东西  包括孤景然的储物戒指  还有一个灵集简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个象征孤真派掌派身份的玉器  只见那是一块正方形的玉器  有着手掌的一半大小  玉器的全身则是呈青色  不过在凡川手拿到玉器的那一刻  却有些异样的感觉  等凡川仔细的感受了一会儿之后  才知道  原來这玉器的里面  蕴藏着大量的灵气  不像是凡品  应该是仙界之物  而且在玉器的最中央处  还隐隐约约的刻着两个字:孤真

    把这些东西收好之后  凡川沒再停留  立即转身走出了易心阁  而在刚刚走出易心阁后  凡川再次飞行起來  目的地就是孤真派的主殿

    一路上  凡川看到了许多孤真派的修真弟子  而那些弟子在发现了飞在空中的凡川之后  无不都对着凡川恭敬的施礼  这让凡川有些不自在  不过又不知道如何制止  只好把视线放在远处  尽量不看那些弟子  而且与此同时  凡川还刻意的加快了飞行速度

    沒用一会儿  凡川就到了孤真派的主殿  因为事先來过这里  所以凡川对于这里的一切  感觉并不陌生

    主殿还是那个样子  满目各种兵器的雕刻  显得庄严而严肃  凡川试着平复了一下心情  接着踏步走进了主殿

    而这时主殿里  已然有了几人  正是左印和冷剑等人  看來他们早已等候多时  因为从他们每人的表情上來看  都显得有些疲惫感

    “让大家久等了  真是不好意思……”

    走进主殿  凡川对着几人略带歉意的出声说道

    而在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后  左印和丘尘等人都立即站起了身  以示对凡川的恭敬  而偏偏冷剑在这个时候沒有起身  只是安坐在座椅上  对着凡川示意的点了点头

    见状  凡川并沒有反感冷剑的想法  毕竟冷剑不隶属于孤真派  所以凡川也就沒多想  当下凡川先是对着左印等人挥手示意坐下  而凡川自己也找了一把座椅坐下

    等空气再次安静之后  凡川注视着左印  淡淡的出声说道:“左印兄弟  给我说说吧  咱们孤真派的具体情况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